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警察勾結犯人摧殘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六日】中秋佳節之際,被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劫持迫害的大法弟子向社會各界發出呼籲,請關注發生在這裏的迫害法輪功修煉人的惡劣行徑。

長期以來,黑龍江女子監獄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利用品質極其惡劣、道德敗壞的刑事犯,使用各種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監獄以高分減刑做誘餌,誘使犯人為能得到高分(犯人服刑期間靠勞役掙分減刑)而使用暴力毆打、辱罵大法弟子,對堅持修煉的大法弟子,實行各種刑罰,扣手銬、罰站、碼坐、不給吃飽飯,還有各種人身攻擊,甚至不許睡覺,進行精神折磨。

現階段迫害最嚴重的四監區,大隊長是新上任的陳顯英,她誘導、指使犯人郭海英(任道長)及其他所謂的包夾犯人,共同對大法弟子肆無忌憚地大打出手。在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中午,郭海英為了討好警察,召集一群包夾──值道的犯人把大法弟子華曉娟從床上拖到地下,強行穿上囚服,又拖至窗台下,口出狂言:這裏監控掃不到,打你也沒有證據。隨後把其他犯人攆出房間,對華曉娟大打出手。華曉娟寫信的權利也被剝奪,惡徒見到後就撕碎然後塞到大法弟子的嘴裏,塞的口鼻流血還幸災樂禍。大法弟子蘭洪英、周巧航、巴麗江都曾被無故毆打虐待,蘭紅英無故被關小號虐待。

在六監區,大隊長顏玉華在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過程中,把執法的職權交給本應接受改造的雇兇殺人犯徐臻、販毒涉黑犯費恩榮直接監管,對大法弟子王愛華多次使用束縛帶進行人身迫害。費恩榮任道長,百般聽從顏玉華唆使,多次威脅王愛華要雇用黑社會對其家人進行迫害,至今沒有家人任何消息。顏玉華因參與迫害法輪功而起家,在強行、暴力轉化大法弟子時,大法弟子楊敏曾被迫害不許睡覺長達一個月之久,因迫害法輪功才保住大隊長的位置。

還有十一監區被稱為所謂的「攻堅大隊」,就是迫害法輪功學員最惡劣的隊。監舍樓獨立一角避開人們的耳目,軟硬兼施逼迫大法弟子。大隊長王亞力把一切監管權力交予職務犯崔湘(道長)管理,這個犯人因為有王亞力撐腰,狂得普通警察都不放在眼裏,人稱「二把手」,邪黨的不正之風助長了其一身的霸氣,成了名符其實的牢頭獄霸。

在七監區、十三監區關押的是所謂被「轉化」又經過「鞏固」後惡警們放心的人,她們同樣經歷了謊言、欺騙或在各種酷刑下承受不住而違心的放棄修煉。心靈深處並沒有離開大法,痛苦煎熬中生存在明監暗控的刑事犯人的監管下,思想稍有傾向大法,就立刻被隔離、關小號,有很多從新走回大法並發表聲明的大法弟子在這裏受到的是更殘酷的迫害。

在一、二、十監區,多年來一直有被迫害絕食的大法弟子,有的長達兩、三年的時間,身體極度虛弱仍在包夾犯人的管制之中,受盡各種不公的迫害:惡警不許家人探視,不許去超市買日用品,不許通信,不許這,不許那……一監區犯人何穎傑對大法弟子胡愛雲迫害達一年半之久,毆打、謾罵、用開水灌食,還叫囂自己有背景誰也搬不動。大法弟子多次向獄長反映何的惡行,何卻仍然留在大法弟子身邊為非作歹。

然而這裏的所謂「監獄法」是這樣表白的:「人民警察不得將監管權交於他人行使。」可在女子監獄發生的事情與其法律法規大相徑庭。

大法弟子修煉「真、善、忍」做道德高尚的好人,即便被關押在人間地獄,我們仍然善待身邊的每一個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自己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淨化著周圍人的心靈。今天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打壓,就是在打擊人類的道德與正義,埋葬著人性的善良,使「假惡鬥」肆意泛濫無法控制,激起天怒人怨。前任獄長劉志強在參與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當了急先鋒,留下了惡名。他在撈取政治資本的同時也放棄了自己的道德底線。大法弟子在暗無天日中被歧視、被虐待。刑事犯有獄長撐腰如魚得水,流氓地痞狠毒本性暴露無遺,使得一些沒有道德心法約束的犯人從復犯罪,扼殺了她們尚存的一點善念,膨脹了罪惡,稍不如意便大打出手,導致二監區犯人在生產期間發生了令人震驚的惡性殺人事件。因為大法弟子是在救人,在身心遭受嚴重迫害下還在把救命的大法洪揚給世人,把真相告訴世人,在喚醒人的良知、善念。那誰參與了迫害大法弟子就得為之付出代價,因為做人的基點與方向錯了,結果風光一時的劉志強等獄長們的前程還是葬送在二監區的惡性事件中,應了那句「人算不如天算」。人們知道在人間的任何機構之上還有天理,善惡有報是不以人的意識為轉移的。古訓道:善惡若不報,乾坤必有私。從今天的現實來看,那些做了中共工具的人,無論當時多麼不可一世、多麼風光,下場都是淒涼可悲的,這又何嘗不是天理報應的體現?!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新一屆獄長上任兩年了,可是前任造成的嚴重後果及血的教訓沒有從根本上重視,一意孤行的迫害大法弟子,延續著反人類道德的罪惡,盲目追隨邪黨的所謂政策,這樣下去別說權力就連命也難保。女監的管理不能從根本上改變人心,反而以摧殘大法弟子的惡行作為得「高分」的標準,這不是把犯人引向萬丈深淵嗎!?這不是在踐踏法律的尊嚴嗎!?這不是在毀滅人類道德嗎!?

在一監區發生的用剪刀行兇的惡性事件足以說明新一屆獄長的工作失敗:工具上鎖上鏈只是表面形式,人心失控魔性大發時照樣拔下來當作行兇的工具使用;在緊急關頭,警察、犯人嚇的不知所措,還是大法弟子劉春蘭挺身而出,捨命拉仗,自己身上還挨了一剪刀,終於制止了這場人命關天的惡性事件。作為監獄的各級警察及犯人是不是應該感謝大法弟子?然而這種真正的見義勇為因為是法輪功的行為,監獄連劉春蘭的名字都不敢提。可大法弟子卻在按著大法的要求不圖名、不圖利的濟世救人。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大法弟子忍辱負重,為他人著想。有良知的警察、服刑人員說:只有大法弟子才讓我們感到安全,大法弟子才是我們未來真正改邪歸正、生命得救的唯一希望。

面對監獄這個特殊的人群,大法弟子仍以「真、善、忍」為心法約束自己,無私無我的救度著身邊的每一個有緣人。那些參與迫害的人靜心思考一下,自己的行為不是在助紂為虐嗎?這麼多好人無辜被判重刑非法關押正常嗎?把大法弟子---世界上真正的好人和罪犯混同對待,甚至更歧視、更虐待,連最基本的人身不受傷害的權利、人的生存權利都受到威脅、受到剝奪,這就是中共人權最好時期的法制嗎?用犯人監控大法弟子合法嗎?只有在中共暴政下的監獄才有這樣的「人性化管理」,這就是中共特色的「文明」監獄。

在身心痛苦與折磨中,我們又要度過一個無法與家人團聚的中秋了。我們思念牽掛著父母孩子和每一位至親!我們呼籲全社會對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發出正義的呼聲予以制止,給善良人以關注和幫助,讓所有參與迫害的警察、犯人受到正義的譴責,對仍不悔悟者追究其法律責任。天滅中共勢不可擋,誰還在充當替罪羊就是斷送自己的未來;同時,我們呼籲國際社會善良的政府與正義之士給予我們聲援,給予我們同情、支持、幫助,儘早結束這場反人類的血腥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