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華裔觀眾:一直感動得流淚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明慧記者章韻多倫多綜合報導)神韻紐約藝術團在多倫多佳能劇場(Canon Theatre)為期三天的演出於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一日圓滿落幕。今天是神韻在多倫多中秋節和感恩節期間演出的第四場,也是最後一場。神韻藝術家們的精湛演技震撼著現場的每一位觀眾。演出中有的觀眾還感動得落淚。演出結束時,觀眾們站起來使勁鼓掌,大幕拉上後,觀眾還繼續鼓掌,大幕再次拉開,演員第二次謝幕,觀眾中再次爆發出熱烈持續的掌聲。

很多華裔的觀眾,攜帶家人一起來觀看了演出。他們對於神韻演出的精緻、內涵的深邃和對傳統文化的弘揚,讚賞有加。許多觀眾相約著明年一月神韻來多倫多時再會。

一直感動得流淚

二十六歲的黃女士是一位來自大陸的新移民,看演出時就不斷地掉眼淚,走出劇院大廳後,還在抹眼淚。黃女士對記者表示她移民來加拿大已經五年了,但是第一次看神韻的演出。她激動地說:「我在中國生活了很長時間,比起以前看過的,神韻演出更加精彩。」

黃女士認為能在國外「看到這麼純正的中國文化,別有一番感受。」她感到很榮幸。

神韻藝術團奉獻給觀眾的是一台人類正統文化的饗宴,他以一個全新的視角詮釋出中華民族輝煌的歷史。演出包括與神話傳說有關的舞劇,還有各具特色的民族舞蹈。節目集聲樂、音樂及舞蹈於一台,並有樂團現場伴奏。

黃女士多次重複,「晚會整體都非常好,每個(節目)都喜歡。服裝和顏色都非常漂亮,天幕設計的非常好。音樂讓人感覺很興奮。凡是美的藝術,我都喜歡。」

黃女士表示她是經過一個修煉法輪功的朋友介紹來看演出的,她說看完演出後對法輪功有了更深的認識。

對於神韻將於二零一零年一月在香港首次公演的消息,黃女士表示,「如果大陸的人能看得到,一定會對他們有很好的影響,就像對我一樣。」

大陸訪問學者:突破網絡封鎖得知神韻演出

李先生是從中國大陸來多倫多做短暫訪問的。在國內時,他突破網絡封鎖知道神韻晚會,這次來多倫多能夠在現場看神韻,他感覺非常好。他說:「現場感受不一樣,國內官員如果能出來看神韻會非常好,感受會非常不一樣。」

「在國內看不到這麼傳統的東西,還要到國外才能看到,很感慨。」李先生說。

李先生最後表示,應該多多地讓中國人出國看神韻演出。

來自大陸的張先生是隨團來多倫多旅遊的。他看完晚會後表示,神韻的藝術形式表現的很好。

談到在海外看到這種包含有表現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節目(舞蹈《迫害中我們屹然走在神的路上》)的感受時,張先生表示,他對法輪功在國內受到迫害的情況是了解的。他說:「我知道共產黨對這個信仰團體的迫害,我覺得個人的信仰別人不能干涉,這是一個文明社會基本的倫理,在一個法制的社會是不可以這樣的。不能因為一個人相信了甚麼,或是說甚麼話而成為受懲罰的對像。」

《迫害中我們屹然走在神的路上》講述有這樣一群人,因信仰「真、善、忍」佛法修煉而遭受中共的殘酷迫害。即使這樣,也動搖不了他(她)們對佛法真理的堅定信念。善惡有報,被迫害致死的修煉者超越了邪惡的迫害,生命得到永恆的昇華。

「看過的演出都沒有神韻的好」

在前來觀看演出的觀眾,很多人是結伴而來。張先生和太太以及他們的朋友鄭小姐一家四口,一行六人相約一起來觀看了週日下午神韻在多倫多中秋節期間的最後一場演出。

鄭小姐非常喜歡神韻的演出,她對記者說:「挺好,真的挺好的。以前在中國的時候經常看演出,但是都沒有神韻演得好。」

張先生大約三十歲左右,他從大陸南方城市移民加拿大還不到兩年,他說以前也看過很多中國的演出,但是從來沒有看過像神韻這麼精彩的。他說:「(以前看過的演出)沒有神韻這樣專業的。(神韻)給人的感覺是一種視覺的享受。不管是舞姿啊,鼓點啊,總體而言就是藝術性很高。」

神韻藝術團演出的舞台效果運用了三維動感的高科技天幕效果,這種效果常常使觀眾有身臨其境的感覺,並可以實現一些特技效果。對於神韻天幕這種舞台效果,張先生連聲說:「好,好,好!」他表示,布景(天幕)展現的景象「美觀,壯觀」。

神韻對孩子成長很有幫助

陳女士從中國上海來到加拿大才三年,但是,她已經連續三年觀看了神韻的演出。

陳女士與先生、孩子一起欣賞完這場演出後,接受了採訪。她說,每年都來看神韻是「因為我覺得在國外能看到這種中國傳統文化的機會不是很多,所以我覺得這個機會還是滿難得的。」

她對神韻演出整體都很喜歡。「我比較喜歡舞蹈,我覺得服裝很好看,音樂現場效果很好。」

從神韻的演出中,觀眾可以看到像《金猴降妖》這樣講述中國經典名著《西遊記》的故事,也能了解像濟公和尚故事這樣的傳說,還能欣賞到描述中國五千年歷史不同朝代和表現各民族風格的舞蹈。

陳女士說:「我每年都要帶孩子來看,我覺得讓小孩接觸這些傳統文化對於他們的成長是有好處的。」

她覺得神韻對中國文化的弘揚很重要,所以年年都來看神韻。她說:「我覺得這個節目的出發點就是宣傳中國的傳統文化、古典文化,對小孩子的成長很有幫助。回去後,當他們問到我某一個節目的時候,我可以從中國的一些傳統文化跟他說起,我覺得這個比平時專門給他講故事要有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