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吃」的一點淺悟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五日】本市一勞教所內非法關押了一百多名大法弟子,勞教所採用各種惡毒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除了毒打外,最常見的一種方法是不許大法弟子打葷菜,每頓飯只許他們打幾毛錢的素菜,如果素菜沒有了,就只許吃白飯。在吃不飽的基礎上,這些大法弟子每天還被強迫做十幾個小時的苦役,很多同修反映「餓的心慌」、「很難受」等。

今年,我們又有一個同修被惡警綁架、非法勞教,也關押在那間勞教所內。同修去探望她,她說,我絕不‘轉化’,但吃飯等都正常。勞教所的惡警也對她家人說,「我們不限制她吃菜,她想吃葷菜、素菜都可以。」(間接承認了迫害別的大法弟子的事實)

這名不被邪惡限制吃葷菜的同修,她對於「吃」的執著一直非常小,有甚麼吃甚麼,沒有不吃都行。一個饅頭、一點剩飯也可以對付一頓。當同修們在一起吃飯時,燒了好菜她不吃,推說「不愛吃」省給別人,但當某個菜快腐敗變質了,她就搶著吃掉以免浪費。對於食物,她一直非常珍惜,甚至剩了一點菜湯她都摻一點水喝掉。

在那間勞教所,為甚麼惡警很「例外」的不限制這位同修吃葷菜?表面上是因為惡警說的「她年紀大了」,但這並不是根本原因,在這間勞教所,很多年紀很大的同修一樣遭受到「禁食」的迫害。──我悟到:由於這名同修對於「吃」沒有執著,舊勢力也沒有辦法在這一點上迫害她(當然,我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而有的同修對於「吃」的執著一直不去,總想吃點好吃的,或者喜歡吃這個不喜歡吃那個,甚至浪費食物等,其實這都是對食物的執著,是修煉人應去的執著心,但因我們往往意識不到,甚至有的同修對「吃」的執著心還很強,所以舊勢力就抓住這一點進行迫害。

師父在講法中說:「人在吃的問題上還不只是吃肉,對甚麼食物執著都不行,其它東西也是一樣。有人說我就愛吃這個,這也是慾望,修煉的人到一定成度之後,沒有這個心。」(《轉法輪》

有的同修說我就喜歡吃辣的、我喝水一定要喝滾燙的、我不喜歡吃某個菜等等,其實這都是對於「吃」的執著啊!雖然這些心看起來很小,但邪惡的舊勢力可是無孔不入的。同修們,我們應該紮紮實實去掉各種人心,包括一些看起來很小、自己往往察覺不到的執著心。

另外,有的同修喜歡在燒的菜裏加入一點洋蔥,認為「燒出來的菜香」,或者有的同修還喜歡吃糖醋蒜頭等。其實,這類食物都具有很濃烈、很刺激的味道,甚至有很多常人也不太吃這一類菜,以免口氣不好等。當吃過這類食品以後,人的排泄物甚至都會發出很嗆鼻的味道,可想而知身體的內部一定全部籠罩著這渾濁的氣味。師父在講法中說道:「人體修煉出的許多生命體都很煩這渾濁的氣味。蔥、薑、蒜也能刺激人產生慾望,吃多了也上癮,所以把它視為葷。」(《轉法輪》)所以,我個人認為這一類刺激味很重的食物,同修們還是少吃一點比較好。當然,家中有常人愛吃的,可以正常地燒給他們吃,但自己可以不吃或者少吃。

以上是個人所在層次的一點淺悟,如有不當,請同修們慈悲指正。合十。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5/194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