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嫗賽神童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七日】我媽今年八十三歲,從我記事起,就沒見過她挺直腰板走路,沒聽過她大聲說過話,連我們也不能大聲說話,她有嚴重的心臟病、甲亢──弄個小煤球的動靜就可能使她犯病。記得十二歲那年,我和爸爸用手推車把媽媽送到醫院,經過檢查,大夫說:你媽的各個零件都壞了,沒辦法了;還有的說,把媽媽耳朵邊的神經拉斷,聽不到聲音就不犯病了。我一聽就急了,怎麼能說這種混帳話,那看見甚麼心煩還得把眼睛弄瞎了?你們是治病的還是給添病的?一氣之下,我和爸爸把媽媽推回家,在家吃藥養著,一天不如一天的煎熬著。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弟弟弟媳經朋友介紹喜得大法,就給老媽買了電視,放師父的講法錄像。老人一看眼睛就亮了:這不是日思夜想的師父嗎?怎麼這麼年輕啊!我一定聽師父的話,跟師父走(當時還不知道是往哪走)。第一次去煉功點煉功,剛一抱輪,就聽「轟」的一聲炸雷似的動靜,往上一看,另外空間的一個大門開了,然後老人被罩起來了。冬天多冷她也不覺得冷,從來不戴手套,夏天多熱她也不覺得熱。一天起早去煉功點,一下子從三樓摔到一樓,把鞋摔掉了,她想穿鞋時,一看腳轉了個一百八十度朝向了後邊,她一咬牙把腳硬搬過來了,穿上鞋又去了煉功點。功友們問她疼不疼,她說為了消業,甚麼也不怕。不管颳風下雨,酷熱嚴寒,老太太都堅持去煉功點,從來沒落過一天。很快師父就給她淨化了身體,她不斷的拉血,拉的那個臭,真是惡臭惡臭的。老人一點也不動心,守住心性,知道是師父給自己淨化身體。也有守不住心性的時候,老人抽了一輩子煙,不管誰勸她把煙戒掉,她總是說:我抽了一輩子了,這個事誰也管不了。一天,家裏沒人,煙盒裏還有幾根好煙。老人想:家裏沒人,我把它抽了吧,別浪費了。她剛抽了一口,「哇」的一聲吐出來了,好難聞好難聞的味呀!從此,老媽戒掉了抽了一輩子的煙。原本鬧的不可開交的婆媳關係,現在和和氣氣,熱熱乎乎。老人早起發資料,回來把早餐給孩子們帶回來,一點也不誤事。從精神、從身體老人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看到老人的變化,她的三個女兒、女婿,兩個兒子、兒媳還有外甥女、女婿,先後十二、三個人得法,沐浴在大法中修煉

就是這麼好的一個大家庭,九九年七二零,卻遭到邪黨的迫害。兒子兒媳被迫害的流離失所;女兒有的被勞教;有的被關進看守所。大女兒被這一切嚇壞了,違心的說不煉了。最不可容忍的是六一零這些混蛋,把八十多歲的老人連哄帶騙綁架到洗腦班,在那個邪惡的地方,老人的肉身一直在睡覺,可元神很清楚。那些惡人叫不醒她,她打著呼嚕的睡覺。一有人給她講轉化的甚麼話題,老人只看到小狗在「汪汪汪」的叫,聽到的也是小狗的叫聲。除了這個她甚麼也聽不到 ,也不配合,惡人們沒辦法,只好把老人送回家。老人回到家躺在床上,看到牆上一排的佛道神衝她笑。老人說:我這麼多孩子受邪黨迫害,連我也剛從惡人那裏回來,你們怎麼還笑呢?後來她明白了,是笑她過了心性關、親情關。她沒有放不下孩子們,她認為兒女們做的對,做的好,不配合邪惡。她自己也沒向邪惡妥協,沒有了怕。

這回甚麼難事也擋不住老太太了,不管白天黑夜,揣上真相資料自己去發,救度眾生。每次都有法輪在老太太的身前身後的轉,只要是師父讓做的她不折不扣的都去做。 有的同修被迫害了,老人積極配合發正念。發正念時,她發現另外空間的黑東西咕嚕咕嚕的被打下去了,直到看見另外空間亮了,她才停止。她說行了,同修要回來了。

外甥女要結婚了,姑娘們幫著來做被子,可誰也認不上針,老人拿過來就穿上,她說:這針門就像大門過道一樣,怎麼認不上呢?老人愛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只要一打開,老人就看到層層疊疊的佛道神都來聽,只要是書中師父講到的一些現象,她都能看到。比如,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這張桌子也在蠕動著」。老人就看到桌子那一個球一個球的動呢,這一個球一個球的不是細胞嗎?她能看到,她更堅信師父講的句句是真理。

修煉十多年,老人不知過了多少心性關、病業關,但她牢記師父的法,都能把握的很好。現在,老人身體很棒,腰桿挺直,兩眼炯炯有神,走路生風,像有人推著一樣。這真是修煉大法得福報,八旬老人賽神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