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九旬老人(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首先說明一點,這三位九旬老人互不相識,也沒有絲毫的聯繫,只是因為筆者發現「明慧網」對他們三位老人的報導時間緊緊相連,而且又都與法輪功有著或多或少的關係,就把他們放在一起了。適當對比一下,通過一個小的側面看看不同的國情吧。


李善楨懇求台灣社會,哽咽的說:「請伸出援手,救救我的女兒,不要讓她每天受到凌遲和折磨。」

筆者要說的第一位老人是明慧網十一月五日報導的台灣桃園縣的李善楨。李善楨老人今年九十一歲了,他於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四日上午,在台灣立法委員田秋堇女士主持的「營救台灣人的女兒」記者會上,懇求台灣社會幫助營救他的女兒。他哽咽著說:「請伸出援手,救救我的女兒,不要讓她每天受到凌遲和折磨。」


法輪功學員李燿華

李善楨的女兒李耀華也已經是一位六十三歲的老人了,香港籍,居住於上海盧灣區淮海中路833弄二十二號三樓。曾患有先天嚴重脊椎S畸形病,經常疼痛,病情嚴重時下肢局部癱瘓,難以行走。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不久,全身病痛全部消失了。卻因三十張法輪功真相資料,於今年六月四日半夜被上海公安非法劫持。同時被非法綁架的還有他的外孫女張軼博。外孫女曾向她的辯護律師透露,為取得口供,國保處警察數次長時間不讓她睡覺,也曾以將逮捕她的父親、重判她的母親十年相威脅。

李善楨非常擔心女兒的身體,怕她因脊椎錯位而造成下半身完全癱瘓,大小便失禁。現已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五個多月了,上海警方根本不准家人探視。外孫女已經遭受不讓睡覺的逼供,女兒又會受到甚麼樣的刑罰呢?這都令他憂心不已。

李耀華遠在洛杉磯工作的兒子張軼淵,曾經聯繫上海各大律師事務所尋求律師為母親辯護,但上海沒有一個律師願意接案,他們說如果幫法輪功學員辯護,就會被無故吊銷執照。最後,費盡周折才在北京找到了富有正義感的維權律師。

看過關於李善楨老人呼籲營救女兒的報導,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悲情。一個九旬老人如此高齡,本應是享受天倫、頤養天年的,卻因女兒和外孫女的無辜被抓受到煎熬,怎不令人心痛?不過多少能叫人感到安慰的是老人尋求協助的陸委會、海基會、法務部,已經對他的遭遇深表關注,並獲得多位立委的關切。

這使筆者想起前一天明慧網上的一篇文章來,這是明慧網舉辦的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的交流文章,是一位九旬老太太的自述。老人於七十七歲時開始修煉法輪功。她曾是一位居士,她自己說:「我看到寺院的和尚都成了商人,給錢就讓拜佛,不給錢就不讓拜,且有的行為表現的不如常人中的好人。」她心中很不好受。後來老人一聽說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功法就去煉功了。當時法輪功煉功點上正在放李洪志先生的講法錄像,老太太看著錄像就睡著了,可是李洪志師父講的話卻一個字不落全都聽進去了。多年偏頭痛的毛病神奇的好了;膀胱炎也大大減輕了;身上也來勁兒了,也有精神了。

老太太八十歲的時候,中共開始對法輪功迫害了,老人是啥心情?這麼好的功法卻被迫害,老人是非要到北京去說明真相,第一次是和另一個修煉法輪功的作伴去的。老人年齡大,沒有客車敢拉她,給多少錢也不拉。百十里的路程,老人硬是徒步走著去的天安門。在北京住了一宿,幾乎沒有睡覺,上了一夜廁所,可是從那以後膀胱炎徹底好了。老太太第三次是坐火車去的北京。那天風刮的特別大,老人心裏想:我不怕,別說颳風,就是下刀子我也得去。在火車上老太太大聲的向乘客講法輪功的真相,引來很多人的關心,有好心的人還幫她拿包。

一個老太太當然改變不了中共邪黨的非法決定,可她有一顆講真話、維護信仰的心。她從自己做起,讓所有能遇到的人都明白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老太太在發資料講真相中,甚麼樣的人都遇到過:有和她發脾氣大聲吼叫的,有要打要罵要報警的。每當遇到這種情況她從不躲開,笑著看著他們,等他們發洩完了,如果能講的再繼續講,不能講的就走開。

有一次她在貼法輪功真相不乾膠時,警察來了,老太太對他們說:「你們來了,正好給你們看看。」還讓他們記著「法輪大法好」。有幾次警察要抄她的家,她往門口一站,說啥也不配合,就是不讓這幫子人進屋。

看了老太太的心得交流,我心裏很是感動。感動之餘,我也很感慨,只有在當今的中國才會出現這樣的事,一個教導人做好人的功法,卻被流氓政府無端的陷害;一個與世無爭、本應在家安安靜靜修煉的老人為了爭取合法的修煉環境,為了給至尊的佛法一個理想的位置,也只能這樣不辭辛勞的在世間奔波。

李善楨老人是台灣人,女兒在大陸被綁架,台灣的民間和政府組織以及立法的委員們幫助他營救女兒,召開記者會,呼籲社會的關注。中國迫害法輪功十年來,幾十萬大法弟子被非法劫持在中共的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監獄及名目繁多的洗腦班內,有的甚至被活體摘取了器官或被酷刑迫害致死,有多少民間或政府的組織,或者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為法輪功出面說過公道話啊?這難道不是我們整個大陸社會的悲哀嗎?

和報導李善楨老人營救女兒緊緊挨著的是關於另一位九旬老人的報導。這位老人是日本人,已經九十二歲了。日本法輪功學員在長野縣上伊那郡飯島町舉辦的第五屆文化節的舞台上演示了法輪功的功法。這位九旬老人馬上就買了一本日語的《法輪功》,說想學功。學員們得知他今年已經九十二歲了,問他有甚麼保養的秘訣。他笑著說:「我想,如果我煉了這個法輪功,就會更年輕了。」

這個報導很簡短,就只有老人的這一句話。但是,卻分明讓人感到,在自由的環境中,他們擁有的可以自由選擇的權利多麼大。老人只是看了看法輪功學員煉功,他就產生了學功的興趣,很直觀的感覺到這個功法好。可是在中國大陸呢?又有多少這樣的自由可以選擇呢?通常的情況下,人們是在中共允許後的選擇中再作適合自己的選擇,也就是說,中共在很大的範圍內壟斷了人們的選擇。超出了政府允許的選擇,就成了中共的叛逆,就要被打、被抓、被判刑。

同是中國人,大陸和台灣就不一樣;同是亞洲人,中國大陸和日本也不一樣。九旬老人相比,之間的差距尚且如此之大,更不用說其它年齡段的人了。當然這只是從能否自由的修煉法輪功這一個角度上說,那其它的差別呢,比如養老問題、看病問題、社保問題,和人家相比哪一樣差別小呢?中國的老人甚麼時候才能像人家那樣真正自由的選擇適合自己的健身功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