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常人之忍到修煉人之忍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十一月二十三日晚,發生了一件讓我刻骨銘心的事情。起因是因為妻子半個月前給了二百元暫用於我出差外地的差旅費用,但由於臨時的變故而推遲了行程,因為平時家裏的錢都是由妻子統一收支管理。這半個月來,這兩百元錢一直由我妥善保管著,最近幾天,在妻子知道的情況下,分兩次為家裏買了生活必需品,但具體花在哪兒我卻實在想不起來了,因為我平時身上不裝錢或裝少量的錢,對於為家裏花過的錢也從不放在心上而導致過後就忘記了。二十三日晚她這一問,開始我心平氣和的說,兩百元錢確實是這幾天花在家裏買東西了,其中只記得有一桶價值五十元的油,還有妻子讓我買的水果,我確實沒有亂花一分錢。但她堅持要我說出二百元錢具體花在哪兒了,就大吵大嚷的說一定是你亂花錢還不敢說。我也就急著說,算了,我也不解釋了,就當我吃喝嫖賭亂花了吧。她一直暴跳如雷大吵大嚷,甚麼陳穀子爛芝麻的憑空想像的虛無縹緲的事情都拿出來說,且越說越來勁。我終於忍不住了,就大聲的說:你為甚麼十一年來一而再再而三的憑著主觀臆斷冤枉我……從小不打人不罵人的我,第一次打了她、也罵了她。

當時我完全失去了修煉人應該有的清醒和理智,心裏只是委屈。當時我的想法是,完了,看來我只能當人了,師父肯定不會管我了,我當時的想法就想自暴自棄,出現想喝酒的念頭,想用酒精麻醉自己,因為我想永遠都不要醒來,因為我不想看到這個紛繁複雜、道德不斷快速下滑的變異扭曲的社會,因為像我這樣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與人為善的人是不容於這個社會的。我大哭不止……晚上九點多,我晚飯都沒吃就睡覺了。

第二天,我正常起床,協助孩子泡好牛奶、吃過早飯,便匆匆送孩子上學了,因為我想,不管怎樣,不能耽誤孩子正常上學。整整一個上午,坐在辦公室裏,或是騎著車,我腦子裏總是在想著前一天晚上的事情。

修煉十一年了,一直謹記著師父的法,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與人為善、遇事忍讓……但是一想到這個「忍」字,就陷入困境,怎麼那麼難忍呢?像昨晚發生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當時的想法也是想著實在是忍無可忍了,十一年來,在妻子面前,一直是忍氣吞聲,一直是小心翼翼、唯唯諾諾的活著,實際上就是常人認為的「妻管嚴」。我突然想到,原來這就是常人之忍!修來修去,我還在常人中徘徊!

我深深的嘆口氣:能做到修煉人之忍確實是修煉的最高境界啊!我怎麼就做不到呢?想到這兒,我汗顏了,十一年了,我是怎麼修的啊?!僅僅只做到真和善,但這是遠遠不夠的啊!因為修煉人的忍沒做到,就談不上修煉人的真和善!師父在《轉法輪》裏明確說出了法理:「道家修煉真、善、忍,重點修了真。所以道家講修真養性,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返本歸真,最後修成真人。但是忍也有,善也有,重點落在真上去修。佛家重點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眾生都苦,所以就發了一個願望,要普度眾生。但是真也有,忍也有,重點落在善上去修。我們法輪大法這一法門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標準──真、善、忍同修,我們煉的功很大。」原來我修煉了十一年了,並沒有按照師父說的按照真善忍「同修」啊!

師父在《精進要旨》〈何為忍〉中也明確指出:「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師父的這兩句法始終在我腦海裏迴響,我想,怎麼回事啊?我昨晚都那樣常人了,怎麼師父的法還在我腦海中迴響呢?難道師父還在管我?想到這兒,我眼睛濕潤了,心裏不停的說:師父,對不起!是我這十一年沒做好,沒有真正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切切實實的修自己,讓師父操心了!

「在這個宇宙中還有個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業力也要得到轉化。因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轉化多大,都變成德。煉功人不就要這個德嗎?你不就兩得了,業力還消下去了。他要不給你製造這樣一個環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團和氣坐那兒就長功,哪有那個事啊?正因為他給你製造了這樣一個矛盾,產生了這樣一個提高心性的機會,你從中能夠提高自己的心性,你這個心性不就提高上來了?三得。你是個煉功人,你心性上來你功不就上來了嗎?一舉四得。你怎麼不應該感謝人家?你心裏真得好好謝謝人家的,確實是這樣的。」(《轉法輪》)師父的這段講法也在腦海中迴響,我怎麼就做不到呢?我終於在這次刻骨銘心的心性考驗中找到了根子上的原因:我的忍是常人之忍!還有就是我對妻子常人的情太重!

想到這兒,我在心裏對自己說:我一定要從今天為新的起點,按照師父說的真善忍同修,從新做好,在最後不多的時間裏,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自己造成的損失。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