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學法走神的同修背法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明慧週刊》第三五五期刊登了機緣同修的修煉心得「也談認真通讀《轉法輪》」,聯想到許多同修先後多次談到過如何改變通讀《轉法輪》時不能集中精力的問題,從法理上提高認識,要真正做到尊師敬法,這當然是關鍵,但在具體通讀的時候,真正做到精神集中,一點不走神對部份同修來說,恐怕一時還是很難,我個人的經驗是背法,背《轉法輪》。背就不能走神,走神就背不過。

其實,早在十多年前師父就肯定了「背法」的事。只是我當時覺的太難了,認為自己記不住,無法實現,就覺的「背法」是別人的事,做不到,這樣就把自己排除在外了。二零零三年底,我從勞教所出來之後,總感到讀《轉法輪》效果不好,經常是精神不集中,老是走神,有時一句話讀過去不知道說的是甚麼,再重讀一遍,還是沒入心,就再次重複讀,如此反覆,自己很是苦惱。這期間,從《明慧週刊》上看到許多同修介紹背法的經驗和心得體會,於是我想:我也背法吧。

記的那是二零零四年八月七日,我開始從頭背《轉法輪》。大約到上午十點鐘,剛背到「淨化身體」我感到肚子不舒服,一會就憋不住了,趕緊上廁所,心想:早晨沒吃甚麼呀,昨晚上也沒吃甚麼不好的東西呀?感到莫名其妙。等起身一看,便池裏都是血,我立刻明白了,師父還管我呢,師父真的還在管我,我高興極了。之後,我接著背法。到十二點、我第三次上廁所。每次都是那麼多,都是那麼紅。第二天,也是十點到十二點,還是三次,當我最後一次從廁所出來時,感到腿軟、頭暈。我躺在床上休息睡著了。下午三點多,從床上起來,頭不暈了,但還有點不舒服,身子發軟,心想,再休息一會兒吧。大約四點來鐘,還沒等我起來,兒子回來了。我從床上起來,告訴他我這兩天便血的情況。他嚇壞了,星期天說要帶我上醫院,我說沒有事,是我們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因為我掉下去了,是從頭來。兒子趕緊把電子血壓器拿出來給我量血壓。量了兩次都很正常。在兒子面前,大法的神奇再次得到了證實。

此後,四年多來,我一直在背法,雖然我背法的速度沒有同修們那麼快,也談不上精進,但在背法以來,基本上沒有出現過走神的現象。只有幾次因為遇到甚麼事情一時悟不清法理,精神煩躁,不能靜心背法,很快問題解決後,心情平靜了,就又恢復正常了。

這幾年在師父的引領下,在背法的過程中,我逐漸學會了向內找和為別人著想,也明白了自己的使命和責任,開始承擔起做部份真相資料,傳送資料和發送資料,生活充實,精神飽滿。七、八年不見的同事說我「怎麼模樣沒有變呢?」,多年不見的老鄉都說「怎麼這麼年輕?」,生人也說「不像那麼大歲數的人」。當然,這沒有甚麼可說的,凡是得了大法的人都這樣。我只是想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在我身上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其實,因為人的觀念,我長期對法的認識不足,對信師,信法打了折扣,執著於怕死;舊勢力看在眼裏,幾次要毀掉我。所以,我在修煉的路上栽了大跟頭。是師父洪大慈悲,一再囑咐弟子跌倒了趕緊爬起來,不要背任何包袱,從而又一次救了我,給了我從新修煉的機會和勇氣。我背法的目地非常簡單,就是為了解決學法走神,不能集中精力的問題,所以,並沒有追求學了哪一段,有沒有甚麼收穫,提高,反正就是照師父說的,天天往腦子裏裝法。

我的實踐證明,背法確實能解決學法走神,不能集中精神的問題。我今天把自己走向背法道路的過程講出來,是想為目前通讀《轉法輪》時如同我二零零四年八月七日前類似情況的同修提供借鑑。我衷心希望這樣的同修:您就背法吧,絕對可行,絕對是好。

修煉層次有限,悟性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