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哈爾濱女監惡警的殘暴行徑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哈爾濱女監多年來對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進行慘無人道的折磨,迫害致殘多名大法學員。

文傑被關小號三十多天

齊齊哈爾大法學員文傑,二零零一年一月遭齊齊哈爾市建華區公安分局政保科惡警張義德、市刑警三中隊惡警綁架。刑警三中隊的邪惡打手用上大掛等酷刑對文傑、李慧豐、張劍等十幾名大法學員進行刑訊逼供,文傑、張樹哲、安靜濤遭毆打、戴手銬、腳鐐、野蠻灌食等非人折磨。文傑後被非法判刑,被劫持到哈爾濱女監迫害。

二零零二年七月,因文傑拒絕奴役,惡警大隊長張秀麗等將她關入小號長達五十六天。二零零二年九月,文傑因抵制非法關押越獄,又被惡警關小號三十多天、綁坐老虎凳;從小號出來後,也不讓上床,戴背銬七天七夜。

二零零五年八月中旬,哈爾濱女監對法輪功學員強行轉化,文傑絕食抗議,同時找大隊講真相後才停止對其轉化。十月十二日停止轉化後,又將文傑送入病號監區繼續迫害。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犯人夏桂賢迫害大法及大法學員,文傑在水房與之講理,犯人夏桂賢瘋狂的用臉盆砍文傑、拽文傑的頭髮,文傑被打的躺了半個月之久,血壓高達230、240,低壓130。大法學員們要求嚴懲夏桂賢,警察蔡麗平竟謊說夏有間歇性精神病,獄醫院長趙英玲置之不理,寫信向獄長反映,夏才被調走。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七日,惡警將文傑轉關到十一監區進行強行「轉化」十個月。期間犯人崔香在惡警教唆下對文傑進行羞辱、打罵。

王愛華被施束縛帶酷刑 夏文秀被注射藥物

齊齊哈爾大法學員王愛華因堅持煉功,多次被六監區惡警犯人施用酷刑:用束縛帶捆綁。直接參與的犯人:費恩榮、趙淑蘭。警察:彥玉華、宋玉霞、胡裕南、劉暢。

大法學員周巧航因學法被犯人金丹丹、滕曉鳳、崔曉雪、陳春靜打罵,警察盧國婷、王興、陳昭、張秀麗趁機搶走大法書。

二零零六年,惡警大隊長呂靜華找來膀粗腰圓的刑事犯,將大法學員夏文秀按在地上,踩著頭,強行注射不明藥物。

華小娟被長期上地環

齊齊哈爾大法學員華小娟,二零零三年十月被非法關押到哈爾濱女監。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被關押小號,每天戴背銬銬在地環上,二十四小時不能活動(上廁所除外)。華小娟要求治療並補償損失,惡徒置之不理。現華小娟行動不便,蹲下起來都伴有胯骨疼痛,洗臉洗頭腰痛難忍支持不住。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七年迫害華小娟的主要犯人:李美蘭;惡警:董麗華。

王金范被惡警電刑折磨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七日,惡警大隊長董麗華瘋狂迫害大法學員長達八個月之久,致使雷敏腰部疼痛難忍;犯人叢燕、姬明麗毒打大法學員張淑琴;犯人薛淑華私自給張淑琴施用束縛帶;薛淑華、金丹丹拽張淑琴頭髮往暖氣片上撞;犯人陳貴清也參與毆打。

二監區惡警董岩非常邪惡,經常折磨大法學員。大法學員鐘亞男煉功,董岩等惡徒將她光腳關入便衣庫房裏,開窗凍、膠帶封嘴、手臂反銬、不讓上廁所,長達十多天。

大法學員王金范剛被非法關押到哈爾濱女監時,惡警因她不喊報告詞和不走隊列,對她進行毒打;一次,王金范不配合齊市刑警大隊孫延濱等逼按手印,惡警肖林、呂靜華、王曉利惡狼般一哄而上,將王金范按倒在地,極其殘忍的用腳踩頭、將其雙臂用釘書錐子敲、扎其雙手,再一個一個將手指印按上去,然後直接關入小號。王金范被齊市刑警一中隊酷刑迫害遭受電刑時,曾出現心抽現象,又因其在哈爾濱女監拒絕奴役被罰蹲五、六十個小時,因而出現腦血栓症狀,身體右側麻木、心肌缺血、血壓高達200多。

以上罪惡只是哈爾濱女監迫害案例的冰山一角。請世界人權組織、追查國際、各界正義仁人,關注在中華大地上每天正在發生的,對人性、良知、道義的戕害,共同制止迫害,讓自由、真理的曙光早日朗照神州大地。

哈爾濱女監邪惡警察名單:
肖林、趙英玲、王亞力、王曉利、陶丹丹、呂靜華、林佳、劉暢、彥玉華、趙斌、董麗華、張麗微、張秀麗、吳雪松、宋玉霞、胡裕南、盧國婷、王興、陳昭、董岩、蔡麗平。

哈爾濱女監邪惡犯人名單:
崔香、孫雪娟、趙淑蘭、費恩榮、徐臻、夏桂賢、金丹丹、滕曉鳳、崔曉雪、陳春靜、李美蘭、叢燕、姬明麗、薛淑華、陳貴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