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更好的證實大法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一九九五年,第一次看《轉法輪》不到一半時,就認為是天書,當時本身也在尋找成仙得道的法門,我就這樣成了大法修煉中的一員。雖然在大法中修了十幾年,做的不如意的部份時有發生,好在從來沒有離開過大法,同時在盡心歸正自己,並且逐步的走向成熟,回想這幾年的修煉歷程,寫出點滴感受,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協調

「七﹒二零」後,由於形勢發生了變化,原先的一些協調人有一部份沒有走出來,我就主動出來做一些聯繫的事情。當時的壓力非常大,也是憑著信師信法,覺的既然我是大法中一員,就應該主動挑起這個擔子。

九九年九月,我地組織了一個小型法會(當時是迫害以來的第一次法會),我積極參與組織聯繫,使更多的同修認識到去北京證實法是應該的。雖然在此之前,我曾兩次去北京,那時不知怎樣做,只知應該去維護大法,其中也摻雜了怕被落下的心,所以當第三次去北京時(九月底)自然難達到證實法的目地,心想反正都是被抓,這是多大的私啊。後來我經常去各學法點,相互鼓勵,分清正法修煉與個人修煉區別,並組織了許多小型交流切磋的法會。

當時做這些事情時,由於摻雜了許多不純正的因素,結果在二零零零年十月,我第三次被綁架進看守所,受到迫害,由於被迫害的時間長了,許多人心也起來了。但是通過加強學法,在同修的幫助下,我還是走過來了。

記得第一次發資料時,有許多同修有不同的看法,我和一些同修切磋,認為先由少數幾個同修做起來再說,並且在本地區同一天做,使眾生明白真相,後來同修也都明白了,並且自覺的參與到講真相、發資料的證實大法的活動中來,就這樣我們地區大面積的講真相,而且做的非常好。

雖然那時做了一些事情,但帶有許多強為心態和不理智的因素,在一些事情的參與上,有一種常人形式的維護法的做法。開始的許多魔難是因為沒有理性的去做,同時也給本地講真相帶來不利;在一些事情的運作上,經常堅持自己的看法;在與同修的接觸過程中,不合自己的觀念、口味時,常帶有情緒;指責、抱怨成份多,關心、替別人著想的部份少;把別的同修不足的部份放大,輕描淡寫的看自己的不足部份。

後來認識到:其實每個同修都是在大法中修煉,是走在修煉路上的神,各自都在發揮自己的作用,因為同修是一個整體,有師在,有法在。我只能用善心去對待他們,在增強自己包容心的同時,放下對同修形成的觀念,因此在協調上,我從來沒有因人廢事,一切以法為重;同修之間有間隔,也相互補充;有些具體事情有不同的看法,同修都能以大局為重,即使有不同的做法,事後都能達成一致。主要是做到了向內找,放下自我,找自己的不足,這樣一來,使本地的修煉環境寬鬆多了,也使大面積的眾生能夠得度。當然,促成這一系列事情的發生,是同修能夠以法為師,共同精進得結果。

二、工作

在常人中,我做的工作是在不斷的變動,經常換位置,也給我講真相帶來許多方便。要說講真相,我從「七﹒二零」就開始了,當時是自發的,因為我是大法粒子,維護大法是我的責任。後來是系統的,並知道為甚麼要講,在各種工作場合,都是我講真相的機會。當然,開始做這些事情,有許多不理智的因素,例如:二零零零年我多次去兩所中學,到各個年級每個班講大法好,結果被不明真相的教師告到派出所。感謝師尊的慈悲呵護,讓我安全回家。

在具體工作過程中,也有許多矛盾,我都嚴格用大法要求自己,也使許多常人改變了對我的看法,很多人認為我工作負責。在二零零六年、二零零七年兩個年度中,我被省總公司評為先進工作者,並頒發榮譽證書。據說全區每年只有一個先進,我多次向本單位工作人員講真相,人人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把先進發給我,這本身就是他們給自己擺放了一個正確的位置,主要是他們看到了大法弟子的風範。

另外,我利用我工作的方便,從開始發正念到現在,我天天堅持到政府、街道、派出所等邪惡集中地發正念,數年如此,因為這是我應該做的,更主要的也是我的責任。

我感謝師尊對我的安排,使我能救度更多的眾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