河北冀東監獄迫害本單位大法弟子的事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

一、1999年7月20日以後,河北冀東監獄對本單位大法弟子的迫害

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冀東監獄追隨積極推行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收繳大法書籍,每天讓學員看誹謗大法的電視、報紙,寫歪曲認識、寫「悔過書」,寫「保證」,認識「不深刻」的必須重寫。開會逼迫發言,欺騙群眾誹謗大法,監視學員,不准學員在公休日探親和外出辦事,規定離場必須請假,不許學員之間相互聯繫,給法輪功學員的精神造成巨大痛苦和傷害。遭受迫害最嚴重的案例如下:

1.對冀東監獄六支隊幹警王衛東一家的迫害

冀東監獄六支隊幹警王衛東,1982年大專畢業,園林農藝師,修煉法輪功後,去掉了吸煙喝酒等不良嗜好,按「真、善、忍」的原則做人,對工作兢兢業業,任勞任怨,不貪不佔,對南鹽的綠化做出了突出貢獻。可是,99年7月20日以後,因為堅持信仰,講真話,在無任何違法行為的情況下,王衛東在2000年10月去北京上訪時被非法綁架,在冀東監獄公安處非法關押9天後,被冀東監獄「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公安處劫持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迫害,3個多月後又劫持到唐山市荷花坑勞教所非法關押、勞教,在那裏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2001年6月份,據勞教所三隊惡警講:唐山「610」因被其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轉化」率低,被邪惡中共中央「610」臭罵,限其7月底前「轉化」率達到65% (一說:70%)以上,面對法輪功學員,唐山市「610」束手無策,派出它們認為最得力的警察去保定高陽勞教所學習,並帶著它們認為最難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惡警先期回到唐山,並立即成立了「強制轉化領導小組」,對法輪功學員採取了長時間(從起床到熄燈)坐班、每天只給一小蓋兒水喝(只能裝一支牙刷和一支牙膏的小盒的盒蓋兒)、電擊、殺繩、長時間不讓睡覺、長時間蹲著……惡警講,不論真假,「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中央「610」 就各獎勵它們一百元,上一天班可得25元補助。

對王衛東殺繩的過程是,把雙臂從背後向上吊起,直到不能再向上移動時將手臂和肩固定死。然後把王衛東面、胸、腹貼牆,惡警從後背往牆上撞王衛東,然後再背部貼牆從前胸往牆上撞,最後解開繩子。整個過程為殺一繩。殺了王衛東三繩。當時參與迫害的惡警有三隊的劉福星、易中堂、李小忠(音)和管理處的一個處長。主要行兇的是那個處長,另三惡警 從旁協助。殺完繩惡警對王衛東說:照顧你了啊,原來咱們是同行。王衛東就質問惡警:這些我在二戰的片兒中看過,在抗日戰爭的片兒中看過,你們還這麼幹?在場的惡警一聲沒吭,就像聾了。因殺繩未能使王衛東屈服,緊接著又連續七天七宿不讓睡覺。同時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一位叫朱景波的,被惡警把大腿根部電了一片密密麻麻的小米粒大小的紫泡,走路時,兩腿得大大的分開,每天早晨惡警還逼他跑早操。

2001年底王衛東回到家時體無完膚(即使八年後的今天雙臂上仍可清晰看到殺繩留下的傷痕) ,骨瘦如柴,雙腳麻木無知覺。即使這樣,也沒在家休養一天,每天到單位上班,可是卻不給工資,後來只給了幾百元的生活費,直到現在王衛東的工資也一直沒有正常發放。2002年7月,正常上班時,時任六支隊紀委書記的張連榮找他談話,惡意攻擊李洪志大師,王衛東站起身就走,並正告她:不准侮辱我師父。因此又被非法關押在六支隊7天,當時,王衛東就正告時任六支隊政委的趙敏,你們把我關押在六支隊是違法的,趙敏說:「這是特殊時期。」邪黨製造了一個又一個「特殊時期」,欺騙了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特殊時期」殺人、行惡是正當的,另據知情人士透露這次迫害事件的主謀是趙敏。後來趙敏因此遭了惡報,肚子裏被檢查出長了東西,做了手術,喝醉酒摔的滿臉是血 。王衛東的警服、警銜被非法剝奪,不准參加公務員過渡,不給漲工資。

勞動教養制度的依據是一九五七年頒布的「國務院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決定」,屬於「行政法規」。但根據中國現行《憲法》、《立法法》、《行政處罰法》的規定,限制人身自由的規定,必須由法律設定,也就是說,只有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有權制訂限制人身自由的規定,而國務院制訂的行政法規不具備這樣的權力。勞教制度是富有中國特色的、嚴重違法的制度。把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投入「勞動教養」,此種惡行,黑社會都做不出來。

在這場迫害中,王衛東的妻子李文娥也未能倖免。這位冀東監獄醫院的內科主治醫師,通過親身實踐,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按「真、善、忍」修煉沒有錯。她的醫德醫術、工作態度有目共睹。但同樣因為堅持信仰,於2000年10月去北京上訪時被非法綁架,在冀東監獄公安處非法關押7天後,被冀東監獄「610」、公安處送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迫害,後又轉到他們認為條件最差的遷西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在最冷的嚴冬,惡警把她銬在大門外、窗戶上,不讓上廁所,迫使她絕食抗議,骨瘦如柴。

在被冀東監獄公安處非法關押7天後,劫持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時,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夫妻雙方被六支隊政治處出面索走4000元現金,後由公安處出具白條,但錢不知去向。在這期間,夫妻雙方的工資被停發,年幼的兒子沒有生活來源,由年邁多病的爺爺照管,承受了難以想像的驚嚇和精神創傷。雙方父母在這巨大的打擊中,整日以淚洗面。他們實在想不明白,為甚麼自己的子女好好工作,與人為善,只不過煉功祛病健身,卻要遭到如此瘋狂的鎮壓。

2.對冀東監獄五支隊幹警李淑波的迫害

冀東監獄五支隊幹警李淑波,修煉法輪功前身患多種疾病,生活和工作都很困難,連小孩(4歲)都照顧不了,只好將小孩送老家由老人照顧。修煉法輪功後,僅不到一個月全身的病就不翼而飛。煉功前對工作敷衍了事,煉功後對待工作兢兢業業。1999年因進京上訪,被冀東監獄公安處和五支隊非法拘禁2個月。沒有任何法律手續,被剝奪2個月的人身自由。

李淑波2000年再次進京上訪,被冀東監獄610公安處送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迫害,在那裏,李淑波要求無罪釋放,得不到任何正常回應。為此她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致使身體非常虛弱,兩次被送至唐山安康醫院(唐山市公安局醫院)迫害。在那裏因煉功經常被折磨,被用繩子捆綁,被戴手銬。最嚴重的是,被惡警么淑君強行注射了一種毒針,出現了行動、說話障礙,思維反應遲緩,手腳活動不能協調,連端碗吃飯都困難,頭腦中出現類似強烈的火光、閃電樣的令人恐怖的東西,每天24小時難以入睡,身體在床上躺不平,直到第三天,一夜只能睡30分鐘,經過7─8天才逐漸恢復。曾有一天突然昏倒在地。如果不是堅信大法,這種折磨根本挺不過來,那種痛苦真的會使人精神崩潰。

2001年2月份李淑波被冀東監獄610、公安處非法勞教,被非法關押於唐山開平勞教所,惡警為了讓她放棄信仰,軟硬兼施。簽不簽字,她拒簽,又是一陣毒打。有一天,猶大拽著她的頭髮往牆上撞,她就喊,「打人了」, 尤其是在2001年4月份,開平勞教所派惡警到石家莊勞教所和保定高陽勞教所學來了強制轉化迫害大法弟子的毒招,對善良的大法弟子開始了暗無天日的迫害。惡警對大法弟子逐一單獨關押,實施見不得人的高壓迫害。李淑波被強迫站立,每天桌子上擺著有人寫好的放棄信仰誹謗大法的「轉化」書,幾個猶大圍著她,讓她簽字,她拒簽,於是遭到一陣恐嚇、毒打;還用衛生紙將她的嘴堵上。身上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就這樣,被罰站、被打、不讓睡覺;在她不停的維權要求休息後,才被允許在半夜12點以後睡覺。這種折磨持續了7天後,惡警看硬來不行,就改成了偽善的「說教」。李淑波在絕食抗議迫害期間,遭野蠻灌食、強制灌食,有一次醫院院長張宏利帶著一刑事犯給李淑波灌食,因李拒絕被灌食,那刑事犯就惡狠狠地用力掐李淑波的兩腮,第二天李的臉腫起老高。

李淑波被非法關押期間,丈夫和家人也因此遭受了巨大的精神上和生活上的痛苦折磨。那時孩子才7歲,正在上學前班很可憐。身患腦血栓和高血壓的老父親日日惦念自己善良的女兒。

自2000年以來,李淑波的警銜被非法取消;工資被降級;多年來長工資時不給長;2005年公務員過渡被暫緩;2008年公務員過渡後,工資被減工齡、被降級。

3.對冀東監獄四支隊工人李小(學)娣的迫害

冀東監獄四支隊工人李小娣,從九八年開始學煉法輪功,深切體會到了大法的美好、殊勝,按「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做好人,加上舒緩、優美的五套功法,徹底改變了身心,由一個體弱多病、病休在家的人,變成了一個道德高尚、身心健康、精力充沛的新人。不但能夠正常工作,而且把回家時帶回去的桌子、椅子、鐵床等用品自己花錢打車送回了單位。也許你會說她傻,但這是學大法明白做人的道理後發自內心的選擇。想不到的是,九九年七二零開始,迫害發生了,面對造謠宣傳和惡毒誹謗,李小娣堅持信仰,於2000年10月4日去北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廣場遭到非法綁架,並於第二天被冀東監獄有關人員劫持到當地公安處,與10月14日劫持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強制轉化,遭受了各種痛苦。回來後,單位還不放過,罰款二千元,連降三級工資,二次普調未給調整,至今少拿五級工資。

2007年10月23日晚,李小娣外出回家時,到了家門口,被冀東監獄保衛處二名巡邏人員非法劫持到保衛處,當晚11點半才放回家。第二天下午,監獄治安科李建成、高勝利去了支隊進行非法審訊,一夜沒讓李小娣睡覺,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結束。11 月12日,李小娣在單位上班時,被強行綁架到唐山南堡開發區分局,並於當晚抄了家。為了避免進一步遭受迫害,被迫流離失所。

2008年6月3日,李小娣在豐南老家被西葛派出所、唐山南堡開發區分局綁架,隨後南堡開發區分局李全叢把她劫持到唐山市長寧道拘留所,15天後,於6月18日由四支隊接回單位。當時馬亮說:「工資給你補上,上班還是隨你原來的班走。」(原來的班是:值一週休二週)可是過兩天後,又讓李小娣天天上班,工資至今沒有給補。當找他們問時,四支隊紀委書記李繼華卻說:「你有個班上就不錯了,你半年沒上班,還想要工資?」

大家想想,是李小娣不想上班嗎?這樣一個勤勤懇懇幹好工作的善良人,一心只為別人好,幾年來卻受到如此迫害,不但無人過問,反而這樣說話,不讓人傷心嗎?

4.對河北省鹽務局南堡鹽業分公司龐永勝的迫害

河北省鹽務局南堡鹽業分公司龐永勝,2003 年10月底在發真相資料時,被受謊言欺騙的人舉報,遭到冀東監獄公安處肖桂林、李文明、杜××等綁架,唐山南堡開發區分局楊策(已於2005年遭報應,因在辦案中刑訊逼供等違法行為被判刑2年並開除)及冀東監獄保衛處徐××,肖××等人參與非法抄家,抄走電腦等價值1.6萬餘元的私人物品,至今未歸還。並在單位非法關押半個月。他的妻子葉紅霞,冀東監獄醫院內科醫師,在冀東監獄「610」辦公室的指使下,被非法關押在冀東監獄醫院病房樓一樓,並派醫院工作人員2人一組,分三組日夜監控一週。

5.對冀東監獄四支隊工人宋林麗的迫害

冀東監獄四支隊工人宋林麗在2000年10月被公安處非法關押7天回單位後,支隊再逼迫她「轉化」放棄信仰,工作也被調動去打掃衛生。每天上下班都得讓她親屬接送,甚至後來四支隊領導還不讓她丈夫上班,專門看管她。致使宋林麗的父母、丈夫、上小學的女兒都無法正常生活。至今仍被非法降低五級工資。

6.對冀東監獄六支隊工人吳豔明的迫害

冀東監獄六支隊工人吳豔明。2000年因進京上訪,被冀東監獄公安處非法拘禁,後勞資處辦洗腦班,逼迫「轉化」寫「保證書」,當時孩子很小都不讓見面,後六支隊辦班半個月。2002年又有一次,六支隊政委趙敏突然不讓吳豔明下班回家,被非法關押在六支隊,不讓親人見面。回家後讓親人監視,給家人造成了極大的壓力。工資改革前,普調兩次未給調,工資改革後,扣工齡2年,降三級工資,獎金停止發放。

二、2008年在所謂「奧運安保」期間,冀東監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在所謂「奧運安保」期間,「610」召集各單位專門開會,安排部署跟蹤監控大法弟子的陰謀,並派專人負責。要求當天必須見到本人,看不見就找藉口與其聯繫。幾乎調動各單位所有人員24小時輪班,在大法弟子的工作環境、居住環境周圍秘密監控。「610」辦公室主任劉志魁夜間到各個監控地點督察,直接指使迫害行動。

特別是2008年奧運火炬傳遞到唐海前兩天,更加興師動眾,製造恐怖氣氛,並造謠說是因為法輪功學員要「搶火炬」。五支隊政治處副主任白曉雲、紀檢監察科長王海立等人對李淑波24小時跟蹤、監視整整3天,李淑波每天上下班五支隊派專車在身後跟蹤,下班時上街購物,都寸步不離。

葉紅霞也被醫院派人跟蹤監視,甚至於他們一家人有一天晚上到朋友家做客,出來時,看到周圍布滿了醫院的人,有的站著,有的躲在車裏,如臨大敵一般,給朋友家也造成很大傷害和損失。

李文娥、王衛東夫妻的住宅被騷擾,每天24小時被監控。李文娥一天早晨6點多鐘到醫院替同事值班時,由於當時醫院施工,加上雨後泥濘,騎電動車上坡時摔倒,等到交班後想回家換衣服,都受到科主任的阻止,還未回到家,正、副院長帶領政辦室人員及內科主任馬上跟蹤而來。王衛東在公園和遊人打招呼,園林隊隊長王希祥馬上湊到跟前,王衛東問他:這幾天,你怎麼又有點不正常 ?回答:「是」。

六支隊布置幹警在吳豔明家樓下暗中監視,嚴重干擾了居民的正常生活,有居民問:你們在幹甚麼,他們說「我們在執行特殊任務」。當時參與的有:楊紅衛、繩力軍。

四支隊生活科科長程衛民在暗中派人監視李小娣。四支隊中心醫院李政雲監控宋林麗,甚至她想出去方便一下,李政雲都極力阻止,並驚懼的追問:「你幹甚麼去?」這種嚴重侵犯人權的違法行為只有在中共邪黨控制下才做得出來。

奧運火炬傳遞中,中共造謠說是因為法輪功學員要「搶火炬」,而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大家不妨仔細想一想,處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能去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嗎?這如同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陷害法輪功一樣,是中共假借奧運之名對大法弟子的又一次栽贓陷害。然而當權者一向把政治、把運動、把甚麼「特殊時期」搞得轟轟烈烈,人的權利、信仰和自由就成了一紙空文。這就是中共當權者借「保奧運」這個所謂「特殊時期」來麻木、誤導中國人的思維。其實真正講民主講法制的國家對公民的權益無論在任何時候都會保護的。

電話區號:0315

迫害主要責任人
辦 電    宅電
彭彥傑(曾610) 冀東監獄政委   13903157108 8327888
安躍(現610) 冀東監獄紀委書記 13503150211    8327668
張蘭娜(曾610) 正處級紀檢監察員 13831516052   8327123 8501816
劉志魁(610) 副主任 13933310581   8327125 8317188

白曉雲  五支隊政治處副主任   13784105428     8323026    8502165
王海立  五支隊紀檢監察科科長  13784698910     8323024    8320370

李繼華  四支隊紀委書記     1352902627      8313688  8501816
王永權  四支隊政治處主任    13180199515    8313678 8501406
馬亮 四支隊勞資科長   13102691188   8323610   8313959
程衛民  四支隊生活衛生大隊大隊長 13603151000   8313632 8501322

孟慶貴 醫院書記(已調到生活衛生處) 13503257701        8501092
岳玉芬 副院長  13582902885   8327399   8317188

趙民  六支隊政委   13703158554 8327667     8310879
韓書科(610) 六支隊 紀委書記   13933354368   8327670 8501908
彭耀龍   原六支隊政治處主任    8502868
張連榮(曾610) 調研員       13831516055  8327856 8501793
劉士英 六支隊政治處副主任 13832898134 8327704   8310282
郭鵬(610) 六支隊監察科科長  13803322337  8327696 8320751
王希祥  六支隊園林隊隊長   13933451608   8327730 8501773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6/2016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