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神筆」證實法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第六屆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會又開始了,在參加了前五屆法會交流後,在每次執筆回憶自己十多年所走過的路,更珍惜這記錄大法弟子在人間證實法的寶貴機緣。特別是每一次閱讀網上同修的稿件時,都深深的被同修的無私無我、正念正行和救度眾生的責任感所打動。可以說,這樣每年一次的交流平台,真的是把全體大法弟子的心連到了一起,形成了一根「大脈」,溶匯貫通在大法中。有感於法會的神聖,今年這屆法會我再次提起了筆,為這大陸法會遞上自己的一份「心路」,和全體同修共享證實法路上的甘與甜。

二零零二年,正值邪惡瘋狂迫害的第四年,當時我還在高中讀書,時常看到學校裏的同學被邪黨謊言欺騙,在無知中造業褻瀆大法。由於怕心,我只是和自己走的近的同學說一說,不敢堂堂正正的和每位同學講清真相。心裏非常著急,怎麼辦呢?怎樣能讓同學從心底明白事實真相呢?曾經嘗試過在校園裏發資料,但是收效不大。不是自己發放受限制,就是同學把收到的真相資料上交。這可如何是好!也許是師尊看到了我這顆救人的心,便點化我。

有一天,郵寄真相信的念頭打到腦子裏來,對啊,這是個很好的辦法啊,以第一人稱寫,還容易貼入人心,直接郵寄到同學手裏,同學一定會認真看的,好,就這樣做。當我把自己的想法和母親同修說後,母親也贊成。於是我開始利用業餘時間寫真相信。

寫信時,我通常放著「普度」或「登歸途」,讓自己在祥和的音樂中靜下來,用最純淨的心態去撰寫底稿。寫時,我順著認識的同學的現狀與接受能力去寫,讓他們切身體會到內容的親切,感受到這份信件是真正為他們好。寫好後由母親從新抄寫,再配上一份真相資料,然後寄出去。基本上同學都收到了,而且能認真的把信讀完。

那時學校裏的老師受毒害也是很深的,有的直接在課堂上誹謗大法。我就根據個別老師的思想癥結,直接寄信講述事實真相,並勸告其不要肆意誣蔑大法,不要用自己的錯誤認識去毒害學生,那樣對自己的前程沒有任何好處。有的老師看到信後真的在課堂上不隨便亂說了。

那段時間裏,感到自己的心態特別純淨,想的都是怎樣救人。儘管高三功課很忙,但是自己並未找任何理由不去講真相,而是利用各種機會想辦法救度世人。

後來高考結束後,由於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我流離失所至異地。當時對於從小到大都沒離開父母的我,開始很難適應外面的生活。物質生活的清貧倒是未讓我覺的苦,心靈上的孤獨卻真真切切使我感到了無限的壓抑、鬱悶。本身我的性格並不是那種特別開朗、喜好交往的人。所以在外面的第一個月,感受到的就是孤獨。好在身邊的同修對我都很照顧,他們的關懷讓我一點點不再覺的無助,而是漸漸的和大家能溶在一起,心態也隨之變好。

當時間歇的能聽到此地同修被迫害了,「六一零」辦洗腦班抓了多少人等。同修都很著急,想著怎樣去營救。有了以前寫信的基礎,這時我主動提出寫勸善信,配合大家營救工作。同修也贊成,於是一篇又一篇的真相信在我的筆下誕生了。寫完後,同修審稿,看是否有不當的地方,修改後郵寄給迫害責任人。不知不覺我發現自己已經逐步擺脫了孤獨的陰影,不再沉浸在個人的感受中,從新溶入了整體證實法的洪流。正如師父在《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所講的:「為甚麼會感到孤獨?去救度眾生、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絕對不會有這種感覺的。在學法中、在精進中怎麼會有這種感覺呢?」

由於證實法的需要,不久我又去了另一地,全面參與當地的資料點工作。在這裏,我學會了上網、打印、排版、刻錄等電腦技術,與另外一名同修共同配合,負責資料點的全面運轉。當時因為屢屢有迫害案件的發生,需要及時將消息整理成文字,發到明慧網,於是我開始嘗試寫新聞報導。就這樣我由最開始寫真相信、新聞報導,到後來寫本地通知、法理切磋、揭露迫害、時事評論等不同文體的文章。

寫作的過程中,實際上也是心性昇華的過程。有時寫一篇法理切磋文章,中途寫不下去了,這時查找自己多半是有執著心,或證實自己、或有對同修的不滿,總之是人的情緒佔了上風。調整自己的心態後,才能流暢的寫下去。當真的是抱著為同修負責、為整體負責的心寫時,文章基本能發表,而且真的使同修受到觸動(從網上同修接著發表的讀後感所知道的)。這時候真切的能感到這就是整體,共同切磋,互相提高。

在寫揭露迫害文章時,開始言辭激烈、氣憤、爭鬥夾雜其中,黨文化的東西皆有體現。後來讀《九評》、《解體黨文化》,尤其是境界的提高,內心越來越平靜時,發現此時的文章也愈趨近平和,說理和勸善更容易打動人心了。如果說,文章的結構、詞彙、語句的流暢來源於文字基礎,那麼文章思想內涵的體現就決定於作者的心態了。就如目前的神韻晚會,為甚麼那樣感動人,得到各界知名人士的高度評價,不僅僅因為表演者技能的高超,更在於每一位舞者靈魂深處散發出的那種純善、純美、慈悲的信息。那麼文章也是這樣,所以說無論做任何事,人的修為太重要了,它是做好一切的根本。

時而,一種想法會縈繞於我心頭。自己文化不高,怎麼寫起東西就不費勁呢?身邊有的同修受教育程度比我高,但是寫起東西卻絞盡腦汁,費時費力。我不解,應該讀的書越多越能寫啊。是不是不用心,不是,有的同修也很用心。後來我在寫真相文章時,會常常出現一種感覺,那就是這邊我在落筆,那邊總有抑揚頓挫的聲音在一句接一句的讀,我只要把聲音變成文字就可以了。所以當有同修誇我某些文章寫的好時,我並不認為是我本人如何,而是師父幫我的結果啊。我所需要付出的就是一顆純淨救人的心。

記的正見網上曾有一篇輪迴紀實文章,說的是當初一些大法弟子即將下世時,師尊賜予他們眾多的神筆,開示大家將來在人間用筆來證實法。這就是使命。神筆就是這些弟子的法器。讀後很受觸動,內心暗暗告誡自己,如果當初我也被賦予了這樣的使命,今天又有何理由不做好啊!那是誓約啊!所以當同修某一段時間總讓我整理文章或寫東西時,儘管感覺累,不太想寫,但一想到自己的使命時,就能安下心來,把要做的事情做好。

就這樣,幾年來在長期日積月累的寫作中,我的寫作水平在不斷提高。偶爾明慧網刊登怎樣寫好各類文章的專刊時,我也會認真閱讀,找出自己寫作中存在的不足和需要改進的地方。讓自己寫出的文章儘量增加可讀性,減少明慧編輯同修修改的工作量,因為他們真的太忙、太累了。如果我們大陸投的每一份稿件首先都能達到最基本的文字要求,那麼明慧同修就可以不必要花很多時間浪費在修改語句混亂等基本的寫作要求上了,就可以把更多時間用在文章潤色上,使其讀起來更加貼切各類讀者,達到救人的效果。所以建議平時總投稿的同修,注意閱讀明慧網上發表的關於寫作要求的文章,發揮我們最好的水平,完善明慧網。

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每個人都被賦予了神聖的使命,師父時刻在我們身邊幫助著我們,成就著我們的未來。就看我們如何運用自己在常人中的特長,更好的證實法,這是我們的責任。如果我們把自己的特長埋沒,或用於常人中獲取名利,那麼就辜負了師尊對我們的期盼,眾生的期盼。要知道,我們的一切都是法給予的啊!我們只有利用好自己常人中所學,發揮其應有的作用,回饋於大法,這才是生命最好的選擇,才是圓容師父所要的。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