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電視台:人體展中的屍體來源非常可疑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比利時最大的法語電視台RTBF,在黃金時段晚上八點十五分的專題節目《調查任務》(《Devoir d'Enquête 》)中,專訪法輪功學員,追蹤調查《人體世界》展(《Body World》)中屍體的來源。

文章說,有「死亡醫生」之稱的德國醫生馮•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發明了一套特殊處理保存屍體的方法,稱之為塑化處理(Plastination)。就是用溶劑和冷凍方法來處理屍體,加上人工合成劑(液體塑料)的注射,以及佐以人造纖維及其它的材料,使人體可以完好長久的保存。「死亡醫生」把塑化處理過的真人標本作為他的商品在世界各地舉辦展覽,他取名為《人體世界》展(《Body World》)。

這些標本或者是整具的屍體,或者是切割後的不同身體部位及器官,甚至是肢體薄片。他在辦人體標本展以外,還接來自於世界各地的眾多訂單,以昂貴的價格出售他加工過的人體標本。那麼被他視為「原材料」的這些屍體來自何處?他們是些甚麼人?真的都是來自哈根斯所謂的「遺體自願捐獻項目」?

眾所周知,醫學研究中需要人體進行試驗跟解剖。但是一直以來自願捐獻遺體的人都很少。通過「遺體捐贈項目」可以滿足他的「生產」需要?是不是還存在著其它的「購貨」途徑呢?比利時最大的官方法語電視台RTBF的記者進行了專門的調查,追查這些屍體的來源,並在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號晚上的《調查任務》專題節目中播出。

讓我們來看看報導中的具體內容:

哈根斯在德國古本市(Guben)擁有一個佔地三萬平方米的加工廠,投資二千萬歐元進行屍體塑化加工。其實早在二零零一年的時候,哈根斯就在中國大連建了佔地上萬平方米的生物塑化公司,也就是他的「屍體工廠」,以工業化的方式專門從事屍體塑化處理。離他的加工廠幾公里遠的地方就是以處決死刑犯跟虐待犯人而聞名的佔地巨大的大連市監獄跟勞教所。儘管哈根斯一再在媒體面前堅決表示屍體的來源全部合法,從來沒有使用過死刑犯人。但是事實表明他是不能自圓其說的。

德國著名調查雜誌《明鏡週刊》(《DER SPIEGEL》) 的記者Ardreas Wassermann曾在二零零四年的時候,跟另外一位記者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做過專門的調查。他明確表示:「截至到二零零四年,展覽中所使用的屍體很顯然並非像馮•哈根斯每次聲明的那樣僅僅來源於自願捐獻者。這些屍體是通過不同的途徑從前蘇聯地區以及中國購買回來的。這些屍體來自於醫院的太平間。

我們發現的各種跡象顯示,在哈根斯大連加工廠被處理過的屍體帶有各種受刑的印記。我們不能百分之百的確定這些都是些死刑犯人。但是這些確實是頭部帶有彈痕的屍體,其中的一部份的器官已經被摘除。這些屍體到達大連的時間跟有一個階段中共大量處決死刑犯人的時間非常接近。」

《明鏡週刊》的記者收集到數十封哈根斯跟他在大連的合作伙伴之間的通信紀錄。下面是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凌晨五點三十九分,哈根斯在大連的同事發給他的郵件:

「親愛的哈根斯先生,請給我您的指示。今天早上十一點我們收到兩具新鮮的標本。是一個年輕女性跟一個年輕男性。兩具標本都死於今天早上。腹腔有十字刀口,大部份器官已經被摘取。主動脈已損壞。頭部有搶眼。」

致以最熱情的問候,
孫梅玉(Sun Mei Yu)

在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二日法蘭克福的一個記者會上聲明,哈根斯曾經聲明如下:

「用來加工的標本中,我們發現有七具完整的屍體頭部帶有傷痕。我無法判斷這些是否是些死囚。為了避免任何猜忌,這些屍體的加工將是在中共當局允許的情況下進行。」

中共每年處決八千名死刑犯人。這當中是不是就有一部份成為了屍體塑化加工交易的貨源?同時也是人體器官交易的供給者?那麼其他的受害人群呢?比如法輪功學員?從一九九九年中共政權開始迫害法輪功修煉群體以來,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行關押勞教,毒打迫害。三年前,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及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經過專門調查後,撰寫了《關於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下簡稱《中共活取器官報告》)。報告中揭露了大量的令人震驚的事實。報告調查顯示,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毒打,甚至被屠殺以供給大量器官交易的需要。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講述如下:

「每家醫院都跟一間監獄有一個協議。醫院把救護車開到監獄,然後給法輪功學員注射藥物使其麻痺不能動彈。活摘器官經常是在救護車上進行。之後這些器官被送到醫院用來移植。他們從法輪功學員活體上摘取是為了保證器官的新鮮。手術就是一種謀殺」

兩位加拿大的調查者將器官尋求者跟一些醫院之間的電話對話進行了錄音。

對話:
問:嗯,要等多久啊?
醫:來一個禮拜左右就可以到了。
問:有沒有這種煉法輪功的這種提供的?
醫:我們這兒的都是這種。

RTBF電視台的記者聯繫到了居住在巴黎的法輪功修煉者雅女士跟王女士。她們兩位都是因為堅持追求自己的精神信仰,被中共強行判刑並關押於勞教所。有幸能從死亡牢籠裏被解救出來,雅女士跟王女士講述了她們兩個在監獄中被迫害的經歷。

雅女士曾經被強行關押二十一個月,遭受了數次毒打。

「當時我記的有一個警察一腳把我踢出去十幾米遠。因為他們都是屬於軍人出身。而且這些警察打人都讓人看不出外傷。當時就使勁打我的腦袋,我記的兩個眼睛眼底都是血,就是都看不到白眼球,讓別人看到了都特別嚇人。這是很普遍的。」

為了不給親人帶來麻煩,當雅女士跟王女士被中共當局強行扣押的時候,她們像大多數法輪功學員一樣拒絕說出自己的姓名。但是這種做法其實是相當危險的。沒有具體姓名的人會很容易被消失掉。

在沒有具體身份登記的情況下,王女士當時就被從監獄送到醫院進行檢查。王女士回憶到:「當時就讓我做了心電圖、眼睛檢查,還有抽血,包括透視,就是全身的檢查。如果我那個時候真的沒有講名字的話,說不準我的心臟現在不知道會在哪個人的身上。也許我就成了到處在法國展出的人體展中的標本。這些真的讓我感覺真是太可怕了。從我的經歷和我對中共的了解,我覺得法輪功學員被當作這個人體展中的標本,這非常有可能。有很多不講姓名的法輪功學員不知去向了。人不敢面對的現實,現在發生在中國,其實這些屍展告訴了全世界的人:酷刑在中國正在發生著」。

《中共活取器官報告》向人們展示:在監獄裏,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會被安排進行這種身體檢查。在這些器官交易中,法輪功學員成了活體提取庫。

為了更深入的調查其他屍展中人體標本的來源,節目走訪了在巴黎的同類型展覽《我們的身體》(《Our body》)。該展覽的幕後主辦方是某個中國機構。在法國的組織者是雅克•拜納丹(Jacques Bernarden)。展覽中共展出二十多具人體標本及二百五十個不同的人體器官。

拜納丹擔保說主辦該展覽的中國組織擁有一切必要的材料,證明所使用的人體標本全部來源於自願捐贈者(經由或其本人或其家屬的同意)。符合中國、美國及法國的現行相關條例。在記者的一再追問下,拜納丹開始顯得底氣不足,他只是一再強調他擁有這些證據,但是卻拒絕出示。

維權組織對於中國的人權是否得到尊重表示質疑。同時認為,對於中國人來說毫無顧忌的在死後捐贈自己的身體似乎也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法國著名漢學家、中國團結協會主席瑪麗•侯芷明女士 ( Marie Holzman)表示:「在中國,死亡確實是一件對整個家族起重要作用的事情。如果先輩被埋葬的不好,他的後代就會遭受不幸。與此相反,如果祖先被很好的安葬,整個家族都會富裕、興旺,能夠取得很高的社會地位等等。在這樣一種文化環境中,如果說一個中國人毫無顧忌地捐贈自己的遺體用來做這種類型的展覽,對我來說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那麼如果在中國沒有捐贈者,那麼這些人體標本到底來自何處?兩個法國維權機構猜測,這件事情直接與死刑犯人屍體走私相關。他們向巴黎法院提出上訴要求關閉展覽。在法庭面前,拜納丹終於拿出了他所謂的證據。這份以「中國香港解剖科學與技術基金會」為抬頭的聲明上沒有明確的地址,沒有姓名,信息非常分散。該中國基金會在聲明中自稱為非營利性組織。並聲明「所有人體標本均為自然死亡。並非是死刑犯人,正如法醫鑑定所證明的。」

但是法國法院認為證據不充份,並判處最終裁決:該人體展必須關門。

那麼這個神秘的中國基金會到底是誰?比利時RTBF電視台的記者進行了更深入的調查,以了解該組織的背景。經過節目走訪發現,該命名為「中國香港解剖科學與技術基金會」(Anatomical Sciences & Technologies Foundation) 的機構隱身於香港的一棟建築中,地址是:Suites 3801 and 3805, 38th Floor, Cosco Tower, Grand Millennium Plaza, 183 Queen's Road Central, Hong Kong。在自稱非營利性機構的該基金會主管中,記者留意到一位神秘的名為王江(Wang Jiang)的奧地利籍華人。此人的名字同時也出現在Universe Within機構的負責人名單中。Universe Within是一個通過倒賣人屍體謀取利益的機構,同時也是巴黎屍體展的真正幕後操控者。這個中國基金會實際上只是一個掩護。屍展的幕後組織者以該中國基金會的名義打著科學研究的旗幟來掩蓋這些人體標本的真正來源。Universe Within的另外一位奧地利籍負責人吉拉德•普納 (Gherard Perner )在回答美國廣播公司ABC7台的著名調查欄目記者丹•諾伊斯 (Dan Noyes)詢問屍體的來源時說,屍體是從北京醫科大學和中國科學技術館得來的。

但是北京醫科大學卻給美國廣播公司發出書面聲明,否認跟吉拉德•普納有任何關係。吉拉德•普納的這家The Universe Within Touring Company, LLC公司其實只是美國Premier Exhibitions INC大集團的一個下屬子公司。坐落在紐約證券交易中心旁邊的Premier Exhibitions集團,經營組織各類大型活動。他們的供貨商之一不是別人,正是哈根斯在大連的前合作伙伴──隋鴻錦醫生。

美國廣播公司ABC NEWS的記者走訪了隋鴻錦在大連的屍體加工廠。由隋鴻錦提供給Premier Exhibitions INC的屍體標本正是在這裏被加工出來的。美國廣播公司錄像中所呈現的景象讓人震驚。隋鴻錦的加工廠,環境骯髒凌亂不堪,到處擺放著死人屍體或者人體器官。隋加工廠的一位前供貨商提供給美國記者一些照片。照片上的屍體頭部被蒙,倒在血泊中,並且手腳都被捆綁著。

所有的這些信息都表明,人體展中所使用的屍體來源非常可疑。依照中共的法律,人體器官、血液和組織是不允許進行買賣的。但是為甚麼哈根斯卻可以毫不費力地從中國買進、賣出死人,把加工後的屍體成品打裝成包,動用公共交通工具(卡車、火車、飛機)運往世界各地?RTBF電視台的記者還收集到了十幾個在中國進行該類屍體塑化加工的實驗室的名字,他們公開製作產品目錄來銷售他們加工過的人體標本,從中牟取暴利。那麼中共的所謂的法律到底是甚麼?國際社會一直關注中國的人權問題。現在連勞改犯人、死刑犯人的屍體都可以被中共當成商品公然進出國門來賺取外匯 。

其實每個國家也都有相關的法律對人屍體的出入境進行管理。但是由於哈根斯以及其他同類型屍展的組織者模糊了被運輸物體的性質,將他們申報為「展覽會所使用的展品」而鑽了法律的空子。在哈根斯幾年後第二次帶著他的屍體標本回到比利時辦展覽的時候,無論是比利時司法部門還是政府都沒有對這些死人屍體的來源表示質疑或者追究。現在比利時政府剛剛頒布了新的法律,嚴格控制該類型的展覽。

很明顯,這些在世界各地進行的人體展就是屍體買賣交易,有投資,有盈利,用來源不明的死去的人的身體來牟取暴利。將死者的身體看作是原材料,加工、處理,把切割後的人體或器官看作是商品。我們是不是有權利去買賣這些死去的人?這種交易就是對人類道德的摧毀。當活著的人開始利用死去的人的屍體開始賺錢或者用來加工展出,實際上是要將人類社會帶回到沒有道德觀念的野蠻社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