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學大法 法顯神威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八日】近來一些時間,我身邊一些老年同修,不少人消大業。有的很長時間過不去關,有的挺不住,進了醫院,有的業大逼急了,打電話找同修去幫他發正念消業,或幫他找心性上的問題,有的守不住走了。我看到這些同修消業過關痛苦的樣子,我是心裏難受極了。

過病業關是修煉人經常碰到的事情,大家都知道要放下這個心,放下這個病,坦然面對,就過得去這個關,但真正遇到這些問題時,如何對待,做法就不一樣了。就此問題,我經歷過這樣的修煉歷程,想談出來和大家交流,或許對大家有所幫助。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得法前的一九九八年八月份,我吃不下飯,喝不下水,漸漸身體消瘦起來,最後骨瘦如柴,行走都成問題。吃飯時,我看到丈夫吃的那麼香,氣的夠嗆,拿起碗就扔過去了。進了那麼多醫院,花了那麼多錢,也醫不好。醫生說你得的是食道癌,沒有那個醫院治的好,回家能吃的時候,就弄點好的吃,還能活半年。家人看我也難好了,服侍的熱情也淡了。我知道這個食道癌是要取我的命,無法擺脫這個死神了,不能吃飯,餓的太難受,何必受這個罪,了結算了。

於是,我就去買安眠藥,那個醫生不聽我的,一天只賣一顆。聽別人說,要一百多顆才行,那要一百多天才夠數,這那行呢!沒搞成。

我又另想辦法,我是農民,家裏不是有農藥嗎?我就鑽到床下去找,找來找去也沒找著。孩子看我在床下,甚麼都明白了。說,媽呀!別找了,那東西我們已經甩了,不要尋短見,和我們在一起不好嗎?我告訴他們:活著受罪,受不了啦!你們別管我的事了,你們也看不住我。娃兒走後,我又去用電麻,這時人病成這個樣子,沒有力了,走不動,站不穩,電燈頭太高,摸不著,牆上的插座又打不開,找不到電源,也沒死成。

我暗想,我是真的想死,我不信死不成,我又準備去跳樓。正往二樓的涼台欄杆上爬,鄰居看見了,直喊叫,婆婆,你在做啥子,要不得喲!你不知道那一家鬧糾紛,媳婦跳樓,摔成殘疾人,倒還更痛苦呀,在家悶的慌,不如出去走走。溝邊那裏好多人在鍛煉,去那裏和大家玩嘛。我一聽覺的鄰居說的真對呢,要摔不死,更麻煩了。我也不知為甚麼,就真的就走出去了。

到了溝邊那裏,好多人在那裏煉功,一打聽原來是煉法輪功的人在那裏洪法。一位大姐就讓我學煉五套功法,我就跟著做了起來,儘管我動作做的不好,我就覺的全身很舒服。煉完後,叫我到高山處那裏去學法。第二天,我就按照同修說的線路找。說來也巧,走不遠處,就碰到一個小孩,這個小孩就主動問我,婆婆到那裏去呀?我說到高山處去,孩子就說,我知道了,跟著我走吧,一直把我帶到他家。

到了那裏,同修給我請了一本《轉法輪》和一本《精進要旨》,我就跟著大家一起學起來。越學越起勁,就覺的好像是我好多好多年要找的東西。回家一口氣就把大法書看了一遍。我明白了這是我們千年萬年不遇的宇宙大法,雖然醫生說我只能活半年了,但我得到了上天的天梯,實在太幸運了,我要學大法,不怕我的生命有限,哪怕只有一天,我也要學一天。哪怕是大法書能多學一講,我就多學一講。哪怕是多學一節,我就多學一節。哪怕只有一口氣能多學一個字,我也要多學一個字。

就這樣,我一個勁的學大法、煉功,再也沒有時間想別的了。到了正月初八,一家親戚辦喜事,我去吃酒。滿桌的菜,香香的,啥都忘了,拿起筷子是菜都吃。吃了一陣,才想起食道癌這個病。噢,沒有事了,病好了。就這樣食道癌不翼而飛,身上有肉了,人有精神了,走起路來像飛似的,大法造就了我這個生命,是師父救了我。

現在回想起來,我悟到:我們修煉人就是要修自己,遇到甚麼干擾、魔難、過關,不動心,設這些坎就是讓你提高心性的,千萬別搞顛倒了。如果你採取的一切措施、辦法是為了消業、過關,你就沒做到修自己。碰到這些麻煩的同修,別忙著去解決它,最好不管,靜下心來多學法,多學法,多學法,法會展現神奇,不求而自得。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