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油田和東營市法輪功學員家屬被中共迫害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明慧通訊員山東報導)自中共惡黨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山東勝利油田和東營市的法輪功學員遭受了各種各樣的迫害,在中共惡黨株連迫害下,法輪功學員的家人也無法倖免,同樣遭受著精神和經濟上的各種迫害。本文根據明慧網報導過的學員家人遭受迫害情況進行簡單分類,將家人遭受的迫害分為:家人含冤離世;父母遭嚴重迫害;子女遭迫害;妻子丈夫遭迫害以及家人遭受的其它迫害。由於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時,往往連學員的家庭也同時遭受嚴重打擊,家庭成員都不同程度的被迫害。所以在分類時,有時難以準確劃分。詳細情況見下文。

(一)父母因受迫害含冤離世

1、尹桂芝一家遭中共迫害,債台高築,老父親含冤離世,丈夫孩子受打擊沉重

山東東營勝利油田尹桂芝,原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祖孫三代和睦相處。修煉前的尹桂芝也是一個很孝順的人,母女之間、婆媳之間相處融洽,家裏的一切事情都由尹桂芝一人操勞。她的丈夫也是一個淳樸善良的人,忠厚老實,為人正直。她的娘家在農村,生活條件較差,父母常年體弱多病,父母多半時候都由她來照顧,由於長年累月的勞累,使尹桂芝落下滿身的病,特別是婦科病,更使她痛苦不堪,煩惱苦悶、長期藥物治療不見效果,從而走入了大法修煉。修煉時間不長,全身的病症不翼而飛,並且在身心各方面都發生了極大變化。在她的影響下,她的父母和丈夫也相繼修煉起了法輪功,父母的身體也大有好轉,再也不為病痛所纏所累。丈夫的煙酒嗜好也戒掉了,家庭氣氛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原本不識字的丈夫,學法不到半年也念起了《轉法輪》,整個家庭出現了一個全新的狀態。

尹桂芝於九九年十月進京上訪,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強行洗腦,罰款一千五百元。中共株連迫害她的丈夫長期不能上班,扣發其全部工資、獎金。丈夫承受不了這突如其來的巨大打擊,使其整日以煙酒為伴,惶惶不可終日。(在中共的高壓下,丈夫放棄修煉法輪功)

二零零二年元宵佳節過後,海濱公安分局七、八個惡警野蠻的闖進尹桂芝家中,翻箱倒櫃,進行非法抄家。並把她綁架到孤東採油廠私設的監獄中,再一次進行非法關押、強行洗腦近半個月,而後勒索錢財六千餘元,然後又非法勞教一年。尹桂芝被非法勞教後,家中的災難更為加劇,丈夫的工資、獎金被扣發,父親腦癱瘓病症沒錢醫治,孩子上高二沒人管,丈夫又不會做飯,單位三番五次的騷擾。災難一個接一個的襲來,由於精神打擊太大,使她丈夫整日不知所思,整日把自己埋在煙霧與酒缸之中。實在無奈,只好把父母送回了老家去醫治,最後她丈夫被逼迫的幾近瘋狂。不會做飯就下飯店吃現成的,不給工資就到處借,每天就是抽煙飲酒解悶。可憐的兒子沒有人管,過起了流浪生活,今天吃同學,明天混朋友,東家一天西家一頓的煎熬度日,學習成績迅速下滑。在這邪惡的迫害過程中,原本美滿的一個家庭,被邪黨搞的家破人亡,不僅積蓄用光,反而欠下了一萬多元的債務。

她父親承受不住邪黨的威逼和恐嚇,精神上承受不了這嚴峻的打擊,被惡警恐嚇成了腦癱瘓,久治不癒,可憐的老人於二零零六年含冤離世。

2、卜慶金夫婦被迫害,老父親含冤離世,兒子無家可歸

卜慶金、付傳美夫婦曾是一個支離破碎的家庭,卜慶金身患心臟病、胃潰瘍、關節炎等多種疾病,長年帶病堅持工作,每到天冷就直不起腰,雙腿沉重如灌了鉛。就這樣一個病人,下班後還要照顧比自己病得更嚴重的妻子。付傳美因患心臟病、高血壓、腎病生活很難自理,每年的醫藥費是家庭的重要開支,全家欠債。小兩口心力交瘁,日子難耐,矛盾日益加深。

正在走投無路之時,一九九五年十月,一個偶然的機會,卜慶金、付傳美夫婦二人有緣喜得大法。經過修煉,兩人不但身體健康,而且精神愉快,工作幹勁十足,家庭和睦,小日子過的幸福美滿。他們把「真、善、忍」作為生活中的最高道德標準,處處為別人著想,嚴格要求自己按法輪大法的標準做一個好人。幾年來他們省吃儉用,把全部欠債還完,98年長江發大水,他們把幾年來積蓄下來準備給孩子買電腦的近一萬元錢全部支援抗洪救災,得到各級領導的表揚。

兩次進京後夫婦倆屢遭酷刑、經濟迫害、非法關押,老父親含冤離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卜慶金夫婦進京上訪後被非法關押7天,家中70歲的老父親和13歲的孩子無人照顧。放出後,又在孤東作業二大隊被非法關了兩個星期,工資、獎金全部扣發,生活沒有了著落,全家人不得不節衣縮食,老人、孩子日漸消瘦。治安辦及本單位派下來的看管人員還經常來家中騷擾,說是怕他們再進京上訪,使一家人無法正常生活。

卜慶金夫婦於99年9月23日又一次進京上訪,被非法拘留15天。因為不放棄信仰卜慶金遭受了非人折磨。從那時起,每當所謂的敏感日子來臨,也是卜慶金一家遭難的日子。他家成了被重點監管的對像。2000年的春節,夫婦二人又被無辜抓起來關在鐵籠子裏,從元旦一直到3月份,說是防止春節期間「鬧事」。留下一個13歲的孩子和一個70多歲的老父親,無人照管,吃不上喝不上,度日如年,連過年都不讓回家看一眼。在這種瘋狂的迫害下,老人於2001年5月含冤去世。

丈夫非法勞教受酷刑,妻子被趕出家園,兒子無家可歸

2002年卜慶金被非法勞教三年。

剛剛抓走了卜慶金,惡警們就去學校找他的兒子,說:「你爸爸忘了帶鑰匙,進不去家門。」天真的孩子(15歲)被騙了,結果他們拿了鑰匙,打開家門就去抄家。整個家被翻得衣物橫飛,連洗衣機都被拆開了,抄走了電腦一台。這些歹徒執法犯法,踐踏法律,甚至它們不允許孩子住在家裏,這些歹徒倒成了主人,搬到卜慶金家去住。後來孩子據理力爭,才把他們趕了出去。

卜慶金被抓走後,他們又到處去抓捕付傳美,找到老家,卜慶金的老母親聽說後當場昏死過去,惡徒不僅不管,扔下老人倉惶逃竄。

付傳美也沒逃出魔掌,也被抓進王村勞教所判刑三年,因身體原因三個月後被放回。在此過程中,無辜的孩子成了無依無靠的孤兒,每天以淚洗面,盼望著爸媽早日回來,孩子不知父母為甚麼被抓,他只知道他們都是好人,是好心的鄰居看不下眼去,照顧了孩子幾個月。

他們的兒子考上了山東某法律學校,九月六日開學,付傳美到處借錢想送孩子去上學,錢還沒湊齊,九月二號被惡警抓走,送到勝利油田勝採去強行洗腦,100天不見天日,鐵門,鐵窗……回來後又被孤東採油廠攆走,不准她住在自己的家裏,逼她離開本地區,無家可歸,流離失所。

3、因女兒長期遭迫害,梁玉母親含冤離世

勝利油田孤島社區梁玉在98年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1999年7月20日後,梁玉被多次非法關押、在洗腦班強制洗腦,被刑拘一個月、非法勞教三年。期間遭受過長時間戴重腳鐐、長期熬夜、長期罰站、吊銬禁閉室等多種酷刑。在幾年的殘酷迫害中,幾經生死,中共惡黨及江氏集團給梁玉和家人帶來了極大的身體和心靈的傷害和摧殘。在這期間,因女兒被長期非法關押遭受了極大的迫害,母親心理上承受了極大的痛苦和壓力,離開了人世。

(二)父母遭受的嚴重迫害

1、牛廣發80餘歲父母遭恐嚇險些喪命

牛廣發,男,40餘歲,集輸公司孤島分公司車隊職工。因多次去北京上訪而被多次處罰、毆打、罰款、拘留等。2000年7月,孤島濱海分局將牛廣發送到油田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一個月,被所長張大鵬打耳光,戴上了二十斤重的腳鐐,腳脖子被磨出一道深坑,結了厚厚一層痂。出來後不久,集輸公司孤島分公司書記郭振華等人又陰謀策劃將牛廣發送王村勞教,牛廣發知悉後出走,被迫流離失所。單位又派人到牛廣發老家,威脅恐嚇其80餘歲的父母,宣稱牛廣發是「反革命」「在逃犯」,知道下落後趕快交出來,否則以包庇罪論處。兩位老人連恐帶嚇,又憂又急相繼病倒,差點喪命。集輸公司又以曠工為名開除了牛廣發,剝奪了他工作的權利,致使他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有冤無處伸,現牛廣發在外流離失所長達4年之久。

2、孔凡蓮的80歲老母親無人照料

孔凡蓮,女,53歲,勝利油田工程機械總廠退休職工。孔凡蓮有近80歲的老母親,因患腦血栓後遺症,生活不能自理,長期需要人照顧。兒子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惡徒在油田610示意下,於2002年十六大召開之前,從單位崗位將他非法綁架到洗腦班。2個多月後兒子被綁架沒放回,油田610夥同該單位領導和保衛科人員私闖民宅,又來非法綁架孔凡蓮。當時她有病的老母哭喊著:「你們不能把她帶走啊,我離不開她,需要她侍候呀!」這伙邪惡之徒硬是把老人拖到一邊,強行將孔凡蓮抬走了。

孔凡蓮堅決抵制洗腦班的迫害,後逃出了魔窟,在身無分文的情況下開始了流離失所的生活。為了維持生命,白天要飯,夜間就借宿農家柴堆。在邪惡的迫害下,有家不能歸。

在辭舊迎新的大年三十,當千家萬戶都團聚在一起看電視、吃餃子、放鞭炮時,而孔凡蓮還在外地要飯。人們都在歡度春節時,孔凡蓮和她的家人卻是在淚水中度過的。由於身體極度虛弱,孔凡蓮在外再也堅持不下去了,2個月後回家了。老母因為身患重病,無人照料,又加上精神創傷,牽掛女兒,身體已經不行了。

2003年8月孔凡蓮在市場買菜時,被幾個不相識的歹徒給拖上了車,說是要核實點事,結果給送到了洗腦班。當時患病的老母下肢骨折,臥床不起,身邊不能沒有人照顧,邪惡之徒根本不管,孔凡蓮在洗腦班一關就是近4個月。除了身體精神上的摧殘外還被罰款近2萬元。

3、姜海松母親精神崩潰,父親誘發心臟病

姜海松,男,30歲,集輸公司職工,身體健康,精神正常。2002年2月集輸公司保衛科以檢查身體為名把姜海松騙到油田八分場精神病院。在那裏,姜海松被捆住手腳,綁到病床上,每天被強迫服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姜海松抵制用藥,被多次過電,五名護士按住姜海鬆手腳,護士長王××把電流開到最大強度,兩個電極對準姜海松的兩個太陽穴,連續放電,嘴裏還喊著:「敢不吃藥,我讓你接受教訓」。強大的電流衝擊他的大腦,猶如雷劈般的痛苦,導致渾身劇烈的抽搐和沒命的嘶叫。經過67天的折磨,姜海松被摧殘得神情呆滯,面無人色,精神恍惚。姜海松的父母多次找公司要人,但都置之不理,母親因受不了而精神完全崩潰,父親也因這飛來橫禍憂心如焚,誘發心臟病。

4、利津縣陳先生因支持大法遭迫害,父親病倒,花去8萬元醫藥費

2005年6月7日上午,利津縣公安局610辦公室王保等帶人將同情和支持法輪功的北嶺鄉陳先生非法抓捕,陳先生的年邁父母受驚嚇而病倒,花去巨額醫藥費。目前,陳先生仍被非法關押在利津縣看守所。

在抓捕陳先生的當天下午,其年邁的母親突發心臟病住進了東營人民醫院,搶救治療花去醫藥費8萬元。6月11日下午,耿寶才帶人到陳先生的家中非法抄家,當時陳妻在醫院照料婆婆,耿等人便威脅70多歲的陳父,致使其父受驚嚇而病倒。6月22日上午,耿等人再次到陳先生單位非法搜查,把其辦公電腦拆走。

(三)孩子遭受的迫害

1、母親非法勞教,父親流離失所,岳群無家可歸

2006年6月,勝北社區景安物業公司岳國民被濱北分局董寧一夥綁架洗腦班,遭野蠻灌食後岳國民走脫,流離失所。幾天後岳國民的妻子鄒愛芬被董寧綁架後非法勞教三年。女兒岳群正在油田一中上高三,無人照顧。即使如此,董寧仍多次打電話騷擾、恐嚇女學生。高考結束後,董寧、趙憲文等人為逼迫岳群說出父親的下落,光天化日之下採用流氓欺騙手段抓捕岳群到集輸公司洗腦班迫害五天。勝利油田鑽井醫院中共邪黨辦主任何偉騙岳群到邪黨辦公室,埋伏在邪黨辦公室附近的惡警董寧、趙憲文等人衝上來綁架了岳群,董寧用膝蓋頂住岳群的後背,用手銬從背後反銬岳群,綁架岳群到集輸洗腦班迫害,強迫岳群說出父親的下落,岳群的手錶、鑰匙、手機等物品被惡警董寧等人搶走。被抓的那一幕對於這個十八歲的女孩來說是個殘酷的打擊。直到第二天,她才緩緩從惡夢中清醒過來,兩隻手腕被手銬勒過的痕跡仍清晰可見,十多天後才得以消腫。惡警董寧為了套出她父親(岳國民)的下落軟硬兼施、威逼利誘,也未能得逞。

2、王超穎和王超越的苦難童年

王超穎(11歲)和王超越(10歲)原來也有一個十分美滿的家庭,他們的媽媽牛愛慶是個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在勝利油田現河採油廠一礦綜合隊上班,真誠善良;他們的父親雖然只是個普通工人,但是十分樸實、寬厚、正直。他們的父母親非常疼愛他們,他們是父母的心肝寶貝。雖然他們家不是很富有,但十分溫馨、和睦、充滿了幸福。

1999年7.20後,法輪功受到了瘋狂的打壓。從此以後,他們的家失去了安寧,不斷遭受風吹雨打,他們的童年也失去了應有的歡樂。社會的黑暗和生活的艱辛,給他們幼小的心靈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創傷。

2000年3月,媽媽牛愛慶因為去北京上訪,被現河採油廠的惡人關在一礦小餐廳60餘天,那時候小超越不到半歲,還沒斷奶,也陪著媽媽受苦。媽媽被惡人們逼著乾雜役,清下水道,清掃垃圾堆。孩子得不到足夠的營養,只能咽饅頭蘸菜湯,小超越營養不良,嚴重缺鈣。後來,媽媽被壞人勒索罰款、扣工資,高達兩萬元,他們才回到了自己的家。

不久,2000年7月,媽媽又被現河採油廠的惡人綁架,關在一間小屋子裏。天氣炎熱,他們把通風的小窗戶堵死,屋子裏悶熱的喘不過氣來。惡人尚保強狠毒的打了牛愛慶十幾個耳光,按著她的頭往牆上猛撞,還拳打腳踢一頓。牛愛慶慈悲的勸告他們不要作惡,告訴他們善惡有報的天理。他們竟把她吊銬在暖氣管上七天七夜,又轉到審訊室訊問兩天兩夜。

在長達十天時間裏,不讓睡覺,不讓吃飯,牛愛慶被折磨的幾度虛脫昏迷。牛愛慶被非法關押三個多月的時間,兩個年幼的孩子見不到心愛的媽媽,得不到照顧。爸爸又當爹又當媽,既要照顧孩子,又掛念大人,還要上班,愁的白了頭。好好的一家人,籠罩在紅色恐怖的淒風苦雨之中。

2001年7月,媽媽因為堅持信仰,被迫買斷下崗,失去了心愛的工作,全家六口人,全靠爸爸微薄的工資生活,本來就不寬裕的經濟更加困難。為維持生計,媽媽出去擺攤,賣涼皮,小哥倆陪伴著媽媽。他們可以不要糖果,不要棒冰,不要玩具,不要漂亮衣服,但是他們要媽媽。媽媽是他們的太陽,媽媽用她那寬厚的胸膛,為他們遮風擋雨,給他們溫暖。媽媽教給他們許多做人的道理,告訴他們要真誠、要堅強、要善良。在風雨中,小哥倆茁壯的成長。

2006年夏,小哥倆度過了一個難忘的快樂的暑假。媽媽領著他倆去了青海老家,他們一起探望了親友,領略了青藏高原雄奇壯麗的景色。七八年來,這是媽媽第一次領著他們玩耍,他們真是開心極了。可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歡樂如此短暫,惡夢轉瞬即到。當他們興沖沖的從青海回來,剛一返家,濱南分局的惡警就把媽媽綁架,家也被抄的一塌糊塗。接著,媽媽又被惡警們送到邪惡的王村勞教所勞教。一堵高牆,將媽媽和心愛的孩子們完全隔開。他們思念媽媽,常常在夢中偷偷的哭泣。

2007年,牛愛慶不堪忍受勞教所的非人待遇,從勞教所成功走脫。惡警們瘋了似的,三番五次上門騷擾,恐嚇、盯梢、監聽、威脅,本來就破碎的家庭更加片刻不寧。小哥倆十分緊張,他們害怕警察,害怕警車,甚至害怕聽到敲門聲。他們已經三年沒有見到媽媽了,他們十分掛念媽媽,不知道媽媽現在身在何方,境況如何?也不知道何時全家才能團圓。

3、九個月的孩子和母親王凡一起關押洗腦班,後強行斷奶

1999年7月20日,王凡進京上訪,被單位(山東勝利油田龍口海洋石油船舶公司)強行帶回。9月初,公司黨辦將王凡非法關押一個多月並勒索600多元。其丈夫法輪功學員杜建新被撤銷船員崗位,轉到物業公司環衛隊,每月僅發300多元。2000年1月已有身孕的王凡被非法關在原挖泥隊的破板房內,雪花從房縫落到地面上許久不化,王凡絕食抗議近四天,才被轉到一個沒有暖氣的屋子裏,一直到2000年5月份。 2001年2月,原公司黨辦張法慶夥同派保衛科數人來到王凡家,踹斷臥室門鎖,一女警從王凡懷中搶走嚇得哇哇大哭的孩子,兩男警強行將王凡拖出家門,按在車上,將母子二人綁架到洗腦班。後來李國林便要求將剛九個多月的孩子送到爺爺奶奶家,並派車讓杜建新把孩子送走,給還在哺乳期的孩子強行斷奶,使孩子整夜啼哭。王凡在洗腦班非法關押三個月。2001年7月3日,王凡夫婦再次被迫離家出走,後來王凡在外地被綁架非法判刑三年半。

4、勝利油田勝採二礦龍連景遭迫害,家人受驚嚇,兒子婚期拖延

勝利石油管理局勝利採油廠勝採二礦老工人龍連景在99年7月22日後,一直受到不公的待遇,兩次被拘留,長期被非法關押,多次遭到毆打,非法勞教兩年。龍連景還被非法罰款5000元作為所謂的培訓費,同時扣發養老金。

迫害後龍連景家被多次非法抄家。每次都沒有查到甚麼,卻給龍連景的家人帶來了極大的傷害。其中兩次是搜查電腦。第一次,惡徒非法把他兒子用的電腦抱走,但未查出問題,只好送回。第二次,數名公安冒充信息站的工作人員,闖入龍連景家中非法查看電腦,又沒有查到甚麼,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由於龍連景被長期非法關押,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甚至兒子結婚也不允許他回家。就連他的兒子也因為他父親被非法關押回不了家,不得不拖延婚期。這一切給龍連景和他家人的精神、身體都帶來了巨大的打擊。

5、王明雲女兒遭監獄惡警勒索

法輪功學員王明雲(張愛泉的妻子),原勝利油田東辛採油廠監測大隊職工。2005年5月13日下午,山東省桓台縣公安局惡警夥同勝利油田濱海公安局惡警將王明雲及其丈夫綁架。2006年7月28日,被山東省桓台縣中共邪黨的法院非法判刑,張愛泉被非法判刑八年,王明雲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夫婦倆分別被關押在濟南監獄與山東女子監獄。

由於長時間的非法關押迫害,王明雲出現了嚴重的高血壓症狀,目前被關押在山東警官醫院,據善心人透露,惡警要求其家人承擔王明雲的住院費,否則不允許家人探視。而王明雲及其丈夫張愛泉被迫害後,家中只留下大學剛剛畢業的女兒,目前女兒雖已工作,但收入菲薄,無力承擔其母親的住院費。目前,警方不允許家屬探視,家人非常擔心王明雲的健康。

7月初,王明雲被第一監獄三區的隊長劫持到新康監獄迫害(新康監獄即山東警官總醫院內一個專門為在押人員看病的監獄),三監區的隊長不停的給王明雲的女兒打電話,索要錢財,目的是破壞她女兒的家庭,王明雲希望女兒不要配合惡警拿錢,如果想媽媽,每次探視的時候帶些生活用品和吃的就行。王明雲希望自己的女兒好好孝敬公婆,保養好身體,生個可愛的小寶寶。

6、吳素瓊女兒遭恐嚇精神恍惚,仍被暴打後綁架洗腦

吳素瓊,山東省勝利油田黃河鑽井鑽前公司家屬。2006年過年前鑽前公司惡人要綁架她到洗腦班迫害,她被迫流離失所。之後鑽前公司惡人脅迫其丈夫多次到她親戚朋友處騷擾尋找,其間她女兒(15歲)由於受到單位多次的干擾和恐嚇,精神恍惚,無法正常學習生活,她只好帶著女兒流離失所。2008年7月22日上午在住處與趙鳳英三人同時被章丘明水縣黨家派出所暴打後野蠻綁架。她女兒8月9日上午被綁架到集輸洗腦班,也已絕食,由猶大王俊美給她洗腦。

7、李仁松女兒女婿被董寧騷擾,無法正常工作

李仁松的女兒是勝利油田勝採小學教數學的李老師,經常被濱北分局國保隊長董寧找去「了解情況」。2006年,濱北分局董寧和趙憲文經常騷擾李仁松,也經常找李仁松老人的兩個女兒和女婿問話,要求李仁松的女兒配合將李仁松老人送到邪惡的洗腦班進行洗腦,受到他們的堅決抵制,董寧的陰謀未能得逞。由於替母親擔心,李仁松老人的孩子們也都吃不好睡不好,嚴重影響他們的工作。

2006年12月16日晚上6點多鐘,一輛黑色小轎車停在李仁松老人的門前。當晚從7點半到8點半,董寧等人在李仁松老人的窗前兩次放了很多大的鞭炮,聲音特別響。惡警的無理取鬧和胡作非為把李仁松老人和全家人都嚇壞了,也引起鄰居們的憤怒。

8、莊琦妻女被劫持洗腦班

莊琦是勝利油田純梁採油廠(地處山東省博興縣境內)特車大隊職工。欒秀華,法輪功學員,莊琦之妻。莊姍(音),莊琦的女兒,不修煉,但支持父母修大法,20多歲。

2003年6月,特車大隊副教導員張天文曾兩次帶人到欒秀華家騷擾,但遭到了母女倆的拒絕和抵制沒有開門,惡人張天文惱羞成怒,懷恨在心,於6月7日,借特車大隊分東西(據說是單位每年要分的降溫茶之類的東西),打電話叫欒秀華來取,欒去後即被張天文劫持。隨後,張天文又打電話給女兒莊姍,說單位分東西,你媽媽不來取,你來取吧。這樣莊姍也被劫持。而後直接將母女倆送勝利油田油氣集輸洗腦班。進洗腦班後,欒秀華一直絕食抗議,邪惡之徒看她非常堅定,不久又將她轉到最邪惡的洗腦班──油田教育學院洗腦班。據說,莊姍被綁架進洗腦班後不久,邪惡之徒知道她不修大法,就放了她。但她擔心媽媽的安危,堅決不離開媽媽,所以,母女倆一直在一起。

特車大隊以張天文為首的一夥惡人,喪盡天良。在莊琦被非法勞教情況下,家庭失去了僅有的經濟來源,母女倆在困苦中相依為命,欒秀華也沒有做任何事就被他們非法劫持到洗腦班迫害。

9、曹興宏、魏秀榮夫婦綁架,孩子無人照顧

曹興宏、魏秀榮夫婦(油田黨校、勝中社區-原計算中心),2003年10月(中秋節)同時被劫持,接著又都被非法關入集輸洗腦班三個多月,被罰款,孩子無人照管

(四)妻子丈夫遭受的迫害

1、妻子被迫與王少華離婚,孩子靠年邁父母照管

王少華,男,40歲,大學畢業,是油田黃河鑽井總公司固井公司職工。99年7.20後,因修煉大法而長期遭受嚴重迫害;2000年被強迫遣送到新疆,並於2001年元月被送回原單位隔離洗腦。之後又被送往山東省「610」王村洗腦基地,王少華趁機走脫逃出人間地獄,長期流落在外。在此高壓下,原本和睦的家庭被拆散,妻子與其離婚,未成年的孩子只能靠年邁的父母親照管。

2、趙寶蘭丈夫受驚嚇住院,孫子無人照顧

2000年10月趙寶蘭被河口區看守所迫害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而油田610還不放過,讓洗腦班的人到其家裏非法監管,當時趙寶蘭的丈夫因受驚嚇而病住在勝利醫院,小孫子被好心的鄰居收養,所以家中已無人能護理她,只有靠幾個法輪功學員在監管人員出去吃飯時,乘機給趙女送點飯菜。後來趙寶蘭含冤離世。

3、杜振榮老伴負擔加重

明慧網2003年7月29日消息,廣饒縣610帶著稻莊鎮不法份子到馬樓村所有修煉過法輪功的農戶家,強迫他們在早已編造好的誣陷法輪功的「材料」上簽名,法輪功學員杜振榮沒有簽。據悉,這次縣610的所謂在馬樓村的「摸底」是表面形式,實際上是又一次的人人過關的迫害。至今日,杜振榮已被抓半個多月了,家人非常擔心他的身體狀況。其老伴身體不好,還要照顧家中的小孫子和九十多歲的老母親。兒媳因修大法,在天津發真相材料被抓,被非法判刑三年,關在天津一監獄。家裏的情況非常不好。

4、墾利縣崔炳金非法勞教,妻子常年有病,孩子無人照顧

山東省東營市墾利縣墾利鎮南利全村法輪功學員崔炳金於2004年3月被非法強判勞教三年。崔炳金家庭經濟困難,子女均未成年,有一個孩子今年就要高考,妻子又常年有病,崔炳金既要種好莊稼,又要顧家照顧妻子,鄰居誰不誇他是好人,誰不同情他遭遇的迫害,但墾利縣追隨江××繼續迫害法輪功的邪惡當權者,對法輪功學員和家屬的死活根本不放在心上。

5、墾利縣高梅綁架,丈夫哥哥也被帶走

東營市墾利縣法輪功學員高梅,於2008 年7月21日在西城區被濱海公安局綁架,昨天關押在西城濱海公安分局,目前關押地點不詳,7月23日上午惡警抄了高梅的家,並帶走了其丈夫和哥哥(倆人均未修煉法輪功)。

(五)法輪功學員的家人遭中共迫害的其它情況

1、山東省勝利油田仙河地區法輪功學員親人受株連

99年7月20日大約200多名法輪功學員因進京上訪,被非法抓回原地辦「洗腦班」,逼迫交大法書,寫「保證書」,簽不上訪所謂合同,不簽者交保證金5000元。2000年元月,32名法輪功學員被騙去辦洗腦班,結果一去不歸,被非法關押三個月之久,春節都不准回家,每人每天交生活費50元,父母不妥協的,子女不允許上班,扣發工資。

2、廣饒縣李峰山夫婦、李連軍父母孩子無人照顧

李廣真(女),山東東營市廣饒縣大王鎮西李村人,2004年4月與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呼籲釋放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李連軍,因而被非法勞教三年。(李連軍至今被關押在王村勞教所,家中父母已80歲高齡,無人照管)。因呼籲信是李廣真丈夫李峰山(法輪功學員)所寫,結果李峰山被廣饒縣「610」送去邪惡的濟南勞教所洗腦班進行迫害。李峰山家中老母親70多歲,還有兩個未成年子女,無人照管。

3、傅忠興一家遭受的迫害

傅忠興(Fu,Zhongxing),男,76歲,山東省東營市河口區二呂村退休老幹部。全家都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樂在其中。自99年7.20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全家老少多次進京上訪,為大法討公道。在那烏雲密布的日子裏,這個家庭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大兒子被非法勞教三年;二兒媳被關入洗腦班長期折磨;大女兒、大女婿也因為進京上訪被非法抄家後強行抓走,非法拘留數日;後又長期非法關押。2002年春節,76歲高齡的傅忠興老人孤身一人帶著兩個孫女(一個12歲,14歲)和一個13歲的外甥艱難度日,生活無人照料,又加上惡警經常騷擾,老人終因不堪高壓與重負而倒下,於2002年陰曆五月初五含冤去世

4、利津縣王翠蘭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家人求醫債台高築

王翠蘭,女,42歲,山東省利津縣利津鎮左家人,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曾被利津縣610及公安非法拘留4次,在利津看守所非法關押近四個月,被抄家並罰款。2001年1月被強行送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她在裏面以絕食方式抗議無理迫害,被戴上銬子吊起來毒打、侮辱用刑,管子紮在胃裏灌食,在身體裏注射了破壞中樞神經藥物,導致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

2002年10月,王翠蘭被接回家後,家人四處求醫,住過濱州精神病院、東營精神病院,住院費數萬元,沒有療效,至2005年仍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王村女子勞教所不僅迫害王翠蘭至精神失常,也給她的家人帶來了巨大的精神打擊和沉重的經濟負擔。

5、母親妻子桓台探望於德勝遭野蠻阻撓

2006年6月22日於妻再次與婆婆頂著40多度的酷暑來到桓台縣看守所,看守所惡警仍然拒絕他們探望,並把於德勝妻推出看守所,接著又將於母從沙發上拖起來推出去。婆媳倆無奈,又來到國保大隊,路上看到自己家的藍色澳拓轎車被警察開著,質問所謂辦此案的警察,警察說:於德勝最少判10年,在你家沒收的財物全部歸國庫。於妻說:既然歸國庫,那你們為何開著我家的車?雖然這個警察吞吞吐吐說不出道理,但於妻與婆婆欲告無門,欲哭無淚,只好離開。

6、劉新娟及家人的遭遇

法輪功學員崔惠蘭、劉立新、劉新娟一家在2004年3月12日被山東省東營市和德州市610合謀非法送往淄博市王村勞教所。

法輪功學員崔惠蘭、劉立新、劉新娟,母子女一家,原籍山東省德州市黃河涯鎮人,現住在東營市孤島鎮搞裝修。就在3月12日他們正忙碌的工作著時,忽然被孤島鎮派出所無憑無據的非法抓走。家人一再要人,惡警說人給帶走了,孤島鎮不見人,德州市也不見人。家人幾經周折,最後才得知親人被孤島鎮派出所與德州市黃河涯鎮派出所合謀送往淄博市王村勞教所。

劉新娟家中還有個四歲的孩子,劉新娟因在勞教所被迫害刑訊逼供已折磨成癲癇病,後又讓其丈夫陪同前去,為了看護其妻丈夫只好把孩子扔在家裏托其他人看管,孩子哭鬧著找媽媽,劉新娟還在備受折磨,王村勞教所不放人。

7、石油大學家屬何亞力遭迫害導致家庭破裂,骨肉分離

石油大學家屬何亞力因為修煉法輪功,石油大學惡徒對何亞力家人施壓,對何亞力非法拘留、非法關押,最終導致何亞力家庭破裂,何亞力不得不捨下一歲多的孩子遠走他鄉,骨肉分離,就是這樣石油大學公安處的惡人還是念念不忘找到何亞力送洗腦班轉化。

8、勝利油田濱海公安局惡徒對張愛泉的迫害

張愛泉2000年9月被勞教時,家裏還有一個臥床不起的老人、一個正在上學的女兒。就是這樣,勝利油田東辛採油廠惡徒還迫害張愛泉的愛人買斷工作(實際為失業)。在張愛泉被非法勞教期間,勝利油田濱海公安局惡徒還經常對張愛泉家裏騷擾。

9、邱紅梅夫婦遭迫害,四歲女兒無人照顧,老父親精神近乎崩潰

邱紅梅,女,30多歲,勝利油田東辛採油廠新大勞動服務公司職工。丈夫李業明,是勝利油田勝利設計諮詢有限公司工程師。修煉法輪功後夫妻倆思想昇華,身體獲得健康,工作兢兢業業,與人為善,家庭幸福和睦。他們為了讓人了解自己的身心變化和大法的美好,讓人知道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的真相,他們以無私博大的胸懷和令人敬佩的善舉,冒著生命危險向世人講真相,救度世人。2005 年3月25日晚邱紅梅在石油大學發法輪功真相材料被石油大學公安處惡警綁架,非法勞教2年。丈夫李業明也被綁架,在油田洗腦班和看守所慘遭灌食、龍抱柱等酷刑迫害,後下落不明。當時邱紅梅60多歲的父親為女兒四處奔走求救,終日以淚洗面,精神近乎崩潰。四歲的女兒琪琪只得與姥姥、姥爺在一起生活。

10、王衛國的母親臥病在床無人照顧,荊海的孩子出生38天

2005年9月29日,董寧誘騙綁架勝利採油廠家屬董秋菊,並進行了非法抄家,將電腦,打印機等私人物品抄走。董秋菊被非法關押在供應處610洗腦班。董寧又以「釋放董秋菊」欺騙其家人說出到過她家的法輪功學員王衛國和荊海,兩人很快被綁架,並被非法抄家,被分別非法關押在勝採、集輸洗腦班。當時王衛國的母親因摔傷臥病在床,需要人照顧,荊海的孩子當時出生才38天,家裏正是需要人的時候。

11、東營市龐光文家人被嚴重非法騷擾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消息:近半個月以來,山東省東營市政府懼怕法輪功學員龐光文上北京,對家人騷擾不斷。由於龐光文一直在外地工作,政府工作人員包括村、鎮、縣和市裏的幹部及警察就恐嚇家人,一定要見上龐光文,否則就在網絡上下發通緝令,並揚言要強行封閉商店。現在商店裏的電話已經全部被非法監控,生意和生活遭到嚴重干擾,家人痛苦不堪。龐光文的妹妹與朋友通電話只因為時間稍長,她的朋友就被查問是否也煉法輪功。8月5日,龐光文父母頂不住壓力不得不帶著兩個村幹部(村書記:項在城,村會計:項玉輝)去龐光文工作的城市去找龐光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