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藝術家:神韻,正統藝術的最高境界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明慧記者荷雨綜合報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五日下午,神韻紐約藝術團在美國國家級劇院──華府肯尼迪藝術中心的最後一場演出,在滿場觀眾經久不息的掌聲和依依不捨的惜別中圓滿落幕。六天七場的演出激起美國首都各界觀眾身心的震撼與持久的共鳴。

小提琴家:正統聲樂最高境界

小提琴家羅德•博門先生認為,神韻晚會的整體水平超級的好,各方面都是美妙絕倫、獨一無二的。尤其是男、女高音歌唱家的聲音宛若天籟,感人肺腑,絕對是世界頂級水平。「神韻歌詞傳遞的信息非常深刻,像是在呼喚迷途的遊子回家。歌唱家誠摯得要把心掏出來,將自己最好的東西跟大家分享。」

博門先生讚歎,「神韻歌唱家們的音色質感很好,圓潤明亮、優美而抒情,並且聲樂技巧很高,對聲音和氣息的控制能力極好,從低到高自然和諧。而最感動人的是,他們聲音的乾淨、真實,能把歌曲的精神內涵發掘並表現出來。更重要的是,他們的歌曲是神性的,以謳歌神、喚醒人的神性為主旨,啟迪人回歸本性的善良,樂感上平和喜悅、輝煌壯麗,意境上神聖莊嚴、高尚典雅,歌曲能量很大,這正是正統聲樂的最高境界。

「正統音樂、古典音樂其實早期都是以謳歌神為主的,這樣的音樂能起到淨化心靈、昇華精神的作用。可後來慢慢蛻變成俗世中的主題,人們也就忘記了聲樂藝術的初衷和主旨」,博門先生感言,「雖然正統聲樂看似曲高和寡,但神韻的盛況讓我們看到了希望,感謝這全善全美的藝術和這些藝術家全身心的奉獻。」

畫家:純天然而又超自然的色彩

「這台晚會中的色彩是我見過最美麗、通透、天然的,帶有一種光明和希望的氣息,令人賞心悅目、心曠神怡。」畫家羅伯特•海瑞斯驚嘆,「神韻的每一種顏色,每一種色彩之間的搭配,每一種基色與搭配色之間的關係都非常和諧、舒適,既傳統又有創新。有些顏色的搭配是我們所不敢嘗試的,但在這裏看上去卻那麼和諧完美、清新脫俗,美得如夢似幻。」

對色彩非常敏感的海瑞斯先生百思不得其解,「我現在還不知道這些色彩究竟是如何調配出來的,可又不像是混合色,因為她們非常純淨、通透,是一種純天然的而又超自然的顏色,我不知她們從何而來的?這種既美麗、通透,又視覺舒適的顏色效果,正是我們追求的最高境界。」

羅伯特認為色彩是一幅作品的靈魂要素,你在一張白紙,還是一張黑紙上畫畫,效果是完全不同的。並且不同的色彩直接影響人的心境,甚至生活態度。「神韻的色彩令我感到很愉悅、樂觀、舒適、祥和。」

幾年前當羅伯特在敦煌石窟見到那些古樸的顏色時,內心無比激動,他開始鑽研佛教和道教,並將所得用於他的繪畫實踐當中。海瑞斯先生說,「神韻的色彩令人嘆為觀止,其和諧、明亮和美麗,遠遠超出我曾見過的任何色彩,這在任何其它地方都找不到!」

律師:解決各種社會問題的根本出路

律師戈瑞格•德森先生認為神韻不僅藝術水平卓絕,而且深具啟迪性。「舞蹈中講述了富有哲理和正面價值觀的故事,歌曲中傳遞著上天慈悲的呼喚。每個節目都觸動人心,激發人心向善。這是一次感觀與心靈的全方位的享受。」

戈瑞格指出,神韻不僅揭示了生命的最終歸宿,而且也是對人世生活的指導,這對社會道德、人的思維模式和行為方式都有很正面和積極的作用。「我從中體悟到,我們要自我約束,自我提高,要慈悲、寬容地對待他人。」

從職業經歷,德森先生感受到,「自律勝於法律。要想妥善解決各種社會問題,首先要提高人的道德,讓人能自覺自律。因為用法律只能有限度的約束人行為,卻不能最終改變人心,只有自律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神韻用美好的藝術詮釋的中華傳統文化中的善良、正義、公正的原則,以及敬神重德的內涵能打入人的心靈深處,能助人自我約束。這才是解決各種社會問題的根本出路。」

金融家:警世真言

金融公司副總裁亨利•可爾曼先生一家觀看神韻晚會後,意猶未盡,久久不願離去。他們對那些美妙舞蹈講述的故事特別感觸。

《濟公搶親》尤其帶給亨利心靈的震撼,當那座山轟然崩塌,巨石滾滾而下瞬間吞沒了那座村莊時,「自己的心裏也一揪,好像這個災難就在眼前」,他說,「西方也有類似的故事,也有很多預言,這些都是警示真言,我們需要認真對待。」

「我觀看神韻後的想法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對於預言或者其它形式的警示,我想都不是偶然的,我們應該抱著謙卑的心裏去傾聽,然後再決定自己該如何做。如果人拒絕去了解,就把自己的出路給堵住了。」他認為,現實生活看來好像風平浪靜,人們婚喪嫁娶依然,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運行,「可實際上災難來時就是一瞬間,我們需要隨時為之做好準備。」

公司總裁:造福整個世界的傑作

電器公司分部總裁米勒•艾文斯先生盛讚神韻,「精美絕倫,而且承載著很多重大的信息和積極正面的價值觀,她超越民族和國界,絕對是一個造福整個世界的傑作。」

他指出,藝術不僅僅是為了娛樂和一時的興起,而應具有內涵,能給人的心靈以持久的啟迪。艾文斯先生認為,「神韻展現了對真理和信仰的追求和堅持,表達了對神的謳歌和敬畏,傳遞了對人類的關懷和拯救。這些對人生命而言,是最重要、最根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