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次病業經歷談學好法、實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這是我第一次投稿明慧,因為這次經歷我印象很深,寫出來和大家共同提高,而且寫稿的過程也是一個修煉的過程。以前看同修的體會,對我幫助很大,在此感謝寫稿和明慧的同修。

事情是在九月底的一天中發生的,上午我學了《悉尼法會講法》,師父講修煉是非常嚴肅的「因為這個宇宙中還有個理,就是你要甚麼自己說了算,你自己想要的,你想要邪的東西,那邪的可是無孔不入的,你不要它還鑽呢!你要它,它馬上就來,連一秒鐘時間都沒有它就到。那法輪為甚麼不管呢?是因為你要的。所以大家千萬注意這一點。人修煉是非常嚴肅的、非常嚴肅的事情。」

午飯前看了會電視,有一個台在直播當地今年的「太極節」。我心想,太極拳與大法有很深的淵源,萬人太極拳場面很大,就看看吧。直到解說員為惡黨歌功頌德,才引起我的反感,就關掉電視。過後也沒把它當回事。

下午和同修出去講真相發資料,過程也很順利。晚飯後有點「發燒」的症狀,也沒太在意,和妻子一起看電視。當看到介紹武當山的電視片,就回想起了中午看「太極節」直播的情景。這時,我身體出現一點點打冷顫、發抖的現象,才開始警覺起來,不看電視了。我悟到,我這「發燒」、打冷顫現象一定與看常人電視有關。

這麼一件小事就看出自己修的多不紮實,且不說執著常人的電視節目,上午看師父講法時很清楚,怎麼一到具體事情就全忘了?末法時期常人舉辦「太極節」,有多少邪靈充斥其中,特別是支撐惡黨的邪靈。它們以太極傳統文化為惡黨裝門面,自己竟以大法為藉口看它、接受它,它不往身上鑽才怪呢,這不是自己求來的嗎?

問題找到了,就發正念鏟除它,很快就不「發燒」了。我真想讓妻子看看,剛才身體發燙,這麼快就好了。仔細一想,歡喜心又起來了,是證實自己還是證實大法?只從一件事,就能反映出自己修的怎麼樣,自己的心性位置在哪裏。看來平時學法還是浮在表面,沒有入心,不能隨時指導自己,事情過後才想到法。

不一會,體溫又有點上升了。我還有個三退名單,準備晚些時候可能邪惡封網要鬆一些再上網。我馬上就意識到又不對了,這不是想順著邪惡的安排走嗎?而且邪惡封網哪有放鬆的時候?我就打開電腦,插上網線,邊發正念邊上網。用「自由門U3」打開動態網和三退網頁比較順利,只有少數地方顯示幾個「×」。填完三退表格點擊發表後,網頁打開很慢,像沒動靜了,「自由門服務器」還在。過了一會,看看還沒動靜,就關掉「自由門」,拔下網線。

從新發正念後,第二次上網,仍然重複第一次過程,心裏不免有點焦躁,身體又發燙了。在焦急中又重複了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感覺到越來越不順利。在頭昏腦脹中心想,再上最後一次吧。在打開網頁的時候,我突然悟到,我怎麼這麼在意一件事情的結果呢?結果不好,自己的心情也就跟著不好,這不是典型的人心嗎?怎麼就做不到心不動呢?而且更重要的這中間過程不就是自己修的過程嗎?自己竟同常人為了甚麼目地上網一樣。想到這,就隨手拔下網線,準備關機。而斷了網線的網頁上卻顯示出發表成功及證書號碼等相關信息,真是心到自然成。這時我已沒有成功的喜悅,更不在意身體的狀況了。第二天,身體恢復正常狀態。

這事我當時就想寫下來,但寫寫改改又過了這麼多天。我也知道,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反映出自己的修煉狀態、心性高低。那為甚麼一遇到具體事情就忘了自己是一個大法弟子?原因只有一個,學法太少或法沒入心,也就是法沒學好。學法,學好法,一字之差,真是相隔萬里。法學的好,能事事對照,一言一行都像一個修煉人,心不為常人一切所動;法學的不好,表現就像一個常人在做事,像一個常人在說話,心容易被常人一切帶動。師父在講法中多次提到要多學法、學好法,想想我們真的做到了嗎?法在我們心中紮下了多少根?

另外,平時儘量少看常人影視,尤其是現在人類道德低下,文藝作品充斥邪靈,最好不看。如果看了,隨時清理自身,保持正念。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