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 勇猛精進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我九七年喜得大法,也是老弟子了。得法時十七歲,雖然那時年紀小,但大法已深深的紮根在心裏。記得剛得法時,《轉法輪》是一口氣看完的,真是如飢似渴。看完一遍法,馬上自己的世界觀都改變了,知道自己是為甚麼活著了。那段個人修煉的時間至今令人難忘。

如今我已得法十二年,也已長大成人,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一步步的走到今天。雖然也摔過很多跟頭,因為有師在有法在,我還是一次次的站了起來,在法正乾坤的洪大瞬間發揮自己一份力量。要走正這段歷史就必須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相救人。

學法

師父在多次講法中強調過學法的重要性。這是大法弟子做好一切的基礎。由於我平時承擔的大多是證實大法中的技術工作,再加上本身自己的常人工作也很緊張,所以相對學法時間也很緊張。為了能多學些法,每到午休吃飯的時候,我就得加快自己的動作,儘量縮短吃飯的時間,搶出時間用電子書學法。在上下班坐公交車的時候也基本是我學法的時間。由於學法的環境不是很靜,必須高度集中思想才行。

真是佛法無邊,在學法的時候,只要我心能靜的下來,周圍一切也會隨之靜下來,只有大法在腦中迴盪。我感覺到,學法的過程就是汲取大法能量的過程。心不靜的話,就會感到和法有一層無形的屏障,無法感受到法的洪大能量,更不會汲取到法的力量。若學法專注,心無旁騖,就會感到自己的全部身心都會溶於法中,法的洪大能量就會不停的灌注全身。當然學法時也有干擾,最常見的就是睏魔的干擾形式,這個時候要以堅定的正念鏟除干擾,而且要干擾不斷,正念鏟除不斷。不太忙的時候,我就會打坐挺直腰看書學法,最大程度的做到敬師敬法,我覺的這樣看法最好,這樣看法頭腦很清晰,效果很好。

發正念

發正念是師父給我們的神通法力,我覺的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信師信法。不要覺的自己看不到就認為不存在,就沒有作用。只要基點在法上,正念足,就一定會奏效,邪惡必定被鏟除。記的《神仙故事》裏記述了很多神仙運用神通的故事。那些神仙神通運用的都非常自如,就像吃飯睡覺一樣自然。我就在想:有神通不是最難的,能自如的運用神通才是最難的。記得看過一個同修闖出魔窟的故事:這位同修被綁架到看守所,同修就一直想著的是如何正確的否定邪惡。有一個惡警氣勢洶洶的拿著電棍要電同修,同修就威嚴的站在那兒,發正念鏟除惡警背後的邪惡。惡警手中的電棍瞬間就爆裂了。惡警氣急敗壞的回去又拿了一根電棍,結果離同修好幾米的距離又爆裂了。就這樣連續三次,最後惡警嚇的跪地求饒。

師父早已讓我們具足了一切神通法力,想不想用,能不能用好,這就全在於我們自己了。發正念,不但是調用自身的神通,也是在調用自己的天兵天將,在另外空間的表現就是正邪大戰,我們不嚴肅對待行嗎?有的同修(包括我自己)發正念的時候還時常迷糊,甚至睡過去了。在戰場上睡覺,可想後果是甚麼樣的了。談到如意的運用神通除惡,想起最近讀的一位同修關於「用神通改變打印機顏色」的故事,這位同修談到:運用神通要「恆」,要「信」,不要因為一次不好使,或多次不好使,就放棄;而且要把「運用神通」在日常生活中鍛煉成一種「習慣」。

前兩天,我遇到一件小事,但對我的啟發很大。那天,我在家裏洗頭,我把頭弄濕以後,很自然的就按了一下洗髮液瓶的按鈕,擠出了洗髮液。這時,我爸走了過來有些驚奇的說:「哎,這個鈕怎麼好使了?已經壞了很長時間了啊。」這時我妹也說:「對啊,剛才我用也是壞的呀,哥你怎麼用就好使了呢?」我也沒當回事,就笑了笑,又按了一下按鈕,又擠出了一些洗髮液。等我洗完了頭,我媽洗頭,結果那個洗髮液的按鈕還是不好用。我媽也有些驚奇的對我說:「怎麼就你用好用呢?」這事雖小,過後我想了想,卻反映出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發正念運用神通的心態。其實這個洗髮液的按鈕壞了,我早就知道了,而恰恰我這次用洗髮液的時候「忘了」它不好使了,就認為它好使,那麼它就好使了,真是「好壞出自一念」(《轉法輪》)啊。有一次和同修交流發正念的心態,發覺自己雖然也在每天發正念,但思想的深層還是認為「發正念可能不起作用」,這個問題很嚴重,直接牽扯到信師信法的問題,做不到絕對的「信師信法」,那其它的都是空談,我今後必須從深層滅盡這個「可疑」的思想,真正讓自己神起來。

講真相

我在上學的時候,主要是通過在網絡上講真相,那時主要是上網吧通過發郵件,建立個人主頁講真相。由於上學的時候學法煉功都很少,再加上自己心性上有漏,雖然師父一再點化,還是一意孤行,最後被邪惡鑽了空子,遭綁架。記得出事的前一天,我想上校園網維護自己的個人主頁(這樣就會完全暴露自己),去之前就感覺有甚麼在前面擋著我不讓去,而且肚子開始痛,我還不悟,往前搶,執意要去,而且還存在僥倖心理,覺的只上一會兒網,沒事兒。結果第二天就被惡警綁架,從此失去學業。這次慘痛的教訓讓我悟到:講真相得理智,不能一味的往前搶,搶不是精進,不是證實法,那是證實自己。不能往前搶,不能擰勁,不能證實自己。

雖然自己悟到了,但有時還是做不到。比方給同事講真相的時候,經常會陷入一種辯論狀態,表面上是證實法,實際上還是證實自己,針對一件事非要辯出個誰是誰非來,辯論的過程中,自己的語速很快,嘴都開始發抖了,還是停不下來,可見自己這個執著還真是不小,結果可想而知了,弄得對方氣呼呼的,沒起到正面效果,反起到反效果了。當我心平氣和的講真相的時候,就能起到很好的效果,雖然我說的很慢,但對方大多都能聽進去,也基本都能三退。當遇到對方反駁的時候,不能被對方的情緒所帶動。舉兩個我講真相的例子,一個是失敗的例子,一個是成功的例子。

有一次,我給一個同事講真相。那天,我們正在看一個新聞,報的是中國糧食產量比往年提高了多少多少,我藉這個新聞就說:「現在的中國年糧食產量還沒有宋朝的糧食產量多呢,現在新聞啊就是瞎忽悠。」同事直接說:「不可能,宋朝農業多落後啊,不可能比現在的糧食產的多。」我說:「宋朝的糧食產量肯定比現在多,我看過報導。」我那個同事還是不信我的話,最後竟提出了打賭,我還一口答應了,後來證明是我說的對,但同事還是有些不服氣。我藉機給同事講中共邪黨如何如何不好,如何愚弄老百姓,同事卻一句都聽不進去,不停的反駁我,我還要講,嘴卻開始哆嗦了,我知道我錯了師父在點我。像類似的失敗的例子有好幾次,我當時的狀態也基本一致,就是和對方陷入了一種辯論狀態,爭鬥心,急於求成的心全被帶動起來了,基點不對了,那結果就可想而知了。

記一次講真相成功的例子。我是做設計工作的,經常和裝修工人打交道,裝修工人大多比較樸實,只要自己的心態穩定,使裝修工人明真相相對容易些。有一次我想給一個電工講真相,我先給他一個神韻光盤看。第二天,我問他神韻怎麼樣時,他卻說看不懂,而且基本都是快進的。我知道這和我當時給他神韻光盤時的心態有關,我當時隱隱約約的想:他沒有甚麼文化,可能不太愛看神韻這樣的高雅藝術。就這一念就干擾了他看神韻。由於這個電工對神韻沒有一個特別好的評價,我就有點難以啟齒給他繼續講真相了,最後我還是穩了穩心態跟他聊了起來,並一步步切入主題。我先從當今中國大陸官員的貪污腐敗談起,一步步的揭露中共邪黨的罪惡。(揭露的過程保持一個平常心,不要有一絲怨恨心,這樣效果好。)再引申到中共邪黨是怎麼樣迫害大法弟子的。整個講真相的過程我都是慢條細語的,力求每一個字都讓對方聽清楚,不能求快,欲速則不達。而且當時感覺心態也越講越穩,後來對方很爽快的答應了三退,並記住了法輪大法好。

講真相的過程中,心態和語氣是由自身的修煉狀態決定的。要有好的修煉狀態,學法、發正念就必須做好。還有堅持煉功也非常重要。

煉功

一段時間,我對煉功不是很重視,覺的好像煉功不是三件事內的,再加上自己的時間很緊張,煉功就兩天打魚,三天曬網的,造成很長一段時間總是精神不振,而且還嗜睡。自知自己的狀態不對,是讓求安逸的心鑽了空子,而求安逸的心在現在對我們來說又是一個非常大的執著心,我身邊的許多同修都有不同程度的求安逸心,而堅持煉功恰恰能去這個求安逸的心。一段時間修煉狀態的好壞,能在煉功中直接的表現出來,心性把握的好,三件事做的好,煉功的時候雜念就少,而且能感到能量場很強,煉靜功坐的時間也會長。最近煉靜功我有種感覺:如果近幾天心性把握的不太好,三件事做的不太好,打坐的時候心口就發堵,難受,坐不了多長時間就不行了,如果近幾天甚麼都做的非常好,打坐的時候心裏就非常舒暢,坐的時間也會很長,平時的修煉狀態會直接在煉功中反映出來。我們是煉功人,不煉功哪行?

過關

我是一名年輕大法弟子,面臨的頭一關就是色慾關。在上學的時候色慾關過的比較少,有也不是那麼嚴重。踏入社會工作以後,色慾心明顯比以前增強了許多(或者說是色慾心真正的返出來了),色慾關過得也比以前頻繁了,甚至一個月就要過好幾次,當然,這是由於自己每次過的都不是很紮實,甚至好幾次都沒過去,把持不住自己造成的,明知道色情的東西不應該看,那是在毀眾生,還經常把持不住自己去看,就像吸毒一樣。每當把持不住自己的時候,都是自己存在僥倖心外加一個好奇心,而且感覺自己應該「出淤泥而不染」,需要在「淤泥裏錘煉」,這完全就是邪悟,自己稍微開一點頭,就一發不可收拾。而且邪惡也不會放過,只要自己有一點鬆懈,邪惡馬上就一直往下拖。對待色慾之心,絕對不能有一點鬆懈的心理,必須把持住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行,有一絲不正的念頭,就要馬上否定清除。

由於工作原因,我經常需要上常人網站搜索一些圖片素材,現在的網站上真是甚麼都有,尤其是色情的東西,到處都是,你不想看都難。以前每次受到色慾干擾的時候,都是首先從網絡開始的,往往都是自己在查資料的過程中,對一些和自己工作無關的常人網站的好奇,從而被引誘到有少許色情內容的網站,再要是自己主意識不強,就會魔性大發,不管不顧,去主動搜索那些黃色網站,從而一發不可收拾。邪惡是一步一步的往下拖我,所以平時絕對要注意小節。走在街上,遇到長相好的異性不能看,真的不能看,多看一眼,自己就會被污染一點,日積月累,就會釀成大錯。記的我小妹給我講了一個她男朋友的故事:有一次,小妹的男朋友在道邊等小妹,小妹都來到眼前了,她男朋友還是沒看到她。小妹很生氣,她男朋友解釋說:他在大街上從來不看女孩子。(小妹的男朋友是常人)這個故事對我的觸動很大,常人社會中的個別常人都能做到這種程度,何況我們大法修煉者呢,有時真是感覺汗顏。古人講要「目不斜視」,這還畢竟是對人的要求,大法修煉者的要求要比這個高的多的多。

我主要負責本地區的部份技術工作,經常去研究一些電腦技術。往往研究一種技術就要耗費很多時間和精力。技術研究的順利程度取決於自己的心態,尤其近期這種狀態格外明顯。我自己悟到:研究技術的過程不能急躁、不能生歡喜心,要做到時時保持「平常心」,效果就非常好,頭腦就會清醒,就會源源不斷的得到大法給予的智慧。比如,我最近在研究虛擬機技術,由於以前沒有接觸過這種技術,再加上技術網站上對這個技術介紹的也不是很多,很多東西需要自己一點點摸索,剛開始,真是感覺到寸步難行,往前走一步都非常艱難,都需要付出很多的精力和時間。研究過程中,對我干擾最大的就是急躁心,要是卡在哪個難點上很長時間,急躁心就會顯出來,從而引出怨恨心,這些心一出那問題就更多了,也就根本無法進行下去了,當出現這種狀態的時候,我覺的不能往前頂著來,非要不睡覺也要把它搞出來,這不是精進的狀態,恰恰是往前搶了,說嚴重一點這是魔性的狀態。對於急躁心,我能及時的發現,一般都能及時地調整自己的心態,去掉那個「非要怎麼怎麼樣」的心。比起急躁心,最不易覺察的就是歡喜心,每當在研究過程中有一點進展,馬上歡喜心就會上來,有時甚至會不由的自我喝彩一下,每當這時馬上就壞,有時甚至一秒都不用,研究出的成果馬上就前功盡棄。一次,我在一位同修家研究一項技術,怎麼也研究不出來,反覆的出毛病,同修對我說了句:「你不能這樣,要平常心。」一下把我點醒了,對啊,平常心,常人還講一個「戒驕戒躁」呢,何況我一個大法修煉者呢?

層次有限,本來想把修煉中的體會寫得儘量有條理些,寫到此感覺還是有點亂,不過,這也是自己修煉過程中的一點體悟,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一下。謝謝大家,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2113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