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自己再結婚經歷談個人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最近我地區有兩名都是大法弟子(一方配偶去世,一方配偶離異),倆人組合了家庭。我地區同修中產生一些爭議。有的同修認為:正法形勢走到今天了,尤其是修煉多年的老弟子,它本身就是人的東西,色慾是修煉中要去的執著。況且今天的時間是師父延長來讓我們救人的,不是讓我們過常人生活的。又有一些同修認為:我自己在名、利、情、色慾這方面自己都過不好,我不發表意見。還有的同修認為:既然他(她)還有這樣的心,說明這方面的物質還沒有去乾淨,就得在這個物質利益當中去那個心。有的單親同修認為:看他倆多好啊,孩子也有完整的家了,而且還可以一起學法、煉功、證實法。常人我是不找了,如能找上單身大法弟子,我也結婚。就這一問題,我談一談我個人親身的經歷──再結婚給我帶來的後悔和後患,僅作為參考。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在這十幾年修煉過程中,不斷的跌倒、爬起,再跌倒,再爬起,是屬於不太精進的一名弟子,雖然也做了一些證實大法的事,但也有很多不足,要談起「真修」,我很慚愧。

我現在的家庭是第二次婚姻。第一次婚姻也就是我的原配吧。就因為不願意承受前夫的打罵和羞辱(當然這裏有姻緣關係和業力的轉化)。十幾年的分居生活,讓我覺得自己可憐兮兮的,在過魔難關、去名利色慾氣的執著時,忘記了自己是個大法修煉者,把師父的教誨當成耳旁風。我自己人的一面越演越烈、越來越加強,求安逸、委屈、怨恨、爭鬥的心全起來了。所以在利益和色慾這些執著心的帶動下,我和我前夫離了婚,找了一個我認為好的男人,和他結了婚。當時我周圍同修怎麼勸我,我也聽不進去,認為自己沒有做錯,修煉在哪裏都能修。師父多次點悟我,我也不知道悟,滿腦子都是要過好日子,不想吃苦了,不能太委屈自己了。

常人沒有三天好日子,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真是這個樣子,我來到這個家庭中,面對的事太多,新的家庭裏又有父母、兒女、兄弟、姐妹,都要把這些圓容好,況且還有和前夫的孩子問題,我有那個精力嗎?再說,我現在的丈夫也和我沒有姻緣關係(因為第二次婚姻是常人變異的東西,神是不承認的)。因此我每天就泡在常人的過家家裏,累的我精疲力盡,覺得比過去那個家累出一倍,三件事也做得少了,慢慢的學法也少了,功也煉得少了,最後完全掉下來了。

有一天,我突然「病」倒了,全身不能動,前後胸疼痛,連吐帶瀉,小腹像針扎一樣的疼,只好上醫院打點滴。我過去在沒有修煉之前,有盆腔炎、附件炎,煉功後奇蹟般的好了,現在這些病又在身上又復發了。我苦苦的在病痛中掙扎著。突然有一天我意識到師父在慈悲的管我,我的一切痛苦都是在點悟我。我激動極了: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我醒悟了:吃苦不是好事嗎?病痛是告訴我該吃苦消業去執著了。悟到後,我要立即精神起來,學法精進。

在學法的過程中,我覺得我離法似乎很遙遠,似乎搆不著了,我就反覆聽,反覆念,學不進去我也學!我知道那個不想學法的決不是我!漸漸的法理清晰了,不再覺得一學法就有些東西擋著。

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痛悔之下,我堅定更加信師信法,排除一切干擾,發正念鏟除我修煉路上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的迫害,解體舊勢力對我的一切邪惡安排,加強正念。我掙開了捆在我身上的繩索,現在,我又回到了正法修煉的路上。

回想那整整兩個年頭,我掉在常人中,不可自拔,造成今天無法彌補的缺憾!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又一次把我從地獄中撈了起來(寫到這我已淚流滿面)。只有師父才能救今天的眾生,挽救了我,把這個無比骯髒的我從大法中洗淨,呵護著我在修煉路上從新走正。我現在正利用現有環境和條件證實好法,圓容好周圍的一切,加倍做好,兌現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誓約和使命。

我也希望通過我這件事,給有關同修提個醒,引以為戒,在這萬古機緣的最後時刻別留下遺憾。

如有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9/197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