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倉頡造字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神創造了天地萬物,以及「萬物之靈」──人。也開創了人的文化,引導人走向歷史的正途與輝煌。從皇帝開始,在中華大地上,展開了輝煌的五千年文明。

漢字,見證的是一段古老漫長的文明,它以其浩瀚廣博書寫著華夏歷史,以其獨有的魅力影響著世界。世界考古學界將文字作為人類進入文明社會的重要標準之一。世界大多數古文字都湮沒於歷史,甚至曾被人們遺忘了十幾個世紀,而東方的漢字卻伴隨歷史的風雲激盪,一脈相承。

蒼頡是軒轅皇帝的史官,《書斷》曰:「古文者,黃帝史蒼頡所造也。頡首有四目,通於神明,仰觀奎星圜曲之勢,俯察龜文鳥跡之像,採乎眾美,合而為字」。是說蒼頡的頭上有四隻眼睛,可以看見神明。蒼頡抬頭可以看到奎星圜曲的形狀,低頭可以觀察龜殼的紋理及飛禽走獸的足跡。蒼頡廣泛的收集世間眾多美麗的圖象,綜合而成文字,被後人稱作「上古文字」。

《帝王世紀》曰:「黃帝使蒼頡取像鳥跡,始作文字之篆,史官之作,蓋自此始。記其言行,冊而藏之,名曰書契」。從中華民族創造文字之初,記述歷史就成了歷代最重要的工作,所謂「天啟神授史詩直筆撰寫信史」,記載歷史是文字的第一個功用。自漢代,「隔代修史」的傳統使中國成為世界上唯一有著連續而準確的信史的國家。

《淮南子》:「昔者蒼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春秋元命苞》:「天為雨粟,鬼為夜哭,龍為潛藏。」

今天的現代人對蒼頡造字頗有臆測,說「天雨粟,鬼夜哭」是自然現象,甚至說「頡首有四目」是有了簡易眼鏡等,這完全是受了黨文化和無神論的毒害。其實,中華文化是神傳文化,蒼頡是做為上天派來的「文字神」,按照「天書」結合人眼所能看到的山川萬物和世間這一層的理,給人類創造出來了文字。

一、文字表象

《帝王世紀》曰:衛常,字巨山,轉黃門郎。常善草隸書,為《四體書勢》,曰:「昔在黃帝,創制造物。有沮誦、蒼頡者,始作書契以代結繩,蓋睹鳥跡以興思也。因而遂滋則為之字,有六義焉:一曰指事,上下是也;二曰象形,日月是也;三曰形聲,江河是也;四曰會意,武信是也;五曰轉注,老考是也;六曰假借,令長是也。」

沮誦也是黃帝的史官,奉命造字。《孫卿子》曰:作書者眾,而蒼頡獨傳,用心一也。也就是說,黃帝時創制造物,以書文取代結繩記事,蒼頡看到鳥雀所留下的印跡受到啟發,創造了漢字。漢字共包括六類:一是指事字,像「上、下」這樣一目了然的標識性字體;二是象形字,像「日、月」這樣的表現物體形象的字體;三是形聲字,像「江、河」這樣摹擬事物聲音的字體;四是會意字,是合字表義、言傳意會的造字方法,如止戈為「武」、人言為「信」;五是轉注字,是部首相同,音相同或相近,意義相通可以互相訓釋的字。像「老」、「考」為同一部首。六是假借字,是用借字表音的造字方法。

中國文字的魅力正在於它的表象,更在於它的內涵,每個字都是有其深邃的通乎於天地宇宙的真意。

二、字體演繹

《太平御覽》曰:「蒼頡既生,書契是為。科斗鳥篆,類物象形。睿哲變通,意巧滋生。損之隸草,以崇簡易。百畢畢修,事業正厲。草書之為狀也,婉若銀鉤,漂若驚鸞,舒翼未發,若舉復安,……」是說蒼頡造字,是文字的起源,多是用科斗文和鳥跡一樣的篆體文,是象形類物的文字。篆體文富含哲理,睿智變通,圓滑舒展,巧意心生。蒼頡所造的字被稱為古文。「是曰古文,《孝經援神契》雲‘奎主文章(奎,星宿名,奎星掌管文字辭章),蒼頡放像 ’是也」。(《書斷》)

爾後又有了篆書,八分書,隸書,草書,行書等,是為書法。

《山海經》曰:大翮山小翮山,有王仲廟。這裏記載了一位叫王次仲的神人,「變蒼頡舊文為今隸書」,是因為「秦始皇時,官務繁多,次仲為文簡略」,後來不肯受徵召變化為大鳥的故事。

三、紀念蒼頡

今天有關倉頡的遺蹟河南的開封、南樂縣有,河南的虞城縣、陝西的白水、山東的壽光和東阿也有,全國共有6處。專家認為倉頡跟隨黃帝曾到過很多地方,說不定有關他的遺蹟,今後還會被發現出來。

開封倉頡廟內原有一通倉頡造字碑,現已不見。關於這通碑,開封流傳有兩種說法,一是:倉王造字碑上的字捶(拓)不走,捶下來一出村就變樣。再一個說法就是「倉頡造字聖人猜,二十八字一未開」。說的是孔聖人一次路過這裏,看見倉頡碑上的28個字,一個字也不認識。宋太宗淳化三年(公元992年)編印的《淳化秘閣法帖》收錄了這28字的《倉頡書》。

《太平御覽》載:「蒼頡塚在馮翊衙縣利陽亭南道旁,墳高六尺,學書者皆往上姓名、投刺,祀之不絕。」所謂馮翊者,其地指在今陝西省白水縣史官村北之倉頡廟及倉頡墓。

倉頡完成了造字的使命,文字可以記載歷史,傳播思想,弘揚真理。紀念蒼頡,最好的辦法就是珍惜漢字,首先要把文字寫的端正、漂亮,因為文字是神造的,這是對神的尊重。《李漁說閒》裏特別提到把文字寫在瓷器上是對神最大的不敬,因為一旦瓷器打破丟於污處就會玷污了文字。其次要用文字傳遞良性的信息。《淮南子》中,「蒼頡之初作書,以辯治百官,領理萬事,愚者得以不忘,智者得以志遠;至其衰也,為奸刻偽書,以解有罪,以殺不辜。」是說當初文字之理,可以治理百業,理通萬事,使愚者不忘,使智者志遠;道德衰微之時,有人做奸私刻意的偽書,為有罪的解脫,把無辜的人殺害。神傳給人文化,是為了傳承文明,傳播真理,可是奸佞之人把文字用來作惡,實在是對神的侮辱,也是人最大的悲哀!所謂「白紙黑字」,如果僅僅是為記載歷史,以傳說的形式同樣可以代代口傳,可是落在紙上,只有真理才配落在紙上成文成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