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監獄慘無人道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被黑龍江省牡丹江市西安區惡黨法院誣判的法輪功學員趙柏亮、李海峰、李永勝等,於零九年二月十八日前後,被劫持到牡丹江監獄繼續關押迫害,日前分到各個監區,被強制勞動,其中殘疾人李永勝(下肢殘疾)也在監區被強制奴役,給娃娃玩具粘眼眉。

黑龍江省牡丹江監獄被稱為「死亡集中營」,共有二十二個監區,除一、二、三、四監區外,其餘監區每天早6點出工到車間幹活,晚6點收工,(自 2007年10月1日起改為晚5點收工),服刑人員每天在車間勞動十一至十二小時,週六、週日不休息,平均每週每名服刑人員勞動時間在77小時以上,在這種情況下各個監區為了搶生產任務,還經常向監獄請示加班至晚9點,勞動中不給犯人配發勞動保護用品。如今又揚言要把勞動時間加長至14小時,都不算加班。勞動時間這樣無限度的加下去,人的健康、生命安全受到嚴重威脅,因此對人身體損傷嚴重。

監獄為了達到經濟目的,將服刑犯人承包給各個監區長,責令各個監區長每年上繳額定的利潤,而各個監區長為了完成經濟利潤,同時再給自己創造一定的經濟收入,這樣就無限度的壓榨服刑人員的勞動力,而一點勞動報酬也不給。甚至將食堂承包給監獄警察,並責令承包人每年上繳一百五十萬元的利潤指標。若不剋扣,從中剝削,何來利潤。而犯人食堂承包人為了上繳利潤,同時自己也能從中發點不義之財,這樣就像犯人形容的:吃的比豬差、幹的比驢多、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雞早,已嚴重侵犯人權。

一、強制超負荷勞動導致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雙鴨山市大法弟子潘興福,於2003年5月由七台河監獄轉到牡丹江監獄十六監區。在非法關押迫害期間,惡警強制大家勞動出工,潘興福身心受到了很大的摧殘,於2003年末雙腿浮腫不能行走,身體極度虛弱,監區不予重視,沒有採取任何措施,直到2004年5月份才把潘興福送到監獄醫院,診斷潘興福為胸腹積水、肺結核。副獄長欒景和怕潘興福死在監獄擔責任,就讓監區教導員鄭玉和趕快給潘興福辦保外,鄭玉和怕承擔責任不得不重視起來,但鄭玉和還趁潘興福重危之機不斷的偽善的欺騙潘興福寫保證書,鄭玉和說:只有寫保證書才能辦保外,幾次均被潘興福拒絕。潘興福於2004年7月份回家後於2005 年1月含冤離世。

金宥峰,牡丹江師範學院體育系教師,04年3月末被劫持到牡丹江監獄集訓隊,法輪功學員們白天上車間幹活,因沒完成任務,被開板,晚上回監舍還要常常加班。金宥峰因完不成任務,就下地「開飛機」。「開飛機」就是兩腳劈開,彎腰前弓,雙手向後高高抬起,一般人十分鐘就汗流浹背。因金宥峰不配合下地「開飛機」,在周少昆的指使下,打手劉大慶等對他進行毆打。2004年9月4日,被關小號、戴腳鐐、手捧子定位,被強行灌辣椒麵等折磨。從小號出來後,大法弟子就不配合邪惡,抵制奴役勞動,抵制面牆碼鋪等,這樣金宥峰等人在集訓隊被非法關押一年兩個月。

2005年5月26日,金宥峰被分到七監區一中隊。只要不放棄信仰,幹活也不給減刑。為了抵制這種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大法弟子繼續不參加強加的奴役勞動。第二天出工,金宥峰在車間被欒隊(欒玉)用手銬銬在窗外鐵欄杆上,27日上午又銬了半天。當天下午,在朱再良大隊長的指使下,在幹警廁所的牆角橫樑上用手銬單臂交替吊一下午。28日,朱大隊派刑事犯韓寶仁、戴清民、劉用、蘇玉明等人看管並強制轉化。次日,未見效,朱大隊罵這些犯人,並以免評(影響減刑)相威脅。在朱大隊的威逼唆使下,這些刑事犯又將金宥峰帶到那個廁所,毆打,打臉,打腰,又擰胳膊,用腳踢臉(這次蘇玉明沒動手)。之後,由專人劉用看管,不許坐,並多次要採用電棍或繼續吊起來相威脅。

金宥峰,被迫害成肺結核晚期、生命垂危。在家屬強烈要求和堅持下,於2008年端午節前才得以保外就醫。金宥峰於2009年1月21日晚9點在牡丹江傳染病醫院經搶救無效而停止心跳。

杜世良,海林市法輪功學員。2002-2003年間,牡丹江監獄三監區的邪惡之徒為達到強制轉化杜世良的目地,白天強制超負荷奴役勞動,夜間不讓睡覺,其中惡犯沈福政多次參與毒打折磨,手段卑劣、邪惡至極。後因杜世良向監區幹警王永福教導員揭露迫害講真相,才制止了迫害。2005年4月,三監區強迫6名大法弟子參加手工奴役勞動,由於勞動強度大,天氣炎熱,杜世良出現了嚴重高血壓症狀,高壓達220,休息了一週後,又被強迫清倒垃圾和運水,尤其運水特別苦累,每天上午要把全監區在押人員的生活用水從監舍用推車運到車間,每次都累的氣喘,渾身是汗。直至2006年1月去世,杜世良一直是被強迫從事超負荷的奴役勞動,對於長期不能煉功、學法且年近6旬的老人來說,是何等的艱難。三監區中隊長惡警蓋覆、指導員侯健,更是變本加厲,一切強加的勞動迫害都是這兩個人布置的。

二、壓榨奴役大法弟子致殘 不讓家屬接見

大法弟子於宗海,2006年8月末,由於超強奴役勞動,於宗海在車間幹活時左眼碰傷,淚腺斷裂,監獄醫院讓上外面醫院治療。可是,六監區幹警讓家屬給拿錢,否則不領出監獄治療。於宗海的妻子和妹妹因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女監,家中已無人無錢,獄警說:「如果他家不給錢,他眼睛瞎了也不管。」於宗海弟弟交了錢,才在牡丹江紅旗醫院眼科做了檢查,可是錯過了再接手術的最佳時間。

解運歡,雞東縣法輪功學員。而於二零零二年八月被中共邪黨以發法輪功真相傳單為由,非法判重刑十年;現在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牡丹江監獄第十監區,每天被強迫奴役十多個小時,家屬的接見也控制嚴格,去年一年不允許見面,今年至今只能會面十分鐘。2003年5月,解運歡及當地10幾名法輪功學員被轉送到牡丹江監獄。但每天強迫奴役勞動達16小時之久。獄方為了攫取更高的利潤,讓懂電腦知識的在押人員,上網參加網絡遊戲獲取高分,換取大量現金。獄警通過這種高強度的緊張奴役,剝奪在押人員思考的權利,從而麻木人的大腦,使其成為為其賺錢的工具。對於學員家屬的接見也控制嚴格,每月只有30分鐘的嚴格監視下的探望。如有獄方認為的敏感話題出現,就會被立刻中止會見,幾個月甚至半年不允許見面。

八監區長唐曉輝、教導員陳佔峰,是2005年10月末剛剛新提上來的惡警。自他們二人來到八監區,大法學員遭受的迫害就更加嚴重。他們強迫大法學員奴役勞動,不許大法學員休息。惡警們把精力用在迫害法輪功上,特別是用在如何利用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上。如陳佔峰強迫大法學員勞動,卻又不許大法學員使用勞動工具,還指派兩個服刑人員監督一個大法學員幹活,同時縱容指使犯人李曉偉、王立軍對大法學員進行毆打。每次對大法學員的迫害都是由唐曉輝、陳佔峰具體指揮進行的。這二人對大法學員們的忠告不但不聽,反而變本加厲迫害大法學員。被迫害的大法學員包括關文龍、黃國棟、徐向東、劉君、張世江、周吾慶、黃耀祥、成忠強。

牡丹江監獄對生命的漠視、對法輪功的迫害,從幾組數字就能說明問題。該監獄在押犯人四千七百人左右(幹警一千人左右),據說二零零四年死亡二十九人,佔在押犯人千分之六,比中國年平均正常死亡率多一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一百二十人左右,從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六年末,通過各種渠道得知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十多人(包括保外就醫的,不包括傷殘的),年平均死亡率達百分之四以上。

三、新聞造假欺騙民眾

二零零四年,中央司法部部長要來了,監獄提前二十幾天就開始給犯人吃好的,吃炒菜,還有肉(其實是摸不准何時來,否則惡警不會「浪費」那麼多東西),一些刑事犯人竟然有了一種錯覺,認為共產黨現在對犯人開始好了,你看吃的多好,收工也早了。可是大多數刑事犯人早已看透了它的那一套。當司法部長到監獄遛達一趟走後,又開始吃起玉米磨碎了像飼料一樣的發糕了,出工時間又加長了。部長來時,整個監獄的表現簡直緊張得了不得(因為他們對共產邪黨也是相當畏懼),監獄下達通知,哪個監區出了事(看出了破綻)哪個監區大隊長回家(被開除),監獄從外面租來了盆花盆景,一盆十元或幾十元,整個監獄擺得像個花市,本來監舍一室30人左右,現在只擺上四張床,把所有受過虐待的人,怕他們喊冤都藏了起來,和所有法輪功學員一起藏到大樓地下的大菜窖裏,為保萬無一失,派「犯人頭」 和警察看守。這種事情簡直是家常便飯,大官來了大包裝,小官來了小包裝。

有一次司法部來檢查工作,集訓隊把他們十幾人藏在所謂的教育室,怕他們揭露惡警,用二十多人看著法輪功學員。洗不上臉時有的犯人偷放暖氣水,後來監獄往暖氣裏放了一種毒水是紅色的。在這樣的環境裏法輪功學員小高全身長癤,一年多才好。拉肚子一年多,到出獄才好。

在集訓隊裏新去的犯人連衣服都洗不上,臉也洗不上,蝨子滿床鋪爬。三十多平方米的監舍,最多睡過五十多人。吃飯時蹲在走廊兩側吃。生產大隊二百多人擠在車間的角落蹲著吃。洗碗在衛生間裏洗,很少有流動水。伙食要稍有改善如每週給兩頓肉吃,電視、報紙就大做文章。等媒體不吹的時候菜裏也看不到肉了。在集訓隊時一次惡警莊軼新及其他惡警把他們叫到所謂的教育室,按惡警的要求坐好,然後給他們錄像。晚上就上了新聞,說牡丹江監獄集訓隊的法輪功學員在政府幹部的關心幫助下得到轉化……假新聞就這樣出來了。牡丹江監獄法輪功學員死亡率比正常人口死亡率高許多倍,這就是他們關心教育的結果。

這些共產邪黨的上級官員真的是來當正義青天嗎?當然不是,他們只是做個樣子,他們的路線都是預先安排好的,沒有哪個官員要參觀別的地方,因為他們知道這一切都是造的假,他們本身也不想看到實情,也不會多走一步,共產惡黨經常組織一些參觀團到監獄參觀,讓社會上的人看到黨把犯人「教育」的如何好,犯人生活條件如何「優越」,其實沒有一個犯人被他們教育好,因為他們從來不進行真正的教育,只有讓犯人勞動和暴力打犯人。二零零五年香港、台灣來了一批人到牡丹江監獄參觀,第二天監獄新聞報導說:香港、台灣客人參觀犯人的食堂,看見鍋裏熬著一大鍋肉都感到驚訝。其實每次有重要人物來參觀,監獄都要弄出這種假相騙人。實際上犯人每天吃的非常粗劣,多數犯人每天要出十幾個小時的工,像機器一樣每天高速度地拼命不停地運轉,再加上伙食低劣,大多數犯人身體相當虛弱。

那麼共產邪黨監獄的警察是甚麼樣?百分之九十以上警察完全以惡對待犯人,輕的是罵,重的是打,很難表現出一點人道,只是千方百計的使用各種招數榨取犯人的勞動果實。最有效的一招就是打人,對於有病的犯人也決不會心軟,監獄有句話「不慣老不慣小」,老年犯人完不成任務(這任務拼命幹許多人也難以完成),要經常挨打,直到把犯人的心血榨乾,最後一腳踹出監獄不管了。許多警察對犯人甚至對自己的下屬說話都帶「x他媽的」,和社會上的流氓沒有區別!幹警每天非常清閒,他們各種表格、跟犯人的談話記錄、對犯人的評審、學習所謂先進人物的思想報告等等,都要有專職犯人秘書給造假。有的幹警經常像老爺一樣由犯人按摩,有的官大的警察要有專職犯人侍奉,吃的喝的高級品都由犯人提供,而此犯人地位極高,自然不用勞動,也有許多犯人花錢買不勞動和減刑的。

四、高牆之下的勞改產品

牡丹江監獄生產的衛生筷子以及和北京匯琳凱製衣總廠聯合生產的兒童服裝都是向日本出口,這些產品帶有很嚴重的傳染病毒、細菌和疥蟲等等,有的衣服上還有蝨子。這些人10-20天都不洗臉,每天幹12小時的活,沒完成任務的人回到監獄還得「碼坐」。這樣的強體力勞動使有些人幹活回來不能及時洗臉,以至於錯過了洗漱時間,身體欠佳的人還得被惡警打罵,每天都有兩千多人在做衣服,身上撓壞了的皮膚都掉皮,有些人身上長的疥蟲、牛皮癬病毒等等都把衣服弄髒了。以上這些事情監獄嚴密封鎖消息,誰把這些消息泄漏出去都會遭到惡警及犯人的毒打。

2004年就有一個犯人因把監獄向日本出口的方便衛生筷子有病毒和細菌的問題寫在紙條上,想夾在筷子中送到買主手中說明真實情況,結果被檢查人員發現後查到了那個犯人,獄警用電棍、木棒打得他奄奄一息,抬去醫院根本不給治療,幾天後死亡了,家裏人來探監,獄方不讓接見,也不告訴家屬事實。

監獄這樣生產的產品還不止是衣服和筷子,還有給大連等地製作的汽車坐墊、向外國出口的牙籤、大豆蛋白以及兒童玩具等等,都有類似的情況。

牡丹江監獄的高牆電網成了中共迫害異己、殘害生命的魔窟。甚至連殘疾人李永勝都被強制奴役勞動。為了掩人耳目,中共動用了一切可以運用的手段來封鎖監獄內那些不為人知、令人髮指和毛骨悚然的迫害來欺騙民眾。在這裏監禁的犯人實際上就是共產邪黨的奴隸,造錢的機器。而惡黨控制下的監獄就像一台榨油機,每時每刻都在壓榨著服刑犯人的鮮血,企圖榨乾服刑犯人的每一滴血。共產惡黨控制下的這台榨油機,長年累月的這樣不停的轉動著,它榨乾了服刑犯人的每一滴血,榨乾了服刑犯人的骨髓,榨乾了服刑犯人的生命。這裏服刑犯人連牲畜都不如,無任何生命保障、人權保障,作為一個人,許多最基本的人的權利被殘酷的剝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