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士修大法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八日】

一、居士轉修法輪大法

我從小總是跟我母親到廟裏去拜佛、敬佛、敬香,求個平安。長大了再也沒有去廟裏了。直到九二年,我先生去世後,我才又常到廟裏去,拜佛,求神佛寬恕心,我的罪過太大。因那之前我先生得了癌症,他不想死,為了補養自己的身體,不顧一切要我給他買財魚、烏龜用盆子養在家,每天拿一隻殺給他吃。我每次殺後心裏都非常難過,又害死了幾條生命啊,後來我再也不忍心殺了,這會造下多大罪呀!我只有好言相勸,你不要再吃活的了,它們也是生命哪,用藥治療也一樣,你本來得了重病,就是因為有罪,你現在為治病還要害死它們,那你罪更大呀。他不信我說的這些,還要罵我「你想我早點死?」不堪入耳的話,我也不想說出來,只好忍著。他的病一天比一天重,最後實在吞不下任何食物了,才不吵著殺活物了。沒過幾天,先生就死了,盆子裏還剩兩隻烏龜,我就將它們放生了,後來,我就入佛門皈依了。

先生死後我的經濟條件差了,只好領著孩子們賣盒飯過活,生意還過得去。有一次,我賣飯回家,路上看見一位老年婦女,光著身體,一絲不掛。看不過眼馬上回家,把我的衣服拿了兩件,還帶了一塊西瓜,給了那位老人,她接過衣服,先穿上褲子,穿上衣的同時,又接過西瓜,她連說三句「發財」,說話間人不知去向。說也巧,後來我家一切順利,生意越做越好,我真得感謝這位老婦人呢,到今為止,我還是迷惑不解,她是誰呢?到後來我年齡也大了,力不從心了,不想幹了,就把賣飯的事交給兩個媳婦(一個無職業,一個下崗)。

我想到哪裏去修行呢?經介紹,來到一座小廟,進去一看,很陳舊,看不見佛像上的光澤。佛像下面坐著一位大概是個居士模樣的人,頭用布包著,身上邋遢得不行,縮成一團,很嚇人的。我的心冷了半截,心想:修煉應該堂堂正正的修,怎麼這個人成這個樣了。有人說她有時大喊大叫:來人幫我念經;幫我把它們打走。其他人就去幫她,過一會她就會安靜些,後來人們也習慣了。我開始來時幫過幾次,後來覺得不對勁,修煉怎麼會這樣?從此後不管她了。

我每天晚上看妹妹給我的釋迦牟尼佛和密勒日巴修煉故事,使我懂得了好多修煉的道理。我向廟裏的負責人要求,我會做飯,讓我幹這個活好吧?他答應了。我每天做飯時,總是想辦法做各種花樣可口菜飯給他們吃,沒事時就種點小菜,我總覺得做甚麼都很順,我種的菜,油光水滑,還吃不完。有時多的菜飯,就給廟外的人吃,他們都說我又能幹又善良。我自己就覺得總有甚麼人在幫我。

過幾天就是大勢至菩薩過生日了,我準備到那天給他燒香,拜壽。沒想到卻一下病倒了,一睡好幾天,大概是第三天吧,我似睡非睡,心裏又覺得很清楚,我房間裏來了阿彌陀佛、觀音菩薩、如來佛,好多好多,我也說不清,坐在我床邊,對我笑,我非常高興,不自覺的就雙手合十,嘴裏念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謝謝你們來看我。坐了片刻,沒說話,就要走了,我清清楚楚看到他們,排著隊,經過我的床鋪,往西而去,聽他們說是跟大勢至菩薩拜壽去的。我從那天起病一天比一天好,病好後,我就將看見神,佛到我房間的事告訴其他人,誰知被那個大喊大叫的人聽見了,她受不了了,對我說:「你不來幫我,你是來奪我的位的,你是龍王的女兒,有老龍王幫你,他帶好多神佛看你。」還說了些難入耳的話,讓我馬上滾回去。我氣得受不了,我說:「我是來修行的,我甚麼都不求,也不要,你要趕我回去,你還不配趕我走,你這地方我還不願待呢。」我一氣之下跑回了家。過了幾天我到妹妹(大法弟子)家去了。我將廟裏的情況一五一十的都講給她聽,她第一句話叫我回來了再也不要去了,那個廟裏不乾淨,說你壞話的那人被附體了,她敢說她是釋迦牟尼,她敢說她是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下凡。我說是的,是這樣說的。妹妹又說:那些佛像上都被狐、黃、白、柳這些低靈的東西附在上面了,真佛真道早就離位走了。妹妹又問我,她為甚麼要趕你回家?又說些不好聽的話?因為她怕你,你心很正。我又問妹妹,她為甚麼會怕我呢?妹妹告訴我:你平時經常聽我講法輪大法修煉的事,你每天晚上在那裏看釋迦牟尼修煉故事,你早就受益了,老師早就管你了,現在回家了,不要再去了,快修大法,機緣成熟了。我真後悔,早在九三年我就接觸法輪功,我就沒想到要修煉法輪功,是不是機緣未到呢?現在摔了跟頭碰破了頭才悟到,我想修煉的機緣已到,我下定決心修煉法輪大法,妹妹教我煉功給了我大法書讓我看,從此後我走上了正法修煉的道路。

二、師父給我淨化身體

我修煉不久身體變化很大,平時走路都要戴上眼鏡,我面部神經和眼神經抽動20多年了,現在大有好轉,也不用戴眼鏡了。有一次,我突然病倒了,頭發昏,上吐下瀉,人都起不了床,看樣子病得很厲害。孩子們都要我去醫院,他們把我送進了醫院。醫生檢查後要我住院,孩子們擔心我的病會怎麼樣怎麼樣,我安慰他們,不要緊的,兩天就會好的。真巧,真的兩天就好了,我在醫院住了兩天,說也奇怪,病房裏住了幾人,有的死了,其他的人都出院,只留下我一個,我好像悟到了一點甚麼,為甚麼我一個人在這住著呢?我突然想到師父講過修煉人是沒有病的,我為甚麼還住在這裏呢?看《轉法輪》,我明白了,這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呀,我馬上要求出院了。

三、師父給我去掉怕死之心

以前我是皈依居士,聽廟裏的師傅說我只能活七十歲,我帶著不信的想法又去算了個命,結果大致一樣。我七十快到了,自己把後事安排好了,把我的金首飾都給了孫子們,後來到小廟一段時間,回來後又得了大法,可是修煉後這個心還是放不下,心想,我都七十一歲了,說不定哪天會死去。正在這個當口上,大表姐家打電話說表姐死了,她也是居士,廟裏的人說她八十歸天,今年她正好八十歲就走了。過了一些時,表兄倒地而死,還有舅表姐過年後,我去看她,在談話時,看見她嘴也斜了,不能動了,不會說話了,看樣子是中風了。因為我有高血壓,我當時就產生害怕心了,精神承受不住了,好像自己也會跟她們一樣,大家看見我臉色不對,都很關心我,安慰我(可能他們也聽廟裏的人說過我只能活七十)。他們說:「您是有福人,會長命百歲的。」我知道他們是寬我心的,我慢慢心平靜了很多,又想起修大法的妹妹,我覺得像是師父要我去的,我去妹妹那後,把近況又說一遍,妹妹說:「這幾件事為甚麼都被你看見、聽見、碰見呢?你是修煉人(已有一年),你悟沒悟過為甚麼?師父講過‘任何事情也都不是偶然的’(《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你是不是有甚麼執著心沒放下呢?」經妹妹一問,我才明白了,我雖然修煉了一年,但是我沒有做到精進實修,好多法理沒有明白(識字不多),每碰到問題,不知所措,但我心裏明白了,師父一直在關心我,讓我快點提高上來。這件事是慈悲的師父的苦心,有意安排讓我去掉怕死之心,妹妹叫我看《轉法輪》〈性命雙修〉這一節,師父講:「性命雙修就是除了修煉心性外,同時又修命」。妹妹又對我說:你是修煉人,他們是常人,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人各有命,他們那樣不等於你也那樣。師父說:「煉功人他的一生是經過改變的,手像、面像、生辰八字,和身體所帶的信息的東西已經不一樣了,是經過改變的。」(《轉法輪》〈第六講〉)我明白這一切,從此放下此心,精神也輕鬆了。

四、師父給我去掉打牌的心,又給我開創了修煉環境

我住的房子是搭蓋的,我的房間大約有八個多平方,每到中午吃飯的人一來,房間就滿了,他們邊吃邊看電視,有的吃完了也不走,就倒床上睡了,我就連休息的地方也沒有,有時心裏很煩他們,有時又想:我是個修煉人,為甚麼煩他們,他們都很可憐,是在外面打工的,沒地方休息,工作又髒又累,其實也很辛苦,我也產生同情心,讓他們休息吧,我就拿個小凳子在門外坐著休息。那些打牌的人看我坐在外面沒啥事,非要我去打牌,時間一長,我就老想去找,有一次打完牌結賬時,一人說我借他20塊錢,要我還給他。當時我一聽頭都發麻了,我說我從來不借任何人的錢,我怎麼借了你錢呢?這從何說呢?他不管三七二十一,非要我還不可,我心裏想罵他,但我忍住了,沒罵。我身後的一個人說這個不講道理的人,不值得和他交往,你把錢給他,讓他拿回去吃藥吧,我不情願的給了20塊錢他去了,我想起師父講過不失不得的理,他把德給我了,我一氣之下再也不去打牌了。

說也巧,在我家吃飯的那些人突然不來我家吃了,兩個媳婦不高興的說:是不是你得罪了他們,他們為甚麼都不來了呢?我們生意也要差了。我就隨便說了一句:「我沒得罪他們,他們走了還會有人來的,不會影響生意的。」說也怪,電話響了,有人在電話裏說:我們是某某單位,中午給我們送多少多少飯菜來。我送完飯菜後,中午還可以休息,還能看看書,我很高興。我只要是有甚麼不解的問題,我都要到妹妹那去共同學法,切磋。我帶著問題,把我經過的事情說了一遍,妹妹說:「你是修煉人,還經常去打牌是不是執著心啊,應不應該去這個執著心啊?那人說你借他的錢,其實你沒找他借過錢對吧?這可能都是師父安排的啊,就是要去掉這個想打牌的心。去掉這個心之後,中午吃飯的人突然不來,又有單位打電話訂飯,你悟過沒有?」

我當時沒想那麼多,現在我明白了,我是修煉人,師父時時處處都在關心我,不但讓我去掉各種執著心,又給我開創了修煉環境,還不影響生意,我要感謝師父慈悲對待弟子,我一定好好修煉,儘快提高上來。

五、師父時時刻刻在我身邊保護著我

有一天,我出去辦事,路過一條上坡的路,我正在上坡,突然開來了一輛轎車,車內坐著幾個人,一下將我撞倒在地,車輪子從我腳上壓過去,車子還跳了一下。看樣子司機認為下面是塊石頭呢,沒注意壓在人腳上。因為是上坡,車也開得很慢,我就喊了一聲,車子把我碰倒了,腳被壓了,你們起碼把我扶起來呀,我又不要你們甚麼東西。車內坐的人說,看看碰得怎麼樣,司機下車,馬上將我扶起來,問我腳壓的怎樣?我說沒甚麼,司機放下心了,連說了幾句對不起,開車走了。我脫下襪子一看,腳不疼不腫,我想起師父講過好壞出自一念。當時我心裏甚麼壞念頭都沒有,我知道這是師父在保護弟子,我內心感謝師父。

六、我又回到年輕人時代

我修煉大法後,心性上,身體上,提高很快。在身體上看,沒修煉前,力不從心,甚麼事不想幹了,各種病狀都出現了,經過幾年的修煉,我又回到年輕人時代,月經來了,精神百倍,我又開始提籃子上山賣飯了,走起路來很輕鬆,也不覺得累。我每天賣飯時,穿得乾乾淨淨的,整整齊齊的。別人看見我說:你總是穿得乾乾淨淨的我們放心吃你送來的飯菜。有人問我,你今年多大歲數了?長得白白胖胖的,精神總是那麼好,說話聲音洪亮,我開玩笑的反問他一句,你們說我有多大歲數呢?「你最多五、六十歲吧,」當得知我今年七十四、五歲了,大家說不可思議。

在心性上碰到的問題很多呢,我幫媳婦們到處送飯,賣飯,幫做家務,她們還說我這不好,那不好,都不如她們的意。我忙來忙去每個月只給我一百塊錢,還要我將一百塊錢買排骨煨湯給他們喝,我覺得這都是小事。三個兒子和媳婦都下崗了,孫子們要上學,要看病,沒錢是不行,兒女們把手一伸,老娘給幾個吧。我每月養老金不到一千元,師父講過「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我也想開了,不去執著這點錢。

我在外面賣飯,見到各種各樣的人與事,大多數都是比較好的人,還講點道德,不太好的就不說了。每次從家拿多少盒飯菜,回家歸還他們多少錢,一分不差的。賣飯時有的當時給錢,有的卻是吃了再給,有的明天再給,還有的月底才給,甚至有的吃了不認賬。特別是月底結賬的,結賬時不見人影,人跑了,怎麼辦?收不回錢,心裏著急,我想,這麼熟的人,怎麼忍心騙我這老太婆的錢呢?怎麼辦?我只好倒賠錢,回家後不敢吭聲。

有一天,我去賣飯,路上遇到一男子,大約五、六十歲吧,手提著一條大魚,對我說,大姐,我把這條魚給你,你給盒飯我吃。現在正是中午時分,天氣非常熱,看他那樣子肚子餓極了,很可憐,我又起了同情心,我說:「我不要你的魚,我給一盒飯你吃。」他說「多謝,多謝」,接過飯過吃邊走了。

前面所寫的同修代筆,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我修煉法輪大法以來各方面都有很大提高,我做了三退,由於環境各有不同,文化太低,學法煉功都還沒有達到師父的要求標準,我以後一定要精進實修,不讓師父為我多操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