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執著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自從《九評》出世,我對中共的邪惡本質有了深刻的了解,從思想上有了根本的轉變,所以在勸三退當中,運用的得心應手。最根本的一點,那就是放下人心、人的各種觀念、信師信法、正念強,才能救了人。我從《明慧週刊》吸取了好多經驗、教訓,具體勸退了多少,沒有記載,但是每天都在講真相、勸三退,少則一至三人,多則七個八個的,常人有句話叫「不怕慢,就怕站」。只要有救人的心,師尊都給我們安排好了,真正體悟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的法理。

一開始向親朋好友勸三退時,也覺的很難開口,障礙是都講過真相了,又要從新來一通,又怕說我們參與政治,結果拖著正法進程的後腿,很是慚愧。學習了師父在各地的講法後,真正去做的時候,也不像我想的那麼難,一說就退了幾個,從而增強了勸三退的信心。也有不聽不退的,你給她講中共貪污腐敗,她說那是個別的,你說中共在歷次運動中迫害死那麼多人,她說這樣的事哪朝哪代都有,你說中共迫害法輪功,她說誰讓你們去了天安門?你說中共活摘器官,她根本不相信,反正就是不退。我心想,不退算了,淘汰就淘汰吧,沒有慈悲心。再看看海外大法弟子們講真相、勸三退:一個同修為了救度中國大陸的眾生,一連打了三次電話,才把那人救了,在講的過程中,侮辱、謾罵、指責、恐嚇,反正是不聽,同修不動心,不灰心,不難為情,終於救了那個人。真是不失不得啊,失的是人心,得的是功德。

在邁向第二步向世人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時,又卡住了,覺的更難了。障礙是放不下人心、人情,怕人不聽、怕告密、被抓,怕這怕那,完全把這場迫害當成了人對人的迫害了,沒有從根本上否定邪惡的安排,帶著人心做著三件事。一次我去小賣部買東西,之後給他講起了真相,開門見山,問他知道三退保命不?天要滅中共,退黨保平安,講中共腐敗,六四、文革迫害死那麼多無辜百姓,現在又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比法西斯還惡毒,法輪功傳遍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沒有反對的,這不說明中共有問題嗎?法輪功教人學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有甚麼不好?那人聽了,退了。那一刻,我說不出的興奮,那不是歡喜心,是一個生命得救了,發自內心的為他高興,從而突破了向世人勸三退的難關。

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我們的史前大願,不做能行嗎?在這期間,師父又發表了經文:「講清真相驅爛鬼 廣傳九評邪黨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喚不回」(《濟世》)。我帶上《九評》光盤去發時,內心總是往上返不好的念頭,三件事也在做,做的也不少,總是有人心反映出來,沒有用法去破除邪惡的安排。最終被邪惡鑽了空子,我被綁架到勞教所,家也抄了,給大法、救度眾生造成了很大的損失。

痛定思痛,在邪惡的黑窩,我才真正的向內找,找到了自己的根本執著:長期以來不注重學法,發正念迷糊,手勢不正,覺睡的多,功煉的少,每當邪惡干擾、怕心來時,總是避一避,躲一躲,沒有用法破除邪惡,平時不注重個人修煉,執著名利情,爭鬥心、顯示心、妒嫉心、歡喜心、幹事心,最根本的怕心、私心,怕家人跟著受迫害等執著,造成今天的局面,真是血的教訓。

由於我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和指使,不穿勞教服,不給邪惡幹活、絕食抗議,惡警、猶大將我雙手銬在鐵床上,像釘在十字架上的形狀,不讓穿棉衣,只穿秋衣秋褲,不讓睡覺長達五天五夜,折磨的我頭暈目眩,站不穩坐不下,兩隻手腕銬出血印,腫的像饅頭,在邪惡的高壓下寫了「不煉功、遵守所規所紀」的字條。邪惡們拿到我寫的字條,高興的手舞足蹈,另外空間的邪惡更是高興至極,放鞭炮慶祝。然而我所救度的眾生從巨輪上垮垮往下掉,有的拼命抓著船不放,非常淒慘。更可怕的是我修煉的佛體像大樹一樣連根拔起。

我知道我完了,哭天喊地,真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呀。我求師父救救我,慈悲偉大的師父點悟我,讓我從新站起來。我又脫下邪惡的勞教服,拒絕幹活、照像,絕食,所有的所規所紀都不配合。惡警們、猶大又將我銬上,陸陸續續長過十幾天。我深深體悟到是師父為我承受了一切,是廣大的同修們為我發出強大的正念,鼓勵我否定邪惡的安排,背法、發正念。邪惡使盡了招數,我又回到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洪流中來。真是道不盡師尊的慈悲呵護,說不完同修們正念幫助。

通過學法,深感救人的緊迫,我發願要彌補損失,救度更多的有緣人。打破以往只向街坊、鄰居、來家串門的、做廣告的講真相的方式,只要有機會接觸,都和他們講真相、勸三退,隨意所用,恰到好處的講,講中共腐敗,六四、文革、三反、五反、鎮反、肅反、反右、打土豪、分田地、鬥地主、鬥資本家、大躍進、大飢荒等迫害死中國民眾八千多萬,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真是慘無人道,天理不容。現在迫害法輪功,活體摘器官,牟取暴利,比法西斯還惡毒,天滅中共是必然,退出中共保平安。因人而異,因人而定。經我講過的人百分之九十明白了真相,部份做了三退。

學習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後,師父要我們救人、搶人,緊迫的救人,我更加勇猛精進,從法理上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放下人心,慈悲救人,拓寬了救人的面,路越走越寬,越走越廣,越走越亮。一次我給一個男子講真相,一開始他不願聽,並且說他就知道搞技術、掙錢。此人當過六個廠的廠長,我跟他講你有多少錢,有你的生命珍貴嗎?保住命才有一切,講江氏貪污,出賣國土,講劉伯溫預言,講各種天災人禍,最後講退了,還說我講的好,知道的多。

奧運之前,我也非常執著時間,執著邪黨倒台,執著奧運要有甚麼事,執著圓滿。現在想想真是臉紅,帶著一大堆執著還想上天,真不知天高啊。修正自己後,在奧運期間,我們成立了學法小組,開法會交流,打破了舊勢力造成的間隔,更有力的做著三件事。這一切來源於法,來源於師父的慈悲呵護。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