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築真相牆 展示十年風雨路(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澳洲墨爾本市法輪功學員來到位於市中心的王子橋上,用手中的一面面橫幅築成一道真相牆,吸引著過往行人的目光,向世人講述自十年前那個波瀾不驚的日子開始,法輪功學員十年風雨路。


墨爾本市法輪功學員以橫幅築起真相牆,揭露中共迫害

四二五親歷者:京郊學員被帶往派出所

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地聚集在北京國務院信訪辦門前,表達自己的意願:要求釋放被天津警察非法關押的數十名法輪功學員,擁有一個合法寬鬆的煉功環境。上訪過程中所表現出的和平理性、嚴格自律和高度公德震動了全世界。曾親身經歷四•二五法輪功學員萬人和平上訪的王女士回憶,「也就是早上八點鐘之前,我和我們學法小組的十來位同修來到了府右街附近的路口。當時人已經很多了,警察封著路口,我們只好穿小路才到。」據她講,當時那裏人多的已經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了。馬路台階上站的都是法輪功學員,在讀書、煉功,非常平和,沒有任何標語、口號。大家就這樣靜靜地等著。「我們提出的三點要求是:要求能夠出版《轉法輪》等法輪功書籍;煉功環境要寬鬆;釋放被無理關押的天津法輪功學員。」當時她特別注意到,當天的警察和警車都非常多,而且警車上大多裝有攝像頭。

當晚,得知要求得到答覆後,王女士等北京市區及近郊的學員幾乎是最後離開,「我們確保地面乾乾淨淨,沒有紙片和煙頭後,才離開。」就在那時,她看到,來自大興、懷柔等北京郊縣的學員被領上了在長安街上已經等待許久的一輛輛大巴。「後來我得知,這些學員並沒有按政府承諾的那樣被送回家,而是直接被拉到了派出所,逐一登記。」

四•二五之後不到三個月,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然而,十年的血腥鎮壓,法輪功不但沒有倒下,反而從中國走向世界,洪傳八十多個國家。令王女士更感欣慰的是,越來越多的人在了解到法輪功的美好後,真正走進來,成為一名修煉者。

天津教育學院事件親歷者:鎮壓早有預謀

九九年天津教育學院事件導致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信訪辦上訪。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發表文章,以捏造事實、無中生有的手法,指名攻擊法輪功,醜化法輪功修煉者的形像,誣蔑法輪功創始人。該文章在天津發表後,天津的一些法輪功學員認為有必要向有關方面澄清事實真相,並期望通過與雜誌編輯部的交涉來消除該文章的惡劣影響。因此,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部份法輪功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其它相關機構反映實情。

當時正在天津科技大學就讀的梁女士談了她的親身經歷:「四月二十一日上午,我坐公共汽車到天津市教育學院。路口很窄,已經停了三輛警車,不許人進入。」她到的時候,已經有很多人,有抱小孩的婦女、也有白髮蒼蒼的老者,大家都在靜靜的看書。有許多學員從十八日就趕去了,已經在那裏四天了。有一幕感人肺腑的場面讓她終生難忘:一瓶礦泉水從長長的隊伍一端傳過來,在每個人面前停下來,卻沒一個人打開蓋,「大家心裏想的都是別人」。

可是,面對這些善良的人們,天津市公安局卻於二十三日出動了三百多警察對他們進行毆打,驅趕學員,逮捕了四十多人。後來據學法點一位阿姨講,二十三日下午五時左右,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開始宣布清場決定。他們不分青紅皂白,直接宣布法輪功學員「聚眾靜坐」違反了國家憲法。晚上大約八點鐘左右,調集來了約三四百名警察,開始清場。他們大聲嚷著:「快走!快走!」在門口,有一位學員的小孩被嚇得直哭。一位老年女學員被用頭巾蒙臉,隨後四名警察抓住雙手雙腳拖出院外,連外褲都被撕扯掉。警察對於年輕的男性學員連推帶打。學員被抓上了門口等待的警車。

回到學校後,梁女士三番五次遭到系黨支部書記的盤問,令她放棄信仰。在屢次遭拒後,該書記親口和她講:「別看你現在說煉,兩個月後,我相信不用我找你,你就不會煉了。」

兩個多月後的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梁女士才意識到這句話的含義,「其實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蓄謀已久了,只是在給迫害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來矇蔽中國的百姓以及全球的正義人士。」

行人動容:中共這樣做 太壞了!

當日適逢每年一度的退伍老兵節──「澳紐軍團日」,來往行人紛紛駐足,或認真閱讀條幅上的詳細內容,或接過學員手中的真相資料。更有中國大陸遊客將條幅一一錄在隨身帶的攝像機裏。一對西人夫婦從長長的隊伍這端走了過去,再次走回來時,對靜靜舉著橫幅的學員們說,「我們支持你們!中共這樣做太壞了!」有行人詳細了解了法輪功的學功及煉功地點。德國來澳旅遊的一對夫婦,詳細了解了法輪功後才滿意的離去。

下午五時,活動在祥和與平靜中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