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講真相中的理智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三日】同修們好,我想就我跟我的對像講真相中的經驗和教訓,來揭示在講真相中堅持理智有多麼重要。

我和我的對像剛認識的那段時間,我和她講真相,主要做了這幾件事情。一個是談法輪功是被污衊的,及其事情經過。一個是法輪功學員現在所受到的迫害。這些都從常人的角度來談,她很容易就接受了。

在勸退上,我簡單的跟她說,現在網上可以匿名三退,很正義的事情,已經有幾千萬人了,我們一起去登記一下吧。她也欣然答應了。

在做了以上事情之後,我想讓她得法,於是給她一本《轉法輪》電子書,只是告訴她這是很好的教人做好人的書,她也用常人的執著跟我說,「我來判斷判斷這書到底好不好」,欣然答應看書。

以上是成功的經歷,在隨之而來的失敗經歷中我深刻理解到,我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絕對的理智冷靜,沒有談高一丁點。

問題就出在自認為她已經很了解真相並且已經有得法的苗頭的時候,我想這種問題也許也很容易出現在其他同修身上,就是剛開始很好,可是越談越高,最後突然那個常人就覺得你談高了,嚇住了。

究其原因,我認為是這樣的,我們平時在常人中,很注重救度世人,看世人都苦,於是很有慈悲心,珍惜每一次與他們交流的機會,可以用很強的正念壓住沒有修去的常人之心,而在已經講過真相的很熟的人面前,就會放鬆對自己的要求,從而暴露了自己的種種不足。

在我的對像了解了足夠的真相之後,我的不足就開始暴露了:

1、我開始經常談到中共邪黨的邪惡之處。她不理解,認為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激進份子。到了後來,她都不敢和我談這些東西了,每當要談到邪黨時都主動避開話題,並且用一種訕笑的眼光看著我,覺得她的姿態高,而我可笑。

反思自己,我確實幾乎沒有常人激進份子的心,談邪黨之邪,只是想不斷鞏固她的正念。可是由於常人的男女之情等心,談得過於執著,在她的眼裏,我成為了一個喜歡說三道四談別人缺點的人,看不到別人的優點。

是的,與常人所敬重的那些「有涵養」,說話一字千金,句句在理的標準模範而言,我顯得太過常人。

2、師父的大手印非常美妙,而且常人明白的一面也會理解,所以我執著的給她放錄像中的大手印看。她卻說這很簡單,還自己胡亂地打起「手印」來,並且說:「你太迷了,所以覺得他甚麼都好。」

大法弟子經過這麼久的學法才從理性上認識到了大法的種種美妙,強求一個常人與你有同樣的感受是非常不理性的。

3、一次我談到很多弟子為了講清真相獻出了生命。我所想表達的是大法弟子的偉大,而她卻說這是「英雄主義」,並說:「難道為了這些就能不顧你最愛的人嗎?」

我很後悔越談越高帶來的後果。

4、最後一件事是學校報體育課,她想和我一起報太極拳。我本來想和她說不二法門的事情,甚至還想背誦《洪吟》裏的〈太極〉。後來由於之前的教訓,話到嘴邊嚥下去了。現在想來真是直冒冷汗。

以上所有做的不好的經歷,全都是因為不夠理智,從而不能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

原本以為只要不在講真相時過多的談「天災人禍」和「驚世預言」就是做到了理智,現在想來這差太遠了,作為大法弟子,每分每秒都在考驗之中。

反省錯誤,我總結了以下幾個經驗教訓:

1、克服歡喜心,勿做常人眼中看破紅塵的「怪人」。

2、很多時候同修們的慈悲表現會被常人誤解。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應該善於利用師父特意給我們留下的常人之心,建立一個有「愛心」,有「涵養」的常人形像。

3、除非遇到很有緣的人,否則極力克制講高的想法。師父也說過,師父最擔心我們講的過高。

4、很多大陸的同修在講真相和修煉中孤軍奮戰,難免生出寂寞之心。在這種長期的寂寞困擾下,很難找到同一個層次能談話的人,一旦一個常人了解清楚了真相,就容易對他傾瀉寂寞之情,對其越講越高,渴望把心中的想法排遣出來。這就很容易出問題。

5、平時要多關心周圍的朋友,即使不願意說話,也要時常和他們談談話,這樣以後講真相才不會突然。我突然悟到,沒有常人之心而力求達到常人狀態,並且在溶入常人狀態的同時力求不被污染,這也是一種我們大法弟子獨特的修煉方式。

6、勿把對常人的情當作慈悲,執著的講真相,從而起到反效果。

總而言之,在常人社會中講真相,理智是無比重要的,不僅要符合修煉人的理,還要符合常人的理。做一個常人眼中最理智的人,也是在圓容大法在宇宙最低層次的法理。

以上都是個人講真相中的體會,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