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醫師:閱讀大陸網上法會深受啟發(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台北採訪報導)明慧網自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起選登「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大會」的文章,每日必讀明慧報導與修煉心得體會文章的台灣年輕女醫師黃惠君,從中看到中國大陸同修堅如磐石般的信師信法,對照自己的不足,無論在學法、內找自己以及如何更好地做好三件事,都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大會

高精度圖片
任職台大醫院內科主治醫師黃惠君

任職台灣最具盛名醫院內科主治醫師的惠君是許多病痛患者求助的救星,然而自幼人生順遂優秀,受過實證科學訓練,頂著人人欽羨的光環,她卻對生老病死的無奈感到茫然。對於人生真諦徬徨無措的她於二零零五年因為姐姐的介紹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在體認和實踐「修煉人的整個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去執著心的過程」中,找到心靈真正的寧靜。

時時刻刻用法對照自己 做到是修

惠君說每天看明慧網就像參加學法組(學法小組),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閱覽明慧網選登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文章就像參加一次盛大的修煉心得交流會,從這些樸實直敘的文章看到,儘管每人腳下路不同,在法上的認識各有體悟,但在證實法或是講清真相的過程中,每人都時時刻刻從法中去對照自己的路是否走正。

「今年最大的感受是大陸同修在法上很成熟,」惠君說:「我覺的修煉就是修心,任何心念與作為只要符合法,一切就會‘邪惡自滅’。我看今年的交流文章,大家都在講清真相、做好三件事的過程中不斷向內找,不斷歸正自己,同化大法,不斷努力把自己不符合法的那一面去掉。」

觸動自己向單位主管和同事講清真相

多篇文章提到向單位主管、同事、鄰里甚至公安講真相的過程,讓惠君印象最深刻並且找到自己最大的不足。惠君表示去年神韻巡迴來台演出,醫院多位主管和同事觀賞後十分喜歡,都說法輪功非常好,但是時間久了,漸漸他們固守個人利益怕被中共邪黨貼標籤的怕心出來了。面對友善但卻刻意保持距離的這些人,惠君感到難以突破窘況,自己向中國大陸打電話講真相、傳《九評》勸三退等都還算不錯,但是向單位主管和同事講清真相總是缺乏那麼點找機會開口的勇氣。

看到大陸同修在那麼嚴峻的環境下,可能面對著生死、被舉報抄家的風險,他們單純只為對方明白真相得以獲救的心思,頂著壓力向主管講清真相,把整個環境歸正得那麼好,他們沒有怕心,就是「純淨的去講清真相」,把每個講清真相的機會都把握得非常好,不肯輕易放過任何需要明白真相的生命,相對自己在台灣這麼開放的環境卻做得遠遠不夠。

她查找自己遇事不喜爭辯,但在默默承受或不講清楚的背後其實掩藏一顆「怕麻煩」的心,是自己要修去的執著,也因為不爭不辯的個性使得自己在講清真相上存在隔閡。惠君說:「可能是基點上的認識還不夠,但歸根究底就是學法不夠,對於名和情的私心放不下,有不好意思的怕心,說來說去還是為私為我的執著在作祟,這些交流文章讓我對講清真相有更透徹的認識,講得好與不好是心態正確與否的結果。」

唯有大法才是返本歸真之路

十一月三日選登的文章《走好走正修煉的路》開頭提到:「人生的路是個圈,生老病死、愛恨情仇、六道輪迴、生生不息。人常說命運、命運的,生命真是運轉的,被時光運載著,走著周而復始、無休無止的路。我看著無休無止的路,是沒有出路的死路,我想找一條永生的路。」走上修煉法輪大法返本歸真之路,因而找到永生的路,而「修煉的路是垂直的,直上直下,大法是天梯。師父在上面拽,自己用心在攀登,路在心中。路很窄路很高,心性多高上多高。」

看到這兒,惠君很是觸動,她說原本未曾想過,看到這段體會,回顧過來路,苦惱的、困擾的煩惱都是人生的圈圈,來來去去周而復始,惠君說:「我不想繞圈圈,我要跟著師父走。」

她覺得誠如這篇體會所言,修煉的路又窄又高,直上直下,大法是天梯,心性多高上多高,想上天梯就是學法實修,沒有其它甚麼訣竅,大家都想走好修煉的路,但是生生世世的業力,還有各種方式的干擾,時不時的出現一些攪擾讓人分心,或是陷入勞心勞力的困境,挺得過去就會發覺自己提高上來,但不久又生枝節讓你無法一路保持精進狀態。困頓中唯有加緊學法才能關關難過關關過,付出多少得多少,這是相輔相成的。

惠君分享之前的體驗,修煉四年以來,學法一向至少能把法的字面讀進去,不管有無體悟也不會輕忘,聽得姐姐或同修說法學不進去,字面也是過目就忘的情形感到不解。一個多月前她卻發生這種情形,感到非常害怕與徬徨,努力向內找自己哪顆心造成這種狀態,那段時間雖然看不進去法,但就是加緊捧讀,鍥而不捨加倍學法,沒多久發現回到原來學法入心的狀態。惠君說跨過這座大山後感覺自己體悟更深,絕不可停頓學法,學好法,有法理的指導,用心攀登在天梯上,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無求而自得

《我們的學法小組》中提到幫助新、老學員二位同修過關的體悟就是「無求而自得」的法理。老學員由於邪惡的迫害,中斷了修煉,剛剛走回來,她體會到只有大法才能救她,所以非常積極的參加集體學法,同修們都非常熱心的幫助她,用車帶她到學法小組來學法或到其他小組去切磋,但是這位學員不長時間卻離開了人世,同修們都很痛心,認為該同修對自己身體變化過於執著,同時法理不清,把參加集體學法當成了改變身體的環境。另一位是剛剛得法的新學員,症狀表現也很嚴重,基於前車之鑑,大家更積極的與該學員學法、發正念,清理家中環境,同時幫忙找漏,可是症狀時好時壞,連續數月未見好轉。同修們從新靜下心來學法、切磋、向內找,逐漸悟到了法理,理出頭緒。原來是忘記師父教導我們「無求而自得」的法理,求的執著太重。於是同修們「放棄」對一切的執著,不好的東西放棄了,該新學員的一切症狀便無聲無息的消失了,全小組同修的層次也相應的提高了。

惠君想到台灣之前也有類似情形,對照自己或地區整體狀況,覺得帶著有求之心學法、發正念或做三件事,表面不顯但實質內裏摻雜著名利情,讓澄淨的心思大打折扣,往往達不到預期的效果,看完這篇無求而自得的體會進而有所觸動,同時也挖到自己某些事情正處在「有求」和「放下」之間徘徊著。她提醒自己在修煉的路上、工作中或日常生活上跳脫矛盾的圈圈,站在圈外的至高點一目了然,神清心明。

在主治醫師本職中於研究所的深造即將告一段落,單位中較為穩定安逸的部門和挑戰性高但具有憧憬的二個職位頻向惠君招手。她也想選擇較安穩的環境,多騰點時間做講真相的工作,隱約中又覺在法理上有漏,面對師長愛護有加的勸說,更讓她左右為難。

看到一篇交流文章寫到一位三十歲的年輕大法弟子在是否結婚,又要事情不被耽擱的猶豫中跳脫出來,結論寫到「不管結婚與否,看正法需要。」惠君覺得這個體會對自己的矛盾情結有所啟發。自己想要選擇安穩工作以便多做證實法的事,其實是拿大法為自己那顆求安逸心的作為掩蓋,面對師長的期許,怕被說缺少憧憬,沒有更上一層樓的企圖心,怕被瞧不起,都是名利情的執著放不下所致。大法弟子的路是師父在安排的,師父教導我們無論在哪個階層、哪個環境都可以修煉,都可以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就看自己那顆心是如何擺放的,「無求而自得」,屆時順其自然,怡然自得,無論在哪個位置都是修煉的好環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