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抓斷生計 妻子行乞遭威脅(圖)

——請關注方正縣紀保山一家悲慘處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方正縣偏僻農村紀保山被邪黨惡徒綁架至今已經一百多天了,其妻子被迫抱著兩個月孩子沿街乞討求助,把丈夫因煉法輪功做好人被方正縣國保大隊綁架抄家,一家失去生活來源的悲慘遭遇,寫在一塊黃布上,呼籲社會各界善良的人們給予關注,使自己的丈夫早日回到家中。


紀保山的妻子求救的黃布

黑龍江省方正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緊跟中共邪黨亦步亦趨的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先後有一百多名法輪功修煉者因堅持信仰被非法綁架、罰款、勞教、判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中午十二點半,距方正縣東近百里的偏僻農村又發生一起綁架法輪功修煉者紀保山的惡性事件。

好人無辜綁架

當時,方正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開兩輛小車直奔法輪功修煉者紀保山的家,紀保山剛從山上揀柴回家,在家中的院子裏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被國保惡警扣上手銬和腳鐐。隨即進屋非法抄家,進行抄家的有方正縣公安局副局長趙家奇、於廣生,國保大隊隊長魯統金、副隊長白文傑、警察王林春。王林春首先進屋翻東西,把紀保山的電腦、兩台打印機、大鍋蓋及一捆導線、三部手機、兩台音響和大法書搜走。


紀保山

紀保山的兒子

紀保山的女兒

警察在土匪般的抄家時,紀保山家中大孩子才兩週歲,被警察們的粗暴無理的行為舉止嚇的嚎啕大哭(現在這個小男孩見生人就怕),這時村鄰們看到紀保山家進了警察,進屋要看看孩子,卻被惡警王林春拽著門,拒之門外,並說些髒話。對屋裏非法搜的東西相繼錄了相,也沒讓家屬簽字,甚至具體被抄走的物品妻子都不知道。

三個多小時後車要離去時,紀保山的妻子想上前不讓警察帶走丈夫紀保山,王林春卻拽著紀保山的妻子的胳膊不讓動。紀保山也不住的對他們說:「你們這樣做是違法的。隨便抓人,警察執法犯法」。

一貧如洗的年關

悲劇發生了,紀保山的妻子怎麼過呀?她領著兩個幼小的孩子,大的男孩只有兩週歲,小的女孩只有兩個月,夫妻倆都沒工作,只靠紀保山臨時打工為生。家中除了被警察抄走的電腦和打印機之外再也沒一樣值錢的東西,幾近一貧如洗。紀保山的被綁架,家中立刻出現生存危機,為了生存,為了兩個幼小的孩子,紀保山的妻子把稍大的男孩寄養在婆母家,自己抱著小女孩冒著嚴寒到方正縣公安局國保科去要人。

一月十三日,紀保山的妻子到了方正縣公安局,幾經周折,六、七天後,國保大隊長魯統金先是拒絕紀保山的妻子接見紀保山,後來勉強答應接見,條件是要紀保山的妻子配合他們讓紀保山「轉化」,寫「保證書」放棄修煉。國保大隊長魯統金想通過紀保山的妻子讓紀保山看到母女倆,大冷天百里之遙來看他,給紀保山施加壓力,只有放棄信仰才可能和父母、妻子、兒女團聚,盡到當兒子、丈夫和父親的責任。可是紀保山知道自己沒有錯。

過了八、九天後,臘月二十六日,已近年關方正縣公安局怕影響不好,強行把紀保山的妻子及孩子送回家。因為他們知道抓紀保山是違法的,是不得民心的。

紀保山的妻子到了家裏,屋裏寒氣襲人,家中已經被警察折騰的破爛不堪、一片狼藉。大孩子因從來沒有離開過爸爸媽媽,數日來語音不全的哭鬧著,讓奶奶領去找爸爸、媽媽和小妹妹,晚上經常是哭著睡著了,又是哭著醒來,不肯吃東西,臉色發黃。由於惡警抄家時的恐怖經歷給孩子的身心造成巨大的傷害,可憐的孩子一見到生人就哭,還把幫忙照顧他的好心的叔叔叫爸爸,還不讓叔叔上班離開他。當兒子看到媽媽後,緊緊的抓住媽媽,久久不肯放手。過年本是闔家團圓的時候,可是,對於紀保山的家人來說真是淒慘和悲涼!

本來紀保山家雖然生活清貧些,但夫妻倆感情非常融洽。可是現在被方正縣國保大隊迫害的骨肉分離。眼下,一應過年物品空空如也,紀保山的妻子是流著悲苦的眼淚挨過的。

紀保山的父母年邁多病,還沒有任何生活來源,靠賣家中的雞蛋、鵝蛋生活,可家中雞、鵝卻又被偷。生活極度困難。再加上兒子被綁架,更是心急如焚、雪上加霜。對紀保山的家人來講真是天塌了一樣!

惡徒推諉不放人

由於平日裏紀保山夫婦善待他人,他們的不幸遭遇贏得村民們的同情,紛紛到紀保山家對妻子問寒問暖,幫助劈柴、取暖,幫助紀保山的妻子熬過年關。

紀保山的村鄰們並於正月初九,十幾個人集體來方正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要求放人,並集體簽名給公安局,後來又有四十多人集體簽名要求無罪釋放紀保山。

從正月初四一直到現在,紀保山的妻子幾乎沒間斷向方正縣國保要人,國保大隊的惡警揚言:紀保山不寫「保證」就不放人。而惡警王林春沒有人性的對紀保山的妻子說:「你改嫁吧,找你孫老爺去吧……。」紀保山的妻子找局長韓鐵錚,韓竟說:你別找我,你找你師父去。紀保山的妻子又找到主管國保的副局長趙家奇,趙支吾了兩句藉口走開了。後來紀保山的妻子又到法院,刑庭人說:你回家等著吧,不是三年就是五年。之後紀保山的妻子又找到縣政府、六一零,政法委的杜君唐說:你別抱著小孩來回走了,你回家等著吧。

由於邪黨惡徒相互推諉不放人,逼得紀保山的妻子只好抱著兩個月的孩子沿街乞討,把丈夫因煉法輪功做好人,被方正縣國保大隊非法綁架抄家,造成妻子和兩個孩子無法生活、沒有經濟來源的處境和目前的悲慘遭遇,寫在一塊黃布上,呼籲各界善良的人們給予關注。

被迫乞討遭威脅

看到紀保山的妻子沿街求助,國保大隊隊長魯統金、副隊長白文傑、警察王林春,在街上找到紀保山的妻子並讓紀保山的妻子上公安局,紀保山的妻子以為有希望了。可是沒想到在公安局魯統金威脅說:「把她的孩子找個地方,把她(紀保山的妻子)拘留。」後來惡警白文傑、王林春開車強行把紀保山的妻子和倆孩子送回家(家在高楞八公里小四隊住),紀保山妻子想要回自己的凳子和求助的布,他們不給。

幾天後,紀保山的妻子為使丈夫能早日回家又返回方正縣,紀保山的妻子抱著兩個月孩子天天沿街乞討求助,在街上圍觀的人很多,紀保山的妻子坦誠地訴說,曝光方正縣公安局的邪惡,博得很多人的同情,圍觀人說:現在殺人放火公安局不管,專管好人,告他去,往上告。上北京告他去!

有一次,國保副隊長白文傑強迫紀保山的妻子收攤,並威脅說:「我正式逮捕你,跟我上公安局吧!」紀保山的妻子說:「我被你們迫害的都要飯了,難道我要飯的權利都沒有了麼?你們口說創建和諧社會,這是和諧社會嗎?哪看出和諧了?」圍觀的群眾看著警察如此欺負弱女子,氣不公說:「這共產黨完了,老百姓信仰啥都不行。」後來白文傑和方正縣第二派出所的警察(警號分別是:026227和026241)和交警強行搶走紀保山的妻子寫有「求助」字的黃布,白文傑還野蠻的給紀保山的妻子錄了相。

紀保山的妻子繼續無路可走,在街頭乞討期間,公安局便衣就在她乞討的攤位旁監視,紀保山的妻子抱住孩子行走時,便衣還在後面盯梢,時常還有交警的警車亮著警燈干擾,有時交警還下車威脅紀保山的妻子。

現在紀保山仍被非法關押在方正縣第一看守所,其妻為了要人、為了生活,仍在沿街求助。希望國際組織和各界正義人士伸出援手給予關注,共同制止迫害。

參與迫害紀保山一家的白文傑(左)、趙家奇(中)、魯統金(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