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立忠被迫害致死,家屬屍檢要求被拒(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葫蘆島市連山區大法弟子黃立忠,在盤錦監獄遭嚴重迫害一年多,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左右被迫害致死。家屬提出的屍檢要求被獄方以及盤錦市城郊區檢察院拒絕。

黃立忠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自2009年2月25日被非法綁架到2009年10月25日被迫害致死,年僅46歲的黃立忠被折磨得皮包骨、傷痕累累

七十多歲的老母親看到自己最疼愛的兒子死的如此淒慘:眼睛睜著、牙齒變形在外面露著,嘴沒有合上,瘦得已沒有人樣,像個七十多歲的人,老母親的哭聲悲痛欲絕,後來哭得昏了過去。在此之前他母親剛剛右手摔傷。老人家一邊哭一邊說,我在家總在對自己說,一定要好好活著,等著我兒子回家的那一天,天天在盼哪。沒想到你先走了,叫當媽的怎麼活呀?我不活了,你把我也帶走吧!

高精度圖片
黃立忠遺體的脖子底下皮膚顏色明顯與其他部位皮膚不一樣,右耳呈紫色,親屬當時詳細觀看時,右耳耳膜已破,他自己曾對家人說,他的耳朵有時聽不見。

年僅四十七歲的大法弟子黃立忠,於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在家中被綁架,被連山區邪黨法院非法判刑九年,同年九月被非法關押到盤錦監獄五監區五中隊。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家屬探望他時,看見他枯瘦如柴,渾身顫抖,虛弱的說話都很吃力。家屬這才知道,盤錦監獄這五個月一直禁止他與家屬見面的真正原因,是為了掩蓋王建軍等惡警對黃立忠進行的殘酷電刑迫害。僅僅過了五天,十月二十五日晚上九點半,獄方突然通知家屬,黃立忠已經死亡。

10月26日上午,黃立忠家屬聘請律師一同前往,中午12點多到達盤錦。七監區大隊長張國林和五監區病監醫院院長張亞偉與家屬見面後,二人陪同家屬到殯儀館去看遺體。家屬看到遺體後,要求見盤錦監獄領導。

下午兩點左右,盤錦監獄獄政處處長王海軍(警號:2193272)和教育處處長楊友山來到,之後盤錦市城郊區檢察院(此檢察院在盤錦監獄總部大樓西側)法制科科長王守柱(音)也來了。家屬詢問死因,獄方口頭說「猝死」,家屬要求獄方做屍檢。

10月27日上午,黃立忠家屬同律師一同到盤錦市城郊區檢察院,家屬把控告信(控告信內容見附錄)遞交給接待室的張處長。法制科科長王守柱(音)接待了家屬一行,在交談中家屬對獄方口頭說「猝死」提出異議,要求獄方做死因鑑定。王守柱(音)和陳檢察長都不同意,認為是「正常死亡」,不接受家屬的屍檢的申請書。在王守柱(音)和陳檢察長的催促下,獄方只給家屬拿了一個「死亡醫學證明書」、「居民死亡殯葬證」以及盤錦監獄醫院給出的診斷書。

由於家屬提出的申請被獄方拒絕,家屬只好返回葫蘆島。家屬準備到盤錦市檢察院和遼寧省檢察院繼續上告。

盤錦監獄:
七監區大隊長張國林手機號:13390270703
五監區病監醫院院長張亞偉手機號:13390273366
獄政處長王海軍辦公電話:0427-5637369    傳真:5637351
盤錦市城郊區檢察院:
法制科科長王守柱(音):0427-2681508(辦公室) 13842762003(手機)
接待室張處長:0427-5632000(辦公室)
楊友山的警號為2193355張國林的警號為2193104


附一:申請書

盤錦市城郊檢察院:

鑑於黃立忠於2009年10月25日晚死於盤錦監獄(原第五監區,8月28日轉到第七監區),盤錦市第二人民醫院診斷為「猝死」,監獄口頭告知死亡鑑定「猝死」,現黃立忠家屬提出死亡異議,疑為非正常死亡,特申請對黃立忠的死因做具有司法鑑定資格的法醫機構進行屍檢,做出法醫死亡鑑定結論。

特此申請:
2009年10月27日

附二: 控告信

我們是黃立忠的親屬,我們想向盤錦市檢察機關控告盤錦監獄五監區大隊長王建軍對黃立忠施用酷刑一事。

黃立忠於2008年7月份被送到盤錦監獄五監區五中隊。他妻子於2009年5月2日去見他,五中隊獄警馬英告訴她說:「黃立忠違紀,根據監獄法,五個月不允許他與親屬見面,五個月以後再來吧。」她要求拿出規定,馬英說他拿不出,並說「這件事不是我一個人決定的」。黃立忠的妻子只好回去了。

6月中旬,她又去五監區,找到五監區獄警科,又找了姓魏的副大隊長,要求與黃立忠見面,又被拒絕,並說此事就是他決定的。她只好又回去了。

10月20日,黃立忠妻子來到五監區,找到馬英,馬英告訴她說,黃立忠已經被調到七監區五中隊去了,她又到七監區,七監區大隊長張國林先找她談話,說黃立忠8月28日才調到七監區,經體檢身體不太好,今天送到五監區病監去了,讓她下午去接見。

下午2點多,黃立忠由一名犯人攙扶著來到接見室,妻子都認不出他了,面色憔悴,身體枯瘦如柴,牙齒變形,說話有氣無力,身體顫抖,僅5個月的時間,好端端的一個人變成了這個樣子!47歲的人看起來蒼老的像60多歲,她4月中旬見他時,他身體一切正常,並且精神很好,現在變成了這個樣子。見面後,他妻子就告訴他:「他們不讓我見你,說你違紀。」他說:「說我違紀了?當時他們把我電的差點死過去,後來一點一點緩過來了。」她問:「甚麼時候啊?」他說:「4月20日。」她問他:「誰電你了?」他說:「是王建軍!」她又問:「還有誰打你嗎?」他說:「甭提了,沒有人再打我,我也遭老罪了!」(意思是在遭受電刑之後,黃立忠又受盡各種折磨)她想繼續追問詳情,被旁邊病監的警察打斷,他又告訴妻子,他由於受到嚴重電刑(電刑就是身體纏上電線後通電體表不留傷痕),導致他耳邊有時能聽見,有時聽不見。當時他虛弱的很,說話費勁,身體一直抖動不停。

這次見面大約20分鐘。這時妻子才知道,監獄之所以不讓見,是因為獄方為了掩蓋黃立忠遭受的酷刑。

僅僅過了5天,10月25日晚上九點半,獄方通知家屬,黃立忠已經死亡。

由於他妻子5月、6月兩次來看望,都被告知黃立忠違紀不讓見,這本身就是違法行為。再有當黃立忠病危時,監獄沒有給家屬下病危通知,導致家屬沒能見到黃立忠最後一面,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了。家屬懷疑黃立忠是被電刑殘害致死,因為4月20日黃立忠遭到王建軍嚴重電刑後,導致其身體內臟嚴重受損與10月25日晚其死亡是有密切關係的。不然的話,一個好好的人,絕不會幾個月內身體就壞到這種程度。

因此,在此懇請檢察機關依法立案查處黃立忠在盤錦監獄死亡一事,必須查處殘害黃立忠的兇手,查明黃立忠在盤錦監獄的真正死因,給死者家屬一個公正的交待。我們相信,在法制社會的今天,我們會討回公道!


黃立忠家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