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期間遵化市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事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四日】奧運期間,遵化市看守所劫持迫害多名大法弟子。以下是被迫害大法弟子的情況。

奧運期間被劫持在遵化市看守所的女大法弟子情況

河北唐山遵化市看守所在奧運期間非法關押多名法輪功信仰者。這個看守所只有一個女監(19號),竟關押了九名法輪功學員。她們分別是:徐淑琴、張夢霞、趙鳳霞、張月華、李麗萍、王寧、吳淑嫻、溫翠英、王玉民。她們中的大部份人在非法關押期間曾遭到辱罵和酷刑折磨。惡警由於害怕把大法弟子打暈死過去從而給惡警自己帶來麻煩,惡警們揪著大法弟子的頭髮惡性毆打臉部,很多人的頭髮都掉了。其中王寧、徐淑琴、張夢霞、趙鳳霞、張月華、李麗萍等大法弟子曾被惡警非法戴上了手銬和腳鐐。把兩個人銬在一起,行動之不便不言而喻。大概2008年7月4~5號為她們辯護的北京律師去後,發現她們被非法加戴戒具,因此強烈譴責惡警:她們觸犯了哪條法律,危害到了誰?惡警無言以對,這才不情願的將手銬、腳鐐摘下。至此,她們整整戴了49天手銬、腳鐐。

趙鳳霞(曾被遵化看守所惡警非法戴上手銬和腳鐐),70歲高齡的河北興隆縣女大法弟子趙鳳霞,從事37年的老中醫,月收入2000元左右。有一次,趙鳳霞煉功時,惡警陳以齡用鐵鑰匙打她的肩頭,致使肩頭青腫。老人無怨無恨,就像沒發生過此事一樣。趙鳳霞還遭受了惡警的揪頭髮、毆打等暴行,即便如此,老太太仍然堅信大法,對行兇者不氣、不恨,而且長期堅持煉功,被揪掉新長出的頭髮竟然由白色變成了黑色,親眼所見的人都倍感大法的神奇,反過來,也震懾了惡警的氣燄。遵化看守所為了維持邪惡的鎮壓,先後四次更換看管女監室的管教,因為明白大法真相的人是無法迫害這些堅定的大法修煉者的。

徐淑芹(曾被遵化看守所惡警非法戴上手銬和腳鐐),女,1955年7月3日出生,1975年12月開始從事教學工作(民辦教師),1986年7月畢業於遵化市師範學校,轉為正式教師,任教於遵化市興旺寨鄉萬福莊小學。徐淑芹於98年初開始煉法輪功,得法前身患各種疾病,有風濕性關節炎、腰椎鷑化、腰肌勞損、肩周炎、子宮肌瘤等病,手不能碰涼水,有時連碗都端不起來,長期吃藥,所發工資幾乎全部用於藥費。98年初法輪功學員在廣場洪法煉功,徐淑芹也就參加其中,修煉後,感覺良好,原來一年四季不能碰涼水、胃口長期不好、及上列數病症都慢慢消失,幹活不知疲憊,所以她堅定地走在大法修煉的路上。她不斷提高心性,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受到親人朋友及工作單位的一致好評,向世人展現了法輪大法的美好。

張夢俠(曾被遵化看守所惡警非法戴上手銬和腳鐐),女,一九六七年出生,唐山鋼鐵集團遵化市石人溝鐵礦工人,得法前她體弱多病,有美尼爾綜合症,類風濕等多種疾病,他在夏季都不敢摸涼水,夏天睡覺時都穿大長袖衣服,為了把手蓋上,如果不蓋上手就腫了。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張夢俠在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引導下開始學法煉功,看完兩遍《轉法輪》後,她的病全好了,自這以後,她開始走入大法修煉行列中來,時時處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

張月華(曾被遵化看守所惡警非法戴上手銬和腳鐐),30歲左右,遵化市電力局職工。

李麗萍(曾被遵化看守所惡警非法戴上手銬和腳鐐),30多歲。資料不詳。

王寧(曾被遵化看守所惡警非法戴上手銬和腳鐐),42歲,唐山遵化市聖水院村人。於2008年5月6日被遵化國保和鐵廠鎮派出所非法抄家、綁架,被非法關押已經五個月有餘。1999年以前由於婚姻的不幸與前夫離婚,法院的判決是由前夫承擔孩子的撫養費,由於前夫的不負責任,不給孩子任何的撫養費用,法院的判決成了一紙空文,無奈王寧帶著兩個年幼的孩子與母親艱難度日,身體多病的她對生活失去了信心。偶然的機會,她接觸了法輪大法,走上了修煉之路。自修煉開始,多種疾病不翼而飛,從新升起了對生活的希望。王寧和她周圍的世人多次見證了大法的美好。

吳淑嫻,女,遵化市白馬峪村大法弟子,在2008年7月16日被非法逮捕時家中只有自己,家裏任何人都沒被通知,其家人回到家到處找,結果在鄰居告知好像來了一輛車,然後找了村裏的幹部才知道被關入看守所,第二天家人去看的時候,不僅不讓看而且厚著臉皮說通知了家人。那些邪惡的人做賊心虛的告訴要等到過完奧運會再說。眼看快秋收了,家人也快工作了,於2008年8月18日家人和村長再次去看望並且要求其放人時,他們這次卻被告知人已經被送走了,非法勞教一年,具體啥時被送走的根本不知道。

溫翠英,女,60歲左右,二零零八年七月六日晚二十一點半左右,遵化市「六一零」伙同東舊寨鄉派出所十餘名惡警,非法闖入溫莊村大法弟子劉長友、溫翠英家,抄家一個多小時,隨後把劉長友夫婦綁架到遵化市看守所。

王玉民,女,50多歲,遵化石橋頭村大法弟子,2008年7月16日12點左右遵化市公安局610非法闖入大法弟子王玉民家非法抄家,強行把王玉民關在遵化市看守所。8月中旬把她轉到遵化拘留所(遵化洗腦班就在此拘留所)繼續非法扣押,直到9月19日才被釋放,家人被勒索保釋金萬元。

在遵化看守所裏,法輪功女大法弟子以真、善、忍為行為準則。處處體現大法弟子的慈祥與和善。她們吃飯讓別人先吃,把加熱的水給別人洗澡用,自己用涼水洗。

女監惡警陳以齡賣力參與迫害大法弟子,把大法弟子高價買來的70多袋方便麵(80元一箱)、豆奶粉等食品沒收,每天只給大法弟子半份飯吃,吃的是麵粥和窩頭,每個人都吃不飽,還要求幹活,由於吃不飽所以很沒精神。張月華的丈夫(遵化看守所的警察,後來被調出)見狀很生氣,要求給每人一份飯吃。經過多次強烈要求,陳以齡勉強還回沒收的食品,但只還回了10多袋方便麵。問他其餘的哪去了,他說讓耗子叼去了。這種行為遭到唾棄。

以上是遵化看守所奧運期間被關押九名女大法弟子的簡單情況。

奧運期間被劫持在遵化市看守所的男大法弟子情況

趙敬軍,38歲,唐山遵化市東舊寨鄉七戶村人,他得法前曾經被多種疾病纏身,患有胃下垂,怕風吹,經常頭疼,對藥物極度過敏,愛發脾氣,說句白話就是病病拉拉。自從修煉大法後,他得到了脫胎換骨的變化,身體不但變好了,脾氣也變好了。前幾年,趙敬軍在打工的一家鋼廠曾經發生過一起意外,幾噸重的一個鋼錠在慣性的作用下猛烈的撞擊了他的腿部,趙敬軍在強大的撞擊力作用下跌倒在地,這時,工友們都驚呆了,但見趙敬軍在極度疼痛下,卻一躍而起,大喊一聲:「沒事,我是修大法的。」他堅強的走了幾步,然後坐下來,撩起褲子一看,大腿果然正常。工友們也都非常震驚於大法的神奇。

7月6日中午12:30分左右,唐山遵化市大法弟子趙敬軍家被非法抄家、綁架。趙敬軍已經是第四次被中共邪黨惡警綁架,此次惡性事件中,惡警不但對趙敬軍3歲的小兒子用腳踢,還罵他是「兔崽子」,更為惡劣的是這群惡警還暗中對趙敬軍10歲左右的大兒子陽陽和60多歲的老母親臉上噴射了一種叫OC的噴劑(一種經過高壓處理的辣椒水,噴出後,能使10至15米之內的人眼睛在高壓辣椒水的作用下甚麼都看不到,處理辦法用大量的冰水或涼水沖洗眼睛),味道非常刺鼻。陽陽當時就睜不開眼睛了,馬上到水缸去洗,就是這樣下午半天眼睛一直發紅並伴有疼痛感。中共邪黨的惡警對大法弟子的老人和孩子下如此的毒手,真是把中共邪黨的邪惡本質暴露無遺。

劉長友,男,60多歲,原遵化漓河橋化肥廠退休工人,7月6日晚21點30分左右,遵化市610伙同東舊寨鄉派出所十餘名惡警,非法闖入溫莊村大法弟子劉長友、溫翠英家,抄家一個多小時,隨後把劉長友綁架到遵化市看守所非法關押至今。劉長友家先後三次被抄家。

李強,男,36歲,2008年7月25日中午12點左右,李強單位領導和遵化國保大隊惡警,到李強工作單位(唐山網通公司)對他進行綁架,並到他家非法抄家,一起參與抄家的有8個人,到他家後抄走一台電腦和一些私人物品,並給他戴上手銬綁架到遵化迫害(曾經在遵化公安局遭到國保大隊十數個耳光的毆打)。

李強是在1998年修煉法輪大法的,在修煉以前他就非常喜歡讀書,尤其是喜歡讀一些關於生命奧妙和歷史方面的書,並常常思考:人為甚麼活著?人生的真正意義是甚麼?終於有一天,他在家人的介紹下,接觸了法輪功並正式開始修煉,在認真的通讀大法後,使原本時常迷茫的他豁然開朗了。那時,他想:原來這就是他苦苦追尋和等待的,從此以後,他以真、善、忍為做人的準則。認識他的人都說他聰明,真誠,善良,並非常喜歡和他相處。日復一日,他們單位的同事和朋友都從這個年輕人身上看到了一種積極向上的人生態度和做人準則,並因為他的修煉從而對法輪功心生好感。然而,就是這樣一個處處按照真、善、忍為做人標準的他,卻遭到當局者的迫害,給他的家人在精神上造成了極大的壓力。

李強在遵化看守所(期間,曾被看守所16號監室的惡警打數個耳光)關押了半個多月後轉到遵化拘留所(洗腦班)監視居住到9月23日才被他工作單位接回。他的工作單位被勒索保釋金數千元。

遵化看守所敲詐錢財的事實

遵化看守所對待在押人員的方法是這樣的,任何在押人員,只要家裏存錢到看守所,首先扣除415元,這筆錢只能換取一個臉盆、一塊香皂、一條毛巾、一包衛生紙、一支牙膏、一袋洗衣粉、一雙拖鞋、一個飯盆、一個湯匙、一條假石林煙等物,這些物品加到一起也就值60元左右。扣掉415元以後,只要你帳面上有超過100元,每天中午不管你要不要,都會強制送你一份收費二十元的午餐(包括一份米飯和一份食堂大鍋熬菜,菜中有時能看到零星的幾小塊肉,肉帶皮,皮上有1公分長的豬毛),當你的帳面到100元時,中午這頓飯自動停送,當然你如果有錢可以訂小飯和小貨,小飯就是晚飯,比如訂一個帶肉的炒菜要40元左右,大概是飯店價格的1.5倍左右,而且想吃甚麼,只要市場上有就可以訂。小貨就是指日用品和一些食品,比如一條小毛巾要5元、一箱華龍牌小康100方便麵要80元,價格比市價要高出1至1.5倍左右吧!如果沒有錢,對不起,每天早晚各一瓢玉米粥和鹹菜,中午是兩個小窩頭(這種玉米麵不是我們家裏吃的那種,而是很粗糙的,含有糠的那種)和幾乎沒有油的菜湯,只是在每週一中午發兩個小饅頭,說白了就是餓不死就行。

遵化看守所凌虐被關押者的事實

上面重點談了錢和物,下面再談一下遵化看守所在思想和肉體上的強制鎮壓。在押人員一進看守所首先身上所有物品被兩個大班(大班就是在看守所服刑的在押人犯,他們可以在監室外走動為惡警所支配幹事,他們往往由惡警選定)清洗,要把所有衣服脫光,男子的頭髮要由大班用推子剃掉,變成光頭,褲子的扣子和一些拉鎖頭要被用鉗子剪掉,然後光腳進入監室,所謂監室就是一個從此一直住下去的房子,徹底走出這個監室就意味著或者自由、或者被判刑,這個監室的正門和我們家裏的防盜門差不多,只是在離地30公分高的地方有一個洞,這裏就是每天領取飯食的地方,離地一人高的地方有一個小窗口,從這個窗口可以和外面的人說話。還有這扇門的上面有一台彩色電視釘在牆上。監室一般是二十人的編制,也就是兩邊各一個大通鋪,一個通鋪可以睡10個人,中間是地板。對著監室大門的另一面就是一個水龍頭和一個蹲便池,這個小地方就相當於廚房和廁所、浴室了,對了,每天提供的熱水還不夠泡方便麵的呢!洗熱水澡就連想都不要想了。在蹲便的旁邊還有一扇鐵門,所謂的放風就是打開這扇鐵門,大家可以到鐵門外面的陽台鐵籠子透透氣,要知道這扇門的打開時間要看值班惡警的心情才開的,而不是按照作息表的規定時間開放的。監室房頂的兩個對角各安裝一個攝象頭,監視著室內的一舉一動,監室的燈是長明的。監室內沒有晾衣繩,洗完的衣服只能自己想辦法解決晾衣問題,監室房頂正中有兩個大吊扇,每天二十四小時轉個不停,有的因為年久失修已經沒有風了,你可以在晚上大家都睡覺的時候和獄友借幾個盆子放在吊扇下面,然後把洗過的衣服放在盆子上讓風吹,第二天早晨一起床,不管衣服乾沒幹,都要把衣服收起來,因為白天是不允許大家在明面晾衣服的。當然還有其它辦法,這裏就不費筆墨了。

每個監室內都有一個號長,所謂號長就是這個監室內犯人的頭兒,他負責日常監室內犯人的管理,他和看守是緊密結合的,而且他是完全服從看守的調遣的。比如新來的犯人,由他先來調教,他會告訴新來的在押人員管看守要叫「管教」或「政府」,其它的一律不許叫。而且每天早晚,值班看守們要到各監室走一圈兒,這時在押人員要選出一位嗓門大的先高喊:「政府好」,「管教好」。中共看守所、監獄等黑窩最為重頭的就是背誦監規,在押人員如果不能背誦監規,號長和惡警都可以以此理由對在押人員動手打人的,要知道號長也是犯人,是沒有權利打人的,所以號長組織打人是在廁所或者陽台,因為那兩個地方沒有攝象頭。

遵化看守所還有一個8號過渡監室,經常出入看守所的在押人員管這個監室叫「洗號」,顧名思義就是洗錢、洗物的監室。這個監室給人一個假相,就是錢和物很充足,每天的剩飯很多,其實不是這樣的,當你隨大流在這個監室很快花掉你的錢過後,很快就會被轉到其它監室,你這時才發現原來其它監室是沒有剩飯的,而且每天的定量全部吃掉也有很多人餓肚子的。而且在8號過渡監室已經和大家共用的日用品已經被很輕易的消耗掉了,在其它監室是需要自己單獨用的,沒辦法,只能再買一份日用品。

奧運期間,遵化看守所對犯人也進行了嚴管,一個叫李洪偉的犯人因為監規沒背下來,被惡警責令趴在樓道裏打了好幾十下黑膠皮棒,臀部青紫,當天不允許他吃飯、不允許他睡午覺,責令他站在一個固定的地方背誦監規。還有一個叫崔立軍的犯人因為打飯時領錯了飯,遭到曹姓看守惡警十幾膠皮棒的毆打,小伙子在監室裏委屈的直哭。

其他遵化市大法弟子奧運期間遭迫害情況

馬桂華,2008年7月1日,河北省遵化市團飄莊鄉提舉莊村法輪功學員馬桂華被遵化國保大隊綁架、抄家。

溫瑞華,2008年7月初五上午11:00左右,四、五名惡警到河北省唐山遵化市東舊寨鎮溫莊村大法弟子溫瑞華家進行抄家。溫瑞華剛從集市趕集回家就碰上此事。惡警將家裏都翻了一遍,連棚子裏都給翻了。翻後就想將還沒吃午飯的她帶走,溫瑞華堅信做好人沒錯,不上車。幾個惡警強行將她拽上了警車。送到遵化拘留所(洗腦班)非法關押。

當溫瑞華不修煉的丈夫質問警察:你們就這樣執行公務嗎!(指強行拉人)惡警們也將溫瑞華的丈夫拉上了警車。後經村民主持正義與公道一起將她的丈夫拉下了車。整個過程持續了兩個多小時。

溫瑞華,女,58歲。家住河北省唐山遵化市東舊寨鎮溫莊村。她修煉前身體很弱,有很多疾病,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強健了許多。而且常用真、善、忍作為自己的行為準則。將輪到別的兒子贍養的老人(因人有事不能贍養,家裏還有其他的兒女),她就將老人接到自己家住,撿到錢都還給別人,還經常無私的幫助別人。鄉里人都誇她是個好人。因為修煉法輪功,99年以後曾經被非法關押一次。而今天又是這個只想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原因將這位年近六十的老人再次抓走。 8月11日,溫瑞華被邪黨人員劫持往唐山開平勞教所繼續迫害。

李春華,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河北唐山遵化國保大隊隊長王坤元等惡警闖到唐山,綁架了76歲的大法弟子李春華,並非法抄家。到遵化後,老人舊病復發,六一零頭目曹豔澤、國保大隊頭目王坤元反覆給李春華體檢,企圖達到把老人關進看守所的目的。在老人血壓高達二百四十、心律過速的情況下,惡警才放老人回家。老人病在床上,行動困難。

七天以後,這幫邪惡之徒又闖到李春華老家遵化市溫莊非法抄家。

梁辰生、王春梅,7月16日上午10點左右,河北省遵化市娘娘莊鄉人大主任、人大秘書劉海軍、崔俊民伙同派出所賈久斌、其餘2人名字不詳,竄至何莊子村,由村書記梁順滿、梁樹才帶領,到大法弟子梁辰生、王春梅家騷擾。當時王春梅家裏沒人,門虛掩著,這群人就進屋亂翻一通。村書記梁順滿把王春梅找回來時,惡徒們還在亂翻,非法搜走大法書籍、講法光盤、MP4,並威脅要將王春梅帶走,並說要罰款20000元。王春梅制止惡人,並向他們講清真相。

王秀芬,女,50歲左右,遵化石橋頭村大法弟子,2008年7月16日遵化市公安局610非法闖入大法弟子王秀芬家非法抄家,強行把王秀芬關在遵化拘留所(遵化中共邪黨給法輪功建立的洗腦班就在此拘留所)。直到9月22日才被釋放,家人被勒索保釋金數千元。

孫國平,2008年7月26日上午11點30分,遵化市東新莊鎮政府與派出所出動兩輛車,與西樑子河村支書張國雙等十幾個人來到西樑子河村大法弟子孫國平(女)家門口,正好孫國平坐在家門口,大門鎖著,讓她開門,孫國平沒給開,惡警跳牆過去,翻出一書包大法書,之後將孫國平綁架。之後惡警又到其他大法弟子家,都沒在家,等到下午4點多,惡人才走。

大法弟子孫林、陳淑芹、葛豔芝、張豔輝、李子順、紀鳳嶺被迫害情況。2008年7月23日下午3點左右,河北省唐山地區遵化市西留村鄉惡人李新,派出所長繆愛東,鄉長李德春伙同遵化市610不法人員和西留村鄉派出所約20餘人,到蒲池河村大法弟子家進行非法抄家迫害,把孫林的真相資料及大法書抄走,並把電視接收器抄走,把陳淑芹家小鍋抄走,把葛豔芝家的光盤和救人的護身符,小鍋抄走並抓她到派出所,勒索現金2千元,說是押金,當天晚上才放回家。

24日又到十里鋪村大法弟子張豔輝家進行抄家,抄走兩個mp3,大鍋一個,又到前王莊村大法弟子李子順家進行騷擾,同時到紀鳳嶺家進行搜家,但任何東西沒搜著。

鄉派出所電話-6664032 李新電-13582509364 李德春手機-13503159969

程豔雙,2008年7月29日晚十點半左右,河北省遵化市610伙同新店子鎮政府、派出所10多人,在村惡黨書記嚴賀寶帶路下,闖到尹各莊村大法弟子程豔雙的家,撬開大門和住屋的門,非法抄家,當時程豔雙的丈夫、兒子都不在家,惡警綁架了程豔雙(女,39歲)和她四歲的女兒,並搶走現金一千多元,新手機一部(900元)。

程豔雙母女被劫持到洗腦班。30日早晨,程豔雙抱著四歲的女兒從洗腦班走脫,被迫流離失所。新店子鎮政府惡人又到程豔雙家向其丈夫要人,程豔雙的丈夫說:我昨天晚上十二點才回家,你們把人抓走還向我要人,太不講理了。

趙小英,於8月6日在遵化上班時被東舊寨鎮包村的人領著東舊寨派出所強行綁架送到洗腦班。

趙小英,女,34歲,遵化市東舊寨鎮高戶莊村人。2004年得法,以前由於離婚精神幾乎崩潰,得法後一改昔日的精神狀態,改掉了不少的壞脾氣。後與高戶莊一人結婚。婚後因修煉法輪功被婆婆惡告給大隊,大隊又舉報到東舊寨派出所。之後多次遭到騷擾,但她從未記恨婆婆,時時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善待公婆、丈夫。在那裏上班都吃苦耐勞,兢兢業業,時常都受到好評。

王春義(音),男,50多歲,漓河橋化肥廠工作,2008年8月因為當地要沒收他的身份證,王春義沒有配合。遵化國保大隊聞訊對王春義進行了抄家,並對其打耳光和毆打,然後關入遵化洗腦班。

遵化市拘留所(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事實

遵化洗腦班隱身在遵化拘留所當中,這個洗腦班主要成員來自遵化市委,但表面上的負責人是劉貴生,劉貴生還身兼拘留所副所長的職位,其實這期洗腦班的主要負責人是遵化市委文教科的王繼國以及兩位教育局、一位工會抽調上來的臨時工作人員。而法輪功修煉者在洗腦班的日常起居又和拘留所同步,受拘留所的管制。這個洗腦班除去以上五位主要工作人員以外,還有一位王姓洗腦班的負責人,因為他很少參與,只知道他是梁屯村人。另外,還有兩位辦公室女性工作人員(主要負責登記甚麼的)與兩位醫護人員(醫護人員也是抽調過來的,流動性比較大)。

法輪功學員在這個洗腦班被關押釋放時,不但要交納一定金額的押金,還要和被拘留人員一樣交納每天30元的伙食費給拘留所,因此拘留所所長胡為剛也是參與其中的。拘留所每天30元的伙食是這樣的,早晚是掛麵湯或者粥,不給幹的,如果是粥,給一些鹹菜或大蔥拌豆腐,如果是掛麵湯就不給菜了。中午是米飯和黃瓜熬豆腐,黃瓜過季以後,就是南瓜熬豆腐。

這個拘留所有一個號的被子特別破舊,破舊到幾乎無法容忍了,一場大雨後,狗蹦子開始泛濫,大家要求買滅蟲劑,可是拘留所方面一直強調曬被子,幾乎所有的在押人員都許久沒有見過狗蹦子了,所以大家都無言。

河北遵化參與迫害法輪功人員的相關資料

遵化市公安局:6614261(公安局局長:李松林)(目前遵化公安局局長應該是徐廣三--音)

遵化市公安局副局長徐文革(音),原崔家莊鄉派出所所長,花大筆黑錢買來個副局長當,現接替惡警副局長王玉國,主抓迫害法輪功,為撈取政治資本不惜為邪黨賣命。

遵化政保科科長張立華; 手機; 13832989823
惡警張立華:2002年當上政保科科長以來,一直是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重要打手。

遵化市610辦公室:0315--6623871

原610主任:劉愛國 電話:6613395 宅電:6685502 手機:139331562092

曹豔澤:2003年接替惡徒劉愛國當了遵化市610頭目,積極參與迫害,經常親自帶惡警綁架大法弟子。

曝光唐山遵化610頭子曹燕澤惡行
近日得知,河北唐山遵化市610頭目曹豔澤企圖利用網絡查找上網的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方法是利用網監查找上國外網站的用戶IP地址,查出上明慧網的大法弟子。
辦公電話:6659879 宅電:6629220 手機:13785575117

610頭目張秀成:辦6659879、宅6681078、13603376555

遵化市國保大隊:6614261-36336
王坤元:13832985801、13933425908每次綁架都是他打頭陣。

遵化市610頭目 曹豔澤
辦公電話:0315--6659879 宅電:0315--6629220 手機:13785575117

閆某:新調到610,據說要接曹豔澤的班,已經積極參與迫害。
遵化市洗腦班 辦公室電話:0315--6623871

王繼國:遵化市洗腦班副頭目陳建國遭惡報被車撞死後,王繼國接任此職,他積極參與迫害。手機:13603256214 宅電:0315--6618184

劉貴生:原拘留所副所長,2002年當上遵化市洗腦班正頭目 手機:13832982184

遵化檢察院:6614159

遵化看守所:6682001
看守所指導員 趙建國電話:家0315--6606216手機:13832988905

副所長果顯光 家0315--6615409手機:13832988631

看守所所長祁佔友:13832989031

溫莊村電話:6911988
溫莊村書記:溫賀豐 電話:6911518
溫莊村會計:溫金付 電話:6911889

唐山政法委:2530111
唐山檢察院:2802259
唐山公安局:2851753

曝光河北遵化國保大隊張至民

張至民政法系畢業,專門審理大法弟子案件,洗腦大法弟子,參與捏造口供、製造假證據迫害大法弟子。(國保大隊的成員主要有:王坤元、光頭、負責照相的眼鏡、司機、還有一個瘦瘦高高的、還有辦公室成員等等,請知情者曝光)

唐山遵化市東舊寨鄉邪黨政府電話:
書記:劉澤春 宅電:6613666 辦公:6066888 手機:13831509399
鎮長:郝明芳 宅電:6649476 辦公:6066999 手機:13703377866
副鎮長、政法委書記:王健 宅電:6648552 辦公:6065173 手機:13102681090
人大副主任:孟憲武 宅電:13031515371 辦公:6065077 手機:13933396855
武裝部長:王趙榮 宅電:13363208912 辦公:6065148 手機:13473465558
派出所:李大勝 電話:6066463 手機:13832980731
法庭:王海東 電話:6066302 手機:13703244866
分院:劉寶生 電話:6066869 手機:13673253549
七戶村
書記:趙佔奎 電話:6066240 手機:13932538145
主任:趙衛東 電話:6066117 手機:13582552274
會計:趙寶申 電話:6066932 手機:15932517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