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的教訓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一日】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份,孩子從南方帶回三隻活螃蟹要給我們做鍋子吃。我當時心想:我是煉功人,不能殺生。我心裏七上八下的。因我是孩子的繼母,過去又有點隔閡,我們的關係剛剛好轉,我甚麼都不能說。(我現在知道那是人念)。

轉天中午,丈夫說:「做鍋子吧。」這時我想起那三隻活螃蟹來了,忙問丈夫:「那螃蟹怎麼處理了?」他說:「放凍冰箱裏了。」我說:「誰放的?」他說是他放的。當時我就愣了,因我丈夫現在也得法了。我忙說:「師父在《轉法輪》中都講了,煉功人不能殺生,孩子是常人,讓他放,你也不能放啊!」(現在我知道了這一念也不對,你讓常人殺生,不也等於是你殺的嗎?再說,常人殺生也存在還業的問題呀!大法弟子都在救人,也不能讓常人再造業呀)。丈夫說:「那怎麼辦?已經買回來了,以後注意。」

吃飯時,孩子夾了個蟹尾給我,我拒絕,他又送過來,盛情難卻,沒辦法,只好走走形式吧。沒想到飯桌子還沒收拾完我就感到肚子不舒服,一連上了三次廁所,當時客人還沒走,我很不好意思。

客人走後我靜下心來學法。師父說:「殺生這個問題很敏感,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轉法輪》)師父的法講的很明確,煉功人不能殺生,可我只顧自己不殺生,怎麼沒提醒同修呢!心裏很後悔。

第二天,我丈夫也感到身體不適,打噴嚏,像常人感冒的症狀。下午一位同修來了,我把此事說出與她切磋。同修說:「這可是個很嚴肅的事情。」接著她講了她放生的故事:一個節日,她全家人聚在一起歡慶節日,同修的小姑子買了一條大魚,同修一看這條魚很大,魚身子在手拎兜裏折回來,魚骨頭都支出來了,看樣子那魚已昏死過去了。同修看他們都進屋了,趕忙拿出大洗衣盆,裝上水,把魚輕輕的放進水中,對魚說:「你明天早上要是能活過來,我就放生。」第二天早上同修早早起床,一看,這條魚真的活過來了,她把魚放入江中。她小姑子起床說:「嫂子,做大魚。」同修不慌不忙的說:「做啥呀,我放生了。這對你們也有好處。咱們還是做別的吃吧。」她小姑子甚麼也沒說,因為同修是真心為她們好。

同修又講了幾例有關煉功人吃活物的教訓。她說:「過去有一位同修和常人朋友去大連,在路上吃活寄居蟹,當時渾身起紅點,紅點越來越大,形狀就像寄居蟹。她的朋友把她送回家,她躺在床上不能動。」

這時,我也想起前些天明慧網上刊出的兩位同修要買豬殺的教訓,我著實嚇了一大跳,我丈夫也知道錯了。我倆趕忙向師父認錯:「師父啊,弟子錯了,求師父給善解吧!弟子一定記住這個教訓。」我又對三隻螃蟹說:「小螃蟹們,實在對不起,今天是我錯了,我向你們道歉,我們善解吧!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的未來就有福份了。」我丈夫也向螃蟹道了歉。

這時我又想起有同修天目看到,師父為弟子承受,消去一次業,就像喝了一碗毒藥。想到這,我心裏真的很難受,師父已經為我承受了那麼多,幾次救了我的命,可我還給師父添麻煩,愧對師父的慈悲救度。平時覺的對自己要求很嚴,可今天我才發現自己修的這麼差。

向內找,當時我想到自己是煉功人不能殺生,這是對的;又想到與孩子的關係,我選擇了躲避,這是錯的,動的是人念,表現出來是私。面臨殺生這麼大的問題沒有用法來衡量,只選擇躲避就完事了,沒有對法負責,也沒對同修(我丈夫)負責(因他得法晚),這何止是私啊?簡直是犯了不可饒恕的大罪呀!再想想自己,每遇到事先想到自己,自己不能殺生,自己別受到傷害,先把自己保護起來。師父讓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我卻如此自私,距師父的要求相差多遠哪!

今天寫出此文,一是把我這些不好的東西曝光,解體清除它們;二是要過年了,提醒同修們記住我的教訓,按師父的法嚴格要求自己,一定注意不能殺生,對於家中常人執意要買活物吃,我們可提前發正念制止(常人也存在殺生造業的問題,因為業力越大越難明白真相,越難得救)。現在是正法修煉,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都是師父延續來為救度眾生的,我們大法弟子就是助師正法來的,把救度眾生放在首位,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要為眾生得救著想,為眾生得救負責。

今後,我要多學法,時刻用法嚴格要求自己,遇事用法衡量,真正的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