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從新給了我一切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古人云「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可大法卻真的使我的性格發生了根本的變化。我是九七年開始修煉的。修煉前由於從小受邪黨文化「無神論」等的不斷灌輸認為沒有神,只要自己不吃虧幹甚麼壞事也沒有報應,所以養成了脾氣暴躁、性格怪異,獨斷專行,得理不饒人、無理辯三分的典型黨文化思維邏輯。所以在日常的生活、工作中,無論在家在外,總得佔上風。在家裏,殘暴的對待丈夫和孩子,三、四個月的孩子因為哭(有原因才哭,只是我當時不知道),我氣得使勁打,打累了把孩子往牆上摔。第二天上班發現右手腕腫痛得不能拿筆寫字了;丈夫身上經常傷痕累累,就連自己的母親都說:你成天給我擺宴席我也不願意在你身邊。在單位為了名利總和領導同事們爭爭鬥鬥,總覺的對自己不公。漸漸的,親朋好友、同事、同學們都遠離了我。

由於在無知中造業,給自己添了一身的病。如:高血壓(血壓常在240/170毫米汞柱左右),用降壓藥也不好使。冠心病,嚴重的心絞痛,有一次出門沒帶急救藥,差點沒因心絞痛發作死在馬路邊;幸虧單位人趕到給我舌下放了急救藥才緩過來。另外還有嚴重的四面頭疼,膀胱肌擴張症,尿瀦瘤(俗稱尿閉症),痔瘡,頸椎病等。都是現代醫學無法治癒的疾病。人也衰老得三十幾歲就像五、六十歲的人。不熟悉我的人經常誤認為我是退休返聘的,常有人把我丈夫(與我同歲)說成是我兒子,女兒說成是我孫女。

得法後,通過集體學法煉功同修之間交流切磋,許許多多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都找到了答案。大法的法理使我明白了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明白了人與人之間的恩恩怨怨都是生生世世的因緣關係促成的;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是「返本歸真」。在大法「真、善、忍」法理指導下,在日常的生活工作中,儘量克制自己,不計得失,不傷害別人。不知不覺中,我整個人就像變成另一個人一樣,不但脾氣變好了,一身病也不治而癒,人也年輕了,分別多年的老鄰居竟然把我誤認為是我女兒。講真相時常有年齡比我小的人稱呼我「姑娘」。當然了,修煉一年左右,身體上生理上變化很大,萎縮了的乳房又恢復了原來(沒生孩子時)的彈性和形狀,斷了幾年的月經又來了……老花眼(200度)也恢復成正常眼了,無論多小的字晚上也能看清楚,走路一身輕,全身總有使不完的勁(這是在大法修煉人中很普遍的現象)。

在單位,因明法理看淡名利,和領導、同事的關係也恢復溶洽了。過去班上誰得病或別人的家事都與我無關,甚至看不順眼的人我還幸災樂禍,有時還在心裏咒罵人家。現在,所有和我有仇的人幾乎都變成了我的朋友,大部份人都明真相並做了「三退」。全單位,無論誰得病或家裏有甚麼事情,我都主動關心,積極給予幫助。有一次單位的一個同事和我一樣被車撞成「第二腰椎壓縮性骨折」,住院三個月也不能下床,我們幾個同事去看她時,她說:你們看某某某多好,和我一樣的骨折,不到兩天就好了,第三天就能騎車上班了。我都三個月了還不能下床呢。在場的一個人說:人家煉法輪功,你能比嗎?他們有時當我面,有時私下議論說:「江澤民說法輪功不好,可某某某卻因為煉了法輪功人變寬宏大度了,性格也變隨和了,身體也越來越好了,不但沒有病了,還越活越年輕了……單位誰得了重病或者鬧矛盾,大家都說:你跟某某某學吧,也煉煉法輪功……。」

在家裏,一個即將破碎了的家庭充滿了從沒有過的溫馨。家人看我學大法後,變化這麼大,全家人都從內心支持我學大法,都感恩大法師父。當九九年惡黨瘋狂迫害大法、大法弟子時,家人面對社會的親朋好友、公安局的警察等理直氣壯的講述我學大法後的身心巨變。證實大法的美好。有不少人也因此得法修煉了。

還有更神奇的兩件事,第一件是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下午兩點鐘,我騎車上班,到單位院子裏面凸凹不平的冰面上,速度太快,加上急轉彎和剎車,一股慣力連人帶車拋起一米來高,重重的摔在地上,當時腰部劇烈的疼痛,同事把我背到醫院,×光診斷:「第二腰椎壓縮性骨折」,醫囑:絕對臥硬板床六週。我一聽,心裏咯登一下,頓時感到整個腰疼痛難忍,完全像骨折病人一樣呻吟在病床上,生活不能自理。既想不起師父講過的法,也想不起自己是煉功人了。第二天同修來看我時提醒我:師父不是講過「一念之差」嗎?我一下子想起了師父的講法。我這不是把自己當作常人了嗎,常人當然會有病會骨折,我是煉功人怎麼會骨折呢。想到這裏我當即從床上坐起來,下地該做甚麼做甚麼去了,腰部沒有一點疼痛感,完全是個正常人。第三天早晨去市場買菜、做飯、騎車上班去了。領導和同事看到我來上班都驚呆了,說:昨天看你還躺床上叫呢,今天怎麼又來上班?都不讓我上班。我告訴他們:我都好啦,昨天就好啦,還能幹活,買菜呢,放心吧。於是正常去工作,再也沒有不舒服。領導在年終大會表揚我:某某某骨折三天就上班。同事也都紛紛議論:法輪功太神奇了。

第二件是二零零七年九月的一個早上,我騎車過馬路,當時沒有車,剛到路中間,疾駛過來一輛小轎車,把我連人帶車撞出去挺遠。司機嚇壞了,趕快讓我上醫院,我立即想到我是煉功人,告訴司機,我沒事,你走吧。司機不肯走,周圍的人也勸我去醫院檢查。於是我就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不會有事的。我去取車時,發現自行車都變成弓字形了。

在此我從內心感恩偉大慈悲的師尊,把我這樣一個罪孽深重的惡人從地獄裏撈出,替我承受那麼多罪業,使我脫胎換骨,又在修煉的路上時時呵護著我。是師尊從新給了我一切。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