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黃埔同學會的創會人:神韻晚會的精髓是善(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明慧記者章韻多倫多綜合報導)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一日下午,神韻紐約藝術團在多倫多佳能劇院(Canon Theatre)的第四場──最後一場演出圓滿落幕。通過流光溢彩的服飾、絢麗的舞台色彩、神奇的中國古典舞舞姿、非凡的音樂,神韻藝術家們將美好傳遞給了多倫多中西方觀眾。

寧仲康:神韻晚會的精髓是善


寧仲康說:「在這場晚會中我受益良多,體會到神韻的精髓是善。」

寧先生是多倫多黃埔同學會的創會人,早年在香港也創立過黃埔同學會。也是神韻晚會的熱情觀眾,今天他穿西服拄著拐杖來看神韻晚會。

一見到記者,他即表示:「我是沐浴更衣來看戲,為的是尊敬。這幾年來,只要神韻晚會來多倫多,我就一定來看。因為在這場晚會中我受益良多,體會到神韻的精髓是善。」

「凡是看過神韻晚會的人個個都說好,每次我都能觀察到坐在我周圍的東、西方觀眾熱烈的鼓掌和情不自禁的驚嘆。

我也問過一些朋友:‘你說好,好在哪裏呢?’有人說:天幕新奇、服飾華麗、舞蹈精彩、男女高音少見。也有人說:音樂迷人、編排緊湊、樂隊一流,二胡聽呆了西人。總的來說是太美了!美不勝收。」寧先生說。

「我想他們說的一點不錯,神韻晚會是精美絕倫。但美的事物只會使人興奮、驚嘆,而不會使人落淚。就像我們看《天鵝湖》會為它的美而鼓掌,看到錦繡山川會讚歎。看莎士比亞的悲劇會落淚。」

「但今天看神韻晚會,看例如《喜迎春》這樣美好的舞蹈,我也落淚了。這可不是兒女情長,我是軍人出身,過去在戰場上是鐵漢一條。這是因為我感受到強烈的善!從音樂中、從天幕上、從演員的表情、投手抬足中傳遞到整個劇院的是善的信息。

這種感受不能用溫馨、激動、震撼來形容,是深入我每一個細胞的愉悅。所以,有人說是高興的流淚,我想或許與我同樣感受到善的力量吧。」寧先生感慨地說。

「孔子在齊國聞韶樂,嘆三月不知肉味,可惜韶樂失傳了。我以前想像不到何種音樂有如此之感染力,看了神韻晚會,我感到法輪功學員在恢復韶樂,世界上也唯有他們能做這件事,演出至善的神韻晚會。

舞台上沒有個人表現,一群演員在演著一個主題那就是──善。如果不是每個人都有很高修為,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善的內心世界,是絕對沒有這個整體效果的。」

「試想一下,在遭受中共滅絕人性的迫害中,能演出一台心如止水般祥和的晚會,誰能做的到,唯有法輪功學員。我不煉法輪功,但我佩服他們,他們是中華民族的希望。」寧先生最後說。

老教授:黑暗的歷史就要結束了

曾經在大陸和香港教授過中文和建築專業的陳老教授走出劇場後,仍然沉浸在喜悅中。

「我希望男高音歌唱家洪鳴唱的歌詞中‘歷史的最後一頁已經到來’能唱成‘黑暗的歷史就要結束了’,那就更來勁,更棒了。」陳教授說。

「今天的演出水平很高,這樣的演出長了我們華人的志氣啊。以前我們華人曾經被人瞧不起,有過如甚麼‘華人與狗不能進’之類的時代,現在這樣的演出能使我們加拿大的華人感到很自豪。」

提到演出中關於濟公和尚救人的故事,陳教授笑得更開心了:「今天最高興是看到了活濟公的故事被搬上了舞台。濟公當年救人的故事其實很多,可惜現在很多人不知道了。從江蘇、浙江一路到廣東、廣西,濟公的神跡很多,今天住在中國東南地區的人,都知道濟公的故事,一提濟公大家都會很高興。」

說到神韻演出對社會的影響,陳教授說:「看完這個演出後,人們都在說,啊!這個法輪功是這樣好的,法輪功沒有幹甚麼壞事的,怎麼能這樣對待他們啊?大家都這麼說,你說這演出是不是很成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