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遷安市惡警對張立芹、張會芹的迫害事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一日】河北省遷安市大法弟子張立芹,奧運前被惡警綁架迫害,目前被非法關押在遷安市看守所;張會芹被迫流離失所至今。下面是遷安市國保大隊惡警對張立芹、張會芹的迫害事實。

一、張立芹被非法關押在遷安市看守所

大法弟子張立芹,女,四十五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晚,到遷安市上莊鄉的桃新莊、丁莊等共三個村莊發放大法真相資料救人時,被不明真相的惡人舉報遭綁架。被綁架後,惡警們迫害她三天三夜,問她這兩年流離失所的時候到哪裏去過?都幹些甚麼?刑訊逼供,用電棍電的她全身都是大泡,現在仍然被非法關押在遷安市看守所,已經超期羈押。

張立芹十八歲參加工作,是一名教師。在九八年生完孩子時間不長,就得了腿疼病下不了床,好多大醫院都治不好。就在這時,聽說煉法輪功可達到祛病健身的作用,她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走進大法修煉中,結果奇蹟真的在她身上發生了,不到十天腿就不疼了,而且還能騎自行車了。

就在這萬分高興的時刻,惡黨江氏流氓集團開始鎮壓法輪功,還在給學生們上課的張立芹被綁架了,然後他們又到張老師的住處拿走大法書籍,屋裏只剩下張老師兩週歲的兒子,被嚇得大哭。學校好心的老師只好把孩子送到二十里外的她姐姐家。

張老師被送到洗腦班後,受到非人的折磨。這還不算,最主要的一件事,張老師的丈夫從北京來到洗腦班看她,夫妻住在一起,一個月後,張立芹發現懷孕了,嘔吐不止,只能喝點水。有一天,張立芹端起水剛要喝,邪惡的「六一零」頭目楊玉林就叫她到樓上看電視,回來後,張立芹端起水杯將水一飲而盡,楊玉林奸笑著問張立芹:「水有甚麼別的味道沒有?」張立芹說:「沒有味。」楊玉林又惡狠狠地說:「你懷孕我就能放你回去嗎?沒門!你是鬥不過我的。」說完大笑起來。

第二天,張立芹肚子疼的很厲害,然後開始流血,連流數日。在此期間,這些惡人們還讓張立芹抱一袋沙子在院子裏跑,跑完讓她用涼水給他們洗衣服。

那一年快到年底了,惡毒的楊玉林企圖逼迫張立芹放棄自己的信仰,三天三夜不讓她睡覺,倆人一班,一班兩個小時,輪番看著張立芹,張立芹一打瞌睡就打她嘴巴,這樣的迫害長達四年之久。

張立芹回到學校還不到一年的時間,國保大隊又來人搜她的宿舍,發現有一個MP3,就又把張立芹送到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張立芹到拘留所就開始絕食,到第八天,就讓她交了十五天的生活費回家了。出來後十天左右的時間,楊玉林強迫學校把張立芹送到洗腦班,張立芹再遭迫害。後來成功走脫,被迫流離失所。

那麼老百姓對張立芹的印象如何呢?一個工作人員說:「我小的時候很調皮,學習成績特別差,張老師就用星期天自己的休息時間給我補課,那時,一到星期天就發愁,可現在想一想,沒有張老師的辛勤付出,我今天就不可能有這麼好的工作」。他接著說:「現在共產黨執政,誰也別說真話,誰說誰倒霉,弄不好就被關進牢房。」

另一位老師說:「張老師很實在,那時我和她在一個學校教書,她住校,每天我們上班後,她早就把辦公室打掃乾淨了,煤爐子也生著火了,屋裏暖暖的,說實話,我們誰都不願意點爐子,又髒又嗆人,都是她點爐子,從不說甚麼。可惜呀,這麼好的人,就因為她煉法輪功,夫妻被迫離了婚,快十年了也沒給她開工資了,自己也失去人身自由了,多好的人哪,沒想到她落到這一步,看來共產黨真是歹毒極了。」

就這樣一個處處為別人考慮的好人,十年來,卻遭受著常人無法承受的痛苦,長期被限制人身自由,好好的家庭被拆散,失去了工作,沒有了生活來源,現在又身陷囹圄,這樣的世道天理能容嗎?

二、張會芹被迫流離失所至今

河北省遷安市大法弟子張會芹,女,四十二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晚,到遷安市上莊鄉的桃新莊、丁莊等共三個村莊發放大法真相資料救人時,被不明真相的惡人舉報遭綁架,被迫流離失所至今。

張會芹被綁架後,當時就昏死過去了,還不停的抽動。在國保大隊的地上躺了一天,褲子裏全是屎和尿,人都那樣了,可這幾個惡警還你過來踢一腳,他過來踹一腳,嘴裏說:「還有點氣呢,快死了,好拉到火葬場火化了,我們就省心了。」

深夜後,惡警們把張會芹送到了她的婆家,下來三、四人把張會芹抬入房間。當時,張會芹上衣被撕的破破爛爛的,人昏迷不醒,褲子裏全是屎和尿,頭髮掉了很多,左臉青腫,左腿一大塊紫包。婆婆一見人都這樣了,自己的兒子又沒有在家,就讓這幾個惡警把人拉回去,這幾個惡警趕緊上車跑了。

到了二十三日上午九點多鐘,又來兩輛公安局的車到張會芹家門口停下,人從車上下來掏出鑰匙開門就進了張會芹的家,老百姓見了憤憤不平的說:這公安警察也太欺負老實人了,拿人家的鑰匙,開門就進人家的屋子,如果他們是執行公務,也應該讓本村幹部在現場做個證人,要是這樣翻我家,我非得告他們一狀。

從那以後,警車經常到她家來,有時上午,有時下午,有時傍晚,有時深更半夜,把車停在村口馬路邊,這幾個人就鬼鬼祟祟朝張會芹家走去,因為他們幹的都是見不得人的事。

特別是開奧運會期間,警車來到大隊,命令大隊幹部三天之內你們必須抓住張會芹交給我們,然後還逼著兩名村幹部上警車到三十里外的張會芹的兩個姐姐家去找,由於警車經常騷擾她姐姐家,對她姐姐兒子訂婚有直接影響。警車走後,她姐夫氣得心臟病發作,被送往醫院搶救。還有一次,他們剛走,他姐夫把腳關節摔錯位,再次送往醫院。

張會芹婚後生有一女,不知為甚麼她得了精神病(可能與性格內向有關),犯病時,一陣哭、一陣笑、一陣跑、一陣走,整天整天不吃不睡,把自己幾個月的孩子隨便往地上扔,嚇得百姓都離她老遠,不敢靠近。她不但精神有毛病,心臟也有病,腎炎、腰椎長骨刺、膀胱結石、血壓不穩,還經常抽風,連她丈夫都說她命不長了。那時她家人到處求醫問藥,又找跳大神的,又驅鬼,結果都沒有把病治好。就在這時,家人聽說學法輪功的很多人病都好了,但不讓有精神病的人學煉,家人還是試著把大法的音樂放給她聽,奇蹟還真的出現了,每次她都安靜地聽著,她的身體漸漸地好了起來,從此以後再沒有犯過病,是法輪功救了她的命。

張會芹平時總是按照大法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是一個難得的好人,大隊收這費那費的,她從不拖欠。別人家的孩子打了自己的孩子,從來不會找他們老師,找他們家長去。張會芹還會笑著說:等這幾個孩子長大了就不打了。

九九年惡黨迫害法輪功開始的時候,張會芹當時懷有三個月身孕,被政保科來人抄家,搶劫《轉法輪》,把錄音帶等東西拿走,把被子給扔了一地,然後給她戴上手銬,劫持上車帶走了。到了下午兩點多鐘,政保科來人到她婆婆院中(因她丈夫不在家),讓去接張會芹。她妯娌去接,政保科科長彭明輝就問:你倆帶五千元錢沒有?如果沒有我們就不放人。妯娌們反問:你們送信的人沒有告訴我們帶錢,只是說來接人。惡警彭明輝接著說:你們甚麼時候拿五千元錢,我們就甚麼時候放人,你倆先去看看你家人吧。妯娌倆一看,張會芹手被銬在椅子上,抽成一團,對著她嘴放著半桶尿,張會芹不停的吐。

見到此情景,妯娌倆不忍心,就趕快回家來想辦法。剛到村口,老百姓圍上前來,問為甚麼沒把人接來?百姓聽罷經過,氣得破口大罵共產黨。

快到晚上十點多鐘,張會芹肚子疼的很厲害,好像快流產的樣子,他們才不得不放人,勒索了三百元罰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