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惡的勞教制度 邪惡的勞教所

——就解體勞教制度與海內外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七日】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和中共互相利用打壓法輪功起,無以計數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勞教過,遭受過勞教所的酷刑,甚至有的失去生命。勞教制度已經成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手段。可以說,勞教所裏所發生的罪惡是中共罪惡的濃縮版,是中共迫害無辜、迫害善良的最直觀的表現,在這裏都可以找到中共的一言一行及其指導思想的罪惡根源的答案。中共體制內部的人員也都明白勞教制度的違法性,卻還在麻木的執行著。由於國內廣大正義人士的不懈呼籲,目前中共的勞教制度在國際廣受關注、共憤,海內外呼籲圍剿廢除之聲此伏比起。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藉此契機揭開罪惡的勞教制度和邪惡的勞教所運作黑幕,讓更多的世人認清中共的邪惡本性,從而明白真相三退保平安。

勞教制度成為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手段

一九九九年時面對國際壓力,中共本想取消勞教制度,因為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鎮壓法輪功才又得以延續。隨著家屬、工作單位明白法輪功真相,抵制繳納洗腦班所謂的昂貴費用,全國各地洗腦班基本解散。據內部人士消息,現在中國大陸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大量被非法勞教。一個東北的小型地級市一年的勞教名額就是三百人,其他人員被勞教還有個條條框框,而法輪功學員只要一句「煉」,或者抄家搜出法輪功資料,就可以批勞教,所以勞教名額中大多數是法輪功學員。基層警察恬不知恥的說「感謝法輪功,否則每年勞教名額完不成」。官方網站資料顯示二零零七年中國大陸地級行政區三百三十三個,法輪功被打壓十年了,這樣估算約有近百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過。目前勞教已經成為邪黨迫害大法弟子和異議人士的主要手段之一,不用經過任何的法律程序,沒有任何的監督約束。

中共的勞教所是邪惡勢力的黑窩

中共邪黨的勞教制度嚴重背離法治精神,違反憲法和其他基本法律,成為法治之外的一個毒瘤。作為實施勞教制度的勞教所,必然成為脫離法治、膨脹專製毒瘤的集聚地,監督機制形同虛設。這種無法無天的專制黑暗角落,必然成為各種違法犯罪行為和事件嚴重泛濫的黑窩。

有越來越多的案例顯示,中共正把勞教制度作為鎮壓懲罰信訪民眾的工具。中共的「勞動教養」制度由來已久,可溯及一九五七年國務院頒布的《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決定》,通過強制勞動和綿密的政治思想工作,改造被勞教者的思想,說白了就是洗腦。從《我的右派經歷》等書籍中,後人可以看到所謂改造的殘酷程度、滅絕人性。自古以來無論多麼邪惡的政府,從來也沒有採取強迫改造公民思想這種制度,只有中共,公然以法律為掩護,利用勞教制度來迫害法輪功、家庭教會、維權民眾、維權律師和政治異議人士。

江氏集團為迫害法輪功,採取「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的滅絕政策,加以「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殘忍手段。到今年2月26日,能核實的被迫害致死法輪功修煉者,已達到3247名,數以百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在勞動教養所遭受折磨、精神摧殘,百餘種酷刑觸目驚心。勞教所已經演變成濫用暴力、打架鬥毆、弱肉強食的黑社會性質的黑窩。

國際社會責令中共當局廢除勞教制度

國際社會譴責中共勞教制度的呼聲此起彼伏,一浪高過一浪,並引起了聯合國的關注、譴責、調查,責令中共應該立即廢除所有形式的行政拘留,其中包括勞教。

一、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德國國會歷史性的提出一項譴責中共勞教(勞改)制度的決議案,國會所有黨派一致強烈譴責中共反人性的勞教制度,提出關閉勞教所的要求,同時在歐盟推動識別標誌,確保中國的勞教(勞改)產品不要流入歐洲市場,與中國往來的德國企業也應注意中方的夥伴是否與勞教(勞改)單位有關。

二、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國際特赦組織給中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寫了一封公開信,信中表達了希望中國廢除「勞教制度」,在人大常委會討論的替代勞教的法律應符合國際人權標準。

三、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的代表將全球百萬簽名結果正式遞交給歐盟委員會,要求幫助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萬森•格朗先生尤其提到了歐盟要求中國必須廢除勞教制度,很多的法輪功學員遭受該制度的虐待。

四、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聯合國要求中共立即對法輪功學員受到酷刑虐待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指控進行調查。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的其他建議還包括:中共應該立即廢除所有形式的行政拘留,其中包括勞教;

五、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一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工作小組首次審核中國的人權政策。審議會上六十多個發言國家具體點出中國各種人權問題一百多條建議,其中包括廢除勞教制度及任意拘禁。

由此可見,中共的勞教制度已經臭名遠揚於聯合國和世界各地,已經被聯合國注意,被列為立即廢除的酷刑形式和制度。為迫害法輪功而存在、而苟延殘喘延續的勞教制度,已經嚴重的違反了《憲法》、《立法法》、《行政處罰法》,並與中國政府簽署的人權公約相背,是應該立即取締的邪惡專制制度。

國內有識之士堅持不懈的呼籲廢除勞教制度

勞動教養制度是中共邪黨從前蘇聯引進,形成的世界上獨有的邪惡制度。勞教制度是富有中國特色的、嚴重違法的制度。作為實施勞教制度的勞教所,必然成為脫離法治、膨脹專製毒瘤的集聚地,監督機制形同虛設。這種無法無天的專制勞教制度,由於不需要經過任何司法程序,僅由公安系統就可以任意將公民剝奪自由長達四年,因而成為公安系統的私家刑法。

勞動教養和判刑不同,勞動教養具備隨意性和可操縱性。在監獄中只能減刑,不能加刑。勞動教養不經正當的司法程序,僅由勞動教養委員會審查決定,事實上是由公安機關或黨政領導決定,就可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最長達四年之久。而且在勞動教養所(院)中,那些所謂的管教,甚至勞教所外的某某領導,都可以給被勞教者加刑,少則一個月加五天,多則可以加一年。很多人重複勞教,歷史上最長的竟長達二十多年。

國內的學者、律師一直不懈的努力,呼籲廢除勞教制度。

一、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經濟學家茅於軾、法學教授賀衛方、維權律師李方平,學者胡星斗等六十九位中國學者和法律界人士,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發去關於啟動違憲審查程序、廢除勞動教養制度的公民建議書。

二、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政協瀋陽市十三屆一次會議召開之際,民革瀋陽市委提出《關於廢除勞動教養制度的建議》提案,勞教制度再次成為關注焦點。

三、二零零八年七月七日,星期一,超過一萬五千名的中國專家學者,聯名發表一篇公民建議稿,呼籲中國政府廢除勞動教養制度;

四、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北京六律師代理石家莊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案,廢除勞教制度的呼聲再次浮出水面。

大法弟子要正念解體勞教制度

正法進程走到今天,我們必須制止邪黨利用罪惡的勞教制度監禁大法弟子,利用邪惡的勞教所大規模迫害大法弟子。師父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二日發表《窒息邪惡》(《精進要旨二》)指出,「中國的勞動教養所是邪惡勢力的黑窩,那裏的管教人員絕大多數都是地獄的小鬼轉世」。師父在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發表的新經文《徹底解體邪惡》中告訴我們:「大法弟子的證實法與救度世人的正念已經使起負面作用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處於完全解體中。目前只有少數邪惡的爛鬼被舊勢力集中在勞教所、監獄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內,因此,使邪惡的迫害還在局部地方嚴重存在。為了徹底清除黑手、爛鬼與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全世界大法弟子,特別是中國大陸各地區的大法弟子,要向這些邪惡的地方集中發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清除中國大陸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形勢,救度世人,圓滿大法弟子的責任,走向神。」

非法勞教大法弟子的過程,實際上就是公安機關自己綁架人,自己決定非法勞教,用表面上好似這個勞教委的第三者的幌子掩蓋它們的卑鄙和無恥。這種行為是一種集體職務違法犯罪行為,是一種當然無效行為。

在所謂的《勞動教養決定書》上還堂而皇之的寫著:如不服本決定,可在接到本決定書之日起的六十日內,向某某市人民政府(法制辦公室)或某某省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覆議,或者在接到本決定書之日起的三個月內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既然中共堂而皇之的標榜要建立法治社會,那我們就用法律手段來維權。近年來,國內一大批正義律師強烈呼籲取消勞教制度,雖然他們有些人並不理解、不支持法輪功,但我們可以就此講清真相,救度世人,藉此解體邪惡的勞教制度。

具體倡議

希望有條件的大法弟子都來參與解體勞教制度和勞教所的證實法項目

一、長期針對當地的勞教所黑窩發正念;

根據當地的具體情況,規定發正念的時間,要長期堅持。

二、寫出被勞教的經歷,揭露邪惡;

整理出在勞教所被迫害的經歷;也可以給家屬講真相,為正在勞教所被迫害的親人寫投訴材料;也可以第三人稱揭露勞教所的殘暴,惡人要有詳細姓名和電話。

三、收集相關部門和人員電話曝光

勞教程序一般由當地基層派出所辦案警察報勞教材料、區級公安分局法制辦審核蓋章、市公安局法制處(也叫市教勞教審批處、市勞教管理委員會)批准。勞教覆議部門是市政府法制辦或省公安廳法制處覆議科。

勞教所內部有大隊或中隊專門迫害法輪功,勞教所直屬上級是勞教管理局,勞教所和勞教局都有教育科(處),就是六一零,強制轉化大法弟子的邪惡手段都是六一零策劃操縱的,勞教局的直屬上級是省司法廳。

四、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的邪惡

利用當地的勞教案例資料,編輯有針對性的真相傳單和小冊子,如針對公安、勞教所管教,或律師、同修家屬、鄰居等,廣泛講清真相促三退。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