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夫婦家破人亡 八旬老翁海外營救(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明慧記者馮道生新澤西報導)身在美國新澤西、今年八十一歲的法輪功學員沈銓先生,採取向公眾徵簽、向國會議員呼籲等方式,把兒子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身亡、兒媳被迫流產、遭注射不明針劑嚴重致殘、並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等慘劇向公眾曝光,並呼籲各界幫助營救兒媳──被非法關押在四川省成都市龍泉區濱江女子監獄的羅芳女士。

高精度圖片
圖一、沈銓先生徵集簽名營救被迫害致殘、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的兒媳婦羅芳


圖二、派出所出具的材料──對沈立之被害致死負有直接責任的人員名單


圖三、派出所出具的材料──沈立之的「病危通知書」


圖四、派出所出具的材料──沈立之的「死亡通知書」

「滿心希望看到兒子,但是到最後一刻警察卻說,兒子一年前就沒了。我當時就懵了,但是我挺住了,沒倒下,而我老伴卻昏過去了。」

沈銓老先生近日在美國新澤西州一老年公寓對記者說:「兒子死了,兒媳婦被迫害得下肢癱瘓,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現在還在獄中。我要全力營救她。」

回顧愛子被害、兒媳遭難的經歷,聽聞者多有不忍。但是堅強的老人家還是給記者勾勒出了慘劇的梗概。

*難過的年

沈立之是沈銓老先生的小兒子。因為修煉法輪功,在二零零零年在北京就被非法綁架過。回到瀋陽不久,就跟兒媳婦去了四川省樂山市沙灣區,並定居下來。二零零二年過年時,沈銓老夫婦來樂山跟兒子、媳婦團圓。 二月一日這天,小倆口去成都辦事,卻一去不返。不用說,他們一定是被警察非法抓走了。沒有人告訴他們兒子、兒媳被關在哪裏,也沒有人告訴他們兒子、兒媳犯了甚麼罪,就因為他們修煉法輪功,當局完全不講法律手續了。

到公安局去找,警察說根本沒有這兩個人。人生地不熟的,沈銓老夫婦完全不知怎麼辦。萬般無奈,老兩口離開了樂山 。

*希望瞬間破滅

後來沈銓把兒子的照片拿給迫害法輪功的成都市「六一零辦公室」的警察,要求他們核查沈立之的下落。經過漫長的等待,終於得到了消息,說是找著了。

二零零三年三月三日,從瀋陽趕到成都的沈銓老夫婦滿懷希望,以為總可以見到兒子了。按照警察的要求,他們在看守所的一個房間裏等著。

突然進來一幫人,一個領頭的自稱這幫人對沈立之的事情負責。

「沈立之呢?」沈銓老先生疑惑的問道。

「他一年前就死了。這是醫院的證明。」那個領頭的警察拿出幾張紙,冷冷地說。

「一年前就……沈銓僵在那裏。

沈夫人昏了過去。

最終,老兩口見到的是兒子的骨灰盒。

*責任人名單

「他們給我一個名單,說是處理無名氏後事人員的名單。他們把不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害死後,說是無名氏。」

「病危通知書寫的日期是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三日,病情是‘全身衰竭、肝衰’;死亡通知是三月二十六日。」 沈先生說:「但是沒有人告訴我真實情況。」

根據這份「處理無名氏後事人員名單」,對沈立之的被害負直接責任的是:

魏立新 副所長
李思明 醫 生
闞玉萍 檢察官
劉 宇 檢察官
田新明 市六一零辦 (按照該人給沈銓先生的一份收條的親筆簽名,該人屬成都市公安局一處,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姓名為田新民。)
尹 征 市六一零辦
吳銀漢 民警

*慘劇還在加劇

在沈銓夫婦拿到兒子骨灰盒的時候,兒媳並不在場。原來,羅芳於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再次被非法抓走,飽受酷刑折磨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關押在成都龍泉區的濱江女子監獄。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為了迫使羅芳放棄修煉法輪功,成都市郫縣看守所在酷刑折磨達不到目地的情況下,竟然給羅芳注射一種不明針劑,導致她下肢癱瘓,無法站立,只能用雙手扶住兩個小矮凳在地上挪動。

「因為她拒絕轉化,警察就不讓家人探視。沒辦法,家人只能站在監獄的大牆外面,遠遠的往裏看。偶爾能看到她殘疾的身影,但是卻無法跟她說話。」

沈老先生說,這是最近從國內得知的關於羅芳的唯一消息。

*曝光迫害營救兒媳

兒子沒了,媳婦坐了牢,年近八十的沈銓夫婦日子越來越艱難。三年之後,只好投奔定居美國新澤西的大兒子。

來到自由的國度,享受修煉法輪功的美好,沈銓先生更加惦記原本能幹過人、現在身殘無助的兒媳。於是老先生把兒子、媳婦受害的情況寫成徵簽信,一有機會就在公開場合徵求民眾簽名,向公眾呼籲支持營救羅芳。

在同修的幫助下,沈銓先生還拜訪國會議員,請求支持。由於沈先生不懈的努力,來自新澤西的國會參議員羅伯特•曼尼德茲(Robert Menendez),在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寫信給中共駐美國大使周文重,要求中共釋放新澤西居民在中國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拘押的親人。

十月一日,國會議員羅德尼•弗瑞凌哈森(Rodney Frelinghuysen)先生專門就沈銓一家因為修煉法輪功被迫害一事,分別致函中共總理溫家寶、四川省省長蔣巨峰、四川省司法廳廳長劉作明和四川省監獄管理局局長劉志誠,譴責中共虐殺沈立之、注射毒針致殘羅芳,深切關注羅芳及其他被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健康和安全,並要求立即釋放包括羅芳在內的他選區內居民的親人和朋友,保障他們的信仰自由。

*傑出的兒子

沈銓老先生為兒子的傑出感到自豪。瀋陽出生的小兒子沈立之,個頭一米八,非常帥氣。就讀的是東北工業大學,攻讀機械工程,一直都當班長。畢業後在一家汽車公司任職工程師,待遇很高。

也許是因為受父親長期參與國外引進工程項目、擁有較好英語環境有關,沈立之特別喜歡學英語,其精通英語的水平之高,以至於後來他決定辭去令人羨慕的金飯碗,專職開班教托福。他跟東北工業大學合作,由該大學負責提供教室,沈立之負責教學。

二零零零年底,由於在瀋陽經常受到警察的騷擾,沈立之與妻子回到樂山,定居在沙灣區,與成都一家大學合作,繼續從事托福教學工作。

*父子同修

由於「文革」期間受迫害,沈銓先生落下一身疾病。為了祛病健身,沈先生嘗試了各種各樣的氣功。有些功法確實有些健身效果,但是總也不夠滿意,所以他總是不斷的追求。只要是聽說有好的功法,沈先生總是不願錯過。

受父親影響,沈立之在大學學習期間也開始涉獵氣功,經常把自己知道的功法介紹給父親。就這樣,父子經常切磋氣功。

一九九八年沈先生在美國探望大兒子期間學習了法輪功,認定找到了高德大法。幾乎同一時期,兒子沈立之在國內也找到了法輪功。就這樣,父子成了同修,開始了按照「真、善、忍」修煉的歷程。遺憾的是,等到父子相見的時候,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開始了。

*對兒媳喜愛有加

跟絕大多數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在中共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誹謗、迫害法輪功之後,沈立之和羅芳這一對分別來自東北和西南的法輪功學員,也到北京上訪。上訪期間,兩人相遇、相識、相知、相戀,後來喜結良緣。

「孩子跟羅芳戀愛、結婚,我很滿意。羅芳我接觸不多,但是看的出,很能幹。她也是一直在追求修煉,在修煉法輪功以前,跟我們父子一樣,也是嘗試過多種氣功,最後找到了法輪功。」

「我在樂山時跟羅芳一起去成都送過一次法輪功真相資料,不曾想陷入便衣的陷阱。好在羅芳非常沉著、智慧,我們最終平安返回。」

「在那種嚴酷的環境下,她根本沒有任何懼怕的心。羅芳修煉大法,真的非常堅定。」沈老先生欣慰又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