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大法弟子郭傳書生前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七日】(明慧通訊員重慶報導)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重慶永川女子監獄警察給大法弟子郭傳書的家屬打電話聲稱:「郭傳書在監獄裏死了。」冷冰冰的一句話,竟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的消失。

郭傳書的死,是重慶與江津公安局、國保、六一零、白沙、李市、德感派出所、重慶女子監獄等所有參與迫害她的人直接造成的。總有一天,這些人必將為他們對郭傳書一次又一次的綁架、關押、折磨以及迫害致死承擔罪責。

郭傳書屢遭迫害經歷

郭傳書,重慶市江津區白沙鎮黃泥嘴街江津白沙輪駁站退休職工,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底被劫持入重慶女子監獄,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被迫害致死。這位六十二歲的婦女,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前後六次被中共當局人員劫持迫害,其中兩次被非法勞教,兩次被非法判刑。她曾經在重慶女子監獄被迫害癱瘓。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團利用中共惡黨鎮壓法輪功,郭傳書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不幸被劫持關在江津公安局附近的「四面山採育場」洗腦班。她丈夫無法承受這種壓力,被迫與她離婚。一個原本幸福的家就這樣被中共惡黨碾碎了。

二零零零年夏天,郭傳書在白沙河壩給世人講「法輪大法好,政府打壓法輪功是錯誤的」,就被白沙派出所非法抓捕,並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一年九月,她被保外就醫回家。

二零零二年三月,江津公安局說是上面有官要來檢查甚麼,但又毫無依據、理由,就將還在家中的郭傳書強行綁架並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日上午,郭傳書在李市發真相資料,又被李市派出所惡警十餘人綁架。在被由江津公安局劉軍、胡亮等惡人接到江津途中時,劉軍對她拳打腳踢,致使她當時出現頭暈嘔吐症狀和頭部嚴重損傷。隨後她就被非法判刑三年並被關入江津琅山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邪惡的獄警強制這位五、六十歲的老人蹲馬步,戴背銬;惡警馮浩亮還給她戴幾十斤重的死刑犯腳鐐。炎熱的夏天幾十天惡警都不讓她洗澡;不讓她睡覺,狠打她耳光等。最後又把她劫持到重慶女子監獄進行迫害致癱瘓,二零零四年她才又被保外就醫。

二零零六年,郭傳書又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七年大年三十又被保外就醫。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她又被非法抓捕、勞教三年,後被保外就醫。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她在發真相資料時,被江津國保惡警綁架,並被非法關押在琅山看守所,被判重刑四年,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又被轉入重慶女子監獄。在這裏,一個鮮活的生命在所謂的「和諧社會」裏被迫害致死了。

這樣一個信仰「真、善、忍」的老年婦女,在被迫害的十年中,沒過一天安穩日子,都是在監獄、勞教所、拘留所、看守所輾轉遭受非人的迫害直至被迫害致死。

家屬質疑死因

在獄方通知郭傳書的家屬處理她被迫害致死的現場,家屬對她的死因提出質疑時,獄方稱是嘔吐經搶救無效死亡(八月九日13:35她開始嘔吐,14:55分就死亡了)。一個人嘔吐一個多小時,怎麼就能死人呢?! 但當家屬質疑說郭頸部、背部皮膚有斑痕時,獄方卻謊稱是「屍斑」;追問郭死因,獄方又謊稱是「猝死」,並向家屬狡辯:郭在二零零六年就患腦梗塞,二零零八年十一月送入女子監獄時檢查有腦癱、高血壓。

從獄方的狡辯中,我們也不難看出中共惡黨對大法弟子郭傳書的關押是非法的。

第一、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把郭劫持入女子監獄時檢查有腦癱、高血壓,按有關法律規定就不應該收監,但獄方說:上面喊收就得收。大家看看:上面的一句話,就比法律還管用,那還拿法律來幹甚麼?還叫甚麼法制社會呢,這不是非法迫害嗎?!

第二、郭在監獄出現嚴重病態(這是獄方說的病態,是病態還是酷刑致死?),到死之前為甚麼不通知家屬?這也是違背有關法律規定的。

後來獄方答應賠償十二萬元便草草收場,從賠償可以看出迫害者的心虛。

在處理郭傳書被迫害致死事件期間,郭傳書的親屬都遭到當地居委會或村委會以及同級綜合治理辦公室人員的干擾,這些人紛紛上門入室,像查戶口一樣查家裏有哪些人,來了哪些人。由此可見迫害者那種犯罪心虛的心態。

在此呼籲所有正義、善良的人們共同制止這場對無辜的法輪功進行殘酷迫害的浩劫,制止罪惡的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