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神傳文化》有感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我聽明慧廣播《神傳文化》節目受益頗深。廣播員清脆動聽的聲音,伴隨著婉轉、悠揚的二胡聲,真是感受到:勸善慈悲音,法力透人心,催人淚俱下,深思悔過心。

當我聽完「善惡一念間」、「古人婚姻──信」、「古人婚姻──緣」、「夫妻緣份的由來」時,我當時就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我和丈夫說話時,經常挑他的毛病,挑他的字音,指責他。有時把他說的下不來台。我總覺得我對、我有理。我說他,他就說我。每次他都說不過我,時間長了,也不反唇相譏了。

有一次,外孫女說:「姥爺,姥姥又說你了。」他說:「說就說吧,我不和她一樣的。」我一聽,臉紅了,我哪像個修煉人哪?他是個常人反倒能忍了,我還不如常人了。古人還能做到「和睦度日」,「夫妻相敬如賓」,我是大法弟子,應該比他們做的更好才對。

我向內找自己,找到了爭鬥心和惡黨的「偉、光、正」的流毒,我堅決去掉這些不好的東西,在大法中修正自己,同化「真、善、忍」。我讀《轉法輪》,越學越明白:他說他是在幫我修,應該感謝人家才對,怎麼把「一舉四得」的好機會都推出去了呢?連「善」都沒做好,更談不上「忍」了。

我記住《神傳文化》中講的:「當你不尊重別人的時候,也同樣得不到別人的尊重。」我把丈夫當眾生看待,修去人的情,慈悲的對待他,關心他。一言一行用大法來約束自己,要求自己,方方面面都要做好,有做不好的地方立即向他道歉,馬上歸正,讓他在我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真、善、忍」的威力。我尊重他,他自然也尊重我。真有些「相敬如賓」了。他由家務活從來不沾邊的人,變成了「大忙人」,買菜、拖地、擦玻璃等。很支持我修煉,有時還幫我傳送光碟、講真相呢,我常常發自內心的感謝他。

我收聽了「豁達心胸,不妒不嫉」之後,又找到了很多的不足,有時包容別人時心裏不坦然,聽了刺激的話,心裏不舒服,心懷還不夠寬闊。「海納百川……比陸地寬廣的是海洋,比海洋寬廣的是天空,比天空寬廣的是人的胸懷。」

我是大法修煉者,剛一入大法的門,慈悲的偉大的師尊就教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轉法輪》)。修煉至今已十五年整,還沒有完全達到法的要求的標準,還有很多執著心沒修去。現在到了正法時期最後的最後了,我悟到:我心胸應該修到寬廣的能容層層宇宙及眾生,無執著的境界,以法為師,修出大覺者的胸懷。我多學法,好好修,放下人心,不斷的增大容量。有一天,我一連過了五關,面對兩次辱罵和指責也沒動心。

舉一例:我出去講真相,邊走邊背《快講》。我走近一個戴口罩,約有四十多歲的女人面前,笑呵呵的問她,「請問幾點了?」幾句話切入後,我就給她講大法的美好,已洪傳全世界一百一十四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是冤枉的,大法弟子上萬人在監獄受到嚴重的迫害,「天安門自焚」是假的等等。心中誠念「法輪大法好」,就染不上病毒,不用戴口罩,捂著怪難受的。再說那幾層布怎麼能隔住病毒呢?

當我講到「三退」保平安時,她一下就火了,大聲嚷嚷著,「我不退!你這老太太有病啊?我好不容易入的黨為甚麼退呀……。」我給她講「藏字石」她根本不聽,指手畫腳的說我反黨。我心裏很平靜的發著正念,救她,一定救她。心中想起「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這時她問我:你是不是退休的?你拿××黨的錢,還反對××黨。我心中嚴厲的制止她:「你把嘴閉上。」她真的不吱聲了,我知道是師尊在幫我。於是我說:我反對××黨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憲法上不是寫著信仰自由嗎?它讓誰自由了?掛羊頭賣狗肉,欺騙老百姓。××黨給我錢?我做出貢獻了,我給誰幹活誰都得給錢。要飯的、揀破爛的它怎麼不給呀?再說這錢也不是它的,是人民的納稅錢,其中包括我和你,你可別上當受騙。××黨給你錢能給你命嗎?法輪功沒要你一分錢,我師父慈悲的讓我救你,讓你有美好的未來。你看甲流感、薩斯等病毒、瘟疫蔓延全世界,到處都是,你看哪個煉法輪功的戴口罩了?那是淘汰抵觸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壞人的。

我平和又耐心的給她講著,她連聲說:「可也是啊,那是那是。」我趕緊說:「你入過黨、團、隊吧,天要滅中共,你趕快退了保平安吧。」她答應了,點點頭說:「謝謝,謝謝。」

我更加深刻的體會到了法輪大法的博大精深,不由自主的說:「謝謝師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