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真善忍重塑心靈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小學教師。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後,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努力工作,用心育人,深得同事家長好評。我用了三年時間,把一個「雙差班」變成了一個最優秀班,把八十多個「雙差生」教成了人見人愛的「小天使」。孩子們的轉變造成了巨大的社會效應,很多家長都知道了大法好。我的法寶就是「真、善、忍」。

「睜著眼跳崖」,我接了一個雙差班

一個秋季學期開學的前一天,校長告訴我要我帶四(一)班的語文課。這是一個「雙差班」──成績差,紀律差。全班學生的家長集體行動──炒老師。家長們對學校領導說:學校如果不換老師,他們的孩子就要集體轉學。我早有耳聞。看到校長很為難的樣子,我估計是別人都不願接這個班。我想我是修大法的,師父教我們先考慮別人、吃苦當成樂,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這些職工學了你們法輪大法之後,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他們這樣一做,把整個廠的精神面貌全部帶起來了,廠子經濟效益也好了」,我悟到工作不能拈輕怕重,挑三揀四,我不得為學校想想嗎?不得為家長想想嗎?

我一口答應了,問帶多長時間?校長試探著說:「帶一學期吧。」我堅定的說:「讓我帶到畢業吧。只帶一學期就換老師,對孩子教育不利,家長的意見就更大了。我也是做家長的,我也希望我的孩子遇到好老師,我一定會盡力帶好的。」

校長如釋重負,高興極了。同事知道後說我真傻,「睜著眼跳崖」;一位領導婉言相勸,說我現在的專業輕車熟路,並且取得了較好的成績,改教語文太可惜了,一切從頭來,要吃很多苦。我笑著說:「不要緊的。」

甚麼辦法都不行,急的掉眼淚

數學老師已近退休,正要打退堂鼓。她是個責任心很強的老師,教了一輩子書,她很不滿意這些「關門弟子」,覺的他們毀了她一世英名。一看我和她合作就留下來了,打算重整河山。我校的慣例是數學老師當班主任,看她年老體衰,我索性當了班主任,請她給我當顧問。

這是怎樣的一個班啊!教室裏髒的像垃圾堆,踩在地面上粘腳,走廊地上大窪大窪的豆奶漬;全班八十三個學生有七十多人不做作業、不讀書、不回答問題,沒有一點點好習慣,嬉皮笑臉的;十幾人偷東西,剛帶的文具一眨眼沒了,前任班主任的錢包也被偷走,在校外攤點偷東西,團伙作案,分工明確,已經全校有名了,難怪家長也不配合教育,天天來學校扯皮呢!教了十幾年書,我還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學生。在進班那天我確實有點後悔:怎麼辦哪?如果我沒接這個班那該多輕鬆啊!可我又想這些孩子真可憐,再不引上正路,一生就完了!一家就一個娃兒啊!

我第一次收作業時,全班只收了幾本破破亂亂的作業本,像狗肉帳似的;我讓沒交作業的學生站起來,「呼啦啦」站了一大片,個個臉上帶著玩世不恭、吊兒郎當的表情,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顯然是身經百戰、等著跟老師過招呢!

我只好強壓怒火,將沒寫作業的人帶到操場上罰他們跑步,想給他們一個下馬威。他們還是嘻嘻哈哈的。校長攔住我:跑步不要超過五圈,否則孩子暈倒了還找你麻煩。那一瞬間,我的眼淚「刷」的一下流了下來,我背過身,對著院牆。「不要動心!」我提醒自己。我是大法弟子,大法能挽救他們。一念既出,我冷靜下來,沒再往前搶,而是在操場上給孩子們講了一個「立木取信」的故事,告訴孩子們:說話要算數,每天都要按時完成作業。孩子們反而安靜了。

「真、善、忍」才是真正的法寶

為了糾正學生的陋習,我經常請教數學老師和其它有經驗的老師。她們的招法很多,孩子也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如:罰站、罰作業、不讓吃飯、放學留下、寫檢討;也有責罵譏諷的,也有打幾下的,甚至有罰跪的,一般沒出問題,沒有明顯傷痕,學校也睜隻眼閉隻眼,學生回去也不敢說,害怕再遭家長懲罰。更多老師將權力交給「小幹部」。小幹部可以吼罵,可以鞭打,可以罰作業、餓飯,老師省心,如出了問題可以推說小孩子不知輕重等等,有的乾脆哄一個最壞最狠的學生「黑吃黑」以惡治惡,而學生早就被灌輸「管你為你好」等觀念,被打了也不敢吱聲。這樣一來,弊病就越來越多了:小幹部成了校園暴力的執行者,可以胡作非為,也可以接受「賄賂」,「執法」隨意性很大,可以罰抄100遍課文,也可以一筆勾銷。有的「小幹部」甚至是老師的「關係戶」,把學校搞的烏七八糟,像個小社會。

我是大法弟子,不可以打人罵人,也不能以惡治惡。我記的師父講過:「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別人心裏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從,那麼看不見時還會按著自己的意願行事。」(《清醒》)我決心用「語氣」「善心」和「道理」來正人心。

我搜集了很多正見網上的故事,分門別類,在一個大筆記本上記下故事的梗概。如:誠信,善良,寬容忍讓,因果,廉潔,正直,不妒嫉,神仙故事,科學發現,史前文明……,經常翻看,遇到學生出現甚麼問題,我就拈來一個故事,通過故事講道理,孩子又愛聽,還回家講給家長聽,又明白了該怎麼做,又不傷害孩子的自尊心。

孩子違紀了,我儘量站在孩子的角度,傾聽他的心聲,並誠心的找自己的原因和缺點。然後我們一起逐步改正。如不做作業,有時是沒弄清楚新課,不會做;有時是語數作業太多,做不完;有時是基礎差,失去信心;有時是貪玩忘了做……。我根據具體原因,一一引導,還告訴孩子們為甚麼要做作業,有效的學習方法,鼓勵孩子們一定能學好。

我和孩子們成了好朋友,說悄悄話。每天放學孩子們不願回家,願意和我呆在一起。我們班變成了最好的班,同事都說我有「神奇的力量」。

當我做錯了的時候,師父會巧妙的點化我。一次舉行一個全校的大型活動,學生們在操場整隊,我負責的六排學生都是「貴族班」的,平時就很嬌慣,不聽話,很難管理。馬上要上場表演了,我們的隊伍還沒整理好。我氣急敗壞,剛好手裏拿著一把雨傘,我就舉起雨傘準備敲一下那個後排大聲嚷嚷的學生,可是雨傘瞬間斷成兩截,我手裏只握著一個傘柄,那一頭掉到地上了,學生們都笑了,我也笑了:我們人把人的那點事看的很重,可是高層的覺者把德看的最重,師父不讓我打人失德啊!還有一次上課時,我生氣的穿過走廊,準備用書敲一下那兩個不聽課卻說笑話正帶勁的學生,還沒等我衝過去,我的大腿外側就重重的撞在課桌上,我馬上悟到師父在阻止我打人。我猛醒,嚴格要求自己,像個真修弟子,因為自己的一舉一動,一個眼神,都要代表大法的真相,要把」真、善、忍」的美好帶給學生。

幾個小故事

*第一堂作文課

學生最頭疼寫作文。原因有三:被「怕」障礙住了,不敢寫;沒掌握方法,不會寫;黨文化的影響,題目假大空,孩子無從下筆,不願寫。

我接班時,我們班的學生作文最多寫三句話,還沒有標點。一次上課聽到「啾啾」的叫聲,循聲望去,發現了一隻瑟瑟發抖的小斑鳩躲在學生的抽屜裏。我心生憐憫:可憐的小斑鳩啊!一條小命馬上就要被斷送。孩子們,你們在犯殺生的大罪業啊!但我明白,說教不起作用,在當今大陸,受無神論毒害的人們誰知道殺生是在造業呢?

我讓小斑鳩當主角。我把小斑鳩托在紙板上,送給孩子們看個仔細,讓孩子們摸摸它柔軟的絨毛,讓小斑鳩無力的小紅爪踩踩他們的手心。每個孩子都喜歡小斑鳩。小斑鳩卻睜大惶恐的眼睛,絕望的叫著。我請孩子們靜聽小斑鳩的叫聲,想想小斑鳩在說甚麼。有的說,小斑鳩喊媽媽,它害怕;有的說,小斑鳩要回家……。孩子們開始可憐小斑鳩了。小斑鳩從哪兒來的?孩子們說,花五毛錢從校門口的小販手裏買的,很多人都去買。小斑鳩將到哪裏去?孩子們都說,過不了幾天,它就會死掉。我們是愛小斑鳩的,可是我們害死了它。我在黑板上寫「5角錢=一條命」,生命就這麼不值錢嗎?當時的情景對孩子們印象太深了。很多孩子沒再買過小動物,他們也在譴責小販為賺錢甚麼事都幹。

我讓孩子們把今天的所見、所聞、所感寫在作文本上,自己想題目。這次作文寫的最快最成功了。

後來,我陸陸續續的講了植物是有感官的試驗,還打開電腦讓孩子們觀看《水知道答案》中的圖片,還講了我的摩托車「小紅龍」幫我送孩子的故事……。孩子們明白了萬物皆有靈,應該愛惜,與自然界和諧相處。我們去春遊,我班的孩子愛花不摘花,主動清掃垃圾,真令人感動。

*兩根火腿腸

六年級春遊時,食堂發早餐時多發了兩根火腿腸。這兩根火腿腸就靜靜的躺在講台上,幾個星期過去了,還沒人拿走。

我舉起這兩根火腿腸,問:誰要吃?孩子們笑著搖頭。有說,老師,你吃吧!

我的眼睛濕潤了。我說,孩子們,這兩根火腿腸是老師最好的獎狀,證明我是最棒的老師;這兩根火腿腸也是你們最好的獎狀,證明你們是最誠實的學生!

很多孩子的眼裏也閃著晶瑩的淚光。因為這樣的事在我接班前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在別的班也根本不可能存在。

兩年前,我接手時,我班有十二個孩子偷東西。他們偷了同學的早餐費,還偷了前任班主任的錢包,偷了早餐部的炸黃豆,還偷了門口小攤上的東西……

我接手的第二天,班上就有小孩的東西被偷了,還不止一個。我給孩子們講一個聊齋故事《罵鴨》。大意是:王老五好吃懶做,偷張大爺的鴨蛋和鴨子吃,後來身上長出了鴨子毛,又痛又癢,誰也治不好,土地爺點化他找張大爺罵他,可張大爺偏不罵,還說罵人損德不行,王老五沒辦法只好自己承認錯誤,並敲鑼遊街示眾改過自新,鴨毛才掉下來。孩子們覺的又神奇又有趣。

慢慢的我還講了「樂羊子妻」、「孔子不飲盜泉之水」、「廉者不吃嗟來之食」、「子罕以不貪為寶」的故事,用神傳文化教育孩子懂得廉恥仁義道德。

我向孩子們描述「貞觀之治」時「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太平盛世,孩子們充滿了嚮往。經常問我:老師,甚麼時候才能敞著門睡大覺啊?我們家關了幾層門都被小偷偷了呢!我總是鼓勵他們,當我們人人都重德行善時,天下就真的太平了。

有兩次早餐剩下的饅頭我帶給鄰居了,我們同事總是這樣大包大包的往家裏拿。與法對照,馬上我就發現做錯了,這不是佔小便宜嗎?我在班會課上向孩子們認錯道歉,並當場退賠現金充當班費。還自己貼錢買公用的掃帚拖把等等。

我不收家長的禮物,送來了一般都退回去,直接告訴家長:我是大法弟子,不能接受家長的禮物。也謝絕家長的吃請,更沒有要求家長辦事。實在推辭不下的,我按禮物的市場價算錢,買書給孩子們看,並告訴孩子們,這書是某某家長捐贈給我班「圖書角」的。一來二去,家長都知道了,再也沒人上門送禮了,也不用擔心孩子被忽視。他們都說孩子這次碰上好老師了,再也不轉學了,也不鬧事了。

天長日久,潤物無聲。孩子們變的懂事了,不再拿人家東西了。

這兩根火腿腸最後被我們的小幹部退還食堂了。

班長小玉

剛接手時,有一天發早餐差兩塊蛋糕,估計是抬飯的學生偷吃了。有一個女孩子小玉主動讓出自己的蛋糕。我表揚了她。發現她比別的孩子要知事些。她的爸爸是個包工頭,從外地來我們這兒做生意。她確實很有人緣,能夠忍讓,能約束自己,被同學們推選為班長。班長盡職盡責。她領著一群小幹部幫了我很多忙。

每週末下午放學時,我們的班幹部們就要留下來開個會。選幹部時,我就比較注重德行,不是偏重成績和工作能力,更不是照顧關係。我也非常注意班幹部的培養。我每次開會前都會講一個切題的官員或皇帝的故事。如:從善如流的唐太宗、正氣浩然的文天祥、精忠報國的岳飛、愛兵如子的李廣……。我告訴孩子們,遇到問題先找自己哪裏錯了,再來解決問題。當然找到自己錯了,問題也解決了。

我要求小幹部們不打不罵,以理服人,以情動人,用制度管人。不能罰抄課文等簡單機械的作業,也不能罰掃地等,這樣會讓學生厭惡學習和勞動,養成不愛學習和勞動的觀念。我們的懲罰要求有一定的技巧,同時又能讓學生認識錯誤,改正錯誤,警示他人。這個要求就很高了。我們的小幹部會罰違紀的同學講一個有相關教育意義的小故事或見聞或講解一句名人名言,然後大家討論,明辨是非。

我們的小幹部能上能下,視工作成績而定。有一年,我們採用全班輪流值日,一天一個值日班長,讓每個學生得到鍛煉,也讓學生們體會當小幹部的艱辛。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班幹部也如我所望,有志有德有才。我們的小幹部自身素質也提高的很快,心胸開闊,明白事理,責任心強,耐力持久,工作靈活,愛動腦筋,學習成績提高也很快。一年後,老師感覺明顯輕鬆了,小幹部管理的很好,同學們也養成了良好的習慣。

小玉的協調能力很強,威信很高。凡是學校組織的集體活動,小玉總能帶著同學們拿第一。可她小小年紀就遭遇不幸。她爸爸拋棄了媽媽,包養「二奶」,把她媽媽送回千里之外的老家,讓她和哥哥在我們這兒讀書。她每天上學、放學都要走十幾里路,爸爸也不給錢坐公共汽車。每天與建築工人一起吃大鍋飯,唯一的娛樂──一台舊彩電也被「二奶」抱走了。我送女兒上早自習時常常用摩托車帶她到學校,下午放學了又帶她回家。囑咐她不要跟著建築工人到處跑,放假就在家看書或到我家來住。她經常來我家,像我的女兒一樣。

她想媽媽。媽媽來看她和哥哥,風濕病犯了,也沒錢治。媽媽不識字,也不會講普通話,找不到工作。小玉恨「二奶」和爸爸。「二奶」每天出入麻將館、歌舞廳、美容廳,一套衣服幾百塊,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她和哥哥、媽媽卻像叫化子一樣。而且,在這個女人的挑唆下,爸爸越來越壞了,可誰也挽回不了爸爸的心。伯伯打爸爸,要他跟那個女人斷絕往來,好好養家,爸爸不聽。小玉在作文裏寫了無數個「?」和「!」,她恨的咬牙切齒,多次想要報復他們。

我很同情小玉。可是,在當今大陸,這樣的事比比皆是,國人道德淪喪如此。唯一可以挽救的,是把小玉領上正路,不要糾纏在這些齷齪事中。我經常在課餘時間與她談心,幫助她從巨難中走出。給她講大法真相,讓她用方言告訴媽媽真相──只有「真、善、忍」能挽救這個世界。給她講邪黨的邪惡,爸爸也是邪黨的受害者,他在玩火自焚,必遭報應。不要用爸爸和那個女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自己總要堅守善良和正義,一定會有好的結果的。磨難是最好的學校,成就大事的人都先經受磨練……

小玉告訴我,她很相信善惡報應,她的堂兄十八、九歲,偷東西時跳車被軋死。她讀初中時轉回了老家,還給我打電話問好,我想她會做個好人的。

「法輪大法好」

孩子們很快就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了,因為我與其他老師都「不一樣」。我更注意自己的修為,儘量像個大法弟子。每天早晨有經典誦讀時間,同學們輪流讀美文。好幾次,他們把得到的《明慧週報》和真相小冊子拿上去讀,因為這些文章太好了。課間,他們也常常交流,還有的孩子公開佩戴大法真相護身符,以有親屬煉功而驕傲。

一天,思思雙眼紅紅的問我:老師,如果一個人不會說話,我幫他念「大法好」,起不起作用呢?原來,她媽媽偷偷的(超計劃生育)生了一個弟弟,可是弟弟的頭被產鉗夾出血了,送到省城醫院的監護病房搶救呢。媽媽高血壓,在本地醫院躺著。一家人急的不得了。我說,你誠心誠意的念,你弟弟要有緣份,師父一定會救他的。過了幾天,陳思笑嘻嘻的塞給我一大把喜糖,說弟弟和媽媽都回來了,都好了。

晨晨捂著腮幫子跟我說了兩遍:老師,我得腮腺炎了。我說,讓爸爸媽媽帶你看醫生吧。她說:他們都不管我。我念「法輪大法好」行不?行!行!孩子的悟性比我強。她上體育課坐在牆邊念了整整一節課,好了,臉不腫,也不疼了。

唯有希希我最擔心。這孩子,常常把樓道裏的真相粘貼撕了。說了好幾遍,他只是笑笑,不信。我常想,師父,給個機會讓他相信吧。一次春遊爬山,我和希希等五六個男生快爬到山頂了,突然,希希抱著肚子蹲在地上「哎喲哎喲」的叫,臉色蒼白,額頭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我扶著他說:希希啊,這兒荒郊野外的,也沒醫生和藥,你又肚子疼。你相信我的話,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吧,我們師父會救你的。希希疼的不得了,這回他喊了,還大聲喊,結果馬上就吐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好了,臉色也紅潤了。這下他可相信了,再也不撕真相標語了,還看真相光碟呢!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苦心安排,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一次升旗儀式,我班的小方和思思被評上了「三好學生」,要上主席台領獎,可是副校長看到很多學生沒戴紅領巾很生氣,說,沒戴紅領巾就不發獎。我們班的大多數學生都沒戴。小方和思思想領獎又不敢上台,問我咋辦?我悄悄的說,你們心裏念「大法好」,大大方方的去領獎,副校長看不到你們沒戴紅領巾。她們果然領回了獎,說太神奇了。

《九評》發表後,我很著急,想勸孩子們退隊,但又怕邪惡迫害。一連好多天,我都不敢講。一天護送路隊,小景突然問我;老師,你看過《九評》嗎?我一驚,忙問她:你看過嗎?她說:她還沒弄清楚書上說的,但是她的乾媽一定要她退出少先隊,免得遭殃,她就退了,還把我班的文文退了。

我覺的很慚愧。我愛學生們,但是我自己的女兒早就退了,我卻不敢跟學生們講,這不就是保護自己的私心嗎?於是決定這次班幹部開會,我就跟他們講。

開會前,我先發正念,請求師父加持。我想,孩子大了,從科學發現入手講天滅中共吧。我打開教室裏的電腦,用「百度」搜索「藏字石」的圖片,給孩子們看。我還搜出「優曇婆羅花」的圖片。我告訴孩子們,天要滅中共了,退出黨團隊才能保命。還跟他們道歉:因為害怕被迫害而遲遲沒有告訴他們,我們一家早就退了。孩子們很爽快就取了化名退了隊。最後珍珍說:誰也不要到外邊瞎說,誰走漏了風聲,說出了老師,就不饒誰,爸爸媽媽也不說。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帶著一群孩子從一個窄窄的樓梯爬上地面來,其中有孩子在唧唧喳喳的說話,珍珍噓了一聲,孩子們不說話了。

班幹部退隊的時候,曉傑在教室裏補作業。我跟她講,但當時我的怕心一下起來了。曉傑沒有答應,她要回去問媽媽,第二天,她說,媽媽不同意。我知道是我的一念擋住了她。

那一段時間,我每天多發正念。大陸網上總有可以講三退的材料,小玉班長就搜給同學們看。有黑龍江一小學瞬間被淹死幾百人的報導,還有七一那天中午十二點,薊縣財政局招待所飯堂突然倒塌,河南精細化工廠的員工坐船游水庫,突然刮起七級大風,船翻了,黨員幹部被淹死幾十人……慢慢的,我們班的孩子絕大多數退了隊。後來讀初中了,很多人拒絕入共青團。

學生保護我

一個週末,一位教師同修跑來告訴我,教育局發文件了,通報某地教師在講台上講大法真相勸三退被勞教了,各個學校都要調查情況。當時正值「蘇家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剛曝光,可見邪惡的懼怕。

我和同修切磋:是不是我們有怕心?解體邪惡,不承認它們。同修走後,我悟到,講清真相可以制止行惡。

週一班會時,我就講給孩子們中共這驚天的罪惡。孩子們很震驚,很氣憤。接著我又講了一位正義教師講真相救人被迫害的消息,我還告訴孩子們一些「610」和國安特務慣用的欺騙手段。有的孩子罵他們流氓。我上完課回家了。

第二天我一進教室,孩子們就圍上來,七嘴八舌的說:老師,你是不是會算命啊?昨天副校長和主任就來找我們談話,還要查看我們的語文筆記本。我笑了,問:那你們怎麼回答的呢?思思說:副校長問你上課講甚麼?我說,語文老師不就講語文唄!對了,老師還要講紀律和衛生,因為她是班主任。飛雄答曰:我們老師講的都是書上的,照本宣科嘛!筆記本上也沒查到甚麼。因為我平時將《洪吟》抄到黑板上,讓他們看看,叫他們別抄,我怕小孩子到處放,對法不尊重,造業。

過了一週,副校長的新摩托車放在學校門口鎖著,還有門衛看著,大白天的竟被偷走了,幾分鐘的時間,損失八千多元。小玉她們得知消息後,說:報應啊!

一封感謝信

因為我班變化很大,學校決定給我特別獎勵。我推辭不下,給校長寫了一封感謝信。我在信中寫道:非常感謝校長對我的信任,給了我一個難得的機會,讓我挑起這副重擔。在中國大陸長達七年對法輪功的血腥鎮壓和誣蔑誹謗中,您一如既往的支持我的工作。您的正義和善良必將給您和家人帶來福報。我還要感謝我偉大的師父,是他教我」真、善、忍」,這是我帶好這個班的「法寶」……

我的校長,的確不錯。有一次別的學校舉辦邪惡的圖片展,我就此事給校長講真相。我還沒說完,校長就說:那要不得,那不是害人家小伢嗎!

我們班的故事太多太多。有一個學生寫的作文還登上了明慧網。還有幾個學生寫過長篇。我想,在法正人間時,這些孩子肯定會走入大法修煉的。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7/211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