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老翁證實法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中國北方大法弟子,今天借明慧平台向師尊彙報一下自己的修煉情況。

一、大法造就的生命

我和老伴都是八十歲的人了,我們走進大法近十二年了。老伴一天書也沒念,還裹過小腳。修煉前,她腦袋疼,類風濕、關節炎、骨刺,無法走路。她是通過親屬介紹走進大法修煉的,煉功一個多月一身病都沒了。我感到這個功法很神奇,認識到這不是一般的功法。我當時是快七十歲的人了,冠心病、膽囊炎、前列腺炎、全身皮膚病,腰疼的也直不起來,腿疼的無法走路。我看到家中十幾口人得法後都發生了神奇的變化,尤其老伴的變化最大,我自然而然的也走進大法中來。

學法後,我知道我的生命是為法而來的。我曾在戰場上拼殺,十幾次被閻王推出陰間,拒收我。我為共產邪黨賣命了幾十年,落下一身病,痛不欲生。如今學大法我的病很快都好了。我一個八十歲的老人獨自養種了十二畝山地,一千多顆果樹,種了很多莊稼,供眾多人吃菜,可是我渾身輕鬆,滿面紅光,腰板硬朗,耳聰眼明,只讀過半年書的我不僅能通讀所有大法書籍,連《明慧週刊》、《明慧週報》期期不落。別人都說我像六十歲,我說我的身心非常年輕。我多次大難不死就是為等此大法,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

二、堅定的信師信法

在九九年中共邪黨打壓法輪功初期,警察到處抓我們轉化。我們為了不進轉化班,離家出走。老伴說:「誰也轉不了我,我有師父保護,誰也動不了我。」於是我們在雨地裏東奔西跑。山路不好走,摔了多少跟頭,牙、臉都摔破了,就是不疼。要是沒有師父大法保護我們,早就沒命了。雖然我們法理領悟的不多,可是我們心裏知道:不管邪惡多猖狂,我們就是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們就是信師信法。不管你邪惡的黨怎麼打壓,我們心裏就是裝著大法。

在眾多學法不深的同修被轉化後,我們家就成了大家交流的唯一場所。迫害前我們家就是一個學法煉功點,迫害後經過一個短暫的停頓後,同修們又都回來了。我們互相切磋,我從自己和老伴身心的神奇變化中確認這部大法是一部正法,是我們億萬年等待的最珍貴的大法,我們不能放下,於是家中十幾口人在我和老伴的影響下在法中堅定的修煉著。十個兒女中有五個真修,五個是常人中的好人,也在做大法的事。第三代的十幾個孫子輩雖不能像我們精進實修,但都能去講真相、勸三退。我們這個家族中的全部成員都堅信大法,緊跟師父走正法的路,我們家也成了我們村十幾年來一直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的唯一場所。

三、救度眾生顯神威

由於我們堅信大法,十幾年來,我們由這個家族中的十來個人,擴大到全村的近二十個人。每天白天我下地幹活,我都帶著隨身聽聽法。晚上吃完飯大家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我們這個村子是個一千一百多戶的大村,像我這個年齡的老人有一些,但都是老病號,唯有我們倆沒再吃過一片藥,所以村裏人都願意把在生活中遇到各種各樣困難的人介紹到我們這裏來。雖然我們住在離村子較遠的山上,也時常有各種朋友或甚麼人慕名而來,聊一聊,講一講真相,明白了真相就退出邪惡的黨團隊,沒有一個放空的。

中央電視台的某導演來了,我給他講真相,告訴他天安門自焚是邪黨造假,是欺騙老百姓的,我們百姓中流傳著一些歌謠:「天安門自焚汽油燒,王進東火中穩坐自逍遙。厚厚棉衣都燒掉, 頭髮沒少一根毛,演戲誣陷露餡了。」「貴州平塘掌布一巨石,裂開斷面現六字。‘中國共產黨亡’,景點請你來參觀。天滅中共是真言,快快退黨保平安。」導演水沒喝完就退了黨,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有個收破爛的聽說山上有我這麼個人也來了。老伴給他做飯,我就給他講真相。講《九評》、《江澤民其人》,他不但自己非常痛快的三退了,後來還跑來給他的親朋好友做三退。以各種心情到這裏來的人都被救度了。我和老伴年歲大了,不能像年輕大法弟子那樣到處跑、去講真相救人,但我們倆也去了天安門七次,我們的協調工作做的很好,村裏大部份人都三退了。不管甚麼敏感的日子都沒有邪惡來找我們的麻煩,我們已經重重的將天平壓到底了。我們展現的是大法的威力,是大法弟子的神威!

正法還沒有結束,我們已經走過了最艱難的路程,闖過了病業關和各種心性關,我們要跟隨師父在救度眾生的最後的正法過程中走正走好。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