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天成 珍愛天然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老子講:「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受大地的承載之恩, 應效法大地;大地又依法於天;而天又效法「道」 的法則運行;「道」 的本性是無為的,其發展變化是自然而然的。

《黃帝內經》主張天人合一,強調人「與天地相應,與四時相副,人參天地」(《靈樞﹒刺節真邪》)。人的生命是天法在世間的具體體現,人要效法於天道,天和人是和諧統一的;人與天地溶合,相依生存。

人類、生命、地球、宇宙、天體等萬事萬物,都是高級生命所造就,體現出無量的智慧。因此世間的一切都是和諧的、圓容的、生態平衡的,是天斧神工而成的。

且不談更大的宇宙天體的組成和運轉的奧秘,只說我們地球,就已經夠神奇了:四季有序,海陸山川,乾濕適宜,白雲藍天,鳥獸花草,生態循環。地球繞太陽公轉又自轉,自轉還有個斜角23度27分,這傾角也謂巧妙至極,它才使地球上有四季的變化。如傾角是45度,則地球上大多數地區的夏天會像赤道一樣炎熱,冬天會像南北極一樣寒冷。這麼完美的機制,只能是高層的神在操控。因此,炎黃子孫就流傳下這樣的成語:渾然天成、巧奪天工。

著名科學家牛頓是個基督徒,牛頓的一位好友總不相信有神。有一次他到牛頓家做客,見到一個精美的太陽系模型。只要一搖手柄,各星球就按自己的軌道運轉起來。於是他大加誇獎,問牛頓:「這精密的模型是哪一位能工巧匠做的?」誰知牛頓卻不在意地說:「沒有人。」他的朋友大惑不解:「誰製作了這偉大的系統,怎麼會沒有人呢?」牛頓反問道:「如果一具模型必須有人製作的話,為甚麼實際運轉的太陽系,卻會是偶然形成的,而沒有一位創造者呢?」這位朋友醒悟了,逐漸接受了「有神論」。

筆者兒時經常想:這冰天雪地的嚴冬,是否有時會長此下去,而春天不再回來了?人每天都是生活在僥倖之中吧?還是有老天爺在管,要麼咋會年年歲歲都相同呢!

人類要尊重「天成」,應該把「天成」看得很神聖的,不能輕易地改動地球上的天然環境。比如,非本地物種如果亂加引進而不控制,就會給當地人們的生產、生活和生態環境帶來難以挽回的危害,這樣的事例很多。1859年,當澳大利亞的一個農夫為了打獵而從外國弄來幾隻兔子,在那裏兔子沒有天敵,快速繁殖不斷翻番,到1950年,兔子的數量從最初的5隻增加到了5億只,這個國家大部份地區的莊稼或牧草都遭到了很大損失。整個20世紀中期,澳大利亞的滅兔行動從未停止過,但收效甚微。

水葫蘆原產南美,上世紀50年代,把它作為優良的青飼料,在中國推廣種植,迅速擴散到珠江流域、長江三角洲水網和雲南滇池等地。水葫蘆在河道、湖泊、池塘中的覆蓋率往往可達100%,茂密植株遮蔽了陽光,阻塞了河流航道,降低了水中的溶解氧,使許多原生物種消亡,對灌溉、運輸、水產、旅遊業等造成嚴重危害。目前,中國每年用於治理水葫蘆災害的費用都在5億元以上,僅上海市一年就要從水中打撈出80萬噸水葫蘆。

造物主所造各地區的天然環境,是講究生態平衡的,不要人為地改變其原始狀態。在20世紀初,美國的凱巴伯森林中約有4000頭野鹿,與之相伴的是一群群的狼。為了鹿的安寧,美國總統決定開展除狼行動,到1930年累計槍殺了6000多隻惡狼。狼不見蹤影了,鹿不久增長到10萬餘頭。興旺的鹿群啃食光了野草,毀壞了林木,使以植物為食的其它動物銳減。鹿沒有天敵追殺,懶化體弱,群體退化,陷於飢餓和疾病的困境之中。到1942年,凱巴伯森林中鹿下降到8000頭。美國政府又於1995年實施了「引狼入室」計劃。從加拿大運來野狼放生到落基山中,森林又煥發了原始生機。

人類總是妄自尊大,不自量力,往往就想主宰一切。有的人也想創造出類似地球那樣的原始生態系統。1986年美國在亞利桑那州,興建了一座封閉式人工生態循環系統。研究仿真地球的生態條件,看人類是否適合生存的問題。其佔地面積才1.3萬平方米,總體積容量不到20萬立方米,就覺得了不起,因此把地球本身稱為「生物圈一號」,把這個系統稱為「生物圈二號」。結果歷時8年,耗資2億美元,最後確認實驗失敗,可見人沒有天神那樣的智慧,人類只能依賴地球才能生存,對地球上的原始生態環境,不能隨便破壞。

道家講:行雲流水皆有氣,即萬物都有靈氣。一杯水是有生命的,那麼江河湖海就更是有生命的了。如今,人們為了眼前的利益,灌溉呀、發電呀,大動干戈,攔江築壩,阻截了川流不息的氣運,造成了江河斷流。特別是長江、黃河像兩條大動脈,千萬年來流淌在中華大地上,更應保持它的原始生態。近年來中國大陸連續出現諸如松花江斷航,黃河、遼河、山西多條大河斷流,北方的河流大部份常年乾涸或污水橫流,長江幹流出現罕見的低水位,主汛期枯水;人造水庫長期大量蓄水,地殼負重失衡,造成地震等隱患;山和水的結構變更,原始的天然景觀遭到了破壞;死水長期不大流動,特別是排污、濫拋髒物,使水質污染。自古道:「流水不腐,戶樞不蠹」。人為地超採地下水導致地裂和沉降,上百個城市被迫限水;13個較大湖泊普遍存在污染和富營養化,甚至危及日常生產生活,全國整體性的水環境危機越來越嚴重。無錫市2007年5月,太湖由於富營養化藍藻暴發,水面形成藍綠色有腥臭味的浮沫,景象慘不忍睹。

地球上除了造物主所造的物種,新的物種是培育不出來的,物種基因的穩定性極難逾越。一些科學家用現代遺傳學與現代數學概率論來驗證,基因突變產生高級性狀的機率幾乎是零,概率計算表明,物種進化的可能性小到了絕對不可能的程度。從這一點也證明,「進化論」真是荒謬的假說。動植物育種專家都知道,一個物種的變化範圍是有限的,新培育出的品種不是不育,就是又變成原來的親本。如山羊與綿羊的雜種不活,馬與驢的雜種騾子不育。

天成的地球環境,氣候條件、人文地理、各種生物,原本是天然循環,天工地造,完美之致。唯物論者卻說這都是大自然「偶然地湊合」;進化論者還把動物的保護色等,說成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本來是高級生命大覺者的慈悲,才造就了人類生活在這樣一個和諧共生的空間,可是有的人卻不知尊重,否認天成,妄談甚麼「讓高山低頭,河水讓路」、「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等, 真不識天高地厚。前面只談了中國大陸水環境的危機,對於其它天成的地球資源,人類也須倍加珍愛。無節制的毀林、毀草而耕;亂開礦、亂搞化工生產;大地的荒漠,空氣的污染、海洋的毒化都已經到了最壞的程度;農藥、化肥的大量使用,土地板結,人畜為害。1992年世界1575名科學家發表了一份《世界科學家對人類的警告》,開頭就說:「人類和自然正走上一條相互抵觸的道路。」

那麼,是否自然界存在的東西,人類都不能動、不能改變呢?不是的。未來的科學必須是珍愛天然,把山川平原也視為生命體,因勢利導的。中國古代大禹治水,不是強硬堵截,而是疏通九河;都江堰順應自然以用之,化害為利,利澤川西平原兩千餘年,造就了肥美富饒的「天府之國」,被評為世界文化遺產,載入人類水利史冊。未來人類的科學,必將承傳「天人合一」之理,順應天成,錦上添花。

尊重天成,不僅僅專指自然界,萬事萬物皆有定數,還可以應用到一切領域之中。世間的一切事物都有其本身的必然規律,所以講遵從天法而行事,按照老子的「道法自然」,順其自然而發展。然而,共產黨講的甚麼「鬥爭哲學」、「革命理論」, 甚麼「戰天鬥地」、「改天換地」,違背了天理、天法,最後必將自取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