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談談責任心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九日】今天遇到一點小事,因為公司有一個不記名評價,其中有關於我的評價,因為丈夫是負責人,給我看了對我的評價。第一張紙條上寫的是「做事情毛手毛腳,太慌亂」,我當時心裏一沉,感覺有點不得勁;丈夫又給我看了另外一張評價「非常真誠」,我又暗自高興起來。接著冒出來一個念頭:「肯定是甲說了我好話,我以後要對甲好點,肯定是乙在說我壞話,她這個人可真夠嗆!」出來之後,我立即警惕起來,覺的這種想法好像不對,師父的話瞬間打在我腦中:「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 」(《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我馬上明白這件事情是針對我的心性來的,我應該提高心性了。聯繫到自己的第一反應,向內找,發現了很多執著。名利心還很重,喜歡聽好聽的,不喜歡聽不好聽的,當時的情緒反差就是因為觸及到了我的名利心。還有人的情很重,停留在一種常人式的好,誰對我好我就對她好,誰對我不好我也就對她敷衍,根本就沒有生出慈悲心出來。師父說過一個接近圓滿的人,說他好說他壞都不會動心的,而我一聽到別人的評價心裏反應如此之大,真的是實修方面還很差。

聯繫到最近一段時間,向內找也只是停留在表面。看到別人好壞也願意評論,而不是看到別人的不足來對照自己是不是也有同樣問題,學師父講法時又出現了以後的老毛病,認為師父的講法都是在講別人,而不是講自己,把自己拋在的法外,其實只要是自己在學法,就應該把自己擺在大法之中,而不是擺在大法之外,這才是真正的實修。以前一直認為修的差不多的色心又開始冒了出來,雖然沒有做出甚麼出格的事,但是看到異性經常心猿意馬,身體沒有出軌,但心已經出軌了,而且沒有的事總是照鏡子,自己覺的自己像一朵花漂亮,結果就是周圍的讚揚聲不斷,稱讚我「皮膚好,漂亮,年輕」又加強了自己的色慾之心。其實人體的漂亮都是表象,我悟到這並不是我們真的自己表現,人體是利用來修煉的,而不是執著於人間的色相的,修煉的年輕是用來證實大法的,而不是用來滿足自己可恥的色慾之心的。

還有上面同事提到的我做事毛手毛腳的情況的確有,從小我就有這個毛病,但現在已經嚴重干擾到我證實大法,因為我大大咧咧,同修都不太信任我,給我點真相資料都要反覆提醒我,要注意安全。因為我做事這種態度,直接影響到同修之間的共同協調,誰願意和一個不夠理智的人在一起呢?就是拿我自己來說,如果和一個莽撞的人在一起證實大法,也是不願意的。可想而知,由於我的做事莽撞,給周圍的同修帶來了多大的心理壓力呀!

我再深入向內找,發現自己的大大咧咧,毛手毛腳的背後就是一顆不負責任的心,怕麻煩,圖省事,得過且過,沒有做到一種為大法,為眾生負責的心,不光如此,在我的人生中好像根本就沒有「責任」二字。我是八十年代後出生的大陸人,沒有接觸過傳統文化,生來就在黨文化中泡大的,父母一生中歷經過邪惡黨的多次運動,被整怕了,學會了在常人文化中偷生,因此形成了一套非常自私的觀念,只教育我要好好學習,要服從領導安排,但從來沒有讓我做人有起碼的責任,因為在中共的社會中,誰如果要真的負起對民族國家,對別人的責任心,那麼就很可能落到一個非常可悲的下場。所以我從小父母只教育了我如何自保,從來沒有教育我如何作為一個有責任的人,那天看到同修關於責任方面的文章,我覺的真是太及時了。因為沒有責任感,所以才會想當然,做真相的時候也沒有純淨的心,而是認為只要每天都在做真相就行了。千萬年的等待,因為自己沒有責任而荒廢了大量的時間。而沒有責任還會直接導致許多私心,引出許多自己都意識不到的問題。認識到這些了,我在發正念清理自己的這些不好的因素,相信自己能夠做好的。

個人體會,不足之外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