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李洪志師父的法輪大法救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我叫劉新華,今年54歲,李洪志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事情不久前發生在我身上。

那是2008年11月3日晚,我突然昏迷,家人把我送到醫院,一做腦CT檢查原來是腦出血,而且還非常嚴重。整個右丘腦都讓血漿灌滿了,人躺在床上就是一個植物人了,排尿都不知道。經過25天的治療還是不省人事。小妹妹說:你學這麼多年法輪功,你怎麼不喊你的師父救你呀?我一下自己醒悟了,由於自己平時學法不精進,整天執著於家庭瑣事當中,凡事都怨別人,不向內找,因此讓邪惡勢力鑽了空子。這時我在迷濛中清楚的知道,雙手合十向師尊承認自己的錯誤,以後一定聽師父的話,按照師父的法來歸正自己,堅決做師父的實修弟子。

師父原諒了我,在迷濛中我看見師父拿著一個白色的拂塵在我身上上下左右甩,因為我覺得自己是在空中,腳不能落地,師父也是在空中跟著我走,一邊走一邊用這白色的拂塵給我淨化身體。傍晚我就清醒了,聽弟弟妹妹們說我得的是嚴重的雙側腦出血,可睜開眼睛整個屋子一片漆黑,眼睛甚麼都看不見,這時我頭腦已經清醒了,我知道我家裏有真相護身符放在甚麼地方,我就告訴我兄弟媳婦給我拿來一張,第二天我兄弟媳婦真給我拿來了,可我一看那麼大的紅字(印象中)一個都看不見,在眼前一片漆黑,我憑著以前的記憶,手拿著護身符大聲的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當念到當天晚間時,我就能看見生命護身符字的偏旁了,我繼續誠心敬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在第二天我就能看見整個護身符上的紅字「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等到第三天我就能看見護身符下面的小字「逆境中能理性善待大法、關鍵時刻您會逢凶化吉、遇難呈祥。」後來在我清醒的第四天,有一位朋友去看我,她們家附近有學法輪功的,我說讓她幫我借一本師父的大法書我在醫院看,第二天她真的給我借來了,由於眼睛看不見東西,一個字也看不見,我就以平時看書學法時的記憶一行行看,到關鍵時看不見的字就放大往出蹦,我就認真的誠心的看。這時我丈夫怕我不好,想再讓我多住十天八天的院。可我覺得醫院的藥點給我整個身體承受不了,這時我又雙手合十誠心誠意求師父幫我出院。第二天我丈夫去找大夫研究再住幾天院時,大夫說再做一個CT吧,做完CT大夫和我丈夫說:真奇怪,這麼多腦出血全部吸收沒了,不知道這個病人的情況的,光看片子這個人一點病都沒有,趕快出院吧。這樣我就出院了。

由於我的病情嚴重,家裏人都不讓我煉功、盤腿打坐。回到家,我看我丈夫在外屋做家務活,就盤腿打坐一會兒,早晨我在後屋煉動功,四套功法全部煉完。煉功之前我的雙腿抖的很厲害,站都站不穩,我堅定正念:想自己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堅定走師父給安排的路,堅決按照師父的法來歸正自己,否定不好念頭,完全徹底解體自己全部空間場內一切迫害我學法的黑手爛鬼。煉完功我的腿也不抖了。

這時我才出院第二天,由於家裏沒人收拾,我看見丈夫為了給我住醫院拿衣服行李甚麼的,把整個屋都翻得亂七八糟,我就開始整理。我把所有翻亂的東西都整理乾淨,然後又拿著拖布把地板磚一塊一塊的擦乾淨,連走廊帶兩個臥室都擦乾淨了。我丈夫聽見後別提和我多生氣了,說腦出血病人剛出院一天就能洗抹布拖地,嚇死了。我沒有在意,他只管生他的氣,可我是一個煉功人,我說我錯了,明天不再拖了。可是第二天我還繼續在後屋學法煉功,他白天上街時我就繼續打掃房間,把整個一百多平方米的屋子都打掃的乾乾淨淨的,剩餘的時間我就看明慧,由於眼睛看不清,我就誠心誠意使勁睜眼看,明慧網的字就放大給我看。

由於我誠心誠意的信師信法,我想有師父在有大法在我怕甚麼,只要我能夠看見宇宙大法,以後我在這個世界上就甚麼都看得見。由於我堅定學法,在我出院的第三天,清早睜開雙眼眼前一片光明。我家地上有一個大瓷花瓶,裏面插的牡丹花,紅、黃、紫連綠色的葉子都展現在我的眼前,我高興的大聲喊我的丈夫,我說我甚麼都能看得見了,大法多麼神奇。

出院的第四天我就給我丈夫做飯,我的腦袋由於雙側出血,通過回家學法煉功、看神韻,讓師父給我淨化後的身體完全和正常人一樣,血壓也不高、腦袋也不痛,自己能上街,和朋友交談告訴她們大法的神奇。

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堅修大法,跟師父回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