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公安證詞中的瀋陽軍區總醫院(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追查國際公布了一位證人現場目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詞。此證人曾在遼寧省公安系統工作,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證人當時持槍擔任警衛,在遼寧省瀋陽軍區總醫院手術室現場目擊兩名軍醫活體摘取女性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全過程。

瀋陽軍區總醫院又稱作陸軍總院(圖1),位於瀋陽市沈河區文化路,從文化路立交橋往東,文化路和五愛街交叉的地方就是門診部大樓。陸軍總院離遼寧省工業展覽館開車不到五分鐘,遼寧省工業展覽館在1998年曾是法輪功萬人晨煉的地方(圖2)。陸軍總院離遼寧省公安廳6.3公里,開車走大路不超過十分鐘。


圖1


圖2

陸軍總院到了夏天傍晚,門口一溜排過去是諸多燒烤攤、販賣服裝和各種日用品的地攤夜市,這出現在一個軍區醫院門口十分反常,在瀋陽是會被取締的(註﹕瀋陽市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和大單位門口禁止擺攤)。走進陸軍總院有士兵站崗的正門,繞過門診大樓往裏走,居然是江南風格的花園,和漁湖,以花園為中心,圍繞著各種建築。花園裏有湖、有山、有庭院,是瀋陽這個北方重工業城市中少見的景色,但是一切卻出乎意外的靜,沒有見到人走動,直覺中感覺到有人在監視著這個花園,而且,沒有佩帶胸牌和通行證,許多建築就進不去了,只能在門口看。和中國大陸的部隊醫院建築設計一樣,陸軍總院裏包括了家屬區、食堂、禮堂、供銷社、俱樂部,各種設施一應俱全,門口有夜市,一個人如果願意,可以在這個獨立的小社區裏過一輩子不出來。

上世紀九十年代,陸軍總院發生過一次轟動事件,震驚了整個大院。兩伙流氓鬥毆,一方有人傷的很重,被同伙就近給抬到醫院急救室。醫護人員正準備搶救,另一夥衝進急救室,掏出槍來連射幾槍,其中有二顆子彈飛到天花板上。當時急救室內的護士嚇得不行,慌亂中按了緊急報警開關,只一瞬的功夫,一批全副武裝的士兵就衝了進來。醫院內好多人都震驚了,因為急救室的報警開關很隱蔽,不在急救室內工作的人都不知道有此設施,這次才暴露出來。關鍵一點,那些士兵是從地下秘密出口上來的,全副武裝,每人都端著超短型的衝鋒槍。雖然是部隊醫院,醫護人員都是軍人,在醫院工作這麼多年,一般級別的也不知道醫院的地下有秘密的設施。

瀋陽軍區總醫院心血管外科1978年被總部確定為全軍首批心血管疾病研究所,2000年評為全軍首批重中之重學科,年均手術1200餘例,體外循環(註﹕心臟手術最好能有無血的手術視野,以及靜止的心臟。體外心肺循環技術是讓患者的血液流到體外的機器進行氧氣交換,並由機器推動回到人體,同時在手術期間讓心臟停止跳動,並局部降溫以減少心肌耗氧)總例數近2萬例,為全國第二家、全軍第一家體外循環超萬例科室,心血管外科病房和重症監護室位於陸軍總院15樓。現任瀋陽軍區總醫院副院長兼心血管內科主任、瀋陽軍區總醫院全軍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長韓雅玲畢業於第二軍醫大學。

張仁福,曾任瀋陽軍區陸軍總院心外科主任,是中華醫學會胸心外科學會五名常委之一、東北三省組長,中國人民解放軍胸心外科學會第一副主任委員,遼寧省心血管外科主任委員,國務院國家政府特殊津貼獲得者。他在2002年在瀋陽軍區總醫院心血管外科與尹宗濤、王軍、高文根、譚麗麗等聯合發表的論文《全腔靜脈肺動脈連接術後心鈉素變化的臨床意義》發表在第二軍醫大學學報上。


圖3

2006年3月6日長春《城市晚報》報導:3月3日,吉林心臟病醫院為吉林省公主嶺的賈潤澤做了心臟移植手術,術後患者一切狀態良好。2006年4月8日長春《城市晚報》再次報導:4月7日吉林心臟病醫院又為來自吉林省伊通縣僅入院一個月的51歲女患者黃貴雲成功進行了心臟移植手術,移植手術的主刀醫生正是曾任陸軍總院心外科主任的張仁福(圖3)。吉林心臟病醫院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成功地做了兩例移植手術,並在醫院門前做了大幅的廣告牌:「慶祝兩例心臟移植成功」。不僅如此,還在報紙上做廣告宣傳對前5例來本院移植心臟的患者只需交納5萬元(原價15萬元)。

從這些資料我們能夠得知,瀋陽軍區總醫院心外科的技術在全軍首屈一指,完全具備心臟移植的條件;總醫院外部不招眼,而內部設施完善、機關重重,低級別的工作人員和軍醫都不真正了解整個醫院的布局;心血管病研究所和心血管內外科和第二軍醫大學淵源很深,有著連帶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