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安達市盛彥勤被綁架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安達市法輪功學員盛彥勤,男,40歲左右,是黑龍江省安達八一牧場大法學員。自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不斷受到騷擾,多次被迫害。

2009年12月16日晚,盛彥勤在去青肯泡鄉發放真相資料時被惡人誣陷遭綁架,還遭到了毒打。盛彥勤再次被關在了安達市看守所,現家裏只有失去了勞動能力的無人照料的年近80歲的老父親。老人到處去打聽兒子的下落,幾次到看守所和政保科都不讓見人。連日的奔波,極度的憂慮,惡警的欺詐與恐嚇,使老人身心受損,精神幾近崩潰,夜不能寐,日夜驚恐焦慮,暗自悲傷流淚。

盛彥勤在此前就多次遭迫害。他曾於2004年被非法勞教三年,妻子和他分手。以下是盛彥勤遭迫害經歷。

2001年盛彥勤和哥哥盛延軍去北京上訪,說明自己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情況,雙雙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安達看守所。期間政法鄉長付貴春(現已離休)、鄉派出所所長鄭萬金(現已調離)伙同多人兇神惡煞的來到盛家,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與搜查證的情況下,翻箱倒櫃找法輪功書籍,想羅列所謂的證據以達到進一步迫害的目地。付貴春告訴家人,拿一萬塊錢罰金,年邁的老父親說:我兒子去上訪犯了甚麼罪?盛彥勤他們哥倆從不做壞事,也就是說個實話。付貴春煞有介事地說:你兒子上北京去鬧事,跟共產黨作對,因為他們去上訪,上邊罰我們一萬塊錢,這錢我們不可能給出,我們就得罰你們一萬塊錢交上去。老人幾乎哀求著跟他們說:你們看看我的家,哪有那麼多錢啊!他們說:沒錢就牽牛。最後家人在壓力與無奈下,還是讓他們牽走了一頭帶犢的大奶牛。臨走時,他們沒給盛家扣押奶牛的單據,只逼迫家人在他們寫的「用奶牛頂上邊罰款」的簽字。這之前也是被他們罰款一千元現金,沒給任何收據。

盛彥勤兄弟在看守所被剝奪了一年的自由後回到家中,市裏、鄉里的警察輪流而至,不斷地上門騷擾,蹲坑,長期跟蹤監視,攪亂了盛家安寧平靜的生活,給家人精神上造成痛苦與恐慌。

2004年盛彥勤因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被惡人構陷,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綏化市勞教所遭受非人的迫害,期間惡警為了使他放棄信仰,對他拳打腳踢,讓他坐老虎凳,給他上大掛,使他身心受到了嚴重的摧殘。妻子在種種的壓力下,不堪忍受這樣的境遇與迫害,無奈之下和他分手,離他而去,家中只剩下年邁的老父親。

愛子無辜受難,身陷囹圄,無錢無勢年邁的老人憂心如焚,寢食難安,強撐瘦弱之軀在鄉下與市區派出所、公安局之間往返奔波;面對邪黨的威脅與野蠻,老人淒苦無助。

自盛彥勤三年的冤獄回家後,警察還是不斷的上門騷擾。其中片警石偉參與了多次的上門騷擾及綁架。看到盛彥勤被迫害的身體虛弱,副所長吳軍告訴老人,他在勞教所的檔案材料我也看了,你兒子還是挺頑固的,你看他身體也挺弱的(意思是也迫害夠嗆)。

幾年來盛彥勤為了生活在外邊打工,這些警察也去摸底騷擾,企圖阻止他打工掙錢。把他圈在眼皮底下,接受他們的控制。就在今年的9月26號由現在的政法鄉長於連盼(音)、副鄉長單玉領著幾個警察來到盛家,問盛彥勤上哪去了,老人告訴他們,到雙鴨山的親屬那去打工。他們非讓老人去把他找回來,老人覺的自己年近80歲了,想讓他們陪著去,問了好幾個人他們都讓老人自己去,最後他們告訴老人,你自己去吧,給你報銷路費。老人無奈,自己去了雙鴨山找兒子。就這樣盛彥勤在雙鴨山打工不到兩個月,就被強行的接回了家。理由很簡單也很荒唐,中共邪黨要開60年的所謂的「大慶」了。

12月15日上午8點多,片警石偉和另一警察來到了盛家,問老人:你兒子哪?老人說:他出去了。他們二人沒給老人出示搜查證,也沒做任何解釋,就肆無忌憚的開始翻東西。當翻到抽屜裏時,發現有兩本法輪功的書,旁邊還有一部新手機。他們把書和手機一併沒收,老人告訴他們那是我的手機,石偉說:這手機和書是放在一塊的,所以就不能給你,得沒收。他們走時,沒給老人任何扣押物品的單據,也沒對老人做任何交代。

盛彥勤被中共惡黨迫害得妻離子散,一個和睦的家庭因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卻遭到非人的迫害,就一而再、再而三的遭綁架、拘留、勞教、長期被跟蹤監視,這是甚麼樣的世道?在此,懇請國際國內仁義之士伸出援助之手,共同制止迫害。

先源鄉電話:
書記室:0455-7224245
鄉長室:04557222257
秘書室:04557222504 04557265007
安達政保科:04557224247
安達看守所: 04557883841
行政拘留所:04557333879
指導員:04557883768
先源派出所電話:04558163110
先源派出所所長:孫力平
青肯泡派出所所長:許清文
青肯泡派出所電話:04557679007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