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正法修煉的路上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四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能參加這次法會感到萬分的榮幸,感謝師尊為大陸大法弟子開創的又一次修煉提高昇華的機會,感謝明慧同修的辛苦付出。下面分四個方面向師尊彙報一下正法修煉的點滴體會,並與同修交流。

一、在做資料中修去人心

隨著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家庭資料點遍地開花。零八年我也成為這萬花叢中的一朵小花。在這一年多的實踐中,暴露出許多人心,在師尊的呵護下,在明慧交流文章的啟發下,不斷的修去人心,逐漸成熟起來了。

記的剛開始想買電腦自己做資料,可沒有錢。剛好給兒子學習用的生活費二千元錢他暫時不用放在我這兒。我想:正好用來買電腦,於是又借來一千元錢,買了一個新的筆記本電腦。同修給裝機後並教我上網下載,我很快就學會了。每天可以縱觀天下,自己感覺完全是一個神的狀態。正準備學打印技術時,兒子突然回來說要用錢(因買電腦沒告訴他),所以就說謊,說把錢借給別人了。他很生氣。我心想:你說暫時不用我才用的,怎麼剛一用了就往回要呢?一定是邪惡干擾大法弟子上明慧網,怎麼能干擾的了呢?

上網是對的,可出現了矛盾就是我不對了,我是大法弟子,師父叫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我向內找,看到了自己的私心,沒有站在他的角度想,他著急用錢,我給佔用了,還說謊,怎麼能對呢?我不能在別人的怨聲中上明慧網啊。想好了明天去同修那裏借二千元錢給他,以後自己從生活費中攢錢還吧。舊勢力休想鑽空子製造矛盾。我就是要堂堂正正的上明慧網。第二天,一切都辦的很順利。兒子滿意的走了。

兩天後,姐姐(同修)從北京捎來一封信,大意是:我們身在兩地,可做著同一件事(救人),我環境不允許像你那樣做,可我經濟條件比你好,隨信帶去二千元錢,你就用吧。看著這封信,當時我的眼淚就流下來了。知道自己做對了是師父在鼓勵我呢,我說:「謝謝師父,弟子一定能做好。」通過這件事使我體會到,只要我們做的正,師父甚麼都能幫我們,大法的超常就能顯現出來。

在學做資料的過程中,依賴心很重,有同修在時,我就做的很順利,同修不在時,不是這出小毛病、就是那出麻煩。後來同修太忙來不了,我自己在家,一打開電腦心就慌;一打印資料就聽見門外有動靜,我意識到這是怕心在作怪,這種做資料與被迫害聯繫在一起的邪念在我的空間中存在著,害怕是一種物質而不是我,就立掌發正念清除: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我就聽我師父的安排,誰說了也不算,解體一切干擾因素,堂堂正正的做資料。然後甚麼也不想,背著《助法》、《怕啥》,很快柳暗花明又一村。資料做的又快又好。

做資料的過程也是不斷去人心的過程。有一次我用激光打印機打印師父講法,那是我單獨第一次使用這種機器,它速度快,我有點緊張,發完正念後,就把紙張放好,先打奇數頁面,二十三份一氣呵成,清楚乾淨,停下後又打偶數頁面,打出四份後,歡喜心就上來了,這麼快就打出來了,也沒啥難的,這一念一動,機器馬上打出的頁面全帶黑道子,我嚇的馬上停機了。一看有四張報廢了。那個後悔呀!我馬上向師父認錯:「師父,弟子錯了。」人心對待做資料,被魔鑽了空子,幹了壞事,隨即立掌發正念:清除自身空間場中的一切邪念,純純淨淨的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解體一切干擾因素,請師父加持弟子正念。開機後,一切正常,順利的打完所有講法。

教訓使我加深了對師父法的理解:「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精進要旨》〈再認識〉)「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精進要旨》〈挖根〉)我清醒的認識到修煉是極其嚴肅的。經過一段時間的實踐,自己基本上能做到資料點能獨立運作,而且我身邊的小花開了一朵又一朵。在組建新的家庭資料點的過程中,也是自己提高心性的過程。

在建第一個資料點時,她是一位「七﹒二零」前的老輔導員,那時有一百多人在她那裏煉功。迫害後,有一些怕心重的學員不出來了,也不和別人接觸,唯獨信任她,經常有人去她那裏要師父的新經文或真相資料。有時她也沒有,很著急,不知去哪裏要。我就和她交流,讓她自己做資料,她說家裏欠債,沒錢買設備,我就給她借來電腦教她上網下載。學了一陣子,她說:「我不行,你拿走吧。」我知道她有顧慮,不能急於求成,就發正念,加持她,並和她一起組建學法小組。過一陣子,她說你把電腦拿回來吧,我接著學。我說:「你已經學會上網下載了,聯上打印機就可以做資料了。」她同意了,定好日子,讓我晚上把設備送去。

那天正趕上下雨,晚上七點半了雨也未停,我包好設備,騎著自行車給她送去了。敲開門後,見到是我,她神情緊張的讓我快走,說今天家裏有外人,不行。我說把紙箱放下,怕淋濕了耗材。她一手拉著門,一手往外推我說不行,馬上把門關上了。樓道裏一片漆黑,我摸著黑把三個包搬出去,綁在自行車上,心裏這個委屈,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心想:「苦點累點倒沒啥,耗材淋濕了怎麼辦呢?唉,以後想要我來也不來了。」推著自行車往家走。這時想起明慧文章寫的那位同修四次去農村送設備,三次取回,頂風冒雪,一走幾十里山路,有一次又累又餓,到家都後半夜了,可同修想:「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成就那麼大的果位,這點苦算甚麼?」第四次送去後,那位農村同修兩年多一直平穩的做著資料。當時我流著淚看了兩遍這篇文章,同修那無私無我、大覺者的境界,震撼著我的心。可今天輪到我頭上了怎麼就不行了呢?同是一個師父,同修一部大法,想到這裏,我一下笑出了聲。哎,這就是修煉哪,感謝師父安排這次機會讓我提高,我一定能做好。

我的心態歸正後,這位同修也在法上提高上來了,後來她自己拿錢買了設備,很快就學會了做資料,並帶動了周圍很多同修走出來,穩步的做著三件事。

還有一對老年夫婦,搬來這裏一年多了,也沒聯繫上同修。經文、資料都得回原地方拿來,一直想自己做資料,可對電腦一竅不通,很著急。我聽說後,很快幫聯繫上懂技術的同修,幫購置了全套設備,又一朵小花開了。他們並在短時間內幫著另一位老年同修成立了資料點。在他們身上,我看到自己很多的不足,在幫他們建點的過程中我是指責多於指出,可後來有些技術問題我還得向他們請教。他們在生活上很儉樸,把結餘下來的錢都用來做資料,每月少則幾百、多則幾千,無私的默默的奉獻著。相比之下我自愧不如。

前一段時間,我的活越幹越多,找我的同修也多,有時去晚了人家還不高興。我知道這是幹事心起來了。法越學越少,一發正念手就倒,每天暈頭轉向,十分疲勞。這時聽說有一剛走出來的同修,買了電腦要自己做資料,苦於找不到人教,我很快與她聯繫上了找來同修幫裝好電腦,教她做資料,這位同修少言寡語,教她甚麼她就默默的記下,很少發問,其餘時間就發正念。一到整點就提醒我放下手裏的活兒發正念。這位同修雖然對電腦打印機初次接觸,可是她沒有畏難情緒。她說:師父安排她做資料她一定不能落下,跟上正法進程。第二天她就能自己上網下載打印小冊子。過兩天又學會了光盤刻錄,這一週的資料全部做下來了。太神速了。原來我一個月也沒有學會的東西,她不到一週全學會了。真是正念顯神威!

和她在一起時,她經常糾正我發正念的姿勢,原來我一直發正念入不了靜,十五分鐘時間總得變幾次姿勢,可是她一發正念坐在那裏紋絲不動。直到結束。原來我沒有真正的發正念,只是做發正念這件事的形式,怎麼能有佛法神通的威力呢?我才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是師父看我著急呀,才安排我來這裏的。我在同修的幫助下立即歸正,並加大力度發正念。很快狀態變了,一發正念就能感到被能量包圍著,暖融融的,有時感覺身體不存在了,一股強大的能量直沖天頂,在宇宙中除惡。謝謝師父慈悲的呵護,謝謝同修的幫助。

二、在「消業」中堅定信師信法的心

自己是因祛病健身走入修煉的,很看重身體的變化(這是執著)。越是這樣,每隔一段時間就出現一些不良現象,頭痛、咳嗽、發燒等。三件事做的好時,很快症狀就消失了。一旦學法跟不上,就會拖延很長時間。記的半年前我一連咳嗽十幾天,開始認為是「消業」,可後來越來越重,一天咳嗽到半夜,連十二點正念都發不了了,就想躺下。心裏還在琢磨著白天吐的痰是黃色的,晚上吐的痰是白色的。想著想著突然上來一大口熱呼呼的,我心裏知道這不是痰。打燈一看,吐一大口血。這一下子我的頭腦立即清醒了:這是邪惡迫害的假相。因為我前兩天在明慧網上看有一同修連續吐血二十多天,她不被假相所動,每天發正念,三件事照做不誤,終於解體了邪惡,恢復了正常狀態。

我立即坐起來發正念:即使我有漏,有沒修去的執著,也不允許邪惡迫害,我有師父在管,有大法在修,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解體吐血、咳嗽等一切假相。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發完正念後,甚麼也沒想,就睡去了。第二天一切正常,假相全無。

這次教訓太深刻,向內找,發現是開始自己放任了,隨著人心下去被邪惡鑽了空子。如果在吐血的那一刻沒有了正念,就太危險了。聯想到最近身邊被「病業」拖走的同修,也許就是最關鍵時刻沒了正念,上了邪惡的當。修煉真是太嚴肅了,只要我們想到自己是修煉人,有師父在管,有同修的前車之鑑,我想一切關、難都能過去。因為師父講「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曼哈頓講法》)修煉就得聽師父的話,其它誰說了也不算,不是法。

三、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

看到明慧網介紹同修面對面講真相,很著急,我只是隨緣講或找認識的人講,侷限性很大,沒有真正的走出人來。去年有一段時間,去北京給孩子做飯。北京是邪惡聚集的中心,街上警察、特務、便衣等隨處可見。在這裏我又沒有資料,就找機會去天安門發正念除惡。無論是去早市買菜、去商場購物,都隨時隨地發正念,清除北京空間場的一切邪惡。

記得有一次去銀行交煤氣費,我交煤氣費只需三、五分鐘就完事,可已經排了三個半小時了,我不斷的發著正念,還差一位就到我這了,這時一男一女倆青年走到我跟前說:「大姨,我跟你商量點兒事,我們辦轉賬四萬元,辦完後還得回上海,車票都買好了,到後面排隊就來不及了,我給你五十元錢,把這個位置讓給我好嗎?求求你了。」我一聽這不是有緣人來了嗎?是師父安排來聽真相的人哪,雖然大廳內有百八十人,還有五、六個保安及工作人員,可這些跟我都沒有關係,我說行啊,那男青年排隊辦手續,我就和那女青年講真相,我說孩子,我可以把位置讓給你,但錢我不能要,我有信仰,我是修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我師父讓我們做事替別人著想,今天你碰到我就是緣份,我一定幫你的忙,你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別信電視上的造謠宣傳,又殺人又自焚的,那都是騙人的。她說:「太謝謝你了,大姨。」我說:「你要謝就謝我師父吧」。她就雙手合十,連聲說「謝謝」。並把我領到他們在後面排隊的同事那去。我就又跟這位女青年講真相。她說她是信佛的,我告訴她法輪功是上乘功法,並給她三退了。隨即他們辦完事,就匆匆的走了。我望著他們的背影發著正念,希望那兩位也能有機會三退。整個過程也就幾分鐘。我一點雜念也沒有,堂堂正正的講著真相。好像師父把我們拿到另外空間一樣,周圍的人好像聽不見我們說甚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其實只要你有救人的心,一切實質的都是師父在做。

還有一次,我們住的樓外牆在刷塗料,幹活的都是河南來的民工,一天上午,一個小伙子幹活時不小心把我家的玻璃打碎了,他嚇的一聲不吱,我說你別怕,我不會讓你賠的,你也不是故意弄壞的。接著我就跟他講真相,他說他是信基督的,他入過團和隊,我告訴團和隊是講無神的,基督不會真的保護不信神的人。他聽明白了,並做了三退。下午幹活時他不停的唱著歌,我知道這是一個生命得救後,發自內心的喜悅。

在面對面講真相中與同修比起來,我還有很大很大的差距,師父要我們放下人心快救人、搶人,今後在修好自己的基礎上,在面對面講真相上下功夫,走出自己的路來,救度更多的眾生。圓滿隨師還。

四、不逃避家庭矛盾,走正修煉路

學習《曼哈頓講法》,師尊講:「你們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嘛,面對不修煉的家人這個問題,一直處理不好。當然還是那句話,冰凍三尺可能非一日之寒,開始沒處理好積怨太深,久而久之造成了一種間隔,好像根本處理不了。這些問題會給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造成困難。是凡出現這些問題的,還是錯在大法弟子,是開始沒做好才使其變成這樣。其實很多事情你能夠協調好、安排好的話,不會耽誤做大法的事情。就是因為自己沒有做好,忽略了這一點。」

對照大法我在家庭問題上根本就沒修,一直是在逃避。總認為丈夫不可救藥,因為他在我被迫害時在派出所慫恿下去法院起訴我,說我甚麼煉法輪功煉出精神病了,要和我離婚,還曾經帶著警察去抓我,但沒找到。為此我在外流離失所兩年多,回來後一直與丈夫分居,視他如陌路人。向內找,我發現自己對丈夫怨恨心太重,把他視為敵人一樣。這是沒有跳出情來,沒有把他當作眾生對待。師父還講過世上的人都曾經是他的親人的法,如果是師父的親人在我面前我能這樣對待嗎?肯定不能。在法中我知道沒有無緣無故的事,他現在對我這樣,也許歷史上我對他更狠,師父如果不看著,可能早就一命嗚呼了。我是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我的史前大願。丈夫今世和我能成為一家人,他也是與大法有大緣份的,一定將他救了。

我的心態歸正了,就主動給他洗衣服、做飯、收拾屋子,又請木工打吊櫃,他也很高興。他還當著兒子的面向我認錯,說以後再不和我吵了,要我處理好房子的事,以後搬回來住,一家人在一起多好哇。我知道這是必然的結果,可對我來說還有一段心路歷程,但我有決心一定能做好。因為這就是我修煉要走的路,請師尊放心。

還有近期出現邪黨妄圖封鎖網絡的現象,看了明慧網的交流文章,我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

1、無償的向明慧索取,沒有持續的給明慧發正念;
2、明慧網頁天天下載,並沒有認真去看,好像給電腦下的,存在那就完事了,存多了還得刪除。沒有利用好明慧提供的寶貴資源。
3、有時還瀏覽常人的新聞,個別的還去同修那傳,好奇心、顯示心都有。

這都不是大法弟子所為,必須立即歸正。讓我們借第六屆網上法會之際比學比修,穩步的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史前大願,圓滿隨師還!

修煉層次有限,如有偏頗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