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六日】我因為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二零零三年被非法關進吉林省常常黑嘴子勞教所二大隊,在那裏受盡了非人的折磨和酷刑迫害。惡警長期不讓我睡覺,我還被罰站,被逼做奴工,超負荷勞動,從早上四點起床到晚上九點收工,並指派犯人對我進行包夾,用電棍電擊逼我所謂「轉化」。

我剛被非法關進黑嘴子時,二大隊大隊長惡警劉蓮英偽善的說:你愛「轉化」不「轉化」,沒人打你一下,可不久露出了狐狸尾巴現了原形。零四年四月二日,劉蓮英值班,晚上在會議室就對我施壓,逼迫我「轉化」,她不許我睡覺、罰我站,穿著皮鞋狠狠的往我的腿上踢,並破口大罵,把我的腿踢的青一塊紫一塊。緊接著就天天派兩個邪悟包夾對我灌輸邪悟的亂七八糟的東西,並威脅給幾天期限限期「轉化」。這招不靈,她又換一招。四月六日我的家人來見我剛走,我就被劉惡大隊長叫到管教室逼迫「轉化」,劉舉著電棍氣急敗壞的電了我一下午,第二天下午惡大隊長任楓和劉又用電棍威逼我,我被他們電的全身燒焦並起泡,管教郎翠萍也參與了對我的暴力強制「轉化」迫害。

由於長期遭受精神上的壓力,超負荷的勞動,加之酷刑折磨,我的身體日趨消瘦,兩腿、腳火辣辣的熱、電、麻、僵硬,下五樓去吃飯都很吃力。我找郎某要求保外就醫,九月四日她們不情願的在帶我去醫院檢查身體,那時我的腳掌已失去知覺。回來後他們還不放我,聲稱可能是糖尿病引起的,需要一個月後複查再定。

那時,我上下樓吃飯喘氣非常困難,需要人扶著。大約又過了一個月,我被非法勞教到期,管教讓我寫一份總結,我再次揭露我在勞教所遭受的迫害,用事實說明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強烈要求提前回家。惡警劉蓮英看後惱羞成怒,指使惡警馬天舒告訴我必須複查身體並讓我交500元錢,讓郎管教逼我重寫甚麼「認識」。我沒錢,拒絕複查和寫認識。兩惡大隊長和馬惡警強逼我到長春公安醫院檢查身體,花了500多元錢,卻仍不放我。

非法勞教到期,我的公公和女兒來接我,他們還讓我公公交身體檢查費,我公公義正辭嚴的說:我兒媳婦原來身體健康,她被你們給迫害的這個樣子,這費用當然應該你們出。劉蓮英、任楓兩惡大隊長與管教馬天舒和郎翠萍等合謀欺詐我的家人,找各種藉口給我非法加期五天,最終逼我的家人交了五百多元錢才放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