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手機短信講真相救度眾生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世界各地的同修好!

今年新年期間,通過看《明慧週刊》中同修寫的關於利用手機發短信講真相的交流文章,我覺的這個辦法真好,簡單實用,也想試試,就買了手機和卡,並編輯了兩條短信開始發送。可發了不到一百條就發不出去了,只好停下來,並開始給手機和網絡發正念,大約一週後能發了,可發過六、七十條之後又發不出去了。因當時對這個項目還不太熟悉,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裏,更不知道如何解決,畏難的心理一上來,就通過甲同修把手機轉給了乙同修。

後來又陸續的看了一些關於手機短信編寫與發送方面的交流文章,心裏有了一些頭緒,並聽說乙同修發的挺好,我信心又起,於是在今年三月份又買了一部手機,便開始了這段利用手機短信傳福音的修煉之路。

開始時這條路並不順暢,收集來的短語大多是七十個字以內,有的只有二、三句話,我覺的太簡短了,不能言盡其意,講不明白。現在大多數手機都支持二百八十個字符的短信服務(但發出去一次是按四條短信收費),為甚麼不最大限度的利用好這二百八十個字符把真相講的更加明白、更加具體呢?於是我開始嘗試自己編輯短信內容,這才發現真正想深入的做好一個項目並不容易,很需要時間和精力,更有對耐心和責任心的直接考驗。

因每天要上班十一個小時左右,而且編輯短信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所以大多是在晚間下班後在家裏編寫,有時一個晚上只能編出一、二條短信,按鍵的拇指都有些僵硬了,可發不了幾天就被屏蔽了,於是又趕緊再編輯新的短信。

開始時很被動,很覺受挫,但我真的不想放棄這個項目。師尊在《美國首都講法》中講到:「目前大家就是怎麼樣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發送真相短信不受地域、時間限制,覆蓋面廣,傳遞速度快,正符合了師尊的這一法理要求。而有的人也許真相資料不看,但收到短信出於好奇心也一定會看完,這樣就大大增加了世人了解真相的機會,我決心一定要走好這條證實法之路。

當時的情況是,用手機發送真相短信這個項目在我區尚屬空白,乙同修發的短信都是我編寫的(現在乙同修也會自己編寫了),而後來陸續參與此項目的五、六位同修大多是老年弟子,連怎樣發短信都是現學的,更不要說自己編寫了,所以這個編輯短信的任務幾乎就落在我一個人身上。那段時間感覺壓力很大,有時間就坐那兒編寫、修改,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不動,脖子、後背、手指都又酸又痛。編好經測試發送成功後,便趕緊找到那幾位同修存到她們的手機上。剛存完一圈回來,發現某個短信又發不出去了。手機顯示是發送成功,但對方收到的是不完整信息,關鍵部份全被屏蔽了,但資費照常收。

於是又從新修改,測試成功後再趕緊去幫同修把短信更新,不更新的話同修發出去白白浪費時間和資源,更耽誤眾生得救。就這樣改來改去、跑來跑去,連做夢都是在編短信,感覺身心都很疲憊,有時甚至生出怨氣……有同修提醒我先放一放,靜心學學法,並幫我打印了《手機短信群發實用技術手冊》。

通過不斷的學法向內找,我意識到自己的做事心起來了,法學的少,心性不到位,怨心、怕麻煩的心、怕吃苦、急躁心等等全跑出來了。「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轉法輪》)慈悲偉大的師尊為了救度我們這些迷失的生命,歷盡了千難萬險,而我承擔這一點點壓力就不想忍受,不願付出,不肯吃苦,這是多大的私呀!這些不正是我要修去的東西嗎?明晰法理後,心態改變了,智慧也在師尊的加持下源源而來。現在,已能如意的破除所謂「屏蔽」,再敏感的短信也能暢通無阻,即便偶爾「屏蔽」也能輕易破除,真切的感受到一切都是為法而來、為法而成,到最後為法所用。通過看《手機短信群發實用技術手冊》,我又開闊了思路,開始從一些週報、小冊子及週刊上摘錄講真相素材,經過編輯整合後,儲存了十幾條側重點不同的真相短信,更加具有力度和針對性。

初期發短信主要是收集各類廣告、報紙,上面有大量的手機號碼,幾乎每天都要發一、二百個。為了提高效率和避免發送過多被封卡,我又買了一部手機,並同時開通了十張卡,這樣兩部手機、十張卡、十幾個短信輪番使用、發送,大大提高了發送速度,節省了時間。一般兩部手機同時發送,一次開機二十五分鐘可發送一百條左右,這樣每天開機二到三次即可,即安全又快速,最大限度的避免了被封卡和由於同一短信過多發送易被屏蔽的干擾。後來,我把這個方法推薦給了甲同修。

今年六月份,在父親的資助下我終於擁有了一台筆記本電腦,當時並沒甚麼其它打算,就是想自己上明慧網。同修教會了我上網、下載及上傳文件。我每天打開網頁下載一些同修的交流文章。有一天,看到同修在一篇文章中寫到:「大法弟子首先應該關注每天的迫害真相……」是呀!好幾天過去了,我還從來沒看過這方面的資訊呢!於是我第一次打開瀏覽「迫害真相」和「大陸綜合消息」,當看到一個個迫害案例後面那一串串參與迫害人員的手機號碼,當時就明白了經過一番波折買來的電腦是為何而來的,這一切都是師尊的巧妙安排啊。從那時至今,我開始全力針對那些參與迫害的警察及相關人員發勸善短信。

當然這期間也時時伴隨著對我的心性的魔煉。首先抄寫手機號就是一個很需要耐心的事情,幾乎每天網上都登載大量的手機號,下載後一抄就是兩個小時左右,有一天特別多,竟抄了四、五個小時,眼不停的看,手不停的寫,枯燥而機械,對於我那急躁的性格真的是一種挑戰。看著那一長串一長串好像總也抄不完的號碼,有時真的有些望而卻步,但我知道那不是我,那是惰性在魔我,是怕苦怕累的物質在干擾我。真念告訴我號碼越多越好,同修們搜集來不容易,一個號碼都不能落下。一個號碼就是一條人命呀!何止一條人命?也許是無量眾生的命呢!就這樣日復一日,不覺中急躁已漸漸離我而去,取而代之的是沉穩與平和。

隨著號碼越來越多,我一個人發不過來,經過協調後,甲同修與我共同分擔起了這份責任,我把抄寫下的號碼分給甲同修一部份,這樣我可以多些時間編寫新短信。給這些參與迫害的人員寫短信與給普通世人寫的就不能一樣了,他們經常接觸大法弟子,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也更方便看到,基本真相應該是聽過、看過無數次了。參與迫害者多是在利益驅使下被邪惡利用,或麻木的執行所謂上級命令,針對這種情況我先後編輯了十幾條勸他們審時度勢的勸善短信。

開始時常常有人回信,大多是威脅謾罵的,有時剛剛打開手機,看到的就是一句惡毒的髒話,心裏明白這裏有我要修的東西,但偶爾還會有些動心。向內找,發現自己還有求名的心,願聽好聽的,聽到逆耳的還有怨恨心。

坐下來發正念,清除這些骯髒的執著心。再收到各種回信時,已能坦然處之,榮辱不驚。並本著慈悲心挑選各種角度的短信再給他們發送,有的就不再回信了,有的就一直罵,直到我不再給他發為止。這樣的情況出現幾次後,我覺的不太對勁。是不是我編寫的短信有問題?我開始一條一條的用心閱讀、品味,發現真的是我的問題:語氣生硬,字裏行間有點威脅人的味道,透著黨文化氣息,讓人感受不到真善。這正是我那時修煉狀態的體現呀!向內找後,我開始從新調整短信的詞句、語氣,每一個字都仔細斟酌,不帶觀念,不帶怨恨,抱著一顆慈悲的、真的為他好、真的想救了他的心態,這樣從新修改後的短信發出去,幾乎就沒有再收到過惡意回信,反而開始收到表示感謝和認同的回信。師尊在《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講到:「大法弟子在講真相中要使人發生變化、要能救了這個人,你就不能觸動人的負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決問題,才能把那個人救了。」

有一次我以新聞快訊的形式,給一個地區參與迫害的法院人員發了一條短信,是「關於收集中共法庭系統迫害法輪功的罪證的公告。」其中有一個人回信問:能告訴我你是誰嗎?明顯的感覺到了迫害者的心虛和膽怯。我又給他連著回了幾個講真相和勸善的短信,他沒再回信。但我想他至少不會再那麼盲從於邪黨了。其實他們都是被毒害最嚴重的眾生,他們才是最可憐的生命,如果我們不去救他們,他們就真的沒有希望了。

現在,我和甲同修每天不間斷的向全國各地參與迫害的人員發送勸善短信,為解體邪惡、制止迫害、喚醒更多人的良知在盡著自己應盡的責任。在此感謝明慧編輯部所有同修的辛苦付出,讓我們能及時得到各地資訊,感謝本地同修的多方支持和經濟上的援助,同時感謝大陸同修提供的珍貴信息。

寫到這兒,師尊的一句法打入我腦中:「聚之成形,化之為粒。」(《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們所有的同修就是一個整體,整體配合力量大。散開之後又可獨當一面,在助師正法這條路上各盡所能、各顯神通,完成著自己的歷史使命,兌現著自己的史前誓約。願我們所有的同修共同精進,正念正行,助師正法到法正人間的那一刻,救度更多的眾生。

因層次有限,如有不妥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謝謝所有的同修!

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