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調與配合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以前我喜歡看獨舞,可是後來看了神韻的演出,感到原來協調一致的集體舞居然能如此的震撼人心,這是任何優美的獨舞都無法相比的。記得過去對於集體煉功,師父說過,「集體煉功的場能量很大」(《北美首屆法會講法》)。對於目前正法進程中的各種證實法的項目,師父也說過,「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在證實法中協調一致法力會很大。」(《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那麼同修之間如何才能配合好呢?對於這些問題我一直都在對照法默默的思索和實踐,今天我想站在個人的角度交流一下,希望能對其他同修起到一定的借鑑作用。

一、執著自我的危害

執著自我會派生出各種人心,不但會干擾個人的修煉,而且直接會干擾整體配合與協調,使得環境變的更加複雜。對自我的執著會讓人以自我為中心,強調自我的認識,很多時候我們總認為自己是在用大法在衡量問題,所以不容許別人質疑,還覺的自己是在為別人好,為整體負責。其實我們都是在用自己對法的理解在看問題,在要求同修。可是大法的本身並不是我們粗淺認識能涵蓋的,所以我們不能執著某一時期的某些認識。例如:

妒嫉心

正是對自我的執著讓人覺的自己比別人強,生活中的好處和獎勵都應該給自己而不是給別人。所以看到別人成功時,人就會心裏不舒服。如果別人得到了某種好處、或者某種承認或獎勵,而自己沒得到,就會隱隱的感到不舒服。而如果認識的某個人在某些方面失敗了,卻會批評他們,沒有一點慈悲的感覺。總是看到別人的錯誤,看不到別人的好處,沒有向內找從而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顯示心

顯示心也是執著自我的表現。這種心理會讓人總想照自己的方式做事,總認為別人應該同意自己的方法,因為認為自己看問題的方法是「正確的」,不去考慮那些不同意自己的人。在和同修的相處中,這個問題往往會導致與別人的摩擦。

二、善意的理解別人

其實作為大法弟子,每個人都知道大法的珍貴,每個人都希望把證實法的項目做好,可是往往每個人因為個體的差異,每個人所處的角度不同,常常會出現意見有所不同,面對意見和自己不一致的同修,尤其是意見和自己完全相反的同修,我們不能盲目的下結論說對方沒有站在法上考慮問題,不為他人著想,甚至武斷的說對方想破壞法。盲目的,批判式的下結論往往會傷害同修,也會增加同修之間的間隔,阻礙證實法的項目的正常開展。其實人與人之間的所謂矛盾往往都不是甚麼大的問題,很多時候都是誤解而產生的,所以我們要懂得善意的去理解別人,不要總是把別人往壞處去想。

有一次有個同修做光盤,另一個同修看了光盤,很生氣的說:「你怎麼就一點也不為同修著想,你到底是不是修煉人,你給光盤貼了盤面或標籤,上面都是敏感內容,你讓出去發光盤的同修怎麼發,你怎麼就不為同修的安全考慮呢?」製作光盤的同修很委屈,認為自己正是為同修著想,光盤種類有些多,貼上盤面或標籤,便於發放光盤的同修辨別,精緻醒目的盤面和標籤也能吸引常人。其實通過這件事,我們可以看出同一件事,大家只是考慮問題的角度不同,不能說誰錯,然而盲目指責同修很可能就會埋下隔閡,當我們表達不同意見的時候如果不是善意的提出,而是長期都是用指責的口氣去說,日積月累很可能就會造成同修間難以調和的矛盾。

換個角度看問題可以消除人際間的對立和不愉快,網上有一篇文章中說,曾經有人做了一個統計,調查一般人放杯子的習慣結果顯示:將杯子正放與倒扣的比例是一比一,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大家所持的理由卻都是一樣的,那就是「比較衛生」;記得剛看到這樣的統計數據時心中一震,原來這世上有一半的人的做法與我不同,原來我們都堅持著相同的理由,常人中有句話叫殊途同歸,我們要尊重與我們意見不同的聲音。

當然我們看到同修有缺點和不足,作為修煉人我們不能像常人那樣,採用圓滑的交際手腕,怕得罪人,表面甚麼都不說,背後說,這是不為同修負責。修煉人要講「真」,大法弟子之間應該敞開心扉進行交流,只是我們要學會善意的表達自己,謙虛誠懇的和同修溝通。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