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推卸的責任

讀日軍士兵回憶錄後之所思所想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一日】近日讀到一篇關於二戰期間,日本士兵參與虐殺中國人的回憶文章,感觸頗多。

文章按時間順序,寫了本文主人公──溝呂木,從新兵訓練開始到參與虐殺中國百姓的過程。文中寫到,新兵訓練隊的中隊長把三個中國農民稱作是他們必須殺死的敵人,不敢殺人的就不配當帝國軍人,每個人至少都要刺上一刀。於是「溝呂木」們為了「自己要保命」、「要升官」、「要為自家爭得好名譽」,集體虐殺了三個中國百姓。

此後,溝呂木多次參與村莊掃蕩等各種作戰行動。日本戰敗後,成為戰俘後的溝呂木說:「開始,我一直認為自己全是奉命幹的,戰爭中的事,我沒有責任。因為我們全被軍國主義思想洗了腦,以為那是一場‘正義的戰爭’。」

溝呂木常常夢到被自己殺死的人追殺。在被良心的自責與噩夢的糾纏折磨了一年多後,溝呂木覺悟到應該誠實地寫下自己的罪行。

看罷此文,使我聯想到,中共邪黨在歷次運動中迫害中國人也採用相同的手法,邪黨總是把一群百姓稱為所謂的「敵人」,編造「敵人」的所謂「罪狀」給全國人民洗腦,以此挑起全國人民對「敵人」的仇恨,搞人人過關,逼迫國人為虐殺這些「敵人」「每個人至少都要刺上一刀」。

比如邪黨要掠奪土地,就把土地所有者──地主劃為「敵人」;邪黨要搶奪資本家的工廠、資本,就把資本家劃為「敵人」;邪黨要鏟除異己,就把有不同意見的人士劃為「敵人」,然後統統虐殺之。就這樣在大大小小的運動中,邪黨虐殺了八千萬中國百姓。反過來,當邪黨出現生存危機時,它又會毫不猶豫地屠殺參與虐殺者,用他們的血繼續書寫「偉、光、正」的謊言,繼續欺騙民眾。

尤其是對法輪功的迫害,邪黨將已經運用嫻熟的殺人手段再次實施。為了給法輪功羅織罪名,給全國人民洗腦,特別要對實施迫害時必然要用到的公、檢、法、國安等部門的人員洗腦,無恥地大量編造謊言,諸如:「法輪功斂財」、「有病不讓吃藥,致1400人死亡」、「自殺」、「殺人」、「天安門自焚」……,

然後大搞「百萬人簽名反×教」、「揭批會」──實質玩的還是政治上過關的把戲,將官職、公職、工資、獎金等統統與鎮壓法輪功掛鉤,逼迫全國人民對法輪功「每個人至少都要刺上一刀」,已達到其虐殺法輪功學員的目的。

更使人難以置信的是,有許多法輪功學員在活著時,就被當權者摘取肝、腎、眼角膜等器官以牟取暴利,然後被焚屍滅跡。

每個人對自己的行為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執法、犯法人員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想的或說的一句託詞:「執行上級命令」或「為了工作」等,顯得多麼蒼白無力和沒有法律依據。退一步講,你也無法找到上級下命令的證據,因為卑鄙、狡猾、心虛的「上級」在鎮壓法輪功時,採用的只是口頭傳達,他們從不給你留下下達命令的證據。他們怎麼會給你留下文字證據?他們自己明白這一切都是犯法的。而你虐殺法輪功的犯罪行為可是誰都知道的、是無法掩蓋的。

二零零六年一月一日施行的所謂《公務員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條規定:「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公務員法》的這一條也堵死了執行違法命令而想逃避懲罰的路。也是為了中共自己不被那些執行迫害命令的「公務員」們追究。

讓筆者痛心的是,那些仍然死心塌地為邪黨賣命的中國的「溝呂木」們,到今天還在為了「自己要保命」、「要升官」,不要命的參與迫害、虐殺法輪功學員。古語有云「禍福無門,唯人自招」。從明慧網上報導的中國大陸大量出現的惡報事實(也是邪黨極力掩蓋的事實),已驗證了這句古語。

比如中共的「六一零」辦公室的的確確是一個「死亡職位」,這裏意外暴死的人很多。中共成立的「六一零」辦公室,除了在全國範圍內系統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外,身在「六一零」的人其實也身受邪黨之害。中共宣傳的無神論,讓人們不再相信「善惡有報」,導致「六一零」的人不計後果的對法輪功學員下毒手。可是到頭來,都得自己償還,害人者終逃脫不了天懲惡報。

孫化民,男,在任綏化市公安局北林分局「六一零」主任期間,經常帶著惡警李建飛等「六一零」成員及派出所警察迫害法輪功學員,致使綏化市幾十位學員被綁架,多人被非法勞教、判刑、迫害致死。二零零四年八月,孫化民得到的第一個大報應,就是他以兒女升學為名斂財被撤職,還被罰款五千元,這正是他之前勒索法輪功學員董淑芝的數目。二零零七年,孫化民忽然發現患了食道癌,手術兩個月後,不但復發,還迅速新添了肺癌、淋巴癌,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四日死亡。

徐世溫,山東省淄博市「六一零」人員,原是淄博市惡黨工委書記。他剛到「六一零」報到不久,腿就開始疼,曾有法輪功學員給其講過真相,告訴他迫害法輪功天理不容。但他為了現實利益不聽勸,繼續偽善地讓學員「轉化」,欺騙學員出賣同修。二零零七年二月,徐世溫查出癌症。期間法輪功學員又多次給其講過真相,徐世溫仍然認為執行中共惡黨的迫害命令沒有錯,結果,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死於濟南某醫院。

黃林,懷化市洪江「六一零」辦公室頭目,男、五十一歲,多次領人綁架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抄家、搶劫錢財、勞教、判刑,無惡不做。二零零八年九月中旬,黃林因醉酒從樓梯上摔下,摔成筋骨粉碎,被送洪江中院治療,至今昏迷不醒,大小便失控、生命垂危,醫生說他連迴光返照的機會都沒有了。

劉秀佔,山東大學「六一零」辦副頭目,不遺餘力的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對該校修煉法輪功的師生逐個施加壓力,逼迫他們寫「保證書」放棄修煉法輪功,不寫者直接交派出所迫害,致使該校多位法輪功學員被關進洗腦班、看守所、勞動教養所。有位學員被反覆多次非法勞教,至今仍被扣發工資,監視居住。二零零六年末,劉秀佔被醫院確診患骨癌,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六日死亡,終年五十八歲。

賈守田,安徽省淮北市「六一零」頭目,賣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後生舌癌,不能喝,不能吃,不能說,不能手術,於二零零六年農曆新年前死亡。死時臉部扭曲,人像皆無。

篇幅有限,這裏只列出了幾例。

《九評共產黨》一書深刻揭示了中共邪黨的黑幫、邪教本質,它綁架全中國人為人質,嗜殺成性、十惡不赦,帶給中國人民的和中華民族的是無窮的災難與悲劇。退出中共邪黨才能擺脫永無休止的噩夢,解體中共邪黨才能迎來中國人民的和中華民族的美好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