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剛直守正 節操自持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四日】陳廷敬,字子端,號午亭,清代澤州(今山西省陽城縣皇城村)人,先後擔任翰林院侍講學士、吏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康熙字典》總修官等職。修身敦行、淳厚、謹慎是其基本處世作風,以卓越的學識和高潔的人品受到康熙皇帝的器重,被人們稱為官品人品文品俱佳的一代賢相。

陳廷敬出自書香門第,家風淳樸,家教甚嚴,他從小喜愛讀書,三歲起誦詩詞,六歲讀私塾學習儒家經典,「讀書過目輒不忘」, 九歲賦《牡丹詩》有「欲使物皆春」的句子,被人稱為「神童」。他尤喜聖賢之道,深知古之為文者,非以其辭,期於明道。特別注重修身、養性,經常以歷代名士的節操和憂國憂民的心懷自勉,雖然年幼,已抱經世濟民之志。

陳廷敬二十歲時以進士入仕,任內弘文院侍讀,三十四歲時任翰林院侍講學士、康熙皇帝日講起居官注,兼記注與講解經史於一身,即將皇帝的一言一行書之於簡冊並為皇帝講解經史。他協助十六歲的康熙清除螯拜及其同黨,並為康熙講授各種經典著作及治國理念,為君之道。他向康熙講《論語》中「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真誠的期盼皇帝崇尚禮、義、信而勿追求虛名,不說空話,多辦實事。他和掌院學士喇沙裏、侍講學士張英等多次與康熙談經論史,評述前代朝臣、宦官結為朋黨營私舞弊禍國的大量史實,提醒皇帝以史為鑑不掉以輕心。康熙多次表揚他們「每日進講,啟迪朕心,甚有裨益」。還特別讚揚陳廷敬「夙侍講幄,簡任論扉,恪慎清勤,始終一節。學問淹洽、文采優長……」,並賜予《御制詩集》。

陳廷敬針對當時清廷內不少官員貪污腐化的現狀,向朝廷上疏說:「貪廉是衡量一個官員是否合格的關鍵。要使官員清廉,就先要使他們養成節儉的品質。古人以儉素為美。現在由於奢侈之風未除,以至辦事節儉反受譏笑,鋪張浪費而無人反對,於是貪污求利、觸犯法律的事就跟著多起來。」康熙表示贊同,指出今後「務須返樸還淳,格循法制,以副朕敦本務實,崇尚書儉至意」。陳廷敬還上疏說:「考察總督巡撫須以養民教民為稱職,要做到指導和管好吏員,孔子說過:上教之不行,罪不在民也。要使百姓不觸犯條令,不如先行上之教。凡是官吏加派火耗,貪贓受賄,搜刮百姓,他每天就忙碌於察言觀色、逢迎上司,又哪有工夫去行上之教呢?百姓看到吏員的所做所為,就會說:‘這樣的人還能教導我嗎?’因此總督巡撫合適的人選要自己身正,不為利慾所動,為群吏做出榜樣。」陳廷敬的上疏被朝廷採納。康熙經常與他討論朝政大事,陳廷敬針對當時農民賦役苛重的情況,提出減免錢糧稅收的一些辦法,得到了實施。後來他被升任為文淵閣大學士兼吏部尚書。

陳廷敬到吏部上任後,立下規矩說:「自廷敬始,在部絕請托,禁饋遺。」為了抵制跑官、要官、買官的不正之風,他嚴飭家人,有行為不端者、有送禮賄賂謀私者,不得放入。他提倡「廉儉以正風尚」,注重個人修養,作風公道正派。周圍有德才出眾者,他均極力舉薦。康熙曾召各部大臣舉廉能官吏,陳廷敬舉薦的陸隴其、邵嗣堯、王士禎等皆是百姓稱頌的清官,康熙遂將他們提拔為御史,又升為尚書。有人告訴陳廷敬:這幾個人廉而剛,好提意見,說不定將來會弄到你頭上。陳廷敬表示,剛一些,提意見多一些,有甚麼不好,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嘛。康熙知道後誇獎他說「卿為耆舊,可稱全人」。

陳廷敬生平好學,詩、文、樂極致,其「文與詩皆雅健絕倫,淵源最正」,他寫自己對詩歌的感悟和品味:「夫詩之為物,……其至者足以動天地而格神祇,窮性命而明道德」。康熙很欣賞他寫的《賜石榴子》詩:「仙禁雲深簇仗低,午朝簾下報班齊。侍臣密列名王右,使臣曾過大夏西。安石種栽紅荳蔻,火珠光迸赤玻璃。風霜歷後含苞實,只有丹心老不迷」。康熙帝寫詩贈給他:「禮義傳家訓,清新授紫毫。房姚比雅韻,李杜並詩豪」,視其為盛唐賢相房玄齡、姚崇和大詩人李白、杜甫一樣的人。陳廷敬還擔任了語言文字巨著《珮文韻府》和大形字書《康熙字典》的總修官,《康熙字典》是我國文化史上首部辭書,全書四十二卷,收錄四萬七千多字,給後人留下了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

陳廷敬是中國古代知識份子效仿聖賢為人處世的典範,他的心裏始終存有古聖賢鐵肩擔道義的理想和正直品格。一生輔弼康熙五十三年,踏實穩重,他的為官正直、敢於直諫;康熙的虛心納諫,從善如流,臣君相濡以沫,以一代名臣和曠世明君而載入史冊。康熙賜予他的楹聯「春歸喬木深蔭茂,秋到黃花晚節香」,大意是:春風吹來,高大的喬木愈加蔭濃茂盛;秋霜降臨,晚開的金菊更是芳菲馨香,這是對陳廷敬人品的高度評價,也是其人生的最好寫照。其實無論在任何時候,堅守道德、良知、節操,都是做人是最重要的,因為純正美好的品質和為善的意志永恆,無私的境界和寬廣的胸懷永遠與天地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