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鹽城部份大法學員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通訊員江蘇報導)以下只是被江蘇省鹽城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十年來遭受的迫害的簡短介紹。

一、2009年

(1)2009年3月11日上午,鹽城亭湖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孔令秀、劉靜、應秀珍非法開庭。

(2)鹽城市「610」於2009年9月23日企圖抓捕鹽城阜寧縣法輪功學員曹秀英,曹秀英被逼離家,目前流離失所。

曹秀英的老伴年近八旬,已癱瘓在床幾年,大小便都在床上,患多種病,依靠曹秀英日夜照料。聽到邪惡之徒要抓捕曹秀英,老伴病情加重,被送醫院急救。曹秀英的女兒也是法輪功學員,女兒在修煉前,是生意之人,和一些貪污腐敗之人在一起;女兒修煉後,認真做一個好人,不再做不利於國家和老百姓之事,被那些既得利益的腐敗之人所不容。那些腐敗之人在背後策劃,利用「610」迫害曹秀英的女兒,想不露痕跡地使她「人間蒸發」。據知情人透露,這次抓捕曹秀英,實際上也是那些人利用「610」所為,其中曹秀英女兒的前夫、億萬富翁楊林榆起到了最壞的作用。

(3)9-10月間周映霞、馬俊、王步美等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其中馬俊、王步美被鹽城市新興派出所和先鋒派出所聯合綁架,警察對馬俊和王步美採取了不讓睡覺、幾次將其打暈過去等方法折磨他們。

(4)9月25日下午,鹽城市亭湖區文峰派出所像土匪一樣破門、破窗綁架了法輪功學員祝峰峰。後惡警又將祝峰峰非法關押在地下室裏進行折磨。於2009年10月被非法勞教1年。

(5)10月15日中午1點多鐘的時候,祝群群被綁架;先被非法關在賓館裏審問,後又被非法關在本地的看守所裏。

(6)老錢由於修煉法輪大法被冤判四年大牢。但他堅信大法,一直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就這樣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做好人中的好人,中共政府還不能放過,現被迫離家,流離失所在外。可是公、檢、法、「610」都還嫌不夠,又專門成立甚麼專案組,三番五次,南下杭州、上海等地到處找他。並且對他的親人、子女進行威脅、恐嚇,全天候的蹲坑、監視跟蹤。還花錢安排專人對他的所有親朋好友的電話監控。還在用獎勵的辦法(5000元)在非法追捕。據了解,公安部門專案組對他的九十多歲的老父親都不放過,多次威脅、恐嚇要老人交出兒子,老人就這樣被他們嚇死了,死的時候身邊沒有一個親人(因把電話線剪斷沒法通知親人)。簡直一點人性都沒有。

還有另一位法輪功學員老周被逼離家已經好幾年了,杳無音信。歹徒們到處懸賞(5000元)要抓老周。

(7)林恩來,男,20歲剛出頭,2009年被上海市邪黨「610」誣判一年四個月,被非法關押在上海市監獄總醫院。林恩來已絕食三個多月,被綁於死人床上,由刑事犯二十四小時看管。在此期間上海市南匯監獄惡警用電警棍擊打林恩來。

(8)林凱強被新興派出所和張莊派出所綁架,惡警造謠說林凱強出賣同修,經過查證根本沒有這回事。

二、2008年

(1)耿翠霞,女,四十六歲左右,亭湖區法輪功學員。2001年元月16日,村中邪惡之徒熊安華騙她去開會,被文峰派出所非法綁架,後送往鹽城看守所行政拘留一個月。2月16日回來後又被非法關押在村裏,17日被強行送往鹽城第四人民醫院(精神病院)進行長達44天的痛苦折磨。在此期間,邪惡之徒還叫來電視台的記者哄她奶奶配合他們污衊耿翠霞,誹謗大法,由於家人的不配合,結果只好作罷。4月2日從精神病院出來後,被熊國坤帶回村裏繼續關押。在家人和朋友的幫助下,一星期後回到家中。

2002年過年前,因被惡人舉報,於2月9日被綁架到文峰派出所,直到11日才放回。5月,邪惡之徒以談話為藉口,將其非法綁架到文峰派出所,於17日再次送往鹽城看守所。後被轉移至建湖看守所,不久被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南京女子監獄。

2008年4月21日中午,因惡人舉報,鹽城「610」及文峰派出所非法闖入其家中,將耿翠霞「甜言蜜語」的哄上警車,後非法抄了家,許多真相光盤及資料、電腦、打印機等強行搬到警車上,接著將「阻礙」他們「執行公務」的耿翠霞的丈夫帶回了黃海派出所。當日下午,那些邪惡之徒再一次闖入耿翠霞家中,將樓上的房間強行踢開後,又將師父的法像、許多大法書籍及資料、MP3等物品再一次搶了去。之後被非法押上警車,繼續關押在文峰派出所。4月25日被送往鹽城看守所,後又被轉移至大豐看守所,在此期間不許家人探望。不久,被法院在暗地裏非法判刑九年,至今關押在南通女子監獄四監區,每天進行著洗腦轉化的思想迫害。

(2)10月29日原江蘇悅達集團天辰股份有限公司法輪功學員柴瑞燕被綁架。

(3)10月30日原江蘇悅達集團天辰股份有限公司法輪功學員徐東幹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一年。

(4)11月7日東河村法輪功學員孔令秀被綁架,

(5)11月11日天辰公司法輪功學員潘秀英被綁架。

(6)陳林、李成華、郝正芬等法輪功學員被強行綁架關押到江蘇省興化市洗腦班迫害。

三、2007年

(1)劉麗華,女,三十歲,在上海某私人企業打工謀生。於2007年2月8日在上海被鹽城市惡警以上網為罪名非法抓捕,被帶回鹽城某賓館迫害,以鹽城市鹽都區「610」副主任徐志良為首的一夥惡警對劉麗華進行毆打刑訊逼供,慘叫聲賓館內的人都聽見,刑訊逼供未果,後轉到鹽城市看守所迫害。期間鹽城市鹽都區「610」於3月15日曾以某教破壞法律為罪名起訴到法院,企圖判刑,由於劉麗華堅決不配合邪惡,幾日後法院以證據不足駁回起訴,鹽都區「610」主任邵益民和副主任徐志良一夥拒不放人。

劉麗華的父親去要人,惡警將其父用手銬銬在迫害劉麗華的房間隔壁凳子上,讓其父聽女兒劉麗華被折磨的慘叫聲。於8月22日在鹽都區法院又一次開庭,無宣判結果,最後休庭結束,9月4日聽律師轉告此案上報鹽城市法院批示。

孫正榮
孫正榮

(2)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孫正榮回阜寧老家,到鄰縣射陽海河鎮去發發真相資料,被蹲坑的海河派出所的惡警綁架到鎮上一賓館,惡警對他嚴刑拷打,派出所姓崔的教導員晚上喝酒後看到他被反銬在椅子上,就上去抓住他的頭兇猛往牆上撞擊,然後就對看守的人說,你打他嘴巴,打一個五十元,隨即就有一個人上去左一個右一個連續打了八個,打得他當時小便失禁,兩眼直冒火星,孫正榮被關在海河賓館折磨十四天,後又被送到射陽看守所,在射陽看守所被關押迫害了三十一天,共被關了四十五天。回家時,他已經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眼角上被打的青斑還沒有退掉,他回家後一直不能吃飯,不久於人世。

(3)郭蘭香被「610」綁架;數月前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張秀蘭之子(未修煉法輪功)也被「610」帶走。

(4)王建平,女,五十多歲,江蘇鹽城新興鎮人,2000年被邪惡非法關押迫害,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她進行絕食抗議,後正念闖出黑窩。

2004年3月人大前,鹽城「610」把王建平綁架到洗腦班時,當時圍觀了近百名群眾,王建平給大家講真相,老百姓非常氣憤罵公安。結果「610」、公安以「圍觀人數多,給公安造成了壞影響」為理由,勞教王建平1年半。王建平在江蘇句東勞教所以絕食抗議對她的迫害,正念闖了出來。

2004年10月11日再次遭鹽城市「610」,新興鎮亭湖派出所綁架。警車載有公安7、8個惡警來對她進行綁架。王建平堅決抵制迫害,惡警從早6點一直到10點才把王建平強行拖走,驚動了圍觀群眾一百多人。王建平一邊喊「法輪大法好」,一邊給鄉親們講真相。10月22日,「610」、新興鎮派出所又將她送在句東勞教所,王建平在此期間絕食2個月,生命垂危。她家裏去勞教所要人,勞教所說只要你們那裏公安、「610」允許辦保外就醫,他們就放人。家人去找當地的派出所,派出所說「610」管,家人又去「610」,「610」人員說不轉化不行。

2007年7月,因被一個便衣跟蹤,王建平再次被抓去迫害。在非法關押在江蘇句東勞教所期間她又一次進行絕食抗議,管教用很燙的食物對她進行灌食,造成她食道和胃部被燙傷。

(5)2007年5月至2008年4月邪惡之徒先後迫害了幾十名法輪功學員,破壞了四到五個資料點。

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被惡警在食物裏下過毒:判刑1─5年的劉麗華、王建平、成秀珍(3年)、張叔英、卞書雲、孫起慧;5月5日在鹽城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煉功時被惡警迫害分散到鹽城看守所的李成琴、袁琳、朱麗俊、朱建梅、羅平,響水看守所的陳林、吳文廣,阜寧看守所的徐蘭,大豐看守所的耿翠霞,建湖看守所的李成華,射陽看守所的王瑞蓮。嚴寧(音)、郝正芬、朱成華、王翠英等法輪功學員。

後來鄭海祥、吳克明、錢風珠、陸愛娥、陳平、吳珮文、應秀珍、高桂風被迫害後放回。

四、2006年

(1)楊志萍,50多歲,2005年因向南京郵寄真相資料時被惡人舉報,被非法關押在鹽城市看守所。其兒子在海外,2006年過年打電話回家時想叫母親接電話,也未能如願。

(2)9月11日,阜寧縣的公安部門發起大搜捕,非法抓捕了司霞、王玉英等五名當地法輪功學員。

(3)周學英,女,五十九歲,鹽城市量刃具廠退休職工,11月被邪惡之徒從家裏非法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鹽都派出所,在此期間遭非法審訊,追查所謂法輪功資料來源。後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她在看守所出現高血壓、心臟病症狀,送到醫院檢查,11月16日被放回,張秀蘭(也)一同放回。

(4)2006年,一名吳姓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抄家,搜走一些大法資料,後被非法綁架。

(5)張秀蘭,女,六十六歲,鹽城市郵電局退休職工。2005年單位領導以談事情為由,騙她去單位,從而將她劫持到洗腦班。張秀蘭被非法勞教,釋放不久,家境困難,惡警一直騷擾。因有人舉報她講法輪功真相,於2006年11月1日夜裏十二點被鹽都縣公安局非法綁架並抄家,拿走不少東西。張秀蘭的丈夫因心臟病在上海做完手術剛回來幾天,急需老伴的照顧,邪黨卻不顧這些將人抓走。鹽都縣公安局對法輪功學員毒打用刑,張秀蘭因照顧丈夫手術身心疲憊,再加上邪惡的連續數日的非法審問,她的身體及精神狀況日漸衰減。張秀蘭的兒子曾去看她,但邪惡之徒說甚麼都不讓見,非要讓張秀蘭交出同修才行。公安局裏一個姓徐的惡警,大概四十多歲,對張秀蘭拍桌子叫罵,態度十分囂張。

(6)陸宏霞,2000年即將畢業於江蘇省常州紡織工業學校(現在的常州紡織服裝職業技術學院)計算機專業時,由於陸宏霞不肯放棄修煉法輪功,被校方強行退學,戶口被強行遷出。幾年來,陸宏霞始終未將遷出的戶口向鹽城申報,成為一個無戶籍之人。由於沒有戶口和畢業證書,陸宏霞無法正常生活、工作,始終處於流浪般生活,心理上一直處於恐懼和失落的狀態,不幸於2006年8月復發肝癌去世。

(7)陳娟,女,七十二歲,鹽城市酒廠醫生。2005年夏天因在市第三人民醫院內向人講真相而被邪惡非法抓捕,後釋放。因其家人反對其他同修和她聯繫,所以同修直至2006年才聽聞其已生命垂危,一同修才得以前往看她,在臨終前陳娟痛苦的告訴同修,她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遭惡警殘酷折磨,整整坐了28天的老虎凳,惡警不讓其吃飯,還用筷子夾著紅燒肉在她面前晃來晃去,用言語污辱她。 陳娟在遭受了邪惡肉體與精神上的雙重折磨後,一直未能康復,於2006年農曆4月18日去世。

五、2005年

(1)、6月份,阜寧縣「610」及惡警將縣城的法輪功學員王玉英、繆萍從家中綁架,非法將她們分別關押在鹽城看守所和阜寧看守所不予釋放。

(2)、8-9月份,江蘇鹽城市惡黨辦了3個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其中張文才(部隊轉業,30多歲,喜歡搞文娛,集偽善與邪惡於一身)為追求名利,還曾將妻子和兒子帶到洗腦班上,讓其妻子盯著學員說,不轉化,她家張文才就不能調資,不能升官。 在轉化王翠英時,張文才及劉大隊辱罵她,張抓住王翠英的頭髮往牆上撞;將電燈泡擰下,逼王去摸電線。

(3)9月份鹽城市鹽阜醫院法輪功學員江成會(家在哈爾濱市)在講真相中因鹽阜醫院院長舉報導致江成會被抓。

(4)唐飛飛被三名惡人告發,被銬了十幾天,後押到洗腦班,拒不轉化。

(5)陳琳因為猶大告密而被非法勞教1年半。

(6)朱桂良,男,六十多歲,鹽城水泥廠醫生。10月9日被惡黨惡人抓入洗腦班,在洗腦班期間,省裏還下來一幫邪惡之徒企圖轉化他,一直不讓他睡覺,朱桂良受盡折磨,於2005年11月初被放回家,一星期後於11月9日去世。

(7)唐學勇,男,三十四歲左右,江蘇鹽城市射陽縣法輪功學員,唐學彬弟弟。2001年10月至11月間由於唐學勇堅信「真、善、忍」,在洪澤湖監獄遭到惡警和歹徒摧殘。唐學勇拒絕配合洪澤湖監獄惡警的邪惡命令,被暴力摧殘四十多天。

惡警湯錦超(十監區副教導員)、張冠軍(十監區入監隊指導員)指使歹徒王剛等對唐學勇進行精神和肉體上折磨,很早起床很晚休息,兩次點名和早中晚三次開飯點名均在操場上,並指使服刑人員從兩側架著他的胳膊,第三名兇手用腳猛踹他的膝窩,令他重重的跪在水泥地上。唐學勇艱難站立,後面的兇手再踹。如此往復幾十次,直到王剛喊「停」。每天五遍點名都是如此。很快唐學勇的雙腿血肉模糊直到潰爛。同時惡警不許他上廁所,不許坐下,小腿部腫得和大腿一樣粗。唐學勇於2004年出獄,2005年又被惡警綁架到南京監獄進行迫害。

(8)1999年 12月31日上午5點高玉蘭在家煉功時被逮捕。警察撕頭髮,打耳光,用腳踢。更有甚者將其頭部按在水缸裏懲罰,受盡非人折磨。2002年因向徐紅芳和其他兩個邪悟份子說明真相,勸其回頭,結果又被非法處三年勞教,應2005年11月到期,後又加期半年,仍關押在鎮江勞教所。在此期間至少兩年沒有睡過幾次覺,包夾用夾子夾她的眼皮,致使她的眼球視網膜脫落。惡警還把她弄到男勞教所污辱她的人格。

六、2004年

倪海濱,男,鹽城市射陽縣鹽城人,35歲左右,被綁架、關押在洪澤湖監獄。倪海濱在期間遭到各種殘酷迫害。但他拒絕配合惡警的洗腦轉化,曾被單獨關押在一監區縫紉車間做苦役,先後三次被惡警綁架到「嚴管隊」折磨、摧殘。

2003年,倪海濱堅持數月不轉化,被惡警開「批鬥會」,多次被轉到嚴管隊折磨。夏季炎熱,地處洪澤湖邊的蚊子又大又兇,惡警指使犯人將倪海濱綁在鋪板上,扒下衣服讓蚊蟲叮咬。倪海濱不屈服,再關嚴管隊,嚴管隊不收,說「治不了」。2004年3、4月間,倪海濱在「嚴管隊」絕食抗議過程中,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後,才被送到醫院,惡警還不忘對他進行恐嚇和洗腦。監獄惡警還不許倪海濱的家人探視、不許打電話、不許寫信。

七、2002年

(1)1月4日,城區公安分局的惡警將鹽城市襪廠的法輪功學員倪祥生非法無理拘留,並關押在鹽城市友誼招待所強行「洗腦」。惡警們對倪用盡各種手段進行折磨,一直不讓睡覺。

(2)唐學彬,男,四十七歲左右,鹽城市射陽縣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十年,在洪澤湖監獄受盡殘酷折磨。

1999年政府迫害法輪功後,唐學彬發現媒體的報導不僅斷章取義,而且極盡污衊誹謗之能事。於是他帶著說明情況的目的去上訪了。當天鄉派出所就勒令他六旬多的老父交兩千元錢,說是「替你家找人的路費」。

唐學彬被拘留一個月後,他們又將其送至鹽城精神病院,該院拒收。他們利用手中的權力又強行將其關進射陽精神病院,把唐學彬捆在床上灌藥、打針,多次用電針電,摧殘其意志,逼其寫保證。後來醫生診斷該學員沒有精神病,但令其家屬交了一千四百多元醫藥費(在該院共住八天)。

此後數月裏,幾次將該學員無端帶進派出所關押、毆打,多則幾十天,少則幾天。沒有任何依據,說抓就抓,要關就關。為了逼唐學彬交出大法書籍,警察將其衣服扒光,摁在地上用冷水澆灌,百般羞辱、折磨一個多小時,達不到目的就繼續毆打。動輒抄家,上門威脅恐嚇,說甚麼「再去上訪就送到大西北去勞改」,擾亂其正常生活,也給其妻兒和年邁的雙親增添了說不盡的痛苦。

2002年,唐學斌拒絕所謂「轉化」,不穿囚服,進門不喊「報告」,惡警逼他到操場跑步,唐學斌不服從,惡警指使的刑事犯拖著他跑,不久褲子被磨破,腿被磨出血。曾因為拒穿囚服,被惡警捆綁在鋪板上打,往腳和手上扎鋼釘;因拒絕「轉化」(放棄信仰)被多次關進嚴管隊折磨;一度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八、2000年

(1)法輪功學員安子霞為了向政府反映她修煉後身心所起的巨大變化,去上訪,被當地公安押回後罰款一千元,又逼其親屬交了七千元保證金,才將她從看守所放出,並威脅說:「再去上訪這錢就沒收」。為讓該學員交出大法資料,警察將其關進房間輪番毆打,她的親人站在外面痛不欲生,卻不敢上前勸阻。被迫交罰款的學員在當地還有很多,如費代玉、瑞霞都由其親屬代交了三千元。當地政府為了達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目的,不但非法關押、毆打其本人,還對他們的親屬施加種種壓力,威脅、罰款、抄家等等。

(2)朱素芳,女,53歲。2000年元月1日因為對法輪功的打壓去北京上訪,她在北京「中華世紀壇」揭開一條上面印有紅色「真善忍」的黃色橫幅,被警察抓到鹽城駐北京辦事處拘留,後被遣回鹽城大豐市公安局繼續關押。 朱素芳自1月3日被沒收大法書籍之日起開始絕食,致使處於昏迷狀態。後於北京時間1月16日下午兩點被無罪釋放,大法書也都還給了她。

(3)張萬年,男,71歲,生前為鹽都縣龍崗糧站站長。2000年2月因到北京上訪,被抓回鹽都糧食局招待所強行轉化,不讓老人坐或休息,強迫站著所謂的反省。歷盡13天的折磨後,見所謂的「轉化」無望,強迫老人繳納7500元「辦案費」後,將老人送至鹽城市南洋看守所折磨1個月,又轉至龍崗精神病院拷問虐待45天。張老始終不為所動,遂被勞教一年。9月中旬,為抗議迫害,飽受折磨的張老開始絕食,約一週後身體已非常虛弱。惡警怕承擔責任,將張老匆匆抬回家中。老人一天後不幸去世。

(4)嚴傑華,男,44歲,1999年7月20日後被政府列為重點迫害對像。鹽都縣公安局副局長徐成文親自帶著刑警大隊對嚴傑華多次審查關押及毆打,其手段慘無人道,無所不用其極。他們對2000年2月以後走出來的弟子嚴刑逼供,強迫他們說嚴傑華是總頭目,以取得偽證。他們編造莫須有的罪名,把嚴傑華雙手銬在兩扇鐵門上,然後派人將鐵門往兩邊拼命推,擬仿古代「五馬分屍」之酷刑,然後將奄奄一息的嚴傑華拖到承認為「上訪組織者」的假材料前強行按了手印。這樣,將嚴傑華關在市看守所及龍崗精神病院分別達一個月和45天,期間受盡了非人之折磨。嚴傑華之後又被強迫勞教一年半。

(5)孫風秀,女,39歲,鹽都縣馬溝鄉宋家村法輪功學員,該弟子年初因行使一公民的上訪權利被抓到市看守所拘留半月,又被當地派出所關押半月。2000年4月2日去田裏幹活時突然失蹤。

(6)2000年6月10日11名法輪功學員被強行押往鹽城市鹽都縣新區農津培訓中心,其中包括郭乃同(音),朱勇,王桂茹,陳建,王愛華等堅修大法、誓死衛護大法的真修弟子。這5位弟子後被送往龍崗精神病院受盡非人折磨。邪惡勢力揚言「對特殊的病人要特殊對待」,他們利用電針對弟子們進行電擊,強行逼迫弟子服用毒害損傷大腦的藥物,致使部份弟子至今仍有反應遲鈍、記憶力減退以及精神緊張等症狀。另6位弟子張淑英,王水蓮、王嵐鳳、周廣鳳、王德麗和顧奶奶則被送到市看守所,並被反覆拷打折磨。法輪功學員們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進行絕食,這幫邪惡之徒就撬嘴插皮管強行灌食,致使部份學員牙齒被損壞。這些慘無人道的毒害手段令人髮指。

在學習班,學員們被強迫學習太極拳。學員們堅決不從,他們就把學員雙手反銬,利用聯防隊員對學員拳打腳踢,並揚言「打死法輪功學員不犯法」。他們將學員打倒在地後,拉起來再打倒,反覆折磨持續達六天之久。可是,學員們對大法的信念始終堅定不移。邪惡之徒對弟子親屬威逼利誘,說甚麼「不轉化就判刑送去大西北」云云,喪盡天良地逼迫學員親屬毆打和侮辱學員,以達強行轉化。

同年11月20日再次舉行「強制轉化學習班」迫害法輪功學員。郭乃同(音),王桂茹,顧奶奶,王步美,馮兆玉,張淑英,陳林及鶴正聲等法輪功學員被強制關押。對每一個弟子,他們都安排四人每天看管並進行邪惡的「幫教、轉化」。他們要求40天內一定強制轉化,否則,法輪功學員將被強行勞教。

(7)蔡曉峰於2000年10月1日到北京上訪,6日被公安局從鹽城市第二紡織廠帶走並關押在鹽城市看守所,關押一個月以後在11月5日被送到鹽城市龍崗精神病醫院。12月23日被送到判勞動教養一年。

(8)工陳琳於2000年10月1日到北京去上訪後被抓回參加「強行轉化學習班」,在12月23日被判勞動教養一年。

(9)2000年 10月2日王錦玉去北京上訪。10月6日被公安及村領導押回後關進了一個專門為她造的一間只有6平方的小房子,裏面完全封死並沒有任何生活用品,僅留了一個5分硬幣大小的洞以便觀察。邪惡之徒不但不給她吃與喝,還用冷水將她全身澆濕,讓她自己焐乾後,就又將她全身澆濕。另外還強迫她女兒毆打她。後又派婦女主任帶七八個人天天打罵及用冷水澆身。在此期間邪惡之徒要求她寫保證書,不寫就要被送去勞教。王錦玉寫下了「堅修大法,一修到底」,並於同年12月23日被判勞動教養一年。

(10)2000年12月5日南洋一大法女弟子在散發真相材料時被南洋派出所抓去。邪惡之徒剝光該弟子的衣服,將她四肢綁住並繃開成「大」字狀。然後用電風扇對她吹了整整一夜。當時夜間氣溫僅約攝氏2度。這位女弟子在此飽受折磨。當他們的罪行被曝光以後,很多正義人士都打電話去要求他們釋放這位弟子。他們隨後更改了電話號碼。

(11)2000年12月21日晚,鹽都縣公安局的人砸開法輪功學員陳建強家的三道鐵門,把陳建強行帶走。

(12)2000年,周兆英被非法關押在鹽城燈具廠達數天,受盡折磨,邪惡勢力們也不讓周兆英的家屬探望。

(13)2000年,射陽縣法輪功學員戴學軍被勞教2年。

(14)另外張新民,朱愛芳,徐洪芳,王蘭風,練月秋被強迫勞教一年以上。唐秋風和孫貴芳被監外執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